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46章 初到长安

第0046章 初到长安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李臻四人终于抵达了大唐曾经辉煌一时的国都:长安城。

    尽管此时大唐国都已迁到神都洛Y,但秦川雄伟的帝宅,涵谷关以西壮丽的皇居,依然让这四名少年无比激动。

    俨如天上仙宫般的大明宫,气势恢宏的太极宫,以及巍峨的长安城墙,规模庞大的城池,整齐宽敞的朱雀大街和繁盛不减当年的东西两市,让四名少年的目光应接不暇,不断叹为观止。

    长安和敦煌一样,大街上到处是来自西域和海外的商人,粟特人、羌人、突厥人、吐蕃人、乌孙人、天竺人,以及来自东方的日本人和新罗人,他们和大唐子民一样,平静从容地在大街上行走,丝毫没有四名少年紧张、局促的心情。

    一辆达官贵人的马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跟随着十J名家仆,酒志指着其中两名头P卷曲,P肤黝黑的奴家仆喊了起来,“快看!快看!那就是昆仑奴。”

    他的声音太大,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李臻拍了他一巴掌,笑骂道:“别这么大声,弄得咱们就像土包子进城一样。”

    酒志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早就听说长安平康坊是个好地方,紧靠东市,酒肆、客栈最多,咱们去平康坊投宿吧!”

    在某些方面,酒胖子确实比他们三人消息灵敏,他早在张掖便打听好了,平康坊的青楼和教坊最多,最为有名,他心中早就盼着这一刻。

    李臻对长安不熟,但他知道康大壮和父母商量过,他向康大壮望去,“大壮,你的意思呢?”

    康大壮沉思一下道:“我听父亲说,思思所在的敦煌酒肆在宣Y坊,不如我先去宣Y坊看一看。”

    “宣Y坊就在平康坊隔壁,我们先去平康坊落脚,再去宣Y坊找思思,一样嘛!”

    酒志的过于热心终于引起了李臻的怀疑,他疑H地问道:“老胖,你这么想住平康坊,什么意思啊?”

    小细在旁边接口道:“胖哥上次告诉我,平康坊青楼、J馆比较多,是个好地方。”

    “没有!你这个藏不住秘密的死伢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酒志的脸胀成猪肝Se,恼羞成怒地直着脖子争辩:“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李臻哑然失笑,“既然平康坊是个好地方,咱们就住平康坊吧!这次听老胖的,先安顿下来,再去找思思。”

    酒志转怒为喜,又偷偷给了小细一拳,“小子,敢害我!”

    众人一路打听,很快找到了平康坊,这里果然是长安烟花繁盛之地,酒肆、客栈一家挨着一家。

    青楼、教坊、舞坊、乐坊更是林立次比,空气中洋溢着淡淡的脂粉气息,随处可见衣裙艳丽的年轻美nv,大多为罗裙薄衫,轻如烟雾、薄如蝉翼,隐约可见肌肤。

    众人找到一家比较上档次的客栈,叫做一品客栈,他们刚进大门,一名伙计便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四位少郎,投宿啊!”

    李臻读读头,“要两间上房,另外,你们可有专门马厩?”

    这是他们路上学到的经验,他们对住宿倒不太讲究,但大的客栈有专门**的马厩,这对他们却重要,尤其李臻的赤血马十分珍贵,不能有一丝大意。

    “当然有!我们有专门的马厩,专给贵客使用。”

    伙计听出的他们外地口音,语气变得有读傲慢,“不过.....要另外收钱,一般外地人都不会考虑。”

    李臻摸出一枚粟特金币给他,“这是赏你的,好好给我们单独安置马匹,走的时候还有赏钱。”

    伙计还以为是一文铜钱,他的脸刚沉下来,却发现是一枚金币,他眼睛霎时间变亮了,Y沉的脸Se就像狂风扫过雾霾一样,顿时笑容灿烂,一枚粟特金币可兑换一千三百钱,他今天遇到财神爷了。

    “J位公子放心,我一定帮你们的马匹安排得妥妥贴贴。”

    伙计万分奉承地牵马走了,四人登记了客栈,进房间住下,房间很不错,床榻、箱柜、桌子、铜盆、坐席等家具用品一应俱全,只要百文钱一天,宽敞明亮,通风又好,尽管是处暑时节,却并不感到闷热。

    “老李,咱们在福禄县真是遇到黑店了,宰人太狠,长安的上房才百文一间,他们却要两百文,还是蜘蛛窝!”酒志对福禄县的那家客栈一直耿耿于怀。

    “别老记着过去的事情了,洗个脸,休息一下,咱们去找思思。”

    不知为什么,李臻对思思总有读不放心,自从发现蓝振玉和蓝振宁两个名字十分相似后,他的心就悬了起来,但他并没有告诉大壮和他的父母,怕他们担心。

    或许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有索家担保,而且思思若出事,康伍德也会告诉他们,既然康伍德没说,说明思思一切正常。

    四人休息了P刻,便启程前往宣Y坊了,思思所在的敦煌酒肆占地颇大,在坊门口便能看见高高的旗幡,至少占地三亩,三层楼,在长安也算是比较大的酒肆了。

    他们走到酒肆前抬头看了一眼,头乐上挑着一幅巨大的旗幡,黑底金边,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敦煌酒肆'四个大字,这是索家在长安开的第二家敦煌酒肆。

    他刚到门口,一名化妆浓艳的年轻胡姬从旁边小窗里招手笑脸相迎,“四位公子,欢迎来小店喝酒!”

    “史三娘,是你吗?”

    康大壮一眼认出了这名胡姬,正是和思思一起进京的二十名胡姬之一,她父亲也是粟特商人,和康大壮的父亲康麦德常有往来。

    这名胡姬也认出了康大壮和李臻,她脸Se一变,转身便跑,康大壮连忙追了进去,“史三娘,我MM呢?”

    史三娘已经跑没了,却出来一名中年男子,正是去敦煌招人的蓝振宁,他长得和兄弟蓝振玉很像,李臻一眼便认出了他。

    “J位有什么事吗?”蓝振宁有读不高兴问道。

    “我来找MM思思,你让她出来见我。”

    蓝振宁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Se,半晌道:“思思现在已经不在我们店了。”

    康大壮大怒,一把揪住蓝振宁的衣襟,恶狠狠问道:“说!你把我MM弄哪里去了?”

    蓝振宁也有些恼羞成怒,挣脱康大壮的手,恨恨道:“我还要找你们呢!康思思在我这里才G了多久,当初讲好至少先做一年,她半年不到就走人了,我的损失去找谁?”

    李臻心中感觉一丝不妙,难道他的担心要成真吗?他克制住心中的焦急,拉住康大壮,心平气和对蓝振宁道:“如果思思擅自跑了,我们去把她劝回来,如果她真不愿意做,我们会赔偿你的损失,但现在思思在哪里去了,你总得告诉我们吧!毕竟索家做了安全担保。”

    李臻说得在情在理,蓝振宁的怒气也消了J分,只得道:“十天前,思思不辞而别,去了平康坊的天音乐坊学弹琵琶,我也去劝过她,但她说学会琵琶就回来,你们去那边找她吧!她的东西都带走了。”

    话虽这样说,但李臻还是有读疑心,如果思思是自己去学琵琶,那史三娘也不会见了他们就跑,应该会很高兴地和他们打招呼,问问家乡父母情况,这才是常理,这里面必有蹊跷。

    李臻也不露声Se,拉了大壮一把,“我们先去乐坊!”

    四人从酒肆出来,李臻低声对小细道:“小细,你这边盯着那个蓝振宁,看他去了哪里?另外,最好能和那个史三娘搭上联系。”

    “臻哥,我知道,你们去吧!”

    小细留了下来,李臻三人则又回到了平康坊,他们意外地发现,蓝振宁说的天音乐坊竟然就在他们客栈的对面,从他们所住的房间就能看到乐坊的院子。

    乐坊是学习乐器的学校,同时也组织乐姬去给达官贵人表演,从中收取佣金,甚至一些有名的艺伎还会在乐坊内公开表演乐器歌舞,引来大批忠实的观众。

    三人进来天音乐坊,听说他们是来找人,乐坊的大执事接待了他们,大执事姓林,是一个很肥胖的中年男子,却像个nv人般收拾得GG净净,非常讲究仪容,P肤光洁细腻,指甲也修得整整齐齐。

    不过他坐下时腰上那堆R,连酒胖子看见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掐一掐自己的小蛮腰。

    林执事翘起兰花指,翻了半天名册,这才慢条斯理道:“我们这里没有叫康思思的nv生徒,粟特小娘倒有J个,难道还要我把她们叫来给你们看看?”

    三人对望一眼,心中都十分失望,思思又不在这里,找一个人竟这么难,李臻拱拱手笑道:“那就麻烦大执事了。”

    林执事只是随口之言,没想到对方居然当真了,林执事脸Se有读难看,便吩咐旁边随从J句,随从立刻下去了。

    林执事喝了一口茶又问道:“你们J位是从哪里来?”

    “我们是从敦煌来。”

    “哦!敦煌好地方啊,莫高窟很有名,我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去莫高窟开洞礼佛,可惜她没有来得及实现夙愿,就去世了。”

    “如果林执事想去莫高窟开洞竖佛像,我倒可以介绍一下。”

    林执事摆了摆胖手,“我只是说说,我是不会去的,太远了,也没有那个闲钱。”

    这时,J名粟特小娘依次走进来,都很陌生,从未见过,李臻等人无奈,只得起身告辞。

    “可能是我们弄错了,打扰林东主,告辞!”

    林执事笑眯眯道:“没事,想听曲子就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可是长安最有名的乐坊。”

    李臻四人拱手告辞,但就在李臻走出房门,和一名粟特小娘擦肩而过时,他忽然感觉手中多了一张纸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