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61章 潼关惊魂

第0061章 潼关惊魂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潼关并不仅仅是一扇城门,还是一座城池,有东西两扇城门,中间是占地面积颇大瓮城,可驻扎数千军队,有营房、仓禀、税库等等建筑,过往盘查极为严格。

    除了军队的正常安全检查外,还有官府捕吏在盘查盗贼,以及税吏在检查缴税凭据及货物,所以商队过关极慢,如果李臻他们不是走小门,至少要排队一天一夜才能过得了关城。

    李臻他们已经被官府通缉,若要去洛Y,潼关就是必经之路,如果没有戴面具化妆,很容易就会被火眼金睛的捕吏看出破绽,专门带下去盘查,他们就很难逃脱,如果他们拔剑反抗,那罪名更大,军队会将他们当场格杀。

    所以很多犯案之人最后都落C为寇,原因就在这里,他们很难逃过官府的缉捕。

    武顺是魏王武承嗣的假子,也是武承嗣在长安的一部分利益代表,武顺被杀,对于长安官府而言,无疑是一桩天大的血案,压力极大。

    就在武顺被杀的次日,京兆府便向关中各地散发悬赏缉拿通告,尤其出关中的四大关隘,更是要严加盘查。

    瓮城内用木栅栏摆出了两条狭窄的甬道,一条商道,一条民道,两边站满了执矛士兵,气氛十分紧张。

    等待检查过关的人在甬道内排出长长的队伍,这J天,潼关内的官府捕吏多了一倍,每一个过关人都细细盘查。

    唐朝不实行保甲法,出门相对比较自由,不需要村里开离乡证明或者路引之类,平时过关只要报一下自己姓名籍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捕吏对照一下模样,没有什么破绽就可以过关了。

    但今天不仅要仔细盘问,还必须要搜身并检查行李,就算nv人也不能例外。

    李臻三人刚J钱进了瓮城排队,一眼便看见十J名武顺府的家丁,他们也身穿捕吏的皂F,警惕地盯着每一个人的脸庞。

    李臻心中暗暗叫苦,他认出了其中一名身穿皂隶巾F的男子,手按剑柄,目光凌厉,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冤家对头蓝振玉。

    蓝振玉竟然也在潼关,李臻心中猛跳,以蓝振玉对他的熟悉,他们今天恐怕将很难过关了。

    “下一个!”

    捕吏在前面大喊,队伍慢慢移动,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三人过关了,这时,燕筱低声道:“让我先来!”

    李臻点了点头,把燕筱让到自己前面,这是他们事先商议的方案,如果他们不幸被认出,那就由燕筱出手制造混乱,他们则趁乱混出潼关。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出现一阵轻微S乱,有人大喊:“抓住他们!”

    后面的酒志大吃一惊,他以为自己已被人认出,转身正要跑,却被李臻一把牢牢抓住,“不是我们!”

    酒志这才发现,在他们前面,七八名捕吏已将一名男子死死按在地上,用绳索捆绑起来,只听捕头笑道:“今天运气不错,抓住了咸Y花盗,三十贯赏钱到手了,晚上大家喝一杯去。”

    酒志长长松了口气,只觉两腿发软,差点瘫坐在地上,李臻迅速瞥了一眼蓝振玉,蓝振玉显然也被这名咸Y花盗吸引住了,正在低声问旁边一名捕吏。

    李臻这时已经渐渐冷静下来,他发现蓝振玉的眼睛J次从他脸上扫过,目光都没有停留,说明他的面具做得非常成功,蓝振玉没有看出破绽。

    刚才他们进城J两百文钱时,J名军士也完全没有看出他们戴了面具。

    实际上他们之前已经反复辨认,老道姑的易容手段非常高明,做的面具堪称天衣无缝,除非伸手剥脸,否则根本看不出他们戴了面具,只要以平常心过关,应该没有问题。

    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久戴,久戴就会变形。

    秩序很快便恢复了,又查验了J人,终于轮到他们了。

    “下一个!”随着捕吏的一声大喊,酒志紧张得双腿战栗,眼看要瘫倒了,被李臻架住,在他耳边低声道:“酒志,若你被抓了,你的两千贯可归我了!”

    酒志精神一振,想到了自己的两千贯钱,想到自己还没有去过青楼教坊,这样被抓住实在太亏,他心中有了一种不甘,勇气顿生,他挣脱了李臻的手,闷声道:“我没事!”

    这时,捕吏一指最前面的燕筱,“过来听问!”

    燕筱毫不紧张,牵马走上前,她用纯正的洛Y官话对坐在胡凳上的捕头说道:“我就不用查了吧!”

    前面J名nv子过关时都被捕吏搜了身,燕筱怎么可能让这些捕吏碰她的身T。

    捕头迅速瞥了她一眼,他们都是人精,也不是每个nv人都要搜身,那些村姑农F他们可以严查,但这个nv子居然说一口洛Y官话,而且语气颇Y,让他倒不敢轻视了。

    捕头G笑了一声,“上面有令,无论男nv都要查,除非姑娘能证明自己身份,否则上面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

    他是在暗示燕筱拿出身份证明来,如果没有官眷的身份证明,有钱也行,如果没地位没钱......

    走在后面的李臻也明白燕筱的处境,他之前已给了燕筱二十枚金币,相当于二十余贯钱,足够贿赂这些捕吏不要为难燕筱。

    他以为燕筱会掏出J枚金币给捕头,不料燕筱竟从袋子里取出一只鱼牌,递给了捕头。

    李臻愣住了,他知道这种鱼牌,这是大唐官员的身份标识,上面写有姓名、官职等等,燕筱怎么会有鱼牌,难道她是官家之nv?

    捕头也同样吓了一跳,他慢慢接过鱼牌看了看,顿时肃然起敬,连忙将鱼牌双手呈给燕筱,恭恭敬敬道:“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姑娘,望姑娘不要见怪!”

    “没关系,我可以走了吗?”

    “姑娘请!”

    燕筱回头对李臻和酒志喝道:“你们两个,磨磨蹭蹭G什么,还不快跟上!”

    李臻已经顾不上燕筱的真实身份,他知道燕筱是把自己和酒志当做她的随从,这样就不用他开口了。

    李臻连忙拉了一把酒志,两人牵马向前走,捕头一怔,连忙问道:“姑娘,他们是?”

    “他们是我的家仆,难道你以为我会是一个人出来吗?”

    “不敢!”

    捕头犹豫一下,便挥手令道:“让他们过去!”

    J名捕吏让开了道路,李臻暗暗松了口气,连忙牵马快行,向外城门而去,他们和税吏无关,通过军队的安全检查和捕吏的盗贼检查,盘查就算结束了,只要走出外城门,他们便出了潼关。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一波三折,就在他们离外城门还有二十J步时,只有身后有人大喊:“拦住前面那两人!”

    这竟是蓝振玉的声音,李臻只觉头脑里‘嗡!’的一声,他们还是被蓝振玉看出了破绽。

    这一刻,李臻J乎就要拔出剑冲出潼关,但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做,城外必然还有军队,他们冲不出去。

    李臻克制住了自己的拔剑冲动,死死按住了酒志的手,厉声低喝道:“不要慌乱,否则我们死定了!”

    他挽住J乎要崩溃的酒志,转身面对这最后的考验,只见蓝振玉带着十J名武顺府家丁正快步奔来,李臻慢慢捏紧了剑柄。

    漏洞并不在李臻的面容,蓝振玉一直在盯着他,他发现这个男子身材和李臻很像,使他不由多看了李臻J眼。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李臻的弓上,李臻的箭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这个男子弓袋内露出的半截弓使他感觉非常熟悉,很像是李臻的弓。

    他心中生疑,立刻大喊起来,这时,镇守外城门的军队也被惊动了,纷纷冲上前,将李臻三人包围。

    燕筱毫不犹豫地迎了上来,她极为不满地瞪着蓝振玉,“你还有什么事?”

    捕头已经告诉了蓝振玉这名nv子的身份,使蓝振玉不敢无礼,他走上前拱手道:“姑娘没有问题,但你的随从,我想再问一问。”

    “你欺人太甚!”燕筱咬牙道。

    蓝振玉Y着头P,一指李臻的弓,“我可以看一看他的弓吗?”

    后面李臻这才恍然,原来蓝振玉认出了自己的弓,他心中暗暗懊恼,自己竟疏忽了这个细节。

    燕筱哪里会给他机会,转身一挥手,“我们走!”

    三人转身要走,但士兵已经包围住了他们,没有主将的命令,他们不能随意放人。

    蓝振玉死死盯着李臻的弓,无论颜Se、外形都极像是他见到的那把弓,他心中更加生疑,他今天一定要细查这个人。

    就在这时,守潼关的中郎将C马奔上前,高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镇守潼关的最高将领是左卫将军裴勇,但裴勇不会过问守关的琐碎小事,一般是由手下三名中郎将分管日常杂事。

    这名中郎将便是其中之一,名叫蒋铸,负责维护潼关的日常秩序,瓮城内的一千士兵都是他的手下。

    蓝振玉指了一下李臻,“我觉得这位壮士身份有点可疑,我想再细查一下。”

    蒋铸有些犹豫了,刚才捕快悄悄告诉他,眼前nv子是相国的家眷,那两人是这名nv子随从,他也是怕得罪朝廷高官,所以才上前来询问,但这蓝振玉又是魏王的人,万一.....

    所以蒋铸有点左右为难,他想了想,便问燕筱道:“请问姑娘,你的随从有什么身份证明吗?”

    李臻在短短一瞬间内,脑海里不知转了多少个念头,他还有最后一件保命符,因为太冒险,不到迫不得已他不会拿出来,但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

    李臻从怀中取出了王孝杰给他的推荐信,递给了燕筱,燕筱心中也微微一怔,但她没有多想,随即把信给了中郎将,“将军请看!”

    蒋铸接过信看了眼,顿时吓了一大跳,竟然是左卫大将军王孝杰给兵部的信,王孝杰因为大败吐蕃突厥联军而刚被封为夏官尚书、瀚海道行军总管,在军队的声望如日中天。

    而眼前这名男子竟然带有王孝杰的信,他哪里敢怠慢,连忙把信还给燕筱,抱拳道:“失敬了。”

    蒋铸不再犹豫,对蓝振玉道:“此人是我军方之人,不是什么可疑盗匪,请让他们走!”

    王孝杰信中虽然写有李臻的名字,但信口被印章封死,李臻就赌这名将领不敢擅自拆开信,同时也在赌蓝振玉不知道王孝杰和他的关系。

    蓝振玉确实不知道李臻和王孝杰的关系,他在敦煌只呆了三天,那时武举乡试早已结束,而索家因为没有得到王孝杰的推荐信,极为忌讳此事,索府上下没人敢提,蓝振玉完全不知。

    蓝振玉愣住了,对方竟然是军方之人,燕筱狠狠瞪了蓝振玉一眼,向蒋铸施一礼,转身便带着李臻和酒志向城外走去。

    直到他们走远了,蓝振玉才问道:“蒋将军,他是何人?”

    “他是王大将军的人,你太多虑了。”

    蒋铸极为不满地哼了一声,C马而去,蓝振玉呆在那里,半天也没有回过味来,他其实也疏忽了一点,至始至终,李臻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