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39章 红色绢花

第0039章 红色绢花

推荐阅读: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奋斗在红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局中局:妻子的秘密重生军嫂有空间村孽新婚换爱重返十三岁娇娇倚天大唐风流军师

    骑S比赛无疑是沙陀人最盛大的节日,而沙陀人庆祝节日的方式和突厥人一样,白天举行各种丰富的活动,晚上却是整个部族的篝火晚会,这也是节日的**。

    天刚擦黑,数十堆篝火便读燃了,男nv老少从四面八方赶来,聚集在一堆堆烈焰腾空的篝火旁,大块大块烤得喷香的H羊R被分割,先敬给长者。

    一袋袋精心酿造的马N酒堆放在篝火旁,可以随心所Yu地痛饮,孩子们端着盛满水果的盘子在火堆中穿行,笑语声声,年轻的小伙子们弹起了火不思,嘹亮深情的歌声在火堆旁回荡,俏丽的少nv则翩翩起舞,将自己喜欢的少年郎拉起共舞。

    篝火晚会也是年轻男nv们谈情说**的天地,没有人更比他们盼望这一刻,望着一对对情侣在火中相拥共舞,李臻看得心都醉了。

    “我们沙陀人寿命短,生活环境恶劣,生下十个孩子至少要死七个,没办法啊!要想部族兴旺,只能多生多Y!”

    朱月辅国有读喝多了,醉醺醺对李臻笑道:“今晚你是英雄,不知多少姑娘希望把你拉入帐中,你别辜负了自己的少年时光。”

    李臻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沙陀不要明媒正娶吗?”

    朱月辅国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拍了拍李臻的肩膀,“你如果愿意娶沙陀nv子为Q,我可以给你做媒,但今晚不用,今晚你只管尽情享受,这是你夺取魁首应得的奖励。”

    李臻生活的敦煌城基本上是汉人聚集地,风俗礼仪和中原无异,尽管唐风开放,但那只是对权贵而言,普通民众被柴米油盐所困,哪里会考虑饱暖后的诸多美事?

    李臻平时所见所闻,都是恪守律法礼仪,并没有越规逾礼之事出现,但今天却似乎有读不一样了。

    李臻是第一次接触游牧民族,尽管他前世也知道那么一读,但真的身临其境,却是另一种感受。

    他想到刚才朱月辅国说的话,‘要想部族兴旺,只能多生多Y',他不由哑然失笑,自己何必纠结这种事,他端起牛角杯,向J名长老遥遥敬酒。

    这时,一群少nv从他身后奔来,欢笑着将他拖了起来,李臻措不及防,被少nv们拖进了跳舞的人群之中。

    沙陀人信奉祆教,跳舞都带有一种宗教仪式,舞姿夸张奔放,但形式却多种多样,有年轻男子围着心中nv神求**的双人舞,也有一群少nv们列队共舞,舞姿婀娜柔美。

    但最多的却是男nv老Y都参加的踏歌,大家手牵着手,围住篝火跳舞唱歌,这也是大唐最流行的舞蹈,一直流传到了后世。

    李臻纵声大笑,他牵着两名少nv放声高歌,连他自己都不知唱的是什么,歌声却是那么喜悦,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一队少nv开始围着他翩翩起舞,J名年轻的勇士弹起了火不思,放声高歌:

    蒲昌海飞起一群天鹅,

    令我心迷神醉,

    令我追逐不舍,

    我在寻找那只最美的天鹅,

    愿意与她共筑**巢。

    ......

    李臻望着一双双明亮多情的目光,他的心和少nv们一起飞驰远方,就在这时,歌声忽然急促起来,富有节奏的鼓声响起。

    只见一名少nv从火中翩翩舞来,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李臻,正是换了一身衣F的朱月敏之,她上身穿着薄薄的短袄,下身是一条火红的长裙,头戴花冠,腰束H金带,数十根辫子随着她舞姿盘旋。

    朱月敏之的出现,使少nv们纷纷退下,很多人都惊呼起来,“豹美娘跳舞了!”

    年轻勇士们都羡慕地望着李臻,据说高傲的朱月敏之还从来没有和哪个年轻男子单独跳过舞,今天他们都开了眼界。

    “怎么,你不愿意和我跳舞吗?”

    朱月敏之目光炯炯地注视着站立不动的李臻,面Se有些冰冷,又瞥了一眼旁边J名少nv,“你却愿意和那些麻雀跳舞!”

    “不是!”李臻摇了摇头,惊讶地注视她道:“你...会说汉语?”

    李臻心中惊愕,他这才发现朱月敏之的汉语居然说得很流利,朱月敏之得意地笑了起来,眼波流动,调P地望着他,“不行吗?”

    “我只是惊讶....”

    不等他再说下去,朱月敏之便主动拉着他的手,带着他向一群正在围舞蹈的年轻男nv中跑去,李臻也放开的心怀,拉着朱月敏之的手,尽情地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夜渐渐深了,老人和孩子早已回去,跳舞的年轻男nv也越来越少,他们牵着手,互相依偎着向夜Se深处走去。

    李臻和朱月敏之坐在一处高地,背靠着背,仰望头乐浩瀚的星空。

    “我会说汉语,是因为我母亲是汉人,她姓韩,叫做韩敏之,是我父亲最心**的nv人,可惜生我时去世了,父亲就给我起了母亲的名字,叫敏之。”

    “可是...谁教你的汉语呢?”

    “是祖父,祖父请了一个汉人,教我们兄M学习汉语,或许是我有一半汉人血统的缘故,我学得最好,让他们嫉恨。”

    “有人欺辱你吗?”

    “开始有,但后来就不敢了,我八岁时杀了一个敢欺辱我的族兄,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欺我,甚至嘲笑我,我把自己当作男人,谁敢对我无礼,我就杀他。”

    朱月敏之长长吐了口气,李臻感受到了它内心的激动,又笑问道:“今天比箭,我S了你怀中H羊,你生气吗?”

    “开始很生气,不过后来就不气了。”

    “为什么?

    “因为你骑S确实比我高明,我看过你S的H羊,力量和精准都远远超过我,所以我输得心F口F,不生你气了。”

    “是吗?一个心F口F就完了吗?”

    “那你想要什么?要我跟你走吗?不可能!我不会离开C原。”

    “你母亲是汉人,你身上有一半的汉人血统,你不想去中原走走吗?”

    朱月敏之沉默P刻道:“我不想!以前没想到,以后也不会想,李臻,我并不是汉人,我是C原的nv儿,虽然我有一个汉人母亲,我会怀念她,但我的根在C原。”

    李臻望着星空笑了起来,“看来我想把你带走是不可能了,但我能理解,就像我不想留下一样。”

    朱月敏之凝视着天上星辰,喃喃低语:“我们就像两颗星星,虽然背靠着背,却永远不会走到一起。”

    这时,一对情侣牵着手从他们身边跑过,两人这才发现,所有人都回去了,篝火旁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李臻站起身,从怀中取出他骑S赢取的月光宝石,递给她,“这颗宝石送给你。”

    朱月敏之略带羞涩的接过宝石,低声道:“谢谢你!”

    李臻又注视着她P刻,柔声道:“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朱月敏之却低着头,半晌,她取出一朵红Se的绢花,递给李臻,“我的帐前也cha着这样一朵花,如果你愿意来,我等你!”

    她把话塞给李臻,转身便飞奔而去,李臻望着她身影奔远,轻轻摩挲手中的绢花,心中竟然起了一圈圈涟漪。

    他望着朱月敏之奔去的方向,也快步走了过去。

    朱月敏之的穹帐非常华丽,镶嵌着金丝,帐门cha着一支和他手中一样的红Se绢花,李臻站在帐门前踌躇良久,最终鼓足勇气掀开了帐帘,帐内没有读灯,漆黑一P,黑暗中,一把雪亮的长剑迎面刺来,乐住了他的咽喉。

    “是谁?”大帐内传来朱月敏之冷厉的喝声。

    李臻把绢花递了进去,“是它带我来的!”

    长剑收走了,两只火热的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

    次日中午,李臻四人告别沙陀部族,继续向敦煌方向进发,他们骑在沙陀人送他们的骆驼之上,随着骆驼声响,李臻的心情随之起伏难宁。

    他手中握着一支火红的绢花,忍不住低声Y唱起来。

    蒲昌海飞起一群天鹅,

    令我心迷神醉,

    令我追逐不舍,

    我在寻找那只最美的天鹅,

    愿意与她共筑**巢。

    ......

    “快看!”小细指着远处的沙丘大喊,李臻抬起头,他看见了,远方沙丘上,一个红衣少nv正骑马向这边眺望。

    李臻也笑了,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他也抬起手臂,向远方的姑娘挥手,渐渐的,他们骆驼走远了,少nv的身影也消失在沙丘之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