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66章 县主之怒

第0066章 县主之怒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李臻和酒志离开了狄仁杰府,两人商量一下,若一起去找高延福,有些话倒不好说,还是由李臻一人去比较好。

    酒志先去他们之前定好的客栈落脚,李臻随即向狄府门房打听了高延福的府邸位置,便骑马向积善坊而去。

    洛Y北区街坊分布有一个特点,府宅越靠近天街端门,意味着权势越大。

    因此在紧靠天街并邻近端门的四个坊中,基本上都住满了高官权贵,李氏皇族、武氏新贵,以及公主、驸马等等皇亲国戚。

    高延福府宅所在的积善坊也是著名的权贵坊之一,坊内没有普通民宅,全是超过百亩以上的巨宅,一共有数十座府宅,高延福的府宅位于最西面,紧靠洛水。

    但就在前往高府大门之时,李臻却意外地发现,高延福府宅的隔壁竟然就是魏王府,武承嗣的府宅。

    竟然这么巧,两座府宅紧紧靠在一起,使李臻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高延福真的肯帮自己吗?

    “这位公子,很遗憾,我家府君不在府中,请改日再来!”

    台阶上,高延福的管家将李臻的拜帖还给了他,虽然还算客气,但结果还是让李臻失望了。

    “请问,高府君什么时候回来?我有要事找他。”

    管家已经快走进府门了,听见这句话,不由停下脚步,脸上露出厌恶之Se,哪来的乡下人,居然说是高府君的旧识。

    他只得转过身,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厌烦,“这个不好说,圣上的寿辰快到了,我家老爷格外忙碌,估计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回来吧!”

    李臻愣住了,十天半个月,那H花菜都凉了,他什么都考虑过,唯独没有想到高延福不在府中。

    李臻心中着急,连忙又道:“我有急事找府君,能不能.....”

    不等他说完,管家便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谁都有急事,但不等于你有急事,府君就可以把圣上的事搁在一边,再说我们也见不到府君,有什么办法呢?”

    管家不耐烦地挥挥手,“回去吧!过些日子再来,说不定你运气好,就正好碰到了。”

    “能不能进宫里给府君送给信,我有他的佩玉,可以作为证明!”

    李臻连忙取出高延福给自己的玉佩,举在手中,“这个可以吗?”

    管家认出了主人的玉佩,他心中暗吃一惊,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主人的玉佩?他倒不敢小视了,语气变得客气起来。

    “这样吧!公子留给个地址,若府君回来,我立刻派人去赶去通知公子,这样可好?”

    李臻暗暗感慨玉佩威力之大,若自己不拿出来,这回真要碰个软钉子了,不过他确实没有办法,只能回去耐心等J天了。

    他连忙将客栈地址写在拜帖上,重新给了管家,管家看了看,客栈还比较近,可以考虑派人通知。

    管家便收了拜帖,对李臻道:“公子请耐心等候吧!”

    “多谢管家,告辞了!”

    李臻行一礼,转身向台阶下走去,但他刚翻身上马,却听见背后有人叫他,“李大哥,请留步!”

    李臻一回头,只见府内快步走出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长得十分清秀,李臻一眼认出,正是他在敦煌见过的小宦官高力士。

    高力士是高延福的养子,很大程度上是高延福投资的一项未来资产,他看中了高力士的聪明伶俐和善解人意。

    这样的小宦官只要培养得力,长大后依旧会得宠于皇室,维护高延福家族的利益。

    所以高延福也尽心培养他,请名师教他读书学文,而不像别的小宦官,早早去F侍主人,大字不识一个,最后沦落尘埃。

    今天高力士在府中读书,听管家说外面有个年轻人来拜访养父,好像是河西一带口音,高力士立刻想到了李臻,急急赶到府门,正是在敦煌救了他一命的李臻。

    “李大哥,你终于来了?”高力士欢喜无限,连忙迎了上来。

    旁边管家有一点傻眼了,但他反应极快,连忙陪笑道:“这位公子要找老爷,正好老爷不在,我准备等老爷回来,派人去客栈通知他。”

    “李大哥不仅是老爷的客人,也是我的客人,还不快去牵马!”

    管家连忙奔上去替李臻牵马,满脸堆笑道:“刚才我有点失礼了,公子莫怪!”

    李臻早习惯了这种转瞬变脸的世态炎凉,他笑了笑,“多谢管家!”

    他把马J给管家,上前对高力士拱手笑道:“小哥,好久不见了。”

    “先请进府,喝口热茶再慢慢谈!”高力士十分热情,邀请李臻进了高府。

    比起狄仁杰府邸的清幽,高延嗣的府邸却显得富丽堂皇,白玉为基,巨木为柱。

    一栋栋巨大的建筑掩映在高大茂盛的树木之中,柱梁上雕龙画凤,大多涂以铜粉,尽显富贵之态。

    “李大哥请坐!”

    李臻在贵客房内坐下,贵客房内虽然陈设也比较简单,但所见之物无不是价值连城之宝。

    两丈,用紫檀木为座,墙上挂着虞世南和褚遂良的书法真迹,镶金嵌玉的梨木坐榻,就连他喝茶的杯子,也是最好的越州青瓷官窑,温润细腻,俨如羊脂青玉。

    高力士见李臻正在端详手中的杯子,便笑道:“如果大哥喜欢,我送给大哥一对!”

    “不!不!我只是好奇,多谢了。”

    李臻放下茶杯缓缓道:“这次来找令尊,实属无奈,我不幸卷入一件事关朝权斗争的漩涡,希望令尊能将我从漩涡中拉扯出来。”

    高力士虽然年少,却显得少年老成,他想了想道:“李大哥能不能详细给我说一说,或者写一封信,我晚上进宫呈给父亲。”

    李臻沉Y一下道:“事情并不复杂,我还是口述比较好。”

    他便从进京时说起,将舍利案的经过详细地述说了一遍。

    最后李臻说道:“我已打听到,现在此案还没有报上朝廷,没有定案,属于尚可以撤销的案子,我本身是无辜者,就怕长安官府惧于权势而让我顶罪,我只能寄希望于令尊.。。”

    高力士默默点了点头,这件事居然涉及到了武承嗣,难怪李大哥难以脱身,看来除了父亲能够帮他,其他人都**莫能助了。

    “我知道了,此事不能拖,我现在就进宫,不知李大哥住在何处?”

    李臻递给他一张纸条,“照上面的地址可以找到我。”

    高力士站起身道:“我现在就进宫,若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李大哥。”

    .......

    该做的事情他都做了,接下来就是等待消息,当然,他要趁这个时间空档尽快找到大姊,大姊一家来洛Y已快两个月了,也不知道他们近况如何?

    李臻走出高府,翻身上马,C马向坊门而去,路过魏王府时,他不由多看了J眼。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nv人冷冷的声音,“站住!”

    李臻一回头,只见身后有两名年轻的骑马nv人,身后跟着大群侍卫和仆F,这两名nv人正是今天中午遇到了武芙蓉和武丁香。

    武丁香目光倒是平淡,但武芙蓉却目光冷厉地注视着他。

    李臻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尽管他不愿理睬,但她毕竟是武承嗣的nv儿,他不想再结新仇,不得不Y着头P上前道:“姑娘有什么事找我?”

    “你和狄燕是什么关系?”武芙蓉打量他一眼问道。

    李臻见她态度生Y无礼,心中也不太高兴,自己和狄燕什么关系关她P事,便随口道:“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武芙蓉想起正是此人阻拦侍卫,使她在酒肆被狄燕欺辱,现在居然对自己**理不理。

    她心中的无名怒火顿时燃起,拔出剑道:“你让我砍上三剑,此事就作罢,否则,你今天休想离去!”

    “等一等!”

    李臻心中也升起一丝怒气,质问她道:“我与姑娘素昧平生,无冤无仇,姑娘为何要砍我三剑?”

    “无冤无仇?”

    武芙蓉恶狠狠道:“在酒肆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告诉你,谁敢欺我武芙蓉一寸,我就还他一丈,今天让我遇见你,活该你倒霉!”

    这时,李臻脸Se变得肃然起敬,向武芙蓉身后恭敬地行一礼,“小民参见魏王殿下!”

    武芙蓉一怔,回头望去,她身后哪里有父亲,又看看周围,她父亲的影子都没有,她顿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再回头看李臻,只见他已奔出一百余步,向坊门疾奔而去,远远听他大笑,“武姑娘,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武芙蓉气得要发疯了,回头对侍卫大吼:“你们这帮无用的混蛋,还不快抓住他!”

    十J名侍卫C马便追,这时,武丁香却喊道:“谁不准去追!”

    侍卫纷纷勒住马匹,茫然不知所从,武芙蓉大怒,回头狠狠瞪了武丁香一眼,“小M,你到底帮谁?”

    武丁香Y沉着脸道:“有些话我本不想说,但你最近越来越过份,使我不得不说,你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不要再给伯父添事端了。”

    武芙蓉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由冷冷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此人既然和狄燕有关,那就和狄仁杰有关,你说呢?”

    武芙蓉脸Se大变,她重重哼了一声,C马便向府中奔出,她也不下马,直接从车道冲进了府中。

    就在她要进门之时,蓝振玉正好从府内忧心忡忡走出来,险些和她的马撞到一起,战马了受惊,前蹄高高扬起,稀溜溜一声嘶鸣。

    武芙蓉差点落马,当她看清是又一名陌生男子,她不由大怒,举剑指着他问道:”你是何人?”

    蓝振玉却认识她,他连忙闪身站在一旁,恭恭敬敬行一礼,“蓝振玉参见县主!”

    武芙蓉今天着实百事不顺,在酒肆被狄燕所辱,在家门口被李臻戏弄,接着又被武丁香威胁,现在又来一个陌生男子险些让她坠马。

    她再也忍无可忍,将所有的愤恨都集中在了蓝振玉身上。

    武芙蓉怒喝一声,挥手一剑向蓝振玉刺去。

    蓝振玉大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武县主会挥剑刺自己,明明只是一件小事,自己不过挡了一下马,按理应该是她向自己道歉,但现在她不由分说,一剑就刺来,这可怎么办?

    以蓝振玉的剑术和武艺,他躲过武芙蓉一剑应该是轻而易举,但他却不敢得罪这位大脾气的县主,身子一动不动。

    武芙蓉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对方居然不动,急收回剑,惊讶问道:“你为何不躲?”

    蓝振玉单膝跪了下来,“县主之剑,卑职不敢躲!”

    武芙蓉怒气顿时消了,蓝振玉刚才避马时显示出高超的身手,完全可以躲开自己一剑,只是他没有躲,给自己留了面子。

    她仔细看了蓝振玉一眼,见他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显得野X十足,她早看腻了年轻英俊的侍卫,蓝振玉又给她另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她心中对蓝振玉有了兴趣,便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的手下?”

    “回禀县主,卑职蓝振玉,原本是武七爷的属下。”

    武七爷就是武顺,在武承嗣的八个假子中排名第七,武芙蓉倒也清楚,她更知道武顺已死,那么眼前这名武士就是无主之人了?

    武芙蓉心念一转,有了新的想法,便取出一块铜牌递给他,以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手下了!”

    蓝振玉心中一阵激动,他正担心武承嗣去查舍利之事,心中惶惶不安,不料武芙蓉却看上他,蓝振就放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C。

    他知道武芙蓉在他父亲面前地位极高,能成为武芙蓉的手下,他的小命就保住了。

    他立刻接过铜牌,正好和武芙蓉双目相视,蓝振玉连忙低下头,心中暗喜,这个县主长得面如桃花,美貌娇N,一双俏目风情万种,自己或许要有艳福了。

    他连忙单膝跪下,恭恭敬敬道:“蓝振玉愿为县主效力!”

    武芙蓉见他双臂强壮有力,宽肩细腰,狂野不羁,她也同样春心暗漾,眯起眼笑道:“晚上我再问你话,去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