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14章 大恩不谢

第0014章 大恩不谢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快走!”李臻拉着酒志向山脊另一边狂奔而去。

    果然,这一声惨叫引起了吐蕃军百夫长的注意,侧面怎么会有动静?他心中生出警惕,立刻派出J名手下赶来查看情况。

    P刻,吐蕃士兵发现了三具尸T,急赶回向百夫长汇报,这让百夫长暗吃一惊。

    目标在洞里逃不掉,但旁边有伏兵才是隐患,他当即令道:“暂停上山,搜查左面山脊!”

    吐蕃士兵立刻兵分两路,J名士兵继续盯住山洞,其余十八人呈扇形向左面的山脊包抄而来。

    山洞内的使者高延福的形势十分危急,他们弓箭已经没有了,只有高延福的随身之剑和两名随从的横刀。

    两名随从都是宫中侍卫,本身武艺高强,但实战经验却不足,在和吐蕃士兵的恶斗中都已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眼看快不行了。

    如果吐蕃百夫长再下令来一次强攻,他就能达到目的,不过现在从四面包围突击,结果也是一样。

    就在高延福已经要绝望之时,他却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惨叫,这让他俨如在即将没顶的溺水中抓到了一块木板,一定是有人来救自己了。

    他手中拿着一块火折子,刚才他不停地点燃熄灭,就是盼望着有人能看见他的求救信号。

    但他本身也不抱多大希望,在荒山野岭中,有人来救他们,实在太渺茫了,而且就算有人看见,也未必敌得过吐蕃士兵,可现在,希望来了。

    “张曦,打起精神来,有人来救我们了!”

    两名随从,一人名叫孙礼,受伤严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另一人名叫张曦,他左肩中一刀,失血稍多,显得有点昏昏沉沉。

    他们的行李和Y品都在逃跑中丢弃了,如果再不及时治伤,侍卫孙礼很可能熬不到天亮。

    张曦站起身向洞外凝视P刻道:“府君,极有可能是王孝杰的军队来救我们了。”

    高延福撕下一块衣襟给张曦包扎好不断渗血的伤口,苦笑道:“不管是什么人,能G掉吐蕃人就行。”

    这时,外面又传来一声惨叫,令他们精神再度一振,他们仿佛看到了生还的希望。

    ........

    李臻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杀人时的心堵,他心狠手辣的一面渐渐表现出来,他扑倒了一名吐蕃士兵,手中锋利匕首瞬间割断了士兵的咽喉,随即chou出剑向激战中的酒志飞奔过去。

    他们被三名吐蕃士兵包围,李臻G掉两人,酒志正和另一人厮打在一起,近距离作战,他的飞刀没有发挥出作用,被一名身材魁梧的吐蕃十夫长按倒在地。

    吐蕃十夫长一手勒住他脖子,雪亮匕首已高高举起,酒志拼命托住对方胳膊,杀猪般大喊:“我要死了,老李救救我!”

    就在匕首即将刺下的瞬间,一道剑光闪过,吐蕃十夫长的人头‘蓬!’的飞了起来,脖腔的血喷出,尸T倒在酒志身上,酒志吓得狂叫起来。

    李臻一脚踢开尸T,见自己同伴没事,他也松了口气,酒志满头满脸都是血,他起身扼住喉咙,拼命G呕,他早已吓得失魂落魄,一句话都说不出。

    “快跟我走!”

    李臻拉起酒志,远处已经有十J名吐蕃援兵赶来,他们必须要离开,刚跑两步,酒志却发现身上的P囊不见了,一回头,只见P囊就在尸T旁边。

    酒志正要去捡,李臻的脑海里电光石火般闪过一个念头,一把拉住酒志,“不要捡,就丢在那里!”

    他拉着一头雾水的酒志向山顶奔去,P刻,十J名吐蕃士兵奔至刚才他们厮杀之地,两名敌人已经逃走,地上只有三具尸T,其中还有一名十夫长。

    一名士兵拾起了酒志丢下的P囊,和同伴咕噜两句,转身向山下跑去。

    山顶上,李臻和酒志躲在一块岩石后,酒志背靠大石坐在地上,心中惊魂未定。

    想到刚才那惊险一幕,他就吓得浑身发抖,两G战栗,但老李在关键时候救了自己一命,他心中也充满了感激。

    “老李,你说咱们运气为什么这样背,难得出趟远门,还居然遇到了吐蕃士兵。”

    “老李?”

    酒志发现李臻没有回应,回头望去,只见李臻手执弓箭,神情专注地盯着下方,根本没听自己说话,酒志一骨碌翻身起来,伸长脖子探望,“怎么了?”

    “嘘!”

    李臻轻轻把他推开,单膝跪在地上,挺直了身T,左手执弓,右手从后背箭壶里chou出一支箭,慢慢搭在弓弦上。

    酒志从岩石另一边偷眼望去,只见山脚下点燃了一支火把,火光中,一名将领模样的吐蕃军人正拿着什么东西仔细端详,依稀就是自己的P囊。

    就在这时,李臻骤然拉开了弓,长箭脱弦而出,闪电般S向火光中的吐蕃军官,这一箭迅疾无比,正中吐蕃军官的额头,箭尖S透了头骨。

    吐蕃百夫长惨叫一声,仰面摔倒,周围的J名吐蕃士兵顿时大乱,一起扶起百夫长大喊,正在山脊搜索的其他吐蕃士兵也感觉不妙,纷纷跑下山去。

    酒志猛地捂住嘴,瞪大了眼睛,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P囊变成了诱饵,吐蕃士兵捡到后必然回去禀报,就给李臻S杀吐蕃头领的机会,简直太高明了。

    S人先S马,擒贼先擒王,吐蕃百夫长被S杀,使吐蕃士兵失去了首领,再加上他们死伤惨重,最初有三十余人,可现在只剩下十五人,令吐蕃士兵心中惶惶不安,下一个被S杀可能就是他们。

    最后十五名吐蕃士兵纷纷上马,离开了砾岩山,向南方疾奔而去。

    李臻和酒志见吐蕃士兵骑马离去了,两人心中大喜,重重一击掌,庆祝他们获得了胜利。

    酒志嘿嘿笑道:“去看看,假如这次救了一个粟特巨商,他怎么也得酬谢咱们J万钱吧!”

    两人从山岩慢慢滑下来,靠近了洞口,洞口旁的岩石后冲出一个黑影,挥刀向他们劈头砍来。

    李臻一惊,闪身躲过这一刀,大喊道:“我们不是吐蕃人,来救你们!”

    黑影正是侍卫张曦,他不知道吐蕃士兵已退,发现上面有人慢慢靠近洞口,便提刀躲在岩石后,不料对方竟是救他们的恩人。

    张曦吓得连忙收刀,“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恩人。”

    李臻摆摆手,“没事,不知者不怪,吐蕃士兵已经撤走了,你们不知道么?”

    张曦一怔,旋而一阵狂喜,转身飞奔跑进山洞,“府君,吐蕃人已经撤走了!”

    高延福也喜出望外,连连拍打额头,“老天有眼,我高延福大难不死啊!”

    这时,酒志在洞口撇了撇嘴道:“若不是我们S杀了吐蕃人首领,他们会撤吗?”

    高延福顿时醒悟,连忙迎了出来,“两位恩人,是我失礼了!”

    李臻瞪了酒志一眼,这个死胖子不会说话,哪有主动表功的道理,最起M的人情世故都不懂,他躬身行礼道:“先生不必客气,路遇危难,我们理应拔刀相助!”

    高延福心里明白,对方只是不想让自己为难,这份救命之恩,哪里能轻描淡写说声‘感谢’就完事。

    他心中对李臻顿时有了好感,这个少年年纪不大,却很明事理,他连忙道:“两位救命大恩,高某铭记于心,大恩不言谢,我就不多礼了。”

    李臻笑了笑,目光落在地上的侍卫孙礼身上,他急忙上前摸了摸他额头,只觉他浑身滚烫,左肋下一道长长的刀伤触目惊心,已经发黑化脓,再不救治,此人就没命了。

    他连忙从怀中摸出伤Y,他们每人都随身带有伤Y,是师父忘尘大师给他们配制,治伤有奇效,可惜小细不在,他的医术最好,已经快赶上忘尘大师了。

    眼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怎么消毒?李臻想了想,让酒志点燃火折子,他chou出匕首在火上烧了一会儿。

    然后小心翼翼地割掉伤口两旁发黑的PR,但脓水却无法清洗,正为难时,旁边小宦官道:“我这里有酒!”

    他递过一个小酒葫,李臻大喜,这个小宦官倒很机灵,连忙接过酒葫,小心地用酒洗G净孙礼的伤口,这才将白Se伤Y均匀洒在他的伤口上,撕下一幅衣襟替他包扎,孙礼痛得呻Y起来。

    至始至终,高延福和张曦都大气不敢出一口,直到最后包扎了伤口,高延福才紧张地问道:“他的命能保住吗?”

    “他的伤太重,如果是普通人早就死了,不过幸亏他身T强壮,若能熬到天亮,或许还能捡回一命。”

    高延福稍稍松了口气,连忙笑问道:“不知两位少郎尊姓大名,能否告诉高某?”

    不等李臻客气,酒志便洋洋得意道:“我们都是敦煌县人,我叫酒志,喝酒的酒,志向的志,他叫李臻,渐臻佳境的臻,我们一行四人,另外两人去求援了。”

    “哦!原来是李少郎和酒少郎,我记住了,两位少郎请坐,休息P刻。”

    激战了半夜,李臻也着实有点疲惫,他稍稍客气,便坐了下来。

    酒志也在他旁边坐下,不客气地接过小宦官递来的水,咕嘟咕嘟喝了两口,“哎!真是像做梦一样,胖爷我居然杀人了。”

    高延福微微一笑,“酒少郎能否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杀了J个吐蕃士兵?”

    李臻心中一动,这个人很精明啊!既没有告诉自己他们是什么人,同时还把自己所有的消息都套走了。

    而且这些人不像是行脚商人,听口音,倒像是从京城那边过来之人。

    李臻从小就有高于普通人的天赋,他的心机城府远远胜过同龄人,李臻也不阻止酒志,坐在一旁笑而不语。

    酒志可没有李臻的这种心机,他极为得意,便原原本本将他们如何要去玉门,如何走错了路,怎么发现了重伤的随从,又怎么和吐蕃军激战,毫无保留地说了一遍,当然,他把自己的功劳也夸大了J分。

    “我们一共G掉九名吐蕃人,我G掉三人,大壮G掉一人,老李G掉五人,还包括他们首领。”

    高延福点点头,看样子,吐蕃士兵是真的撤退了,他向李臻竖起大拇指赞道:“李少郎智勇双全,高某平生所见,不知少郎师从何人?”

    李臻微微一笑,“高先生是从京城过来吧!”

    高延福哈哈大笑起来,“是我糊涂了,问了半天却忘记自我介绍,我们确实是从神都洛Y过来,奉旨来敦煌公G,在下高延福,这两人都是宫中侍卫,一个叫张曦,一个叫孙礼。”

    高延福又指着身旁的小宦官笑道:“这是我的养子,名叫高力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