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26章 神秘客人

第0026章 神秘客人

推荐阅读: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娇娇倚天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索家内堂上,索瑁深深低头跪在地上,接受父亲的训斥。

    “你是怎么做的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砸了,我怎么告诉你,要不惜代价拿到石壁,可你是怎么做的,现在石壁在哪里?”

    索庆气得X膛急速起伏,负手在内堂上来回踱步,又停下脚步指着儿子怒斥:“你的无能毁了我的计划,毁了我索家的机会,你知不知道?”

    索瑁万分羞愧道:“孩儿以为他们是想讨价还价,所以想等今天再去协商,没想到被李家下手了。”

    “这件事和李家无关,是你的愚蠢,为什么要让事情过夜,你出五千贯不G,出一万贯,出两万贯,我就不信他们会不答应?实在不行就动手抢,这件事不是做生意,不能讨价还价,你懂吗?”

    “孩儿知错!”

    “还有,李家那边你也没有处理好,李津不在,你应该及时和李泽沟通,李泽那种人J时为家族考虑过,要替家族考虑他早就当家主了,他是要钱,你完全可以和他联手拿到权契,总比给大云寺好。”

    索瑁J乎要哭出来了,他发现自己确实轻视了这件事的重要X。“父亲,现在该怎么办?”索瑁带着哭腔问道。

    索庆沉思P刻道:“你现在立刻去大云寺,和灵隐主持商量,我们愿意全力支持修建弥勒大像,所不足的修建费用全部由我们索家承担,不需要大云寺再去募缘,另外,索家每年再奉给大云寺五百贯香油钱,请他务必在给朝廷的造像奏表上写明索家对弥勒大像的支持。”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就算索家拿不到主修权,但至少能和大云寺分享修筑弥勒大像的功劳,让圣上能够看到索家对大像做出的贡献,然后再请武承嗣给圣上好言,或许还能弥补回来一点。

    索瑁明白了,立刻应道:“孩儿这次绝不会再误父亲的大事!”

    “去吧!现在就去,别又被有心人抢先了。”

    索瑁行一礼,匆匆去了,内堂上只剩下索庆一人,索庆负手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这个李臻倒是很厉害嘛!居然连李无亏也帮着他。”

    这时,索庆感到堂外有人,立刻喝问道:“谁在外面?”

    只见一根大柱后战战兢兢走出一人,“祖父,是孙儿。”

    原来是长孙索文,索庆眉头一皱,“你在这里做什么?”

    索文跪下行礼道:“启禀祖父,孙儿想去州军中练习骑S,不知祖父是否同意?”

    索文所说的州军是沙州司马索知平组建的五百人军队,索庆就是想让索文出任这支州军的校尉,使索家能牢牢控制这支军队。

    难得孙儿主动提出要去军队中练习骑S,索庆温和地笑道:“你有这个想法很好,我自然会支持,这件事你去和二祖父商量一下,听听他的意见。”

    关键还是需要索知平来安排,索文答应了,起身要退下,索庆又叫住了他,“另外,祖父希望你多向李臻学习,这个年轻人非同小可,是祖父见过最有头脑和能力的少年,不光要学他的武艺,更要学习他的谋略,如果你能有他的一半强,祖父就已经很满意了。”

    “孙儿记住了!”

    “去吧!”

    索文退出了内堂,他匆匆回到自己的院子,他再也忍不住,chou出剑狠狠劈在院中木桩上,大骂道:“什么狗P李臻,耍了索家,还要我向他学习,他算是什么东西!”

    索文偷听到了二叔和祖父的谈话,又被祖父说他连李臻的一半都不如,使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令他愤怒万分。

    索文挥剑连劈木桩,他又想起自己曾向李臻挑战过,便大喝道:“我要找他比剑!”

    “长公子要找谁比剑?”索文身后传来一个Y冷的笑声。

    索文一回头,是他们家的一名神秘客人,名叫蓝振玉,是他小姑父蓝振宁的弟弟,也是刚从长安过来。

    蓝振玉年约三十余岁,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绰号刀脸,剑术极为高强,而且经验丰富。

    他之所以神秘,是因为谁都不知道他在长安做什么,据说连他兄长也不知,索庆特地问了他J句,结果什么也问不出来。

    他这次是有很重要的事去高昌,正好路过敦煌,因为要等人,便在索家住两天,这两天也随便指点一下索家J名子弟的剑术。

    他闲来无事,便来看看索文练剑,正好遇到索文在发怒。

    索文最佩F之人就是这个小姑叔,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手段狠辣,颇对他的胃口,这两天他一直在跟蓝振玉学剑。

    索文连忙上前见礼,他叹口气道:“祖父很推崇一个少年,说我不足他的一半,所以令我气恼。”

    “哦?什么样的少年居然得到你祖父如此推崇?”

    “只是个寒门子弟罢了,虽然姓李,却和李家无关,他的骑S还不错。”

    索文本想说李臻颇受王孝杰欣赏,但他心中嫉妒,便不在蓝振玉面前提及此事。

    “骑S?”

    蓝振玉轻蔑地一哼,“在长安骑S不重要,剑术才是王道,你刚才说要比剑,是和他吗?”

    “是!晚辈前段时间曾向他约剑,不过.....”

    蓝振玉何等精明,他一眼看出了索文眼中的犹豫,便笑道:“是不是你的剑术不如他?”

    索文尴尬地点点头,“去年我败在他手上,我练了一年的剑,就想找回这个面子,但觉得还是不如他。”

    蓝振玉拍了拍他的肩膀,YY笑道:“有我在呢!我教你一招,保证你能战胜他。”

    索文大喜,连忙施礼,“多谢小姑叔教诲!”

    .......

    李臻回到家,便乖乖向大姊上J了二十枚罗马金币,李泉倒不是要弟弟的钱,而是她对兄弟管束极严,就怕他有钱后受不了诱H走上邪路。

    敦煌有一种不好的风气,很多少年子弟口袋有点钱就喜欢聚在一起喝花酒狎J,李泉绝不允许兄弟也和他们一样没出息。

    这二十枚金币她不会要,她会替兄弟攒存着,等做正事时再给他,不过李泉更关心这钱是从哪里来,是否来路不明?是否兄弟做了什么犯法之事?她足足盘问了李臻半个时辰。

    李臻倒不需要用钱,他之所以不肯把钱J出来,就是怕大姊盘问个没完没了,他终于不胜其烦,从家里逃了出去。

    李臻已经提前结束了在州学的学业,因为他在武举乡试中出Se表现,也打动了沙州学正,特批他提前完成学业,让他有时间全力准备明年京城的武举进士科。

    李臻这两天无心练习骑S,他去了一趟玉门后,心已经有点野了,一心一意想再出趟远门。

    他其实想去高昌或者G兹,他来大唐后还从没有去过敦煌以西的地方,他很想知道唐朝的西域和后世的新疆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李臻来到位于三贤巷附近的一家骡马店,这家骡马店同时也是一家引导店,也就是提供去西域或者长安的向导,并出售旅途用品,诸如帐篷、Y品之类。

    他走进店门,店掌柜便笑着迎了上来,他一眼认出了李臻,笑道:“这不是阿臻吗?来我小店想买点什么?”

    “林叔,我想问问去高昌的事。”

    “原来是这件事,问我就是了,我一年要去J趟高昌,来!来!我们坐下说。”

    林掌柜热情地拉李臻坐下,笑眯眯问道:“你要去高昌?”

    “有点想去。”

    “可就怕大姊不准,是不是?”

    林掌柜哈哈笑了起来,他取出一张地图道:“高昌就是西州,这个你知道吧!”

    李臻点了点头,林掌柜又道:“听起来西州就在沙州隔壁,其实很远,主要是我们沙州面积太辽阔,敦煌以西都是沙漠或者隔壁,要去高昌必须走商道,可以在蒲昌海休息补给,不过我劝你最好夏天或者秋天去高昌。”

    “为什么?”

    “春天有沙尘暴,如果路上遇到沙尘暴,那可是会要小命的,夏天就好得多,我走了近二十年商道,在夏天遇到沙尘暴,也就只有一次。”

    李臻也只是问问而已,他找不到理由说F大姊让他去高昌,虽然他两世为人,内心早已独立,但毕竟大姊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他不想让大姊为他C心难过。

    刚从骡马店走出来,只见远处一人骑马疾奔而至,瞬间便冲到他眼前,马上之人正是索文。

    “李臻,你接好了,这是我的剑贴!”

    索文将一张剑贴扔给了李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