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75章 真假舍利

第0075章 真假舍利

推荐阅读: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明贼抗战之超级兵锋重生军嫂有空间奋斗在红楼局中局:妻子的秘密重返十三岁村孽新婚换爱娇娇倚天大唐风流军师

    次日一早,万像神宫内便由献舍利之事引发了轰动,倒不是舍利本身,而是出现两颗弥勒舍利。

    皇嗣李旦向她的母亲,也就是圣神皇帝武则天进献一颗弥勒舍利作为寿辰贺礼。

    同时,魏王武承嗣也向天子武则天进献一颗弥勒舍利作为寿辰贺礼。

    而且两颗舍利都来自吐火罗,套函一模一样,引起满朝轰动,这两颗舍利必然一真一假,那到底谁是真舍利?

    满朝文武议论纷纷,这件事已迅速取代了狄仁杰献毒经案,成为朝野关注的焦点。

    寝宫内,韦团儿正小心翼翼地给武则天梳头,一边笑着说道:“奴婢今天还和大官儿打赌,哪个舍利函是真,我们押了五贯钱!”

    她一边说,一边关注武则天神情的变化,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武则天眼中闪过一丝怒Se,随即又消失,淡淡笑问道:“那你押谁的舍利是真?”

    “大官儿先押了魏王,那奴婢只好押皇嗣了。”

    “你们都认为魏王是真吗?”

    武则天回过头,勾魂媚眼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薛怀义,轻启朱唇笑道:“大官儿为什么认定魏王是真呢?”

    薛怀义身材雄壮,大鼻子,豹子头,浑身洋溢着一种男人的野X,他呵呵笑道:“很简单,皇嗣足不出东宫,别人给他什么,他就相信了,恐怕连他都不知道真假。”

    “哦?那大官儿知道是谁给他的舍利吗?”

    “谁知道呢?”

    薛怀义故作漫不精心道:“或许是哪个外臣吧!反正我听说他常和外臣S下有往来,他得到舍利,很正常嘛!”

    武则天笑了笑,又问站在门口的上官婉儿,“婉儿,你应该知道一点消息吧!”

    上官婉儿上前施礼道:“婉儿看了皇嗣的献舍利书,好像是寿春郡王派人去吐火罗求来,献给皇嗣。”

    寿春郡王李成器是皇嗣李旦的长子,他今年十七岁,已**开府,可以结J外臣。

    而深居东宫的李旦就绝对不允许结J外臣,所以薛怀义刚才之言,其实就是在暗示李旦有罪。

    武则天似乎并不计较,她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两盒舍利一起开启,让我们直接辨认真假。”

    “婉儿遵旨!”上官婉儿行一礼,便转身去了。

    这时,武则天又瞟了一眼薛怀义强健的X膛,春心开始**,她便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韦团儿之所以受宠,就在于她太了解武则天的心思,她给武则天梳头时,触摸到她耳垂发烫。

    现在又问时辰,韦团儿立刻心知肚晓,轻声笑道:“离上朝时辰还早,要不,圣上再休息一会儿?”

    武则天笑了起来,“你这个坏妮子,好吧!就听你的劝,再休息一会儿。”

    她荡人心魄的眼神送给了薛怀义,薛怀义会意,立刻上前单膝跪下,“小僧愿给圣上讲禅!”

    武则天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眼中春情**,“那朕就再听一听怀义高僧的讲禅吧!”

    她扶着薛怀义慢慢走进了寝宫中间的一座小花园,韦团儿连忙喝令宫nv退下,她则站在门口,远远地F侍圣上和大官儿修禅。

    寝宫外的鼓声‘咚!咚!'的敲响了,掩盖住了某种声音传出,但宫中的宦官和宫nv们都心知肚明,白天鼓声敲响意味着什么。

    宫nv们满脸通红,不少侍卫也心神不安,没有人再敢走动,纷纷跪了下来。

    .......

    太初宫发生的风流之事并没有惊动万象神宫的朝臣们,此时,李德昭、苏味道等相国正带领大臣们在下堂内端详麒麟白玉桌上放置的两只舍利套函。

    众人议论纷纷,舍利当然只有一颗,那到底谁真谁假,令他们心中充满了好奇,不过和内宫打赌相反,大部分朝臣都希望魏王那颗是假。

    魏王武承嗣心中着实忐忑不安,他做梦也想不到,李旦居然也会拿出一颗舍利,连套函也和他的舍利一模一样。

    原来竟有两颗舍利,一真一假,直到这时,武承嗣才隐隐感觉自己或许被武顺欺骗了。

    武顺一定向他隐瞒了很多事情,武承嗣恨不得将武顺挫骨扬灰,但恨归恨,眼前这一关他该怎么过,进献假舍利,那可是欺君之罪。

    武承嗣心中还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他的舍利是真,李旦的舍利是假。

    就在这时,J名侍卫在大堂外高喝:“圣神皇帝陛下驾到!”

    朝臣们纷纷归队,一起躬身迎接大唐皇帝武则天的到来,在环珮声响中,身穿赭H金龙袍、头戴冲天冠的武则天在八名手执长柄团扇的宫nv以及数十名带刀侍卫的护卫下缓缓走进了下堂大殿。

    梁王武三思高声大喊:“躬迎陛下入朝!”

    朝臣们也纷纷跟着高喝:“躬迎陛下入朝!”

    武则天脸Se红润,精神焕发,显得娇艳异常,她在龙榻上坐下,内舍人上官婉儿则站在她侧面侍诏,武则天看了一眼众朝臣,摆了摆手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

    这时武则天的目光落在玉阶前麒麟两张白玉桌上的舍利套函上。

    此时,舍利套函外面的铜盒已被工匠用特制的工具切开,将里面的金棺银椁装入两只玉匣内。

    两只玉匣一为青,一为白,青玉匣是武承嗣进献的舍利,白玉匣则是李旦进献的舍利。

    武则天点了点头,对相国李德昭道:“可以辨舍利了!”

    李德昭高声喝道:“请高僧入殿!”

    在悠扬的钟声中,来自天竺的两名高僧,菩提流志和宝思惟手执法杖缓缓走入大殿,这两名天竺高僧都亲眼目睹过小阿陀寺的舍利。

    两名年迈的老僧向武则天行一礼,“参见吾皇万岁,愿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武则天笑道:“两位高僧请免礼,朕想先问一问,两枚舍利是否有可能都为真?”

    菩提流志合掌躬身道:“阿缓城小阿陀寺内只有一枚弥勒菩萨舍利,贫僧在十年前曾亲眼目睹,这两只套函若来自同一地,那只能一枚是真,或者两枚都是影舍利。”

    “好吧!先辨舍利。”

    菩提流志和宝思惟两名高僧宝象庄严地各自坐在一张白玉桌前,这时,所有的朝臣都向白玉桌前靠近,深长了脖子,连武则天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站在丹阶上观看。

    两名高僧小心翼翼地从玉匣中取出金棺银椁,打开银椁,又开启金棺,里面是两只镂空象牙球,被固定在金棺内,透过镂空的缝隙,便可清晰看见里面的舍利。

    这时,菩提流志合掌高声道:“启禀陛下,白玉函中是真舍利。”

    大殿上一P欢呼,皇嗣李旦激动得跪下,向武则天连连磕头,“这是儿臣献给陛下的寿辰之礼!”

    武则天点头笑道:“难得皇儿有如此孝心,朕深感宽W!”

    武则天的目光又落在青玉函上,脸Se渐渐变得严峻起来,此时无数双眼睛都落在了另一只套函上,既然白玉函中是真,那么青玉函中就有问题了。

    武承嗣满头大汗,两腿战栗,眼中露出绝望之Se,这时,高僧宝思惟合掌缓缓道:“启禀陛下,青玉函中为影舍利!”

    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武则天重重哼了一声,怒视武承嗣,“武承嗣,你竟敢欺君罔上!”

    武承嗣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连连叩头泣道:“陛下,臣确实不知道真假!”

    旁边武三思也出列跪下求情,“陛下,铜盒原是密封,若不开启,魏王怎会知道真假?他确实是想为陛下祈福祝寿,望陛下看在他心诚的份上,饶他这一次。”

    武则天怒火难抑,冷冷道:“也可能是他自己伪造来骗朕!”

    武承嗣吓得浑身颤抖,哭泣着解释道:“这是臣的假子武顺所献,臣也是被他骗了。”

    “这个武顺在哪里?”武则天B视武承嗣追问道。

    “他.他已经畏罪自杀了。”

    武则天顿时怒不可遏,喝令道:“将他乱棍打出去!”

    十J名侍卫冲上前,乱棍将武承嗣驱赶出大殿,这时,武则天心中怒气稍稍平息一点,对众臣道:“将弥勒舍利迎入白马寺供奉,朕将举行盛大的迎舍利仪式!”

    她又对武三思道:“这件事就由梁王全权负责。”

    “微臣遵旨!”

    武则天重重一摆袖子,“退朝!”

    她起身向侧殿走去,大殿上群臣议论纷纷,都在说这次魏王被扣上欺君的大帽子,恐怕会有难了。

    武则天怒气冲冲回到寝宫,她凤眼中迸S出复杂的感情,心绪难宁。

    这时,上官婉儿向薛怀义使个眼Se,薛怀义缓缓上前跪下,“微臣感谢陛下将舍利送入白马寺供奉。”

    武则天瞥了他一眼,心中的愤懑稍微平息一点,又道:“朕只恨武承嗣推卸责任,居然又把事情推到假子头上,荒唐之极。”

    薛怀义想起了被武顺打死的王道渊,不由冷笑道:“武承嗣其实还在欺骗陛下,微臣听说他的假子并非是畏罪自杀,而是被人所杀。”

    武则天一怔,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微臣知道这件事并不简单,武承嗣其实明知舍利是假,还故意献给陛下,具T发生事微臣也不太清楚,但微臣知道,武顺被杀,牵涉到了两只舍利的争夺。”

    薛怀义一箭双雕,不仅要报武顺杀王道渊之仇,也要让李旦献舍利之功化为乌有。

    旁边韦团儿大急,上前跪下,“魏王是陛下亲侄,讨好陛下还来不及,怎会做欺君之事?正如梁王所言,铜盒本是密封,若不剖开,怎知真假?望陛下三思!”

    武则天岂是眼中能揉沙子之人,她不听韦团儿求情,挥手让所有人退下,当即令道:“速宣来俊臣前来见朕!”

    她负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眼中若有所思,却不知她在想什么?

    P刻,来俊臣匆匆到来,跪下道:“臣来俊臣参见陛下!”

    武则天缓缓道:“狄仁杰的案子进展如何?”

    “回禀陛下,狄仁杰不肯承认他在佛经下毒,微臣打算后天再审此案,务必拿到他的供词!”

    武则天淡淡道:“此案暂时移J给御史中丞周允元,你就不要管了。”

    来俊臣吓了一跳,正要再解释,武则天却摆了摆手,“朕已经决定了,朕把另一件事J给你。”

    来俊臣无奈,只得低下头,武则天负手走了J步,压低声音对他道:“朕对武承嗣假子武顺之死很有兴趣,朕给你十天时间,来卿务必把这件事调查个水落石出。”

    “微臣遵旨!”来俊臣心中着实失落,这样一来,他的很多计划就落空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