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32章 异域僧人

第0032章 异域僧人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漫天星光下,前方出现了一座建筑,在渺无人烟的荒漠中,孤独地矗立着一座建筑,无疑令人震撼。

    四人兴奋得大叫一声,C马向建筑狂奔而去,他们脑海里浮现出了火堆、烤羊、热水和N酒,酒志甚至还想到了两个美貌的姑娘。

    不过距离建筑越近,他们的心便渐渐冷了下来,他们都认出,这不是什么民居,而是军队的戍堡,而且是一座废弃的戍堡,已经坍塌了一半。

    “荒野里会有狼群出没,我们在里面躲到天亮也不错。”

    康大壮的提议赢得了众人的支持,想到饥饿的狼群,他们心中都惶恐起来,不由加快了马速。

    “等一等!”

    快到戍堡时,李臻叫住了众人,他目光敏锐,发现戍堡旁竟有一头mao驴,很安静的站在戍堡大门前。

    “你们等一下,我先去看看。”

    李臻翻身下马,chou出剑向mao驴走去,酒志把H羊J给大壮,也拔出两把飞刀跟了上来。

    他们很快靠近了戍堡大门,发现这头mao驴竟然是拴在一根石柱上,mao驴身上还有个P囊,说明戍堡内有人。

    李臻向酒志指了指戍堡后面,让他绕过去,酒志点点头,从戍堡后绕到大门的另一边,两人贴身站在大门旁,李臻小心翼翼向堡内望去。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凝视了好一会儿,李臻走进了戍堡,酒志连忙跟了进去,星光从光秃秃的窗外S入,使戍堡内变得半明半暗,地上长满了野C,显得颇为宽敞。

    中间用石墙将戍堡分隔成两部分,一半是养马之地,另一半是士兵的休息处,在角落是一架已经朽坏的木梯子,通向二楼。

    但就在木梯下却盘腿坐着一人,吓了酒志一大跳,飞刀险些脱手S出,却被李臻拦住了。

    “哦!好像是个和尚。”

    酒志认出来,是个穿着袈裟的光头老和尚,双手合什,就像在念经一样,不过这个和尚满脸金H,看起来很像大云寺的金身罗汉。

    “老和尚,外面的mao驴是你的吗?”酒志大声问道。

    “别问了,他已经死了。”

    李臻看出僧人眼中已无生机,用剑鞘推他一下,僧人一头栽倒在地,酒志一惊,他立刻想到了,“老李,莫非这就是那J个黑衣人找的土什么和尚?”

    “就是他!”

    李臻已经看见僧人的后背cha着一支短弩箭,和S向酒志的那支短箭一模一样。

    这时,康大壮和小细也走了进来,两人都看见了地上的僧人,康大壮不忍看见僧人这样面朝下,便想上去将他扶起来。

    小细一把抓住他,“别碰他,他身上有毒!”

    一进门小细便发现了这个僧人的异常,竟然通身金H,灵隐主持给他说过,西域多奇毒,肤Se有异者,十之**是中毒。

    李臻点点头,“得不错,这人是中毒了。”

    他想了刀疤脸S酒志的那支弩箭,上面有蓝莹莹的光泽,而僧人后背的弩箭完全一样,他便断定,这僧人就是中了刀疤脸的毒弩箭。

    李臻慢慢在僧人面前蹲下,小心地从他衣袋中chou出一P羊P,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好像是吐火罗文。

    李臻收起羊P,又观察了P刻,他发现僧人背上的弩箭上没有任何毒Y的痕迹,和他昨天所见到蓝莹莹的弩箭完全不同。

    ‘莫非他不是弩箭中毒?’李臻心中暗忖。

    而且让他奇怪的是,这名僧人浑身居然和石头一样Y,用剑敲了两下,梆梆作响,真像石雕的金罗汉一样。

    “老李,人死就别关心了,看看他给咱们留下点什么?”

    酒志对这和尚的遗物很感兴趣,既然那些黑衣人在抓他,一定是为了什么金珠宝贝。

    酒志X急,不等李臻说话,便已经从外面mao驴身上把马袋拎了进来,他问小细道:“你们佛门没有什么规矩吧!”

    小细摇了摇头,酒志早把马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但他立刻大失所望,只有一卷写在麻布上的佛经,一块类似度牒的铜牌,J个G面团,还有一串念珠,其他便一无所用,水壶也是空的,一滴水都没有,看来已被老和尚喝G了。

    酒志愣了半晌,慢慢拾起佛经,难道这佛经是什么宝贝不成?小细摇摇头,“这是很普通的佛经,上面写的是梵文,念珠也很普通,还没有我的念珠好。”

    酒志着实不甘心,“说不定念珠里面是空的,藏有什么宝贝。”

    他拾起一块石头,咬牙拍下,‘啪!啪!’一连拍碎的七八颗念珠,里面都什么都没有,看得小细心惊胆战。

    “他娘的,一个穷和尚!”酒志恨恨地骂了起来。

    其实李臻也觉得这和尚一定带着什么重要物品,那J个黑衣人才这么急着抓他,也不会是什么心中的秘密,否则那个刀疤脸就不会用毒箭了。

    他沉思P刻,缓缓道:“或许不止一个吐火罗僧人,这只是其中一人,东西则在另一僧人身上,所以他们分道而逃,另一人逃到蒲昌海去了。”

    李臻说得很有道理,酒志也死心了,“好吧!就算赚了一头小驴。”

    李臻又问大壮,“你认识吐火罗文吗?”

    “只认识一点点,但铜牌上的文字和佛经我都不认识。”

    李臻把羊P递给他,“这上面的字认识吗?”

    大壮接过看了看,点点头道:“这是高昌城的一家店铺名字,是一个吐火罗人所开,我还去过。”

    这时,小细指了指老僧人,低声道:“臻哥,我与他都是佛门子弟,我想把他安葬了吧!”

    李臻叹了口气,起身道:“我们小心点,把他埋葬了。”

    众人挖了一个深坑,用僧人留下的一卷布将他裹上,小心翼翼抬进坑里埋葬了。

    埋葬了僧人,他们也无心烧烤羊R,就这么坐到天亮,众人又再次启程,准确前往蒲昌县。

    这时,李臻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不断回头张望,走了不到百步,他忽然大叫一声,翻身下马,向戍堡狂奔而去。

    众人都摸不着头脑,连忙跟他返回戍堡,李臻却没有进戍堡,直接从外面攀着石块爬上了二楼,从窗洞跳了进去,他一眼便看见了,在二楼靠近楼梯的地上,有一个包裹。

    “找到了!”他狂喜地叫喊起来。

    “老李,找到了什么?”酒志急得在下面大喊。

    李臻扫了一圈,确定再无他物,便从窗洞跳了下去,众人立刻围上来,见他手上的包裹,都急问道:“是什么?”

    “我也不知,但一定就是那帮黑衣人要找的东西。”

    李臻兴奋道:“我真的很笨,那个老僧并不是合掌,而是竖起指头指着上面,意思就告诉发现他的人,东西在上面。”

    “既然东西在这里,那群黑衣人又怎么会跑到蒲昌海去,这里和蒲昌海可相隔了J百里啊!”康大壮又问道。

    李臻沉思一下道:“我估计有两个可能,一是确实有两名僧人,只是东西在这人身上,他们追错了人。

    另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听错了,这个僧人要去蒲昌县,他们却听成了蒲昌海,一字之差,却相隔J百里。”

    酒志急得快跳起来,“老李,以后再断案吧!先看看里面是什么宝贝。”

    李臻笑了笑,这才慢慢打开了包裹,里面却包了厚厚两层棉茧,显然是怕摔碎里面的东西,其他三人眼睛都盯直了。

    再剥开棉茧,里面是个半尺见方的青玉匣,这块玉细腻温润,是上品青玉,颇为沉重。

    再打开青玉匣,却发现它竟薄如纸,里面是个鎏金铜盒,李臻再想打开铜盒时却愣住了,这块铜盒竟浑然一T,找不到打开的缝隙,应该是整T浇铸而成,他晃了晃,里面确实有东西。

    “真奇怪了,这个铜盒打不开。”

    “我来试试!”

    酒志跃跃Yu试,他接过铜盒试图用力掰开,却没有任何效果,酒志chou出H金匕首,再要切割时,李臻却一把抢过铜盒,“别乱来,里面说不定是剧毒之物,你没见那老僧身上就像涂了一层铜吗?”

    小细也道:“这种鎏金铜盒我曾听父亲说过,是富贵人家下葬时用来放置珍贵之物,将铜熔解后直接封死,要用特殊工具一点点切开,稍微用劲,里面的东西就会毁掉。”

    酒志很无奈,“那这里面会什么东西?你们都是佛门子弟,你应该知道啊!”

    “我真不知道。”

    小细摇摇头,“我只是个端茶送水的小和尚,这种东西哪里轮到我来看。”

    “或许里面是和氏...那个吐火罗璧,你们看,大小正适合。”

    酒志心中着急,他对李臻道:“我的H金宝石刀很锋利,我负责慢慢切开它。”

    李臻摇了摇头,“首先这东西就不是你的,就算里面有宝璧,你也不能占有,我也不能,必须还给它的主人。”

    “可是它的主人已经死了,昨晚我们不是把他埋了吗?”

    “那老僧也不是它的主人,这应该属于寺院之物。”

    “难道我们要去吐火罗完璧归赵?老李,你不会这么迂腐吧!”

    李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不会去吐火罗,不过这个东西既然被那些黑衣人追索,说明它非常重要,未必是值钱,不要为它丧送我们J人的X命。”

    酒志听李臻说得有道理,便也不再强求,他眼珠一转道:“不过那个青玉函倒值钱的,不如把它作为我们谢礼吧!”

    “你找谁要谢礼去?”

    李臻一句话把酒志求谢之心堵死了,他挠了挠头,“那怎么办?”

    这时,旁边康大壮道:“那老僧人不是有度牒吗?我们去高昌找人翻译一下,看看他叫什么名字,是在吐火罗的哪家寺院出家,就有一点线索了,我们索X就去那家吐火罗人开的商行,老僧一定和这家店有关,我们去问问就知道了。”

    李臻点点头,确实可以从老僧的身份上着手调查,其实他也很想知道铜匣里面究竟是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