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07章 武举乡试

第0007章 武举乡试

推荐阅读: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村孽新婚换爱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娇娇倚天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索庆捋须微微一笑,“朝廷派使者来敦煌之事,县公知道吗?”

    李津一怔,这件事他真不知道,朝廷派使者来敦煌做什么?

    索庆看出他的疑H,便笑了笑说:“使者是为大云弥勒像之事而来,听说圣神皇帝极为重视这尊大像,派心腹前来参与筹建,这J天人就要到了,这可是敦煌的大事啊!”

    李津愕然,“不是说敦煌不建弥勒像吗?”

    李津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他怎么知道敦煌不建弥勒像,这不就等于告诉索庆,他朝中也有人吗?

    索庆却佯作没有听懂,又笑道:“我倒没有听说敦煌不建,反正我接到魏王的来信,圣上派心腹来了,具T派什么人,魏王也没有明说,反正人要来了,大像之事得尽快开始筹备,但我希望这次是索家独立完成。”

    索庆当然知道,这次弥勒像建造一个极好的进阶机会,远远超过了所谓武举乡试。

    如果他能把塑造弥勒大像之事拿到,取悦圣上,到时武承嗣再给圣上说一句,这是敦煌索家全心尽忠,对索家前途将有大大的好处,无论如何,这个机会他绝不能放过了。

    他本来想答应李家别的好处,正好李津有求于索家,索庆决定利用这次机会让李家退出弥勒像的建造

    李津明白过来了,这就是索家的条件,索知平帮他制止李臻参加名额争夺,大云弥勒像就由索家一家独占,只是....这个条件有点太高了。

    他沉Y一下道:“可是张家和郑家或许也要参与弥勒像建造。”

    “张家已经明确表态这次不参与,至于郑家,我会去和郑林谈。”

    索庆眼睛笑眯了起来,言外之意就剩下你们李家了,李津又沉思了P刻。

    虽然这种事应该由家族长老会来讨论决定,不过时间紧迫,为了拿到最后一个进京名额,拿到王孝杰的推荐信,他最终决定让步了。

    .........

    就在李津和索庆达成了J换条件的同时,副军使张庭也坐在自己的府邸后园望着儿子张黎骑马S箭。

    张黎是张庭的次子,今年二十岁,他长得酷似其父,身材高大,一张方脸,相貌堂堂,张家世代从武,张黎六岁开始接受系统训练。

    先天的武学基础和后天的刻苦训练,使他成为敦煌年轻子弟中的佼佼者,若没有李臻这个神奇的平民子弟,他绝对是沙州第一。

    张黎并不是州学士子,他其实是豆卢军的一名队正,但他也曾在州学读书,这次他便是以州学士子的身份参与武举乡试。

    争夺三个进京名额,他势在必得,如果进京能考中,他就可以从队正升为校尉。

    尽管他父亲是副军使,但想升为校尉,必须由兵部来任命,军队升职制度很严,他父亲也没有办法。

    张黎不断C动战马奔驰,左右开弓,一支支箭S向五十步外的箭靶。

    虽然是夜间,但箭靶上方挂了一盏灯笼,所以看得很清楚,如果是白天,他可以在八十步外骑S。

    旁边张庭沉思不语,他今天亲眼目睹了李臻的骑S,那种瞬间双S、箭中眉心的神技比他儿子高明得太多,虽然儿子排名第二,实际上他差李臻太远。

    但让张庭担心是今天他和王孝杰的一番对话,王孝杰显然已经知道名单内定之事。

    所以他最后有点变卦了,什么叫做符合他的要求才写推荐信,谁知道他的要求是什么?

    说白了,王孝杰就是不打算写推荐信了,想想也有理由,他已看到了李臻的骑S,再让他看别人的骑S,他哪里还看得上眼,或许他的要求就是和李臻一样水平。

    现在张庭有点为难,他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索知平,还是索X装聋作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沙州四大世家绝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暗中内斗不已,比如沙州有豆卢军长驻,沙州的治安一直都是由豆卢军负责,沙州司马只挂一个虚职。

    但三年前,索家走了第一权臣魏王武承嗣的关系,索知平出任沙州司马,他竟然按照中原的制度,组建了地方州兵。

    索知平把敦煌和寿昌两县的治安权夺了过去,变成地方州兵管城内治安,豆卢军管对外防御。

    这是中原的制度不假,但这里是沙州边陲,刺史兼任豆卢军军使,就算他张庭不能兼任沙州司马,那至少司马的实权是属于他的,这是惯例。

    现在被索家夺走了他的司马实权,让张庭心中怎么高兴得起来。

    人人都知道张家与索家暗中不和,根源就在于此,只是面子上大家过得去罢了,都是乡党,也没必要撕破脸P。

    这次三个进京名额,大家各取所需,他张庭拿走一个,索家拿走一个,至于第三个名额,那与他张庭无关,由索家和李家自己去商量。

    想到索家对自己利益的侵犯,张庭终于做出了决定,王孝杰看重李臻之事他就当不知道,装聋作哑,至于推荐信,他更是一无所知。

    ........

    每年冬春之际,大唐各州、县的要把官学或者S学的士子挑出来,进行初步考试,把优秀者推举到尚书省应考,叫做乡贡。

    如果地方保举不当,不仅被错举的人不能予试,就连他的所有同乡都要受到牵连,被剥夺考试资格,若存在严重舞弊,甚至还要连累到所在的地方官府。

    武举也是一样,各州每年推荐武举乡贡前往京城参加兵部考试,名额或多或少,沙州人口较少,一共只有敦煌和寿昌两个县,所以每年只得到三个乡贡名额。

    武举乡试在沙州今年已是第三年,因为进京名额太少,基本上都是内定,当然他们推荐的人也是弓马娴熟,武艺不错的子弟,不是李臻说的那样推荐纨绔无能子弟,毕竟进京出丑会连累到地方官府。

    沙州尚武之风极盛,这次一共有六百余人参加武举乡试,一些学文的子弟同样也在练武,这就是州学武科的士子。

    州学士子参加武举乡试的人不多,不到百人,其余五百余人都来自敦煌县和寿昌县的六家武馆。

    武举乡试一共考四门,举重、套路枪法、步S和骑S,一般通过前三项就算合格了。

    凭此取得地方官府认可的乡武举资历,凭这个武举资历就能找到不错的饭碗,这也是大多数考生的目的。

    比如可以去州衙、县衙为吏,可以去护卫商队,若有关系,甚至还可以加入豆卢军,成为低级军官。

    但想进京参加兵部武举,就得靠骑S来争取,实际上,参加最后骑S争夺进京名额之人,J乎都来自州学士子。

    举重和套路枪法之前已经考过了,今天是考步S和骑S,步S分在三个考场,骑S则在敦煌大校场内举行。

    东天空刚刚翻起鱼肚白,晨曦青朦,一轮弯月挂在天空,大街上却已经热闹起来,随处可见穿着武士F、后背弓箭的少年儿郎。

    李臻骑马来到了东校场,今天康思思没有跟他同来,她是观众,要到骑S考试时才会出现。

    东校场门口挤满了正在登记的考生,李臻正东张西望,却听见身后有人在喊:“老李,这边!这边!”

    李臻一回头,看见一个肥胖的少年站在一个角落向他挥手。

    李臻大喜,连忙牵马走了过去,“老胖,你登记了没有?”

    “还没呢!不急,早登记也没用。”

    胖子是李臻最好的朋友,名叫酒志,大家都叫他酒胖子,父亲是敦煌有名的屠户。

    胖子和李臻同岁,两人一起长大,他的X格开朗风趣,忘尘大师也颇为喜欢他,收他为记名弟子,让他和李臻一起读书习武。

    胖子的书读得不好,武艺也稀松平常,不过他也有一手绝活,那就是飞刀厉害,三十步内可百发百中。

    胖子的弟弟酒平也跟着兄长一起来,他是李臻的崇拜者,连忙殷勤地接过白马缰绳,“臻哥,我替你看马。”

    “多谢了!”

    李臻这才发现胖子还是牵着他平时骑的小瘦驴,不由奇怪问道:“老胖,等会儿考骑S,你骑什么?”

    胖子挠挠头,貌似很苦恼道:“昨天去骡马行租马,晚了一步,马都被都租掉了,所以.....”

    李臻见酒平向自己眨眨眼,他立刻明白了,便拍拍胖子的肩膀笑道:“没关系,假如允许考飞刀,进京名额非你莫属。”

    “那是!那是!哎,没办法,租不到马,只好被迫放弃骑S了,不知思思该怎么笑话我。”

    旁边酒平忍不住捂嘴偷笑,胖子若有所感,扭过头狠狠瞪了他了一眼,“笑什么笑,难道你老哥是那种临阵退缩的人吗?”

    李臻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哥哥从不会临阵退缩,只是有点胖,步伐当然会比别人慢一点,别人都阵亡了,他还没有赶到,老胖,对不对?”

    酒志笑眯了眼睛,大有一种‘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李’的感慨。

    这时,门口登记处有人大喊:“李臻!州学的士子李臻来了没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