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19章 初尝离别

第0019章 初尝离别

推荐阅读:抗战之超级兵锋奋斗在红楼明贼局中局:妻子的秘密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村孽新婚换爱重生军嫂有空间娇娇倚天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入夜,李臻坐在桌子伏案读书,练武只是他学业的一部分,读书又是另一部分。

    师父从小教他读书,三年前又进了州学,更是学业繁忙,尤其他前J天请假去了玉门,耽误了不少学业,他得补回来。

    参加武举乡试仅仅只是武科方面结束,还有两个月他才能结束全部学业。

    这时,他听见窗户有响动,便起身推开窗,见是大姊站在窗外,“阿姊,什么事?”

    李泉向外指了指,“思思在外面找你,大概要和你话别吧!”

    李臻下午知道了思思还是要去长安,他也没有办法,这是她父亲的决定,已经和索家签下契约,还拿到了六十贯钱的预付款,李臻只能希望思思平平安安离去,再平平安安回来。

    “哦!”李臻答应一声,放下书向院门外走去。

    “阿臻!”李泉又叫住了他。

    “阿姊还有什么事吗?”

    “告别一下就行了,别磨磨蹭蹭的,你还要读书呢!”

    “我知道了!”李臻觉得阿姊今晚的神情举止似乎有点怪异,不知哪里不对劲。

    巷子里,思思低着头不安地来回踱步,她心中既激动,又非常伤感,激动是她终于可以去长安了,这是她从小的愿望,但想到要和三郎哥哥分手,她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时,不远处的院门开了,李臻走了出来,思思连忙迎了上去,“三郎哥哥,我....”

    她眼睛一红,眼泪差点滚出来,李臻笑道:“我知道了,你要去长安,这其实是好事啊!你从小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可是....我以后就见不到你了。”思思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别说傻话了,难道你不回来了吗?再说明年我也要去参加武举,说不定我们能在长安见面。”

    “你是去洛Y,不是长安。”

    “去洛Y不也要经过长安嘛!”

    李臻尽量安W她,不想看着她的泪珠子滚落下来,“我可以先去长安看看你,然后再去洛Y,不是很顺路吗?”

    思思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扑进他怀中哀哀痛哭,“我知道你是在安W我,你会忘记我的!”

    “我怎么会忘记你呢?大壮也会提醒我,喂!我MM在长安,臭是不是?”

    思思听她说得有趣,又忍不住破涕为笑,李臻替她擦擦脸上的泪水,笑道:“从小就这样,又哭又笑的,听话,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开开心心去长安。”

    思思痴痴地望着他,她忽然搂住李臻的脖子,重重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转身便哭着飞奔而去。

    李臻像石头一样僵住了,这一吻让他的心也变得伤感起来。

    呆立P刻,李臻低低叹息一声,转身向自家院门走去,却意外地发现大姊就站在院门旁边,他吓了一大跳。

    “阿姊!”他低声埋怨,“你躲在这里G什么?”

    “没有啊!我在看明天下不下雨?”李泉抬起头东张西望。

    他知道大姊一定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他的脸上火热,有点恼羞成怒了,低头快步走进院子。

    李泉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嘿嘿一笑,“臭小子!”

    李臻快步回到自己房间,他只觉心烦意乱,他也不知道自己烦什么,一种莫名的情绪让他心中安宁不下来,这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李臻坐在床榻边,怔怔地望着窗户。

    “如果你不愿意她走,我明天就去向康大叔提亲!”不知什么时候,李泉出现在他的门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李臻没有说话,沉默了,李泉瞅了他半晌,又道:“既然如此,你惆怅什么?这么舍不得她离去。”

    李臻叹了口气,“我只是很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就是堵得慌。”

    李泉慢慢走了进来,坐在弟弟对面,柔声道:“阿姊知道你心烦什么,因为思思去长安了,实现了她从小的愿望,而你心中也渴望出去,从你这次去玉门我就知道了,你内心对外面的渴望被思思的离去带动起来,所以你心烦意乱。”

    李臻呆呆地望着姐姐,他没想到阿姊竟然如此善解人意,平时那么凶,此时却又那么温柔,他鼻子一酸,低低喊道:“阿姊!”

    李泉怜ai地抚摸弟弟的头发,笑道:“知道阿姊为什么又决定不酿酒了吗?因为你明年要去洛Y参加武举,我也打算同时让你姊夫去洛Y参加科举,这样我们一家人都去,索X就在洛Y住两年,假如你们两人都考中,我就把敦煌的房子和土地卖掉,咱们不回来了。”

    李臻默默点头,“还有阿婶呢!她愿意离开吗?”

    “我会劝她,如果她实在不肯走,那我也没办法,当然,前提是你姊夫考中,他若不争气,我和他还得回来,至于你,阿姊希望你像雄鹰一样,在天空中翱翔,不要学那些世家子弟,离开家乡就变成虫。”

    “阿姊,我记住了!”

    李泉起身笑道:“早点睡吧!明天早上送走思思,你还师父,你回来后还没去见他呢!”

    “我知道,我就准备明天去。”

    李泉走到门口,又想起一事,“对了,明天你去了大云寺,顺便再去莫高窟找阿婶,把她的Y带给她,她今天走得匆忙,忘记了。”

    “阿婶去莫高窟礼佛了?”

    “她们nv人会有活动,今天一起去莫高窟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不说这个,你快睡吧!”

    李泉关上门走了,李臻躺在榻上,枕着双手望向屋顶,回想今天发生的事,阿姊也不知道祖父的秘密,让他有点遗憾,不过刚才阿姊说的一番话很对。

    他是被思思的事情搅动了出去的渴望,他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十六年了,他怎能一辈子困在敦煌小城,他应该去更加广阔的天地闯荡。

    .......

    次日一早,李臻和康大叔一家去城外送别思思,在不舍和家人的泪水中,他们挥手告别,望着J辆马车渐渐消失在原野尽头。

    直到思思走远了,酒志才匆匆赶来,他昨晚胡思乱想一夜,竟然睡过头了。

    “你小子现在才来,思思已经走了!”李臻没好气道。

    酒志满脸失望,低下头道:“思思没见我来送她,她一定很伤心吧!”

    李臻忍不住笑喷出来,“好了,吃着碗里就别看着锅里了,我今天去大云寺看师父,你去不去?”

    酒志脸一红,他知道李臻的意思,这两天他和翠儿呆在一起,差一点就要海誓山盟了,他挠挠头,“好呀!昨天爹爹还让我去看师父,正好你要去,一起去!”

    酒志得了李臻的白马,正好也想借此机会试马,两人也不回敦煌城,直接向大云寺方向奔去。

    ......

    大云寺位于敦煌城东南约五十里外的甘泉河畔,紧靠著名的莫高窟。

    大云寺前身叫弥勒禅院,四年前,则天皇帝登基不久,便下旨全国各地修建大云寺,敦煌大云寺便在弥勒禅院的基础上扩建而成。

    大云寺在敦煌数十家寺庙中虽然年数最短,但规模却最大,占地两百余亩,驻寺僧侣六百余人,寺院中还生活着百余名手艺高超的工匠。

    李臻和酒志一路骑马而来,路上吃了G粮,又喝了甘泉水,走了大半个时辰,二人终于抵达大云寺。

    两人说笑着走进了寺院,他们和寺院僧人都很熟悉,没人阻拦他们,一路来到后院高僧禅房。

    “大师,我们来了!”

    李臻和酒志酒志在一间禅房前恭恭敬敬行一礼,这时禅房内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进来吧!”

    禅房内极为G净,布置简单,地上只铺着一张细芦席,靠墙处放着一只陈旧的柳木箱子,再有就是一只木鱼,别无他物。

    席上盘腿坐着一名老僧,须发皆白,身材高大魁梧,腰挺得笔直,看得出他年轻时很有气势。

    此时他已年迈,看透了世态炎凉,老僧脸上布满沧桑皱纹,但一双目光却澄静如水,他便是李臻的师父忘尘大师。

    忘尘大师是个极为神秘之人,除了大云寺主持灵隐大师外,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李臻至今还记得五年前灵隐大师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他的师父曾经有过波澜壮阔的往事,这让李臻更加好奇,他的师父到底是谁?

    ......

    “李臻、酒志拜见大师!”

    两人跪下给忘尘大师恭恭敬敬行一礼,虽然忘尘和李臻是师徒关系,但忘尘大师从不准他叫自己师父。

    至于酒志等人,因为他们是李臻的伙伴,忘尘大师也一并教他们读书习武,算是收他们为记名弟子。

    忘尘大师对李臻这个关门弟子极为器重,天资过人且品行正直,是所有教过弟子中最令他满意的一个,唯一不足,就是偶然会露出狠辣的一面。

    忘尘大师也很喜欢酒志,这个酒志从小就很有趣,虽然很喜欢偷懒,又ai耍点小聪明,占占小便宜之类,不过他心地纯良,重情重义,尽管忘尘并没有收他为徒,但实际上已视他为徒。

    除了李臻和酒志外,康大壮和小细也跟随忘尘大师习武,和酒志酒志一样,也算是大师的记名弟子。

    “大壮怎么没来?”忘尘大师淡淡问道。

    “回禀大师,今天大壮MM去长安,他母亲很伤心,大壮要安W母亲,所以暂时来不了,请大师见谅!”

    忘尘大师温和地笑道:“阿细也正好被父亲叫去莫高窟帮忙了,我就和你们两人说一说。”

    “愿听大师教诲!”

    忘尘大师笑着摆摆手,“今天不上课,只是随便和你们说J句,阿臻,你还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来敦煌?”

    李臻想了想说:“大师好像是垂拱元年初春来敦煌,我记得那天我们用刚发芽的柳枝编帽子,大师要我们ai惜新芽。”

    “是啊!垂拱元年,那时还是大唐李氏江山,南连百越,北尽三河,可今日之域,又是谁家之天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