第三章 加入神秘组织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鹿鼎雄风悠闲桃花源(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现代修仙录我是极品炉鼎剑出华山

    我骂道: 妈的!这下麻烦大了! 如果这J具古尸是这个藏尸阁一建立就有的话,那就是先秦到现在了, 僵尸这玩意儿跟妖怪是一样的,年份儿越久的就越是厉害!

    J千年的老尸,大罗金仙来了也不顶用啊!



    那J个假道士吓得要转身就跑,被士兵喝止,那个长官脸Se也不自然道: 怕个锤子,不就是尸T嘛,战场上老子可是尸山中爬出来的!

    你们J个,去把门给我打开!



    J个士兵Y着头P去推开了石室的门, 里面一G腐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个长官虽然说不怕, 可还是站在了我们队伍的最后面, 我一看这情况,算了,没得躲了,谁让我装世外高人呢? 只能Y着头P走了进去,

    J个士兵打开手电,看清了这个藏尸阁的全貌。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石室而已,里面没有别的,全是密密麻麻的白骨!



    我倒嘶一口凉气,掏出枪, 问那J个假道士道:你们说的古尸,是在哪里发现的?



    假道士指了指门口,道: 就在这里,这不还有一个? 本来有四个,我们仨一人抗了一个出去。



    我打着手电照过去,看到在门口的角落里,地上放着一个浑身乌黑的“G尸”。



    这种感觉真他娘的别提了! 真是刺激到家! 我觉着手电跟枪缓缓的靠近僵尸, 这才看清他的真面貌!



    这是一个男X的古尸,头发还没有完全脱落,浑身上下像是涂了一层晶莹的H油,甚至可以看清这油状的表P下面鲜红的肌R组织。



    他的身上,穿了一身残破的铠甲! 这种战甲,一看就是先秦春秋战国时期的东西!



    这玩意儿果真是修行了上千年!



    我赶紧对J个士兵叫道: 保护首长!



    J个士兵赶紧围住后方的长官,严阵以待, 我壮着胆子,本着谋求前程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B近僵尸。



    我甚至闻到了僵尸身上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不是腐臭,甚至发出了淡淡的幽香。



    我对后面摆了摆手,道: 没事儿, 这玩意儿头上还有符纸,肯定是古代的高人镇着他的。



    后面的假道士接嘴道: 对头对头! 我们来的时候本来没啥事儿, 也就是揭掉G尸头上的符纸之后,他们才起尸的!



    所有人都如释重负,那个长官叼着烟卷走了过去,仔细的看着这个G尸,道: 这东西,能运走不? 真想搞出去,让老哥J个张张见识。



    我没办法接话,又怕他胡来,别搞的真的现在一个活脱脱的僵尸出现在我面前,赶忙道:

    最好别妄动,等那三个僵尸搞定了,证明我们制F他们的办法有用,再动手也不迟!



    长官看了我一眼, 拍拍我的肩膀,道: 小伙子, 有前途,这件事儿搞定, 算你大功一件!



    我们在参观了僵尸之后,退出了藏尸阁,我的心里依旧无法平静,暗地里在祈祷我所J代的办法一定要奏效,否则事情大条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J代。



    可是当晚一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而来,派出去围剿僵尸的队伍损失惨重,我所J代的办法全部失效!



    卧槽! 我当时差一点逃命了,这绝对是一个重大失误,可是看着窗外的森严戒备,还有被僵尸烧死士兵,我还是选择留下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好在连长在内的长官都没有责怪我的意思,那个长官甚至chou着烟问我道: 小伙子,兴许是你学艺不精呢? 你懂的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学来的?

    你不行,可以请你师傅来嘛。



    我苦笑道: 我就是跟着我爷爷,他本人也就是看点孤本野史之类的,只懂那么点Pmao,我能会多少? 但是长官,我不明白,这僵尸到底是怎么攻击人呢?

    怎么看牺牲的同志身上都是灼伤的痕迹? 我们的人机枪手榴弹的,高科技玩意儿也奈何不了他们?



    连长叹气道: 那些玩意儿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就恐怖,

    倒也不是刀枪不入,可是他们本来就是死物,枪打起不了效果,用手榴弹的话,他们的动作十分敏捷,简直到了来去如电的地步,碰到兄弟们就是一个死字儿!



    我本来不怎么chou烟,这时候愁的都点上一根烟,要说真的请我爷爷出山, 我相信研究了这方面东西后半生的他肯定有办法,可是他这不是死了么?



    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当初我爷爷叫我这些东西的时候, 我总是捡我感兴趣地听,还是一边听一边忘,想到这个我就恨不得chou自己两巴掌。



    可是怎么办?



    我相信如果派一个坦克部队过来,肯定能解决问题, 但是通过今天的了解,这事儿不可能这么G,

    太邪乎了,在马克思主义的照耀下,这种事儿是上不得台面的,只能背地里解决。



    我们连之所以被chou中, 还是因为刚好在附近, 可以把影响力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不然传出去还了得?



    可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最后,我就道; 连长首长,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我爷爷他肯定有对付这玩意儿的办法, 可是我当初学的时候不认真,

    他这个人有记笔记的习惯,现在我们G等着也不是个事儿,不如我回一趟家,取出他的笔记找一找。 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在征得他们的同意之后,

    我跟两个小战士赶往老家洛Y,J乎搬空了我爷爷的遗物,现在根本就没空查,我在路上一路翻阅,还真的让我找到了点东西,爷爷在笔记上说道:

    僵尸鬼魅,皆属至Y之物,火乃至Y,可焚世间污秽。



    我一拍脑袋,还真是,这东西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用火烧直接把这些玩意儿烧成渣不就行了?



    到了那边之后, 我立马申请,让连长搞一批喷火枪汽油弹出来。



    东西是搞来了,可是难题同样出来了,这里是一P荒山,荒山树林,

    遍地是泛H的荒C,一点即燃,在这荒山上还有J个村落,就算我们不怕火灾,可以让这J个村落迁移。



    那又违背了我们的初衷——要知道我们的任务是在最小范围内,用最小的影响把这件事儿平息下来。



    唯一的火攻又不能用,爷爷笔记里除了黑驴蹄子牛屎荷叶只剩下道教高人的符箓了, 可是之前破四旧等等浩浩荡荡的运动,哪里还有可能有什么高人?

    真有J个道士,那也是跟三清观的这三个道长一样,是假的。



    好在这J天没有在出现人员伤亡,

    似乎这J个僵尸也知道我们在围剿他们,我们在树林里发现了J只野兽,甚至包括一只野猪,无一例外都是被吸G了血。死相十分可怖。



    我们就这样在这里僵持了三天,没有进展, 在第四天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一男一nv,男的英俊帅气,nv的一笑,两眼就眯成了一条缝。



    互相介绍之后,我才知道,这nv的叫秦培,这个男的,他的代号为a, 一身军装,上面却没有任何军衔,

    可是尽管如此,那个首长在他面前甚至有点尊敬的成分。



    那一男一nv来之后,非常的雷厉风行,直接带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藏尸阁之中, 两个人带上白手套,摆弄着遗留下来的那一具G尸。



    过了一会儿, 那个代号为a的男人问道: 我听说你们竟然能认出门口的古字, 甚至知道年代越久的僵尸越是厉害?



    那个长官一指我,道: 就是这个小伙子,明白的可多了。



    a看了我一眼,丢给我一支烟,道; 哪门哪派的?



    搞得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就挠头道: 我爷爷喜欢倒腾这个,所以我多少知道点。



    a没有接我话茬,仰起头看了看藏尸阁顶,又环顾了下四周,道:

    好一个藏尸阁养尸地,这四个玩意儿,说是被镇压在这里,也算是,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好事儿,这个石室四面属Y,里面又放置大量尸T,以死气养尸气,培培,这是哪门子歪门邪道的玩意儿?



    那个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的nv人道: 旁门八百左道三千, 我哪里说的明白, 但是这个屋子,的的确确是一个养尸地,

    这四具古尸,还真的是被人圈养在这里的。这些尸骨,全都是养料。



    a看了我一眼,道: 所以说小伙儿,心里不用不是滋味,其实你的那些办法有用, 可是那是对付一般的诈尸的,这J个东西很特别。



    我脸红着点了点头,这让我又好奇了起来,这一男一nv,到底是什么身份?



    暗地里问连长,他也不清楚,只是表示来头应该很大,甚至有可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龙组”。



    这两个人似乎一些都X有成竹,用一个袋子把这个遗留下来的古尸封存了起来,又把藏尸阁给封了,搞得这个长官很R疼。



    战场上下来的,靠军工上位的,没有什么文化,X格粗狂,这个长官本来是想留一个古尸来吹嘘用的,

    给他那些哥们儿看看,瞅见没有,老子不仅打仗,还能G鬼!



    那个a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 对他道: 这玩意儿,除了在养尸地,别的地方,一般的方法,根本就留不了多久。 留给你也没用。



    之后,a和叫秦培的nv人指挥战士们在荒山中挖了J个大大小小的坑,我心道我还以为你们是什么高人呢,还想着见识一下从未见到的法术,原来是准备搞点陷阱猎僵尸?



    又找人拉来了J车白石灰,倒入坑中,加上水,里面马上冒出蒸腾的气泡,

    他们又从村民家里搞来十J只活的家畜,那个nv人人长得漂亮,看起来也很温柔的样子,可是她却chou出匕首,在家畜身上连刺出J个大大小小的血窟窿, 看的我一阵胆寒,要知道,

    我虽然是一个大老爷们儿,却连一只J都不敢杀。



    不过到现在, 我再看不出他们的意图那就太傻了, 他们是想用家畜的血腥味来引这些僵尸过来,跳入挖好的石灰池中,靠石灰池的温度来消灭这J个僵尸。



    说白了,这其实也算是火攻,甚至受到他们的启发, 我都能联想到用硫酸盐酸同样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直恨自己太笨,这建功立业的机会没有把握住。



    最后只能安W自己, 不是我太笨, 也不是僵尸太狡猾,而是我们没有经验,仅此而已,遇到僵尸,不战先慌了。



    要不说这僵尸要是出现在古代的冷兵器时代,那绝对是恐怖之极,放在现在,跟高科技碰撞,绝对的不堪一击——我们的一筹莫展,只是怕局面控制不住而已。



    第二天早上,

    我们这个队伍浩浩荡荡的赶往我们事先准备好的陷阱中,成功的捞出了三具已经被石灰腐蚀殆尽的尸T,长官本来还想留两具骨架,a和秦培却不由分说的把这三具全部打包上了车。



    我跟连长在送行的队伍之中,看着秦培和a对我们挥手,只感觉恍若隔梦,这其中有对美nv的不舍,说句不好听的俗话,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蝉,更何况这个姑娘刚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当然,除了暴力一点除外。



    还有的,是对他们神秘的好奇和向往,出生在这个和平年代,我其实也不算是不知道自己要G什么,而是我的路子已经被父母谋划妥当,甚至我都知道自己复原之后要去哪家工厂工作,然后娶Q生子周而复始下去。



    如果我能像他们这样,该多好。



    可是他们那么厉害,我呢? 只有这半吊子的水平,哪里行?——不知不觉之中,我竟然看扁了自己。



    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这个被他遗弃多年的孩子,在这件事情风平L静之后,我回到营地继续过着千篇一律的军旅生活,这一天,忽然再一次见到了a和秦培。



    他们的目的就是找我,并且邀请我加入他们,说是邀请,简直就是霸王Y上弓般的强买强卖,他们在见到我的时候,J接手续都已经被办好。



    但是这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不是么?



    我在家跟父母待了三天,告诉他们我将要去执行一项特别的任务,这个时候说什么博功名的话就差了,其实我那时候,多半还是孩子天X,纯粹是好玩。



    我跟着a和秦培回到了他们不知道在哪里的一个特别的营地,一样的军营,我本以为这个特别组织的人会给我来一个热烈的欢迎,可是,我来了将近一周,除了a和秦培见面会打个招呼之外,其他人,看我的表情都相当的冰冷坚Y。



    真是一群怪人,我当时这样想。



    可是我错了,在我来的第八天,我参加了一个人的追悼会,可以说,这个人是我的前任,在我来的第一个星期,他都在抢救。



    昨天晚上,他终究是没有挡住死神的召唤。



    在追悼会上,我见到了这个队伍的所有的人,一起十二个,当然,这不包括那个躺在棺材里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队伍的编制只有十二个。



    有人牺牲,立马就有人填补上。



    我这才明白,对于这个队伍来说,来新人不是喜悦,而是最大的哀歌,这意味着他们其中的一个,死了。



    我十分的无措与局促,甚至生怕他们把失去战友的哀伤转嫁在我的身上。毕竟我的到来,占据了他们原来战友的位置。



    在这个代号为a的组织里, 以组织的名字命名的a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是一个非常出Se的布局者谋划人。



    他在追悼会上似乎能看透我的想法,说了一句; 没事儿,其实大家都习惯了,你也会慢慢的接受。



    顿了一顿,他又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的代号为427。 棺材里躺的这个,他的代号是426,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明白。



    我浑身颤栗了起来。



    a点上一根烟,斜眼问我道: 怕了?



    我点了点头,在死亡面前,面子,其实不怎么值钱。



    他对我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另我mao骨悚然的一句话:



    怕也没用, 你没有回头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