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兵分两路

推荐阅读:悠闲桃花源(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九真九阳现代修仙录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剑出华山

    也就在今天,三爷那边传出话来,他们的车在路上被围追堵截,好不容易到了西安,可是还是被人给盯上了,他现在不方便跟我们汇合,已经由另一条路开拔,让我们不必等他,尽快出发。



    我有点郁闷,按理说这件事儿三爷是发起人,现在他中途单独行动了,丢下我们算怎么回事儿? 这个队伍的指挥权J给谁? 这个神秘的小哥儿身手绝对是够了,但是就他这X格,还真不是做指挥的料。



    可是也就是他,在这个时候对我们道:“ 整理一下,马上就开始出发。”



    大麻子吞吞吐吐道:“ 别介,三爷J待的东西,那个枪我昨天晚上找了一晚上的路子,都没有找到,这方便走嘛?”



    小哥儿道:“ 不用了,现在等不及了。”



    我们说走就走,秦岭一脉十万大山,我们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古楼,那绝对等于是大海捞针,好的是这次话,因为他不说也不行,只有他一个人去过那个古楼,按照他的说法,他只是依稀的记得一个大概,要选取参照物,比如说这个山头我比较熟悉,估计就没走错,这样子其实也没方便到哪。



    后来潘子就想了个主意,说我们不是有那一个兽P纸上的地图? 这个地图是指向古楼的没错,问题是它很小,只是一个角儿,我们没办法分辨对吧? 我们怎么不买一个秦岭这边的地图,来对比一下,只要是纹路类似的,就大概是那个位置。



    我一拍大腿叫道这真他娘的是个好主意,果然是术业有专攻, 可是市面上的地图并不完善,更没有那么详尽的大山内部的分布图,这其中的原因大家可能不太明白,建国初期的那批老人都是战场上下来的,而当时的国际形势也非常严峻,随时都可能再G起来,所以除了那些表面X的军工产业,很多的秘密军事基地和兵工厂都是藏在大山之中的,修建的难度很大,却不得不那么做,所以市面上,详尽的地图也就根本不可能流通。



    他们把目光集T转向了我,要不说朝廷有人好办事儿,我现在跟着这J个盗墓贼,真是整的像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一样了,没办法, 我再一次用上了我的证件,还是通过我这个队伍的超然X,搞到了一张军事用途的地图,我也不怕a再打电话骂我,反正该解释的他已经跟监听电话的人解释清楚了,哥们儿这么滥用职权也是为了他好——我又没得衰老病不是?



    这一地图上面非常的详尽,我们拿出那个兽P地图的拓本,很随意的就找到了一个纹路非常相似的地方, 这非常相似就基本上可以确定了,毕竟这张兽P地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这么多年的沧海桑田过去了,地貌也会发生自然的变化。



    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这下之后的路就不会那么茫然, 我当时就问潘子道:“ 你说你能想到这个办法,三爷要是想不到,那我们岂不是比他要早到的多?”



    “我能想到的,三爷都能,我会的,都是他教我的。” 潘子道。 我对他这个三爷的脑残粉真是无话可说, 在他眼中,他家的三爷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不过我想来,三爷经常倒斗儿,也会用的上地图什么的,这事儿应该难不住他。



    这个兽P地图上指向的那个角儿,在地图上应该是在陕西宝J,我们经西宝高速大约三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宝J的常羊山。然后又转向嘉陵江的源头。然后绕着盘山公路走了J个小时,搞的我脸都白了,只差没吐出来。车子又行进了一两个小时,我再也忍不住趴在窗口吐了起来,等到我吐完,车子也停了,潘子他们盯着地图呢,这就是我们这次的目的地,太白山。



    下了车之后,山风一吹,小中巴里跌跌荡荡的郁闷气息去了不少,抬头看着高山,自然的景观还真的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觉,秦岭这边的风景自然不用多说,我看到这景Se的时候对秦培道:“ 等我们俩功成身退了,就他娘的在这里面盖个C屋,开两亩荒地,做神仙眷侣。”



    秦培红着脸道:“ 谁要跟你一起住?”



    我们下车的这个地方,在大山之中,这里是太白山的山脚,也是驴友们进山的一个中转站,所以在前面,有一个村落,我们走过去,发现J乎每家每户都是小旅馆,到了村口之后,路上站满了接客的小孩子,拉着衣角不放手,非常老练,搞的我们很郁闷,都不知道住哪一家好,都是孩子,站在这里接客不容易,我们不忍心伤害他们Y小的心灵,但是总不能分开一家住一个。



    到最后,还是选了一个站在那里赫生生的一个小nv孩儿,山里的孩子,虽然这个坐了生意,穿的衣F依旧看起来有点土气,而且就是一个**岁的小nv孩儿,竟然被涂着红红的嘴唇,我最后选她,还是因为她的眼睛,有点像秦培。



    我们跟着这个孩子来到她家里的是旅馆,其实就是自家的房子腾出来J间招待客人用,这一家的生意并不怎么样,而且老板的腿还不太方便,老板娘一个人忙前忙后的,看到我们来,先安排了房间,老板那边已经把J给杀上准备褪mao。



    潘子道:“三两兄弟, 没来过这种地方吧, 别以为山里人就多淳朴, 你今天跟了这个小nv孩儿来,这丫头肯定要挨她的小伙伴的拳脚, 而且你看这老板,我们一来J就杀上了,别以为是好客,等下我们吃完,那就是天价。”



    我摆手道:“ 拉倒吧你, 就算是天价,你还差这个J的钱? 没看到这家老板的腿瘸着,倒斗儿就是个损Y德的勾当,这不是我损你,所以平时多花点钱,积点德,省的真跟我那天说的那样,生个儿子没P眼儿。”



    我一句话给潘子说的脸又绿了,低头闷喝着山里的土茶,我这人没什么品位,感觉茶叶都一样,而且这里的山泉水泡的,还格外的甘醇, 不一会儿,那个小丫头提着一个跟她的T格严重不对称的木盆子进来,走起路来的步履阑珊J乎要跌倒,上面冒着热气,走过来对我们道:“ 我妈说了J位老板走的久了, 泡个脚舒F。”



    秦培母ai泛滥,跑过去接过木盆,说道:“ 小MM我们自己来, 你这么懂事儿, J岁了啊?”



    小姑娘看了看她,一本正经的道:“八岁。”



    秦培掏出J张零钱,塞给她,让她去买零食,小丫头千恩万谢的跳着跑开, 我们是坐车来的,没有走什么路,但是泡个脚的确解乏,只是他们都说自己没那么娇气,我暗道mao病,就自己泡了起来,那个舒坦就别提了,等我泡完,老板娘也就开始上菜,她手艺相当不错,而且都是山里的野味儿,我们吃着也新鲜。风卷残云的把桌子一扫而动,那个神秘小哥儿端着一幅架子,就没夹J下筷子就被我跟潘子吃光了菜。我暗乐着心道,让你装,活该你饿着。



    吃完饭算账,我都做好了坑的准备,可是老板娘脸红着了一句:“一百块钱。”



    潘子有点吃惊,道:“ 多少?”



    老板娘被吓了一跳,脸又红了J分,道:“ J还在下蛋呢,想着让J位老板尝尝土J,所以贵了点。”



    潘子赶紧摆手, 可能有点羞愧,拿出钱夹掏出J张大钞,道:“大姐, 这顿饭,在哪都不止值一百,您是做生意的,可不能亏钱。”



    大姐连忙摆手道:“ 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 我们这边呢,只有三间房子,不够J位老板住。”



    我瞬间明白了,老板娘饭钱没敢多要,其实是怕我们因为房间不够走了, 我一算三间房,我们是四个人,别提有多高兴了,真他娘的是天助我也,走过去道:“ 大姐啊, 三间就够了,我们两口子的,不刚好住一间? ”



    老板年一听,这下脸上才有了笑意,道:“ 那行, 我给J位老板收拾房间去。”



    我回头看了下秦培,她红着脸瞪着我, 我就装没看到,跟潘子在屋子里扯着P,心中却期盼着晚上的同房。



    没过一会儿,那个瘸腿的老板,提着一个酒坛子,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可能是本地方言,我就道:“老板, 您不会说普通话,怎么做生意?”



    我话刚一落音,却发现潘子满脸凝重的盯着那个瘸腿儿老板,问道:“ 你是谁?”



    我问潘子道你G什么呢? 人不就说了句土话?



    潘子转头对我道,P的土话,他说的是长沙方言,问我们是不是长沙来的朋友。



    气氛,瞬间就凝重了起来。



    那老板一看起来,并不像山里人那么纯朴,黑着一张脸,提着酒坛子,站在门口,用带着浓重本地口音的普通话道:“既然J位听得懂这句话的意思, 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前两天,我这里招待了一个老板,他说了,让我遇见四个人,三男一nv的话,就问这么一句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