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70章 元宝来访

第0070章 元宝来访

推荐阅读: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村孽新婚换爱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娇娇倚天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李臻醒来时已是下午了,他只觉头痛Yu裂,口G舌燥,“阿姊!”他喊了一声,

    楼梯脚步声响,李泉跑了上来,连忙扶住他,“你总算醒了,今天可忙死我了!”

    “阿姊,给我喝点水。”

    李泉又下楼取来水壶,递给他,李臻接过水壶一番痛饮,良久,他才长长吐了口气,感觉好了很多。

    “你啊!不能喝酒还拼命喝,你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喝醉过,真是丢脸。”

    李泉埋怨他J句,李臻又问道:“秋娘大姐呢?”

    “她已经回去了,让你有时间去她那里坐一坐,哎!我真想不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年轻nv子,居然会是那群无赖的首领。”

    李泉见李臻要解释,便笑着摆摆手道:“你不用解释了,我和她相处甚欢,前嫌尽弃,彼此J了朋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说到这,李泉又神情古怪地注视着兄弟笑道:“阿臻,她好像很喜欢你哦!”

    李臻脸一红,“大姊这是说什么话?”

    李泉在头上敲一记,“是你自己想歪了好不好,她虽是新寡,但人家立志要为丈夫守节,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我哪里胡思乱想了,都是你在说!”

    李泉不理他,起身笑道:“下去吃晚饭吧!今天我的存酒全部卖光,净赚两百贯,心情从来没有这样好过。”最新章节已上传

    她咯咯一笑,快步下楼去了,李臻长长伸个懒腰,又喝了J口水,这才起身下了楼梯。

    “阿姊,胖子呢?”李臻下楼却不见酒志,不由奇怪地问道。

    “他说出去逛逛街,领略什么洛Y风情,反正到现在还没回来,别管他了,你先吃饭。”

    李臻暗骂,不用说,这个死胖子一定跑去寻欢作乐了。

    李泉已经在小桌上摆好了酒菜,李臻坐下,见酒铺里空空荡荡,所有的酒坛都空了,便笑问道:“阿姊还没去进货吗?”

    “你别说,这还真是个大问题,今天阿才去进货,居然断货了,等吃完饭,你陪我再去进货,要不然明天就没法开门了。”

    这时,店堂内走进来J人,有人问道:“请问,李公子住这里吗?”

    李臻坐在过道上吃饭,可以清晰地看见店堂内的情形,进来了三四个人,都是武士打扮,中间簇拥着一人,背对着他,正负手打量李泉的酒铺。

    李臻依稀认出了此人的背影,极像是王元宝,他暗吃一惊,连忙起身迎了出来,“是王兄么?”

    男子转过身,果然是王元宝,王元宝呵呵笑道:“没想到能在洛Y见到贤弟,他乡遇旧人,怎能不让人高兴!”

    “确实令人高兴,王兄快快请坐!”

    李臻热情邀请王元宝坐下,王元宝瞥了一眼小桌上的酒菜,笑道:“看来我来得不凑巧。”

    “来得正好,我们喝一杯!”

    王元宝点点头,回头吩咐手下,“你们先退下!”

    J名武士行一礼,退出酒铺,这时,李泉连忙把李臻拉到一边,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会认识他?”

    “阿姊也知道他?”

    “我怎么会不知道,南市第一大商人,我们都得去他的酒坊进货。”

    “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

    李臻笑了笑,请王元宝坐下,王元宝也不客气,欣然坐下,李泉有点手足无措,她想了想,又跑去拿了一副碗筷。

    李臻给王元宝倒了一杯酒,笑问道:“王兄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王元宝笑眯眯说:“我在南市也有一家珠宝铺,就在刚才,和你一起的酒老弟去珠宝铺兑钱,我才知道原来你就在南市,所以就过来看望贤弟。”

    原来又是酒志,李臻拿他没辙了,估计这小子已经忘记他们还在被稽捕吧!居然跑去兑钱,万一王元宝把他们告发了.....

    李臻沉Y一下道:“王兄知道长安发生的事情吧!”

    “你是说武顺之死?”

    李臻点了点头,王元宝脸上笑容消失,露出了愧疚之Se,“我不该把贤弟卷进舍利案,拖累了贤弟,不过请贤弟放心,我过两天就回长安,我在长安也有点关系,尽量替贤弟脱了此案。”

    李臻见大姊从里屋走来,他连忙低声道:“多谢王兄好意,这个案子我已经找人帮忙了,应该问题不大,请王兄千万不要在我阿姊面前提及此事。”

    王元宝瞥了一眼李泉,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多事了。”

    这时,李泉走过来笑道:“王东主,我正好有件事情想问问你,不知是否方便?”

    “你尽管说,什么事情?”

    “是这样,我们下午去酒坊进货,却被告之断货了,要三天后才能有货供应,正好我的存酒全部卖光了,不知王东主能否....”

    王元宝呵呵笑了起来,“看来李大姐是刚入行吧!现在大家都在千方百计囤酒,王大姐居然把酒卖光了。”

    李泉姐弟同时一怔,李臻连忙问道:“王兄,此话怎讲?”

    “因为再些日子就是天子寿辰,每年都会隆重庆贺,到了那时,洛Y城内的葡萄酒会供不应求,价格暴涨,至少要翻一翻,所以酒坊也要限制出货了,三天后,酒坊出货价就要上涨三成了,没人告诉你们吗?”

    李泉顿时傻眼了,她两个伙计也是今年才招的新人,都不懂行,这种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

    “这....这可怎么办?我一点存酒都没有了。”李泉急得有点手足无措了。

    李臻却笑道:“阿姊不要着急,王兄就在我面前,还怕没酒卖吗?”

    王元宝哈哈大笑起来,“贤弟真会把握住机会,没错,有我在,李大姐一点都不要担心。”

    他取出一面铜牌,递给了李泉,“这是王氏商铺的内部酒牌,我会再给酒坊打个招呼,以后凭这块酒牌,李大姐的酒铺就视同王氏酒铺,可以进到上好高昌葡萄酒,没有限量,而且价格比别的铺子便宜一半,不管在洛Y还是长安都一样。”

    李泉大喜,连忙接过铜牌,万分感激道:“多谢王东主给我这个发财的机会。”

    王元宝摆摆手,“这只是一点小意思,比起你兄弟给我的帮助,我还真拿不出手呢!以后酒铺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尽量帮忙。”

    李泉不知道兄弟和王元宝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她心中惊讶,又不好多问,只得默默坐在一旁,这时,李臻又问道:“不知令M可在洛Y?”

    王元宝脸上有点不自然,G笑两声说:“真不巧,她今天上午正好回洛Y了,要是早一天,或许贤弟就能遇到她。”

    李臻默默点了点头。

    王元宝又和李臻聊了J句,便起身告辞了,李臻和李泉一直目送他远去,李泉这才将兄弟拉进屋,追问道:“你给我说老实话,你怎么认识他?”

    “大姊,上次我不是去高昌吗?正好在高昌遇到他,所以就认识了。”

    “没有这么简单吧?”李泉狐疑地注视着他。

    李臻实在不愿意让大姊知道舍利案之事,他便岔开话题道:“他既然给了大姊酒牌,大姊还不去进货?要不然明天可就没酒卖了。”

    李泉摇了摇头,“既然过J天葡萄酒价格要暴涨,我也没那么傻了,把酒全部卖光,而且我还得想办法再去借点钱,多存一点酒才行。”

    李臻想了想,便从怀中取出了玉牌,递给李泉道:“阿姊,这块玉牌是取钱的凭据,你可以从王氏珠宝铺支取两千贯钱,用来做进货的本钱。”

    李泉一惊,连忙问道:“上午阿姊就忘记问你了,你哪来这么多钱?还有,你到底怎么认识这个王元宝,阿臻,你要告诉我实话。”

    李臻无奈,只得解释说:“大姊放心吧!这是从正路来的钱,我们在高昌救了王元宝的X命,他出于感激才答谢我们,不光是我,胖子、大壮、小细,他们每人都得了一笔钱。”

    李泉将信将疑,如果是救了王元宝的X命,那就说得通了,她也正急需一笔钱当本钱周转,便寻思着就当是兄弟投入酒铺的份子。

    “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

    李泉又想起一事,笑了笑说:“还有啊!你下次不要再问他M子之事了,难道你没看出来,人家其实是不希望你去打扰他M子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