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23章 家庙威逼

第0023章 家庙威逼

推荐阅读: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村孽新婚换爱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娇娇倚天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李氏家主李津前些天为家族之事去了陇西,目前敦煌李氏暂时由李津的大哥李泽做主。

    在李氏家族中,平时的一般事务是由家主来决定,就算家主暂时离开,也会指定一人代理家族事务。

    但如果是涉及到家族利益的重大事件,就必须由长老会来拍板决定,这也主要为了平衡各方利益。

    长老会由各房选出一人为代表组成,大多是德高望重的长辈,目前李氏长老会一共有五人,李泽就是敦煌李氏嫡系崇明堂的代表。

    李泽也是练武出身,长得身材魁梧,头如巴斗,脾气十分暴躁,他是李氏嫡长子,本来他有机会成为家主,但就是因为脾气不好,得罪族人太多,最后没有如愿。

    不过这些年他随着年纪渐长,也变得精明起来,尤其在个人利益上,他绝不会少一文钱的好处。

    家主李津去了陇西,他成为了代理家主,而恰好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大事,圣神皇帝要在莫高窟修建弥勒大像,这件事已经传开了。

    其实在此之前,索庆就已经和家主李津做了J易,李氏家族不参与弥勒大像修建,为了这件事,长老会对李津也颇为不满,居然没有经过长老会讨论就擅自决定了,这侵犯了长老会的权力。

    但峰回路转,事情居然又有了转机。

    在家庙议事堂内,李泽对其他四名长老会成员道:“我已经得到确切消息,莫高窟只有我们李家那块石壁适合修建弥勒大像,索家的两块石壁只能造泥像,达不到朝廷的要求。”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有人道:“既然如此,这座大像就应该由我们李家来修,与索家何G?”

    “就是!圣上会亲自关注大像进展,这种机会凭什么要让给索家。”

    “可是家主已经答应了索庆,恐怕有点难办。”

    “他答应也没用!”

    李泽断然道:“这件事必须由李氏长老会决定,这是李氏族规,索庆不会不知道。”

    李泽就是李盘的父亲,在不久前的武举乡试中,他儿子李盘虽然最后拿到了进京名额,但王孝杰答应的推荐信却没有能拿到。

    李泽很清楚没有推荐信的后果,儿子的骑S武艺本来就一般,没有推荐信,京城就等于白去了。

    为这件事,李泽对家主李津也极为不满,擅自答应了索庆的要求,却没有能拿到推荐信,这个亏吃得太大了。

    “而且索家并没有实现承诺,所以家主就算答应,也可以不做数,我的意思是,没有经过长老会的同意,这件事就没有定论。

    其他人都激动起来,议论纷纷,都表示一定要立刻拿到画像,尽快开工。

    “但是,还有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议事堂内顿时安静下来,四双眼睛一起望向李泽,李泽缓缓道:“我今天特地查了家产记录,那块石壁目前不在家族的共有财产内,已经分给族人了。”

    “分给了哪家,就让他们J出来就是了,有什么麻烦?”一名长老不耐烦道。

    李泽又继续道:“那块石壁是在二十年前的家产分割中,给了李丹平,李丹平已经去世了,这块石壁又传给他的孙子,权契也在他手中。”

    李泽的语速很慢,说得很郑重,议事堂内又安静下来,一名长老问道:“大郎的意思是说,李丹平的孙子不肯把权契J出来?”

    “李丹平的孙子就是前段时间把武举乡试闹得翻天的李臻,家主给我说过,他们姐弟都不好说话,不肯为家族利益作出牺牲。”

    听说李丹平和孙子居然就是大闹武举乡试的李臻,众长老面面相觑,一人怒道:“那又怎样,除非他不姓李,既然他也是族人,就有义务把石壁权契J出来。”

    这些长老会的人全忘了,每年家族分配利益时,他们都会把李泉姐弟剔除掉,这会儿又要谈义务了。

    李泽冷冷一笑,“我查过了,石壁分给李丹平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家族中有规定,分配的土地若搁荒十年不种,家族就要收回来,这块石壁虽然不是土地,但二十年没有开凿佛窟,是不是也该J回来呢?”

    “我们可以改嘛!”

    一名白胡子的长老道:“现在就改,加一个备注,莫高窟的石壁也包括在这条族规中,既然我们都在,族规现在就通过,家主回来后再告诉他。”

    “那得快点吧!估计索家也会找他们。”

    “二叔说得很对!”

    李泽点点头道:“我刚刚得到消息,索家今天下午已经去找过他们了,开出了五千贯的天价!”

    众人一声惊呼,很多人的心都在颤抖,五千贯啊!

    “不行,这笔钱也必须要上J家族!”有人愤恨地叫嚷起来。

    李泽一摆手,止住了众人,“庆幸的是,他们今天没有答应,估计是想要更高的价钱,索家明天还会和他们谈,我推断最后会一万贯成J。”

    这下子不是惊呼了,所有人都雅雀无声,脸都变白了,尽管李氏家族名列沙州大世家,但这些年家族底子已经有点空了,徒有虚名,在家族财富上,李家已经排在最后,索家才是第一。

    这J个家族长老只是辈分比较高,除了李泽外,其他四人家境都不富裕,儿孙一大堆,开销很大。

    每年家族分钱,为了J贯钱彼此都会争得面红耳赤,现在听说一个偏房庶子居然能拿到一万贯钱,不仅是脸白,眼睛都红了。

    李泽自有他的打算,他其实并不是真想修什么弥勒大像,即使修了大像,功劳也是家主的,和他李泽何G?或许家主想修建,但他不想。

    他今天听说索家要出五千贯钱买这面石壁,他便立刻发现,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他要趁家主不在之时把这块石壁拿到手。

    然后一万贯钱卖给索家,他至少能拿到四千贯钱,再给这J个长老每人一千贯钱,这件事就变成长老会的决定。

    李泽一步一步,把其他四个长老都引到自己的计划中,他看出四人眼中都露出了贪意,知道时机已成熟,便低声道:“我打算把这块石壁拿回来,再转给索家,家族拿到一部分利益,当然,我们五个人付出了努力,也能分到一部分。”

    虽然李泽没有明说这一部分是多少,但四人心里都明白,每人至少能拿到一千贯,在金钱的鼓舞下,众人都激动起来。

    “必须今晚就要拿回来,不能拖到到明天!”

    李泽YY一笑,“我已经让管家把他们找来了,我们就在家庙里问他们要,他们胆敢不J出来,家法伺候!”

    .........

    李臻已经有近十年没有来李氏主宅了,上一次也只是和一群李氏孩童站在大门前,每人领了J文钱,至于原因他已经忘了。

    他从前没有踏进李府大门一步,以后也不想踏入,不过今天他似乎也不用踏入李府,管家领他们姐弟去了家庙。

    ”今天人多,家主怕族人弄坏府中花木,所以改在家庙登记,你们要快一点,登记完就走,别在那里逗留。”

    李泉还想着赶回家做饭,哪里会想在家庙逗留,而且她已经出嫁,不算李家的人了,家庙也和她无关。

    李臻姐弟二人从侧面进了家庙,来到大堂,他们同时愣住了,只见大堂上灯火辉煌,正面坐着五名老者,四周站满了年轻子弟和手执棍B的家丁,杀气腾腾,哪里有什么登记的桌案。

    李臻猛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拉着大姊转身便向外走,后面却站着十J名手执棍B的家丁,把他们后路堵死了。

    “你们要G什么?”李泉愤怒地质问道。

    “这里是家庙,是祖宗英灵会聚之地,你们为什么不跪下?”李泽冷冷道。

    李臻此时已冷静下来,他意识到一定还是为了石壁之事,看来不仅索家打它的主意,李家也打算cha足了,看周围的架势,自己若不给,他们就要动手了。

    不过这件事也怪不得李臻姐弟没有警惕,他们祖父分到这块石壁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李臻还没出生,李泉也才J岁,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块石壁的来源。

    这石壁只是曾经属于李氏家族,现在的产权属于李臻,李家要想拿走,必须要李臻本人签字画押转让,还要官府备案,李泽心里也明白,除了威B李臻答应转让之外,他们没有办法把权契要回来。

    李臻不屑一顾说:“口口声声说祖宗英灵会聚之地,但你们J人却大大咧咧坐着,这就你们是对祖宗的尊敬吗?”

    “大胆!”五名家族长老都B然大怒,看来就算没有权契,也要狠狠教训这个目无尊长的后辈。

    李泽一摆手,止住了J名长老的愤怒,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好吧!我先不计较你们的态度,我就明着告诉你们,那块莫高窟的石壁是李氏家族的共有财产,你们必须把权契J出来。”

    李臻纵声大笑起来,众人都对他的放肆怒目而视,李泉也轻轻拉了一下弟弟的袖子,让他不要在家庙无礼。

    李臻却毫不在意,他上前一步,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李泽道:“我真不明白,既然是李家的共有财产,那为什么权契会在我手上,这是哪家的道理?”

    李臻从怀中取出木匣,拿出了权契,对众人高声道:“大家请看!这就是莫高窟石壁的权契,上面却写着我李臻的名字,还有官府的大印,你们摸着良心说一说,这是李氏家族的共有财产吗?”

    大堂内雅雀无声,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事实明摆,族中分出去的财产就属于个人家庭,要拿回来必须先征得对方同意,再用钱赎,这是惯例,除非是去世了没有儿子继承。

    既然权契上写着李臻的名字,那产权就属于李臻了,长老会却Y说是家族的共有财产,这明摆着是在欺负这姐弟二人。

    不过众人虽然心里明白,谁又可能为这姐弟二人去得罪家族的长老会呢?众人都沉默不语。

    李臻收起了权契,对李泽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份权契,你想要也可以,但请家主出来,我们坐下谈,只要条件合情合理,我可以J出来,但你们摆出这个阵势,想YB我们姐弟屈F,告诉你,做梦!”

    李臻斩钉截铁的回答使五名长老脸一阵红一阵白,家主不在敦煌,怎么谈?若家主真在,好处就轮不到他们了。

    李泽更是眼中喷火,有什么好谈了,对方无非是要钱,难道他李泽还能拿出五千贯甚至更多的钱吗?

    他死死盯着李臻手上的木匣,他心念一转,却指着李泉道:“这里是李氏家庙,你姐姐既然已经出嫁,她就不应该站在这里,让她回去!”

    “休想!”

    李泉当然不会把弟弟一个人留在这里被人欺负,她也毫不退让道:“我们既然一起来,就一起走!”

    李臻却明白李泽的用意,他们是想先抓住大姊,再用大姊来来今天若不J出权契就是一场恶战了,他眼角余光一瞥,看见身后不远处有一名手执长木棍的家丁。

    这时,一名家族长老不耐烦道:“大郎,和他们啰嗦什么,宣布吧!”

    李泽重重咳嗽一声道:“我们长老会重新清理了家族财产,按照族规,分配出的土地或者岩壁,如果十年没有耕种或者开凿,家族就要收回来给别的族人。

    二十年前,这姐弟二人的祖父分到一块莫高窟岩壁,大约价值两百贯钱,但二十年来却没有任何动静,所以我们今天决定把岩壁收回来。”

    “如果我不答应怎么样?”李臻针锋相对道。

    李泽一指大堂,“这里是家庙,你们若不答应就动家法,重打两百杖,逐出家族,包括你大姊,只要她姓李,也一并惩处!”

    逐出家族是唐朝最为严重的惩处,李泉有点担心了,虽然她绝不肯放弃原则把石壁卖给索家,但如果弟弟因此被逐出家族,这对弟弟就太不公平了。

    尽管家族很强横无礼,可她不想因为一块岩石而使弟弟遭遇如此严重的惩罚。

    “阿臻,把权契给他们!”李泉低声道。

    此时,李臻骨子里野X也被激发了,他本来对家族的观念就极为淡薄,现在对方强夺他的财产,还要打自己的姐姐,这口恶气他怎能咽得下,这种屈辱,他怎么可能承受?

    李臻Y直了脖子,一字一句道:“我绝不会给你!”

    李泽B然大怒,“给我打!”

    他下达了动手令,J十名家丁挥B劈头盖脸向他们姐弟打来,李臻早有准备,他身形一闪,冲到身后一名家丁面前,膝盖重重一顶,家丁痛弯了腰。

    李臻夺下木棍,转身冲到阿姊身边,只见阿姊一声尖叫,她身上已被一名家丁的木棍打中。

    李臻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挥棍横扫,一棍打中那名家丁的腿弯,只听‘咔嚓!’骨折声,家丁惨叫一声,滚翻在地。

    大堂上一阵大乱,大家都没有想到李臻会反抗,以前也进行过这种惩罚,被惩罚的族人都不敢动,十J棍就被打得瘫倒在地,但今天李臻居然敢和家族对抗。

    李臻一边护着姐姐,一边挥B乱打,他武艺高强,臂力极大,他又生怕姐姐受到伤害,凡敢靠近李泉身边的人,他下手更加狠辣,一连打断了三根哨B。

    只P刻,三十J名家丁都被他打翻在地,有的胳膊被打折,有的腿骨被打断,倒在地上痛苦呻Y。

    李臻见四周已经没有家丁,他对一群李氏子弟冷冷喝问道:“还有谁敢上来?”

    大堂内雅雀无声,五个家族长老呆若木J,一动不敢动,李臻重重哼了一声,拉住大姊胳膊,“阿姊,我们走!”

    李泉也被吓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身不由己,被李臻拉着离开了大堂,眼看着姐弟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堂外,众人依旧一动不敢动。

    这时,管家跑进来胆怯地禀报:“他们已经走了!”

    大堂内才恢复过来,李氏子弟一P窃窃S语,他们从未见过有族人胆敢在家庙内反抗,今天可让他们开了眼界,四名长老纷纷埋怨李泽做事鲁莽,表示这件事和他们无关。

    李泽望着满地的伤员,他恨得咬牙切齿道:“这件事没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