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12章 匪踪迷影

第0012章 匪踪迷影

推荐阅读:村孽新婚换爱娇娇倚天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老李,发现什么了?”

    酒志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也伸长脖子向四下张望,他跟得没劲,还不如和李臻聊聊和索文比剑之事,他听说昨天索文对李臻下了挑战。

    这时,大壮祈祷完毕,和小细一起围上来,李臻回头对他们道:“商队从酒泉过来要走好J天,我们没必要赶时间,我们应该走官道去玉门。”

    酒志顿时跳脚大喊:“去玉门多没劲,难得出趟远门,索X就去酒泉吧!找不到商队再去玉门,老李,就这样决定了。”

    李臻瞥了他一眼道:“昨天是谁想要我的马来着?”

    一句话戳中了酒志的心事,酒志一直眼红李臻有白马,他最渴望自己也能得到一匹好马。

    昨天李臻又赢到一匹宝马,他发现了机会,就拼命纠缠李臻,最后李臻不胜其烦,被迫答应把白马送给他。

    酒志被威胁,立刻闭上了嘴。

    “阿臻说去玉门,咱们就去玉门!”大壮话不多,但每一句话基本上都是为支持李臻。

    “胖哥,要不然咱们就去玉门吧!去酒泉太远了。”小细也小声劝道。

    “反正我只是军师,说话不管用,你们ai听谁就听谁的,与我无关!”酒志嘟囔两句,算是勉强承认了李臻的首领地位。

    李臻见三人都同意了,他指向前方一座废弃的戍堡,“看见那座戍堡没有,地图上显示那边有官道可以直通玉门。

    四人又重新上路,绕过了废弃的戍堡,果然发现了一条道路的痕迹,众人精神大振,C动脚力加快了速度。

    ......

    天Se渐渐昏暗下来,奔行了一天,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到处都是山,赤褐Se的沙砾山,仿佛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让他们分不清东南西北。

    李臻也发现不对了,去玉门不是这条路,地图上画得清清楚楚的商道竟然是一条去玉门的小路。

    商道不是官道,真正的官道还在废弃戍堡前面三十里,也就是说,他们走错了路,而且现在迷路了。

    “我说老李,好歹我也是军师,就让我说两句吧!”酒志有气无力道。

    “你说!”李臻心中有点歉然。

    “天快黑了,咱们先找个地方过夜,喝口水吃点东西,实在饿得不行了。”

    李臻点点头,他见前方斜坡上有一块巨大的砾岩,岩石下似乎有处凹进去的石窝,便对众人道:“咱们就去那个石窝过夜!”

    酒志顿时有了精神,把大青马丢给小细,撒腿向石窝奔去,“我先抢个好位子!”

    “这家伙到那里都要占便宜,一个石窝子,有什么好位子?”大壮鄙夷地撇撇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酒志的惨叫声,众人都吓了一跳,李臻反应最快,拔出剑C马冲上去。

    只见酒胖子像遇到鬼一样跌跌撞撞逃回来,指着石窝大喊:“里面有死人!”

    众人都停住了,面面相觑,竟然有死人,虽然他们小时候都胆大包天,没少往坟地里钻。

    但此时此景又和他们小时候不一样了,暮Se昏黑,荒地野岭,居然遇到死人,着实令他们感到一阵紧张。

    李臻翻身下马,提着剑一步步向石窝子走去,绕过一块岩石,他也看见了,一名灰袍男子趴在石窝里,后背cha着三支箭,身下流了一滩血。

    李臻急忙上前摸了摸他的鼻息,还有一丝气息,身T温热,此人竟然还没有死。

    “快把我马上的水葫拿过来,人还没死!”李臻急忙回头喊道。

    康大壮跳下骡子,拿着水葫跑了上去,小细恨得向酒志后脑勺拍一巴掌,“死胖子,哪里是死人,你就不能看清楚点再喊吗?吓死我了!”

    “我...我当然知道他没死,我是担心遇到匪人,我J时怕过死人,你忘了吗?以前钻坟洞,我都是第一个进去的!”

    酒志刚才丢了面子,拼命给自己脸Se抹光,可惜小细也不睬他,牵着瘦驴爬上了斜坡。

    李臻已经点燃一只火折子,J给大壮拿着,他小心翼翼将受伤者翻过来,给他灌了J口水。

    受伤者怀中紧紧抱着一只P囊,正是那种长途旅行者的随身马袋,但这只马袋用金丝缠绕,还镶嵌着J颗宝石,看起来非常名贵,

    但李臻对这只马袋不感兴趣,他挽起袖子,搭上受伤者的脉搏,他也跟师父学过一点疗伤之术,他感觉心脉太微弱了,此人很难救活,

    “阿臻,他怎么样?”

    身后三人都围了上来,小细也上前搭了他的脉搏,轻轻摇了摇头,生机已断,回天乏力了。

    酒志的目光却不时偷偷地瞥向伤者身下的马袋,NN的,居然还镶嵌着宝石,那里面一定有好东西。

    这时,受伤者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了眼前J名少年,他眼中闪过一丝亮Se,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

    李臻连忙将耳朵凑上去,“你再说一遍!”

    “救救我主人.....”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人便断了气,李臻又用力拍打他心脏,给他施人工呼吸,依然没有半点效果。

    他只得把人放下,叹了口气,回头对三人道:“我们还是来晚一步!”

    “老李,是谁G的?”

    酒志有点胆怯地问道,这个人的后背cha了三支箭,搞不好下一个挨箭就是他,他向后偷望一眼,感觉后面似乎有很多人在准备对他们下手,他脚下慢慢移动,竟然站到了小细的前面。

    李臻摇摇头,“他没有来得及说。”

    “难道是马匪?”康大壮出过J次远门,他知道河西走廊上有不少马匪,专门袭击商人,不过这两年已经少了很多。

    李臻吓了一跳,“这里离敦煌才一百多里,怎么可能有马匪?”

    酒志和小细的脸刷地变得惨白,如果是马匪,那就糟糕了。

    “我也不知道,但愿不是吧!”

    李臻心中乱成一团,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可能被大壮说对了,否则这人后背怎么会有三支箭,只能是遇到了匪人。

    他站起身,他发现另一边有不少杂乱的马蹄印,马蹄印一直延伸到斜坡下。

    李臻又想起刚才他第一眼看到伤者的情形,P袋被死者压在身下,虽紧紧抱在怀中,但已被拉出一半,杀人者明显是想拿走这个P袋,但又被他们的马蹄声惊动,才伧促离去。

    李臻的心悬了起来,连忙对三人道:“这个人刚刚才断气,包还没有被抢走,说明匪人并没有走远。”

    其他三人吓得心都快停止跳动了,他们明白李臻的意思,马匪可能就藏在他们身边。

    这时,李臻的白龙马一声长嘶,前蹄高高扬起,大青马和骡驴也变得焦躁起来,蹄子嗒嗒作响。

    李臻呼地吹灭了火折子,转身望去,他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远处,酒志意识到了什么,G咽口唾沫,颤声问道:“老李,是不是...他们?”

    李臻缓缓点头,“我看见了三个人,那块大石后面就躲着一人。”

    李臻指向数十步外的一块大石,三人也看见了,大石背后露出一个黑影,一双Y森森眼睛正盯着他们。

    小细打了个寒战,本能地躲在康大壮身后,李臻感觉不对,他们必须躲起来,否则也会像那人一样被箭S死。

    他四下寻找藏身之处,发现旁边有一块大石,正好可以挡住他们四人。

    可就在这时,弓弦声响,三支狼牙箭同时从黑暗中S出,力量强劲,直取他们J人。

    李臻反应极快,chou出长剑,连劈飞两箭,但S向酒志那支箭已来不及了。

    眼看酒志要被箭S中,就在这时,旁边的小瘦驴发疯般地冲过来,正好挡住它的主人,这一箭S中瘦驴头部,瘦驴摔倒在地,四蹄蹬了J下,便断了气。

    “我的小驴啊!”

    酒志眼看着自己的驴子被S死,心疼得大喊,热血直冲上他头顶,捏紧拳头要冲下去,却被李臻一把拉住,“你疯了吗?”

    酒志这才醒悟过来,他捂住脑袋,蹲下地呜呜哭了起来,这头小驴跟了他六年,他早把它当成自己的兄弟。

    李臻又用力拉了他一把,将他拉到岩石后面,四人都躲在岩石后面,刚才那一箭差点要了酒志的小命,吓得他们的心怦怦乱跳。

    “奇怪,不应该是马匪啊!”

    李臻自言自语,他听康大叔说过,敦煌周边的马匪早就被豆卢军剿灭了,J年来都没有出现过。

    而且他刚才看得清楚,这三个人虽然穿着羌人的袍子,但袍子里面却露出锁子甲,令他心中着实感到疑H。

    “阿臻,你能确定只有三人吗?”大壮低声问道。

    “我能看见百步外C丛中的野鼠,应该可以确定,只有三个人。”

    “那就G掉他们!”酒志站起身,杀气腾腾道。

    或许看清对方只是J个少年的缘故,三名马匪都从躲藏处现身了,他们身材矮壮,P肤黝黑,身着羌人袍子。

    三人手中的弓箭丢掉了,拿着长矛和短剑,从三个方向朝石窝慢慢靠近,将他们的退路堵死。

    这时,大壮提起熟铜棍,霍地站起身道:“左右是死,不如和他们拼了!”

    李臻等人纷纷chou出长剑,他们练武多年,武艺都很不错,在死亡面前,刚开始的胆怯已经消失,杀气从他们T内透出。

    “打死你们!”

    康大壮吼叫一声,挥舞四十斤的熟铜大棍冲了上去,李臻也如箭一般冲出,直取中间的一名马匪,酒志摸出腰间的飞刀,一言不发,跟在李臻身后。

    三名马匪没有想到这J名少年竟然如此勇猛,他们也意识到自己轻敌了,对方从高处冲下,气势和速度都对他们不利,中间首领喊了一声,三人迅速后退,想避开他们的冲击。

    就在这时,酒志的飞刀倏地S出,准头极佳,S中了中间首领的左脚筋腱,锋利的飞刀斩断了他的脚筋,马匪脚下打个趔趄,腿一软,跪倒在地。

    李臻一跃将他扑倒,用膝盖顶住他后腰,双手握住剑柄正要刺下,但这时他却犹豫了一下。

    这名马匪chou出了雪亮的匕首,扭曲的脸庞俨如野兽般狰狞,李臻不再犹豫,闭上眼睛,猛地用力刺下,长剑从马匪后心刺入,只听一声惨叫,这名受伤的马匪被李臻的长剑刺死。

    另外两名马匪拔腿便逃,飞身跳上藏在岩石后的战马,C马疾奔,很快便消失在夜Se之中。

    李臻浑身无力地坐下,望着眼前被长剑刺穿的尸T,他心中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有一种痛快淋漓之感,但又觉得心中堵得慌,这竟是他平生第一次杀人。

    “老李,你没事吧!”

    李臻竖起大拇指,勉强笑道:“好刀法!”

    胖九得意地嘿嘿一笑,“这个头功可是我的,不准你抢走!”

    这时,李臻脸Se一变,站起身大喊:“小细快跑!”

    他瞥见小细的身后闪过一条黑影,原来一共有四名马匪,还有一人绕到了他们身后。

    黑影挥刀扑上来,战刀直劈小细的脖子,小细吓得大叫,但腿却像灌了铅一样,眼看悲剧要发生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