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突变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含桃悠闲桃花源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现代修仙录我是极品炉鼎剑出华山

    胖子他们拿着绳子进入了盗洞, 我们这边准备的装备那自然不用多说,我往自己腰上也缠了一圈,准备跟进。



    这时候那个道士忽然却像换了一张脸似的问我:“ 小家伙儿, 你准备G什么?”



    我楞了下,道:“ 你说我准备G什么? 难道不要进去的么?”



    道士看了看a, 对我冷哼道:“ 谁告诉我们也要下去了, 来吧, 把这个洞口给封上。”



    他这一句话,让我愣在当成不知所措, 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要G什么,我就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封起来! 他们就刚进去!”



    道士耸了耸肩膀,道:“ 他们只是J个盗墓贼, 不是嘛? 这里的东西, 需要保密,而我信不过他们, 所以, 你懂的。”



    一时间,气氛彻底冷了下来,哈德门跟秦培看我, 我看道士,然后看了看a, 结果我看到了a对我点了点头, 点头之后,他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难受极了,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早前就听胖子说过, 倒斗儿这行,其实最怕的, 就是把后背留给别人, 现在,我却要在他们进去之后,封了这些东西。



    道士看了看a,笑道:“ 你手下的这J个小家伙儿似乎不怎么听话, 对嘛?”



    然后a再次看了看我,对我眼神示意让我按照道士的话来做, 我没有动,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大脑一P空白。



    a又示意哈德门来做, 哈德门也挠头,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要知道最近这个人跟胖子也走的很近,两个人也挺投机的。



    a没再说话,通常在做出让别人难受选择的时候, a都会沉默不语, 他走过来,提起铲子,开始往那边填土, 很明显就是,我用不动你们,也不勉强,我要自己来。



    我看着那个黝黑的洞口, 也就是在前J天, 刚进去的那个胖子还在我面前谈笑风生装神弄鬼,虽然说是为了倒斗儿, 但是总归也帮了我不少的忙,现在我着他被困死?



    我走了过去,拉住a的手臂, 其实我一直都不是一个擅长于违抗命令的人,但是这种看着别人死的感觉我还是无法接受, 我对他道:“ 老大, 他是我朋友, 给个面子,留条活路成么?”



    a没看我,说了一句话:“ 让开。”



    我依旧拿手抓着他的手臂,想要阻挠他的行动, 他这才抬起头,瞪着我:“ 你确定不让开?”



    我也怒了,叫道:“ 我他妈保证,他不会泄露出来一丁点! 再说他能知道什么? 有本事你去把那些村民们全部G掉去! 他们知道的也不少!”



    a停了下来,点了一根儿烟, 看了看我道:“ 其实你不知道, 他们得死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张良不会杀人。 这是有人针对我们的布局。”



    我呆住了, 不知道怎么接话。 张良他不会杀人?——这是有人针对我们布的局? 这么说来的话,那么多的村民的死,根本不是鬼怪作祟,而是有人谋杀? 目的就是引我们过来。 这事儿实在太玄乎, 我一时的根本就绕不过来。 但是有一点我要认定,那就是我绝对不能让胖子,就这么被困。



    “不可能, 我不管这件事儿到底有什么弯弯绕绕, 但是,这事儿绝对跟胖子无关。 放他一马,以后我的命都是你的, 成么?” 我道。



    a摇了摇头,道:“ 给你一分钟, 不让开, 你知道后果。”



    气氛这样僵持了下来, 哈德门跟秦培跑过来拉我,“三两哥, 算了, 听天由命,成么?” 哈德门劝我道。



    我看了看秦培,她却冲我眨了一下眼,示意那个洞口, 我心神领会,没有任何犹豫,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跳了下去。



    有些事儿,我们无力改变,也无法面对,我已经对不起天真他们一次, 不能在对不起胖子,不然我的一生,都会在痛苦和煎熬之中度过。



    这个墓室下面有多深,我不知道,在跳下的一瞬间, 我紧抱着秦培,把她搂在怀里,固定在我的上面,这样真的掉落在地面上, 她还有一线生机。 起M,可以让我死在她的前面。



    然后,我们俩齐齐的掉在了地上, 我的背部先着地,一下子摔的我五脏六腑都要移位儿, 我晃动着秦培,道:“ 你没事儿吧?”



    这家伙儿的脸,贴在我的X膛上,竟然还在笑,道:“ 我没事儿。”



    “没事儿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我说姑娘, 你绝对该减肥了! 没摔死都要被你压死。”



    秦培刚从我身上翻滚而落,J道手电光,一瞬间就打到了我们这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下来了?” 这是胖子的声音, 他小跑着跑了过来, 搀扶我起来,道:“ 你他娘的是傻子? 还是你俩要殉情? 竟然是跳下来的?!”



    我对着他指了指墓顶上面的那个洞, 现在已经没有了, 喘着气儿道:“ 王胖子,这次老子下来, 可都是为了你。”



    胖子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在看到那个洞在上面被堵上的时候,就意味到了什么, 他站起来,脸SeY晴不定的道:“ 这他娘的, 是要拿我们献祭?”



    我摔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秦培扶我坐起来,摸了摸我的骨头道:“ 挺结实的嘛小伙儿, 没有骨折啥的。”



    我白了她一眼,拍了拍地面,示意胖子坐下,然后道:“ 王胖子, 我说句心里话, 上次我对不住你们一次,这次不会,所以我宁愿跳下来也不想看着你被困,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你跟我J个底儿, 这一次来这里,真的是偶然?”



    胖子坐下来,本来还想咋呼,可是心情可能不太好,点上一根烟,道:“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胖爷我,这次来,完全就是偶然,不然我闲着蛋疼了,跑来着穷乡僻壤?”



    “真的?”



    “胖爷我至于骗你?”



    “知道为什么你们会被这么堵在下面么, 我们老大说,其实这一次, 就是针对我们布的局,这里面的这个人,是张良,但是他说了一句,张良不会杀人, 我老大这个人,你可以说他别的不好, 但是我不会认为,他会无的放矢,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负责。 而且现在都这种情况了, 你认为还有瞒着我的必要么?”



    “你让胖爷怎么着? 以死证明清白?! 如果不是他娘的你抓了夏大脚,胖爷我压根儿就不会来这里!”



    “如果不是你的话, 就另有其人, 一直在村儿里杀人,造成灵异现象,目标,还是我们,你猜会是谁?”



    “你是说天真和潘子? 他们认为吴三省的事儿是你们G的,所以想保持?” 胖子面Se凝重的道。



    “不然我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么无聊来针对我们, 平时我唯一觉得得罪的,也只有他们了。” 我道。——其实a说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了,只是我一开始认为,胖子也参与到了天真的计划。



    “天真跟胖子,有这么大的手笔? 你别说,他们俩压根儿就不会有这智商跟胆量,吴三省那侄子跟你就是一类人,平时杀J都未必敢,哪里敢去杀村民? 潘子是敢,但是我总感觉,他们俩这种事儿,是做不出来的。” 胖子想了半天,道。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吴三省,并不一定甘心死。” 我苦笑道。



    “你别说了, 想起他我蛋疼, 你现在有事儿没了? 没事儿去找出口去, 你们老大也真他娘的天真, 他真以为,就一个墓, 能困住胖爷我? 至于里面具T是谁再布局,只能见了再说,见招拆招嘛是不是?”



    我站起身子,可能现在还在麻木期, 也不感觉有多么的疼,秦培搀着我,能勉强走路。



    而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的是,这个墓室里,并不是只有我秦培和胖子,还有夏大脚,包括他的J个伙计。



    我在上面可是把这个洛Y的牛人整惨了,当时求情的电话都快把我打哭了,现在,这个亡命徒会不会找我麻烦?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跟胖子在说话的时候, 我看到了他嘴角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他才是最早一批,参与到这件事儿中来的人, 如果真的是有人布局的话,后面的我不敢想下去了。我还是太单纯了,有些事儿看似简单,但是一旦复杂起来,其中的复杂程度绝对超脱于我的想象。——尼玛,现在非常明显的敌众我寡。



    我手摸着枪,随时注意着夏大脚的异动。



    “我知道这里的另外一个出口。” 夏大脚忽然道。“ 但是我更好奇这墓里有什么, 不就是困在墓里了么,王胖子你还怕这个?”



    “我怕个L,胖爷我什么场面没见过? 我跟你说,在秦岭的时候我跟另一波陕西的土夫子在一个墓里打了个照面! 胖爷我单枪匹马的对他们一大批人!“



    他们俩竟然还有功夫扯P,我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俩盗墓行家,完全不把被困当回事儿,哥们儿竟然傻乎乎的跑下来同生共死?



    而且我忽然又点迷茫,这俩人不当后路被困死是一回事儿, 难道a个那个如同妖孽一般的道士会真的以为封死了洞口就可以困死他们?——他娘的, 难道他们两个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谋划,而我却忽然跳了下来?! 想到这点,我chou自己两耳光的心都有了!



    他们J个背着的,都是专业的盗墓设备,此时他们很冷静,完全不管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把这个地下,当成了墓室来倒。



    这个地下,很乱,墓砖七零八落的, 胖子捡起了两块墓砖,上面都是统一的刻着八卦的图案, 看来历史上的张良,其实是一个道士,真的没错。



    胖子打着手电看了看地面上的痕迹,皱眉道:“ 我他娘的怎么感觉,这里面有人进来过呢? 难道这是一个别人倒过的斗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