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水蛭

推荐阅读:悠闲桃花源(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九真九阳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现代修仙录含桃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剑出华山

    这就是族长真实的笔记,而莫言给我讲的绝对没有这么细致,大家要懂得他这个人有多么的寡言,我说这么长,只是为了大家更清楚明了的明白这个水潭之内的真相。



    可是我知道了,莫言,老王,包括秦培在内的我们四个都知道这个水潭里面肯定有莫大的危险,可是讽刺的是,我们四个现在就在这个水潭之下的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我问莫言道: 你既然看到了最后的笔记,为啥当时要撕掉瞒着我? 并且知道这里面危险的很,还来这么一出,这是嫌命长?



    莫言笑了笑,道: 我开始,只是想一个人,而且我并不明白你们的意思,我之前告诉过你,没有一个人可以在a不同意的时候离开这个队伍,你明白吧?

    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捉到,然后等待你的将是凄惨的命运。



    这个队伍里,这个层面的人,没有ai,没有感情,他们只看重力量,只有你有了力量,才可以与他们谈条件。



    所以我一直隐忍着, 我想要找到一个机会, 既然我们无法在武力上跟他们进行对抗, 就要增加自己手里的筹M。



    他想要不死, 把我们当枪使, 我们只能掌握了他们不知道的,才可以左右他们,甚至和他们谈判。



    我在看到Y间的入口的时候就有一种全身沸腾的感觉,

    为了这件事儿死了这么多人了,并不是没有一点收获,我有一种直觉,这个水潭中的秘密,也就是Y间的秘密,可以使我们有足够的筹M来跟他们凯旋。



    所以我一个人来了, 那天秦培和老王潜水的时候,那个黑烟,

    是我触动了这里面的机关,而我本来的想法,我不隐瞒,我在当时是真的想杀掉他们,就跟老王想杀掉你一样。



    为了自由,我愿意也肯定会做任何事儿。



    我听了遍T生寒,却无话可说,我想或许我没有这份胆识和心计,但是如果让我站在莫言的位置上,我也会做出跟他一样的选择,自由两个字,说的我心里发堵,摸一下口袋,却发现没烟。



    老王对我笑了笑,丢给我一只烟,道: 我这人又mao病,不管走到哪里都得随身带烟,不然头疼,所以那天潜水F里,我塞了一包在K裆里。



    这让接到烟的我哭笑不得,却还是结果火柴点上,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对了莫言, 就族长笔记里写的Y兵借道, 我在来的路上也看到了,

    而且同样看到了那个一身黑衣的敲锣人! 他们前进的方向,就是这里!



    莫言他们三个对着看了一眼,对我道: 别紧张, 他们就是经过了这里,已经走了。



    我诧异道: 走了? 去了哪里?



    莫言指了指这个地下空间前面黝黑的地方,道: 前面, 这里面有多大,你可能难以想象。



    对了,a那边有什么动静? 怎么今天没有过来? 这部符合他的脾气。



    我更加郁闷道: 我刚才看到Y兵的时候, 还想着去叫他们,然后来个坐山观虎斗, 可是却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 山洞里的装备也没有运走!



    莫言睁大了眼睛,道: 什么?! 他们走了?!



    我点头道: 对啊,整个村子我都找遍了, 一个人都没有留下, 我也纳闷儿,这算怎么回事儿?!



    老王叼着烟,轻轻的道: 他们不可能走,你们不了解这个人, 不死就不会后退, 也就是我,能猜到他到底去了哪里。



    其实这个小家伙那天晚上一个人来的时候, 我就已经猜到了a的想法, 我虽然对他很是讨厌,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非常的聪明,

    他其实在看到水潭的时候,就能想到,这个水潭存在的怪异,跟这个的不太符合。



    他是不会放过任何细节的人,其实他在当时就想到了,小家伙儿没骗他的话,那就只能是他看到笔记的问题。



    所以当时选择潜水的是我跟秦培, 他相信我俩的身手,在遇到突发状况的时候可以应对。



    但是我俩同时消失于水下, 再也没有出来,这时候,他只能更加怀疑我们串通好之后,想要背着他有所动作。



    于是,小家伙儿,他放走了你, 第一是看你是否是跟我们三个一起的,第二,在队伍里你跟秦培的眉来眼去大家都知道, 他知道,你跟秦培必然会联系。



    你是一个饵, 他们不是消失了,而是在背地里,观察着你的一举一动, 所以我那天打你一顿,并且想要杀你,并不是真杀, 只是想告诉a,

    你跟我们不是一伙儿的。



    如果不是秦培执意,我并不想你加入进来,这件事儿有没有谱,还真的说不准,说不定就是死路一条。



    烟燃到了烟PG,我都忘记了chou,脑袋里有种眩晕感, 我只感觉,现在似乎处于一个暴风漩涡之中,甚至比以前在队伍里更加复杂了。



    老王弹掉烟灰,笑道: 小家伙儿, 是不是被我们算计来算计去的吓到了, 想自由,总要付出点代价的。



    我发现以我的智商实在难以理清这其中的头绪,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要知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可是族长笔记里那个所谓“Y间”的入口,里面不知道有什么凶险,却绝不太平。



    老王道: 你来了之后,虽然我们也做了防范,但是我估计,a他们也离这里不远了, 我们现在要立马行动了,抢占先机,只有这样才有话语权。



    而我此时,因为严重的溺水,虽然不知道我在水中水魅的手里经历了什么,

    得救是得救了,身T却异常的虚弱,要靠着秦培的搀扶才能行走,而秦培在下手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黑Se的蛙人装,这衣F非常紧身,而且触感细腻。



    这玲珑有致的身材加上触感,让我走的非常心猿意马,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她的身上,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动作,可是我们俩的关系现在已经人尽皆知,也没有刻意的去躲闪。



    而我并不是一个Se中饿鬼,虽然我承认现在给我一张大床我照样能翻云覆雨一夜不停歇,豆腐要吃,我没有忘记观察着我们所在的地方的概况。



    这里并不是一个建筑,而是一个类似地下溶洞的东西,

    我不是学物理的,无法理解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地貌可以造就在水潭下面可以自成空间,并且里面有我们生存所需要的氧气。



    溶洞里面很是S润,随处可见的滴水声似乎在无声的诠释着我们现在是在水下,并且两边的石壁上,都有着厚厚的青苔。



    而地下的气氛让人非常的沉闷, 里面没有任何可供观赏的景Se,这让人在走了一会儿之后有一种何去何从的茫然感, 无论是回头还是赶路,全是千篇一律的青苔,

    我实在忍不住了,低声的问秦培道: 我们这样走下去,是要走到哪里?



    秦培摇头道: 我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 这里面绝对有拿出去震惊整个世界的东西。



    我白了她一眼,道: 直觉? 你直觉我可以潜水很久,把我当成你们一样的高手,却差点把握溺死,现在直觉有东西,在哪里?



    秦培轻笑道:就在前面的一个地方,水魅守门户,里面万千Y兵值岗,没有东西才奇怪了。



    她这么说我倒是想了起来,问道: 你说这个水潭,其实是一块平地对吧? 是由村民们挖出来的? 我看到洞口那边放了J个青铜棺材,

    你说,这个地下,会不会是一个大型的古墓?



    她道: 如果真是古墓,那这里面的墓主人我们绝对对付不了, 能有这么大阵势的,绝对是神仙。



    也就是我们在说话的空当,走在前面的莫言跟老王停了下来,我看到他们的前面,有一具散了架的骷髅, 这可是我们在这个地下溶洞里唯一的收获了,

    我赶紧走过去,道: 这是什么?



    莫言指了指骷髅旁边一个废弃了腐朽的农具,道: 看这人身上的衣F材质,还有这个, 估计就是那个消失的张庄的村民, 族长笔记里道士对这个说的不怎么详细,

    我估计情况应该是他们挖水的时候挖到了青铜棺材和这个的黑洞, 以为挖到了宝藏, 所以全村的人都进来取宝, 出于自S才没有通知邻村人,

    所以都在这里面遭了劫。



    秦培问道: 那一个村子的人都消失了,怎么就死了一个?



    莫言俯下身,摆弄着这个骷髅,越看他眉头皱的越紧, 因为我们的这个队伍本身研究的重点就在古尸身上,这种骷髅倒是非常常见, 莫言在摆弄完之后站起身,道:

    奇怪,没有明显的外伤, 是什么原因死的?



    老王闻言,也低下头去摆弄,之后同样一脸的凝重, 我就道: 怎么回事儿? 不就是一具尸T,你们怎么了?



    莫言道: 这不是一具尸T那么简单, 要知道是整个村子的人进入了这里面,

    你要是一个一般人,进来这里面,肯定会很紧张,假如你身边忽然死了一个人,你会不会吓得退出去?



    莫言说完,道: 走,前面去看看, 变故既然从这里开始,那就肯定不远了。



    没走一会儿, 地上又出现了J个散乱的白骨,看身上还为完全腐朽的衣物残留,依旧是那个消失的村民无疑,

    再往前走,气氛忽然更加凝重了起来,因为前面每走J步,就能看到一具骷髅,前面的路,似乎成了一P乱葬岗。



    奇怪的是,这些尸T都非常的完整,看不出具T的死因,这让我浑身起JP疙瘩,妈的,那个村子的人简直就是该死!

    后面的路上一直在死人,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他们竟然这样悍不畏死?!



    到这个时候,恐惧已经不能阻挡我们的脚步,唯有继续向前,说实话,我也非常好奇,在前面的路上,到底出现了什么东西。



    再往前面走,就在这个地下的溶洞里,忽然出现了另外一个溶洞,而这个溶洞口, 有一个似乎是天然形成的泉眼,

    可以猜的出来,这个溶洞里面的地势很低,因为泉眼里的水,都往这个地下溶洞里流去。



    看到这个,我破天荒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却让我吓了一跳!



    并不是我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而是我站在这里回头看,发现其实我们刚才走过的路,并不是一个平路,而是一直在往下倾斜。



    这是一种坡度很小的斜坡,而我们赶路,全靠J个军用手电,照明有限,根本就未曾察觉,坡度虽然小,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也就是说,我们一路醒来,都是往地底更深处行进。



    我不禁猜想,他娘的在这样走下去,会不会走到地球的中心去?



    我赶紧道: 不是这个溶洞里的地势低! 而是我们一直在走下坡路!



    这让我们四个更加紧张下来,因为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并且,越来越深更会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下坡容易上坡难,我们等下的归程会异常的艰难。



    老王丢给一根烟, 他却眉头紧皱的撕掉过滤嘴,把整个烟支丢进嘴里咀嚼起来,看着前面的溶洞道: 进去,该死L朝天。



    前面的这个溶洞,很低, 很像是一个开凿的山T隧道, 大自然是如此的巧夺天工,让这个本来就奇怪的溶洞里竟然分出来一个更小的洞。



    跳进这个水潭地下溶洞里另一个溶洞的小溪里,只感觉非常的怪异,秦培道: 怪不得在最开始的是这里没有水,

    原来是因为这里面的环境,地下水都往下汇聚而去了,地表哪里来的水?



    这个小溪里的人非常的冰凉,老王跟秦培还好,穿着蛙人F还点,我跟莫言就蛋疼了, 没走一会儿,我就感觉整个小腿J乎都被冻的麻木了, 鞋子穿着还不如不穿,

    我俯下身准备脱掉鞋子,低头一看,这水里,竟然有很多小鱼。



    这种小鱼非常非常的小,以致于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我惊呼道: 这么冰冷的水! 里面竟然还有小鱼活着?!



    这里的小鱼相当于这里的土著,看起来并不害怕我们,而是在脚边游弋着,时不时的啄一下脚踝,像极了可以用来养生的温泉鱼种。



    老王伸手抓了J个,丢进嘴里嚼了一下,看的我一阵恶寒, 他笑道: 小伙子,这你就不懂了,早知道有这些鱼,就不需要让你去冒险带食物了,

    在野外探险的时候,活物吃起来是最安全的。 走吧,这样起M保证我们不会饿死。



    我们继续前行,

    脚底的冰冷开始慢慢的扩散,运动产生的能量完全不足以支撑,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我慢慢的打起了哆嗦,因为我感觉,我的双腿,已经慢慢的没有了直觉。



    小溪的水流越来越快,

    但是路上并没有分叉,依旧是这么一条笔直的溶洞,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尽头,在这里面,出了溪底平整的石头,我们并没有发现尸骨,实际上,真的有,也早就被冲进了地底深处,

    这让我异常的焦躁,忍不住要骂粗口,这他娘的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去?



    四个人中,说实话,论本事和身T素质,我算是最差的一个,但是在秦培面前,我一直咬牙坚持着,

    而且我的身T跟她紧贴着,起M可以传来温暖,就这么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莫言的脸Se越来越难看,苍白的有些可怕,

    要知道,他现在全身就只有一条K子,而我们又在这么冰冷的溪流中穿行,铁打的也受不了。



    我就问道: 莫言, 你行不行? 怎么脸Se这么差?



    老王和秦培闻言看了看我,两个人的脸Se同时一变, 我纳闷儿道: 你们看我G什么?! 你们看看莫言!



    他们俩看了看莫言,又看看我,两个人眼中都有着说不出的意思,这下我蛋疼了,道: 你们这眼神儿是啥意思?



    秦培扶着我,道: 你的脸Se,比他还要差!



    我惊呼道: 不会吧! 说完, 我打着手电,低着头,想要用溪水当成镜子看自己的脸Se如何,这一俯身,我看到,

    在清澈的溪水底下我的两条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变成了黑Se!



    而我的两条腿,早已经没有了直觉! 这是要冻坏死的节奏?!



    我吓得赶紧伸出来一条腿看, 却发现,这黑Se,竟然是在什么时候,吸附在我L漏在外面P肤上的一层小虫子!



    我从小对不知名的不出来的恐惧,这一下子让我全身起JP疙瘩,骂道: C! 这是什么东西!



    莫言在此时也伸出脚, 脸Se发黑, 开始用力的抓挠,这种黑Se的小虫,在他的拉扯下,竟然能变的很长很长,老王道: 是水蛭! 他娘的,这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赶紧走!



    这下我们再也不能从容不迫的走了,而是疯狂的赶路,水蛭这东西俗称吸血虫! 我知道为什么我跟莫言的脸Se会这么苍白!

    因为我们俩的血,正被这东西无情的吸着!



    没有想到,最先折腾的我们J飞狗跳的不是鬼怪Y兵,而是这种虫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