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68章 旧时相识

第0068章 旧时相识

推荐阅读:抗战之超级兵锋奋斗在红楼明贼局中局:妻子的秘密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村孽新婚换爱重生军嫂有空间娇娇倚天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李泉摇摇头,转身回里屋了,李臻心中着急,又跟上来道:“大姊,你有多久没见到姊夫了?”

    李泉坐下喝了口茶道:“阿臻,有些事情你不懂。”

    “我哪里不懂了,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李臻隐隐感觉到,事情不是大姊盘下酒铺那么简单。

    李泉呆坐了良久,才叹口气道:“他来洛Y后不久,就和一帮敦煌士子混在一起,也不读书,说读书无用,要找到门路才行,我后来听说他经常在青楼和人喝花酒,我气不过,和他大吵一场,就搬到铺子里来了。”

    李臻说不出话来,半晌道:“可是....姊夫从前不是这样啊!”

    “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与他成亲J年了,居然不知道他还喜欢喝花酒,阿臻,我真有点后悔来洛Y。”

    李臻又劝她道:“可这也不是办法啊!大姊不管他,他就越放纵自己,最后心也收不回来,大姊,你还是回家和他谈谈吧!赌气不是办法。”

    “我也知道,可是晚上店里没人不行,两个伙计害怕被无赖殴打,不肯夜里守店,我只好留下守店了。”

    李臻又问:“阿姊,为什么会有无赖S扰酒铺,找到原因了吗?”

    他知道凡事总有缘故,这些无赖不会无缘无故来S扰酒铺。нei yaп ge 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有人看中了这家酒铺的市口,想把我撵走。”

    “是什么人?”

    “是一个洛Y地头蛇,据说在洛Y市井里很有势力,此人在南市开了一家茶铺,叫做望春茶庄,离这里不远,我曾去找过他们,但他们掌柜坚决不承认有这回事。”

    李臻知道他今天教训了这群无赖,对方肯定会用新的对策。

    这种事情不能拖,越拖麻烦越大,他必须要尽快替阿姊解决此事,否则他们将防不胜防。

    李臻便道:“我现在就去和望春茶庄J涉,这件事必须要立刻解决。”

    李泉担心他的安全,连忙说:“要不阿姊和你一起去。”

    李臻摇了摇头,“我只是先去打听一下情况,暂时不用阿姊出面!”

    .......

    李臻从酒铺出来,直接向南走,茶行和酒行就隔了两条街。

    比起酒行,茶行的规模小了很多,只有五六家铺子,这也和大唐喝茶还没有完全普及有关。

    洛Y无论贫富都喜欢喝葡萄酒,而喝茶只是大户人家的特权,一是茶比较贵,另外很多人也喝茶不习惯。

    李臻找了两圈都没看见望春茶庄的牌子,他正奇怪,阿姊应该不会搞错,这时他发现茶行中间有一家铺子没有挂牌,或许就是这家。

    李臻快步走上前,只见铺子前站着一名男子,正抬头望着什么,李臻拱手笑道:“打听一下,这里是望春茶庄吗?”

    “正是!”

    男子一回头,两人都愣住了,“怎么是你?”

    李臻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子他竟然认识,正是当初和高延福在一起的那个宫廷侍卫,好像姓张,具T名字他记不清了。

    “原来是李老弟,什么时候来洛Y的?”

    男子大喜,重重拍了拍李臻的肩膀,“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张曦啊!和高府君一起被你所救。”

    李臻想起来了,正是叫张曦,还有个受伤的侍卫叫孙礼,他连忙拱手道:“原来是张大哥,好久不见了!”

    张曦大笑,“这两天心情本来不太好,不过贤弟到来,我心情立刻大好了,来!来!我们进去说话。”

    他把李臻向茶庄里请,李臻一眼看见店堂内望春茶庄的牌子,有些愣住了,莫非这家望春茶庄就是张曦的产业?

    “张大哥,这是你铺子?”

    “算是吧!一家小铺子,勉强可以糊口,快请进。”

    张曦将李臻请进了铺子,到后房坐下,让伙计上两杯最好的蒙顶mao尖。

    李臻倒有点为难了,如果望春茶庄是张曦的铺子,那昨天他打伤那些无赖,岂不就是张曦派来的?

    张曦看出了李臻有话要说,便笑道:“贤弟要说什么吗?”

    李臻苦笑一声说:“实不瞒张大哥,雅士居酒铺是我大姊开的。”

    “什么!”

    张曦跳了起来,满脸惊愕,“雅士居是...你大姊的店铺?”

    李臻点了点头,张曦狠狠给了自己两记耳光,“我这个混蛋,做了什么事,恩将仇报啊!”

    张曦坐下,又万分歉然道:“首先我要向贤弟道歉,我真不知雅士居酒铺是令姊所开,否则打死我也不会做这种事,这件事我会给贤弟一个说法,令姊的所有损失由我来赔偿。”

    李臻连忙摆手,“不需要张大哥赔偿,这件事过去就算了。”

    张曦心急如焚,“怎么可能算了,鸟雀还知道衔C结环呢,不行!我这就去给令姊赔礼道歉。”

    “不知者不怪,张大哥不要再歉疚了,要不然我心中也会不安。”

    张曦心中又愧疚又感动,长长‘哎!'了一声,又慢慢坐下,给李臻解释了情况。

    “这件事本来与我无关,是有人看中了你大姊的铺子,便找我帮忙,没想到现在酒铺居然被你大姊接下了,贤弟放心,我绝不会再去S扰酒铺,改天我再向令姊赔礼道歉。”

    李臻笑了起来,“看来张大哥很有路子嘛!”

    张曦苦笑道:“什么路子,我们这种人和权势无关,不过就认识J个市井地头蛇罢了。”

    李臻是带着剑过来,本想武劝望春茶庄放手,没想到居然认识,既然张曦已经答应不再S扰,李臻便起身笑道:“我昨天刚到洛Y,烂事一堆,改天我再来拜访兄长。”

    张曦哪里肯放他走,“贤弟既然来洛Y了,为兄当然要为贤弟接风洗尘,不耽误贤弟大事,就去喝杯酒,可千万别说没空。”

    李臻推脱不掉,想想喝一杯酒也无妨,只得答应了,“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张曦就在南市最大的江左酒肆给李臻接风洗尘,说是只喝杯水酒,却又请来了十J个朋友作陪,并包下了一层楼,令李臻苦笑不已。

    “早知道张大哥如此铺张,我就不答应了。”

    张曦嘿嘿一笑,“我好歹也算是洛Y地头蛇,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朋友多,别小看了这些人,他们在南市一带都有头有脸,贤弟的生意若想在南市做得风声水起,还真少不了他们帮忙。”

    李臻吓了一跳,心中暗忖,‘这不就是大唐的黑社会吗?'

    “孙礼现在怎么样?”

    孙礼是受重伤的另一名侍卫,被李臻救活,张曦笑道:“他混得比我强,前两天刚升官,这么说吧!能在宫中做侍卫的人,都各有门路,贤弟认识的人若遭牢狱之灾,找他就没错了。”

    “他管监狱?”

    “他已出任大理丞,掌管典狱,父亲有人情....贤弟明白吗?”

    “我懂了!”

    众人喝酒聊天,大堂内十分喧闹,张曦摆了摆手,“各位听我说两句!”

    大堂内顿时安静下来,张曦指了指李臻对众人笑道:“我这个兄弟曾是我张曦的救命恩人,昨天刚从敦煌过来,以后准备在洛Y发展,还望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关照。”

    “大郎客气了,你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一句话,有什么难处尽管说。”

    “现在就有一个难处啊!南市雅士居酒铺就是我兄弟之姊所开,我这个混蛋却恩将仇报,找人去S扰酒铺,今天我才知道。

    哎!羞愧难当,各位帮我张曦一把,以后请多多照顾雅士居的生意,我向大家敬酒了!”

    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众人都大笑起来,“小事一桩,一定帮忙!”

    李臻心中感动,原来张曦给自己接风,是为了照顾大姊的生意。

    他也端起酒碗起身道:“各位大哥,小弟李臻初来洛Y,不懂规矩,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大家多多包涵,这碗酒我先敬大家!”

    他也将酒喝了,众人都纷纷夸赞他会说话,这时,一名穿着紫Se长裙,长得千娇百媚的年轻nv子端一杯酒慢慢走上前。

    她媚眼抛了秋波,嗲声嗲气对李臻道:“我哪J个徒弟不会做事,S扰了令姊的酒铺,活该他们挨打,这杯酒奴家来向李少郎赔礼。”

    李臻愣住了,那些无赖竟然是这个nv人的手下,不愧是武则天时代啊!nv人竟也如此出彩。

    他见这个nv子不过二十余岁,连忙端起酒杯笑道:“请问这位大姐贵姓?”

    “我忘记介绍了。”

    张曦起身笑道:“这位美娇娘可是南园武馆的东主,绰号紫蔷薇,你叫她秋娘就行了,贤弟看不出吧!她可是我们洛Y数一数二的nv剑手。”

    秋娘捂嘴轻笑,媚眼儿瞟了他一眼,“大郎又给我脸上贴金了,哪有什么数一数二了?就是教J个劣徒,混口饭吃罢了,不过小nv子有个特点,喜欢以剑J友,不知李少郎是否赏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