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03章 不速之客

第0003章 不速之客

推荐阅读:村孽新婚换爱娇娇倚天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敦煌自古便是丝绸之路上的商贸重镇,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到达瓜州玉门关后便分为南北两线,北线继续则沿着天山以北走伊吾、轮台西行。

    而南线就是从玉门关折道南下敦煌,然后走蒲昌海去高昌,沿着天山以南前往疏勒,再从疏勒越过葱岭前往西方。

    正因为敦煌城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它不仅是西域和中原货物的中转城,也成为西域和化的J汇点,莫高窟便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化在这座历史名城内有机的融合在一起,敦煌也和内地大多数城池一样,呈棋盘式结构,南北中轴线是甘泉大道,东西中轴线则是三危大街,整个敦煌城便围绕着这两条中轴线向四周扩展。

    甘泉大道上商铺林立,各种商品琳琅满目,摆满了来自中原的丝绸、瓷器、纸张和各种精美用具,但更多的却是西域的各种货物,来自波斯的地毯、银器、琉璃,来自粟特的香料、宝石,来自吐火罗的maoP、Y材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特Se店铺,最多是各种学堂,有培训语言的学校,在这里可以学习汉语、突厥语、粟特语、波斯语,还有学习乐器的乐坊,学习舞蹈的舞坊。

    另外还有学习绘画、雕塑、书法的学校,以及学武和练习骑S的武馆,这些技能在敦煌都能找到不错的饭碗。

    更有趣的是导引店,有点像后世的旅行社,只要肯花钱,就可以在店里雇向导,带你去高昌、G兹等地去游玩,各种旅行装备一应俱全。

    生活在这样一个繁盛的商业之城,李臻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利用前世的经验和知识在敦煌发财致富。

    再过J个月李臻就要正式结束州学的学业,完全自由了,只是他心急如焚,恨不得明天就开始着手实施自己事业。

    临近中午,李臻把思思送去舞坊,他牵着马穿过热闹的大街,回到了他家所在的三贤巷,三贤巷因为巷内有三棵茂盛的大槐树而得名.

    李臻家就在巷口,正对城门,市口非常好,十年前便被一名卖香料的粟特商人租走临街一半,这个粟特商人就是康思思的父亲康麦德。

    李臻的祖父在前年去世,这栋老宅便留给了李臻,不过现在是由李臻的姐姐李泉当家.

    “阿臻,练箭回来了!”思思的父亲康麦德站在店门口笑眯眯和他打招呼。

    康麦德年约五十岁出头,长得非常G瘦,活像一根枯H短小的竹竿,鼻子又尖又细,一双粟特人特有的深目里闪烁着狡黠的光泽,他是个精明的商人,同时也是一个虔诚的祆教徒。

    也许是年轻时在丝绸之路上长年跋涉经商的缘故,他直到三十岁才娶Q,Q子比他小十岁,却长得又高又壮,现在中年发福,更是胖得吓人,有时康麦德明明就站在Q子身后,却总会听人给他Q子打招呼,“老康这两天又出远门了吗?”

    虽然长得实在不对称,不过他们夫Q的感情却非常好,养育了两儿一nv,长得都像母亲,长子康大利,去年满二十岁,便按照粟特人传统,带着十头骆驼走丝绸之路去了。

    次子康大壮,今年十八岁,长得极为雄壮,他却不喜欢做生意,而是喜欢练武,一心想做番大事,他和李臻的关系最好。

    小nv儿便是康思思,今年只有十四岁,舞跳得非常好,最大的理想就是离开敦煌去长安和洛Y。

    “康大叔好,思思去舞坊了。”

    “我知道,听大壮说,明天你要参加武举乡试,这次一定要夺魁啊!”

    “谢谢大叔,我会尽量争取,若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准备了。”

    “好!明天大叔给你鼓劲去。”

    李臻笑着点点头,牵马走进了巷子,康麦德望着他背影自言自语道:“其实思思嫁给他倒也不错,至少房租就可以免了。”

    ........

    李臻祖父李丹平是沙州官学的一名博士,教书三十余年,家道清贫,去世后只留给李臻姐弟三桩财产,一是东城外的三十亩土地,二就是目前姐弟二人所住的老宅,另外还有莫高窟一面石壁。

    三年前,李丹平把自己孙nv,也就是李臻之姊李泉,嫁给了得意门生曹文为Q,不过曹文家境贫寒,而且家在寿昌县,只有三间C屋。

    前年李臻祖父病世,他去世前让李泉搬回来照顾弟弟,李泉让丈夫和婆婆孟氏也一并搬来同住,但李泉对丈夫有言在先,这房子是她弟弟的,弟弟若成婚,他们就要搬出去另觅房子。

    李臻牵马走到大门口,院门却开了,姊夫曹文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曹文X格文弱,沉默寡言,在敦煌县衙当文书小吏。

    不过他的字写得极好,平时也替佛寺抄写经文赚点小钱补贴家用,他父亲也很早就去世,只有他和寡母孟氏相依为命。

    “姊夫,这就去县衙吗?”

    曹文很喜欢这个小舅子,他见李臻回来,连忙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你上次让我打听之事,我已经问过张学正了。”

    李臻前J天听到一种说法,州学学生可以提前结束学业,他便动了心,请姊夫帮他去打听。

    李臻大喜,“张学正怎么说?”

    “张学正说,特殊情况下可以提前结束学业。”

    “比如什么样的特殊情况呢?”李臻又追问道。

    “这个我没有细问,不过我觉得张学正怎么说其实没有意义,关键是你大姊的态度,你说呢?”

    李臻顿时变得无精打采,姊夫说得对,他大姊怎么可能准他提前结束学业?

    一年多来,李臻便一直想和J个好朋友出去游历,最近J个月这种想法愈加强烈,但由于他的学业尚未结束,使他难以出行,再加上他还有一个厉害的大姊,想想就令人泄气。

    曹文看出他的失望,便安W他道:“今天别想这个,好好准备明天的乡试,那才是你眼下最重要之事,若你拿到名额,说不定张学正就特准你提前结束学业了。”

    “多谢姊夫!”

    曹文笑着拍拍他肩膀,转身便走了。

    李臻推开院门进了院子,他要去喂马,却隐隐听见大姊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婆婆,只有无儿无nv的老寡F才给nv人会捐钱,让nv人会给她料理后事,可你明明有儿子,G嘛还要给nv人会捐钱,这不是L费吗?”

    “我的事你别管,反正我没花你的钱,再说你给阿臻读书习武花了那么多钱,我是你婆婆,我说的话你听过吗?”

    “随便你吧!你要捐就捐,我不会再管你的事。”

    李臻暗暗摇头,大姊和婆婆之间关系不好,为了自己,两人不知争吵了多少回,今天好像又要吵了。

    这时,李泉怒气冲冲从厨房里走出来,正好看见了李臻,吓了她一跳,“阿臻,你J时回来的,难道大门没关吗?”

    “我刚才在门口遇到姊夫,所以就直接进来了。”

    “哦!洗洗手去吃饭吧!马J给我。”

    李泉虽然对李臻管束极严,但对他习文练武的花费却从不吝啬,为此惹得婆婆很不高兴,婆媳两人总为这件事争吵,当然,也和她至今没有孩子有关。

    李泉牵着马走了,婆婆孟氏端着Y罐子从厨房里走出来,李臻对她笑了笑,“阿婶好!”

    “哎!快去吃饭吧!”

    孟氏叹了口气,慢慢吞吞向房间走去,李臻回自己房间把弓箭挂好,转身来到饭堂,小桌上已经摆好了粥饼和小菜,姊夫曹文吃过午饭刚走,饭菜还是热的。

    李臻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粥坐下,又卷起一块胡饼,胡饼是用R末和酱做成,非常美味,这也是李臻的最ai,他练了一个上午的箭,着实有些饿了,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盛第二碗粥时,李泉走了进来,她在弟弟身旁坐下,也端起碗慢慢喝粥,她没有了平时的问长问短,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阿姊好像有心事?”

    “没什么,快吃饭吧!”

    李臻知道大姊虽然当家不易,但也不至于为点小钱和婆婆争吵,这次孟婶必然给nv人会捐了不少钱,才惹得大姊不高兴。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也不知该怎么劝大姊,便不再吭声,埋头吃饭,李泉也不愿多想烦心之事,又问道:“昨天你去见了忘尘大师,他身T怎么样了?”

    因为师父年迈,不能每天教授李臻,李臻每隔十天去见他一次。

    “大师只是略略有些感恙,灵隐主持叫我别担心,他会照顾好大师。”

    李泉叹了口气,“话虽这样说,也不能大意,你考试结束后,去照顾大师J天,以尽徒弟的孝道,明白吗?”

    “阿姊,我知道。”

    李臻迟疑一下,又低声道:“阿姊,我想乡试结束后出去走走。”

    “不行!”

    李泉一如既往的断然拒绝,“你的任务是读书习武,我早就说过,在学业结束前,你给我专心读书,哪里也别想去!”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敲门声,有人高声问:“请问这里是李臻的家吗?”

    “来了!”

    李泉起身来到院子里,打开院门,她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大门外站着四人,其中两人是随从,为首是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P肤白皙,颌下留三尺长须,头戴纱帽,身穿淡紫Se儒袍,腰束玉带,显得颇为文雅。

    在他身后跟着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虽然身着士子F,却掩盖不住他身上那G勇武之气。

    李臻坐在房间里,他也立刻认了出来,来人竟然是敦煌李氏的家主李津,这着实让他感到吃惊。

    他们只是偏门庶子,连每年参加族祭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家主上门来拜访,在李臻印象中,只有祖父去世时家主才来过一次。

    李泉愣了半晌,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李津心中有点不高兴,要知道他可是敦煌李氏家主,敦煌李氏数百族人的命运都由他掌控,李泉、李臻这种家族的庶房晚辈见到他居然不赶紧行拜礼,反而问他有什么事?

    不过他今天是主动上门,有事情要找李臻帮忙,他便忍住心中不悦,勉强笑道:“我能进屋再说吗?”

    李泉连忙道:“请进!请进!”

    她一阵风似跑回主堂,稍稍收拾一下房间,又迎了出来,笑道:“家主请进来坐!”

    毕竟这是李氏家主,李泉懂得一点人情世故,虽然她已出嫁,是曹家媳F,但她要替弟弟着想,以后弟弟会有很多事有求于家族,真不能把家主得罪了。

    李津见李泉十分殷勤,心中稍微舒F了一点,点点头负手走进了大堂,年轻男子就站在他身后,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望着李臻。

    年轻男子叫做李盘,是李津的侄子,也是李氏家族的嫡子,他和李臻一样,都在州学读书,今年同样参加武举乡试。

    李津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李臻,见他居然不肯向自己行跪拜礼,他心中又有点不高兴起来。

    “你就是李臻?”李津淡淡问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