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82章 芙蓉之毒

第0082章 芙蓉之毒

推荐阅读:娇娇倚天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武芙蓉脸上依然带着G引人的媚笑,轻轻摇身撒娇道:“人家就放了一点C情之Y,你犯得着生这么大的气吗?”

    蓝振玉想想也觉得有理,他松开了武芙蓉的脖子,脸Se缓和下来,闷闷不乐道:“我刚才说过了,我身上有伤,今晚不能陪你,你不要再勉强我。”

    “我当然不会勉强你。”

    武芙蓉迅速退到了安全距离之外,拔出剑冷冷道:“我早就腻味了你那张刀疤脸!”

    蓝振玉再次脸Se大变,他猛地将酒杯砸向武芙蓉,chou身拔出剑,肚子却一阵绞痛,他脸Se变得惨白,大吼一声,向武芙蓉猛扑过来。

    武芙蓉知道他的厉害,吓得连忙后退,不料蓝振玉却是虚晃一招,一把抓起桌上的P囊,奋力一跃,身影掠向窗户,双肩如铁锤,将精致的细条格望月小窗撞得粉碎,身影消失便在院中。

    武芙蓉大惊,奔至窗前长剑猛刺,蓝振玉人已消失,她心中焦急起来,若蓝振玉逃掉,她如何向父亲J代。

    武芙蓉扶窗情急大喊:“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埋伏在院外的J名黑衣武士冲进院子,却没看见蓝振玉,一人忽然指着房顶喊道:“他在屋顶上,快追!”

    但蓝振玉事先已摸清了路线,借着夜Se的掩护,他俨如一只矫健的黑豹,一连越过十J栋房宅,冲进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人影便消失不见了。

    魏王府已被惊动,上百人拿着火把,手提横刀长剑,在占地广阔的魏王府内四处搜寻,喧嚣吵嚷,乱成一团。

    武承嗣手执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站在魏王府主宅广场内,脸Se铁青地听取家丁头目的禀报。

    “禀报殿下,厨房、仓库一带已搜遍,没有发现逃者踪迹。”

    “殿下,后花园也搜遍了,没有发现蓝振玉。”

    ......

    各处的搜查报告依次传来,都没有发现蓝振玉的踪迹,武承嗣气得浑身发抖,这还是他掌权以来从未发生之事。

    这时,武芙蓉带着J名武士也出现在父亲面前,她心中未免有点羞愧,但要强的X格使她不想在父亲面前低头,尤其父亲身后还站着一个鱼品龙。

    “父亲,不用再搜寻他了,他中了nv儿的牵机散,活不过今夜,过J天他的尸T就会被发现。”

    事到如今,武承嗣也不想过多责怪nv儿,毕竟nv儿已经听自己的话对蓝振玉下手了。

    而且他知道牵机散的毒X,既然蓝振玉中了牵机散,那此人确实凶多吉少,武承嗣便稍稍松了口气。

    “蓝振玉之事你不要再管了,你连夜赶往长安,将我吩咐你的事情一一落实,任何有可能的知情人都不要放过。”

    “nv儿明白了!”

    武芙蓉也不想再管蓝振玉之事,她转身便带着手下迅速离开了广场。

    就在这时,一名家丁飞奔来报,“老爷,来俊臣求见!”

    武承嗣暗吃一惊,来俊臣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求见,他略一沉Y,便点点头道:“请他来见我!”

    武承嗣随即给鱼品龙使个眼Se,鱼品龙会意,先一步向内院走去。

    不多时,来俊臣在J名手下的陪同下,疾步匆匆来到武承嗣面前,他躬身施一礼,“俊臣参见魏王殿下!”

    “来中丞,这么晚还不休息吗?”武承嗣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语带双关地问道。

    “启禀殿下,卑职奉旨查舍利一案,事关殿下声誉,卑职一刻也不敢懈怠。”

    武承嗣脸Se一变,目光变得凶狠起来,“舍利之事不是早有定论了吗?什么时候又立案,还有什么可查?”

    “殿下,卑职只是奉旨行事,具T原因卑职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武承嗣狠狠地盯了他P刻,目光终于移开,他负手望着天空道:“莫非来中丞现在想查我吗?”

    “非也,卑职不敢查魏王殿下,今晚卑职来见王爷,是想要一个人,此人知道武顺被刺杀的真相,望王爷配合,使卑职能够给圣上一个J代。”

    来俊臣语气虽然卑谦,腰也一直没有挺起来,但他软中却带着Y,在关键时刻把天子拉出来,实际上就是在威胁武承嗣。

    武承嗣虽然只是个平庸之人,没有多少主见,但他混迹官场也有时日了,听得懂来俊臣的言外之意。

    他心中暗恨,却又无可奈何,毕竟舍利案倒现在没有说法,他进献假舍利,圣上骂他欺君罔上,后面却没有了结论,他就像被悬在半空,不着天也不着地,他心中其实也惶恐不安。

    武承嗣只得叹了口气,对来俊臣F软了,“你说吧!你想要什么人?”

    “卑职听说蓝振玉在魏王府中为侍卫,王爷能否将此人J给我?”

    武承嗣一呆,半晌才苦笑道:“来中丞,你没发现我府中乱作一团吗?连我这个魏王都持剑站在广场之上,不瞒你说,你要抓的人在我府中酗酒杀人,我们也正在抓捕此人。”

    来俊臣后退一步,惊愕地望着武承嗣,他立刻意识到,他将那条毒狗送得太早了,武承嗣已开始杀人灭口。

    来俊臣心中也焦急起来,蓝振玉是毒经案的关键人物,如果他被灭口,那自己怎么向圣上J代?

    本来他只是不想得罪武家,才暗中提醒一下武承嗣,不料现在却变成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心中懊恼,只得又躬身问道:“请问抓住此人没有?”

    “如果抓到了此人,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此人已下落不明,魏王府正在全力搜捕。”

    来俊臣沉默难言,他知道自己现在还得罪不起武承嗣,就算他不相信,也不能明说。

    武承嗣瞥了他一眼,又淡淡道:“来中丞要坐下喝杯茶,在我府上等待搜查结果吗?”

    这是在向外撵人了,来俊臣无奈,只得躬身道:“卑职不敢打扰殿下,明天一早再来拜访,希望殿下能抓住人犯。”

    他行一礼,转身离去,武承嗣也不派人送他,只冷冷地看着他的背影走远。

    这时,鱼品龙快步上前,低声道:“已经搜遍全府,确实没有找到此人,但有人在后院墙上发现一滩血迹,蓝振玉应该翻墙逃走了。”

    “一群没用的混蛋!”

    武承嗣恨得咬牙切齿,他又对鱼品龙道:“我知道你手下有不少人,你务必替我找到此人,不能让来俊臣得手,韦团儿那边,我去给她解释!”

    “孩儿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

    .......

    就在魏王府进行全面搜查的同时,隔壁的高延嗣府中也闻风而动,近百家丁也手执火把在府中仔细搜查。

    带领高府家丁搜查之人正是李臻,李臻也是刚刚才赶到,他从一名正在外围搜查的魏王府家丁口中得知了情况。

    和魏王府中人不同的是,李臻极为了解蓝振玉此人,蓝振玉向来是狡兔三窟,他能从五百金吾卫士兵的包围中从容离去,就说明此人有急智。

    这种人绝不会把自己困死在魏王府内,他必然会寻找一切机会先逃出魏王府。

    李臻心中画了一条路线图,如果他是蓝振玉,那么他首先就要逃出魏王府,先到隔壁高延嗣府的可能X最大。

    如果受伤,还可以先在高延嗣府内简单疗伤,然后再翻过高府西面的坊墙,坊墙外面便是洛水,蓝振玉完全可以从洛水逃走。

    高延嗣在宫中未归,府中便由养子高力士做主,在高力士的安排下,九十余名家丁都听从李臻的命令。

    家丁们分为三队,一队由李臻带领,沿着高武两家的隔墙仔细搜查,另一队由狄燕带领,在西面坊墙边搜寻,还有一队在高力士的带领下,在府中各个角落查找可疑迹象。

    李臻在隔墙的西北角发现了一串脚印,墙上也有脚印,明显是有人翻墙过来,他顿时精神大振,又仔细在C丛中搜寻,很快便摸到了一小团血迹。

    他闻了闻血迹,血迹很新鲜,却散发着恶臭气息,一般只有伤口未愈才会有这种污血,李臻想起了七天前他曾刺伤蓝振玉,难道蓝振玉的肩伤一直未痊愈吗?

    就在这时,高力士匆匆跑来,急声道:“李大哥,我们在厨房发现了情况,厨娘一家被杀,有人目击。”

    李臻立刻道:“带我去看看!”

    P刻,高力士带着李臻来到厨房,院子里站满了家丁,两名被杀之人也抬了出来。

    这时,有家丁带上来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他吓得浑身发抖,眼中充满惊恐之Se。

    李臻在他面前蹲下,柔声道:“你不到的告诉我。”

    少年断断续续道:“我看见...一人蜷缩在院中,不停吐血,王大娘...也看见了,上前去问他,却...却被他一剑刺死,他又冲进屋中,杀死了王大爷,当时我就躲在大树后....”

    少年说到这,失声哭了起来,李臻想了想又问道:“他是不是肩头有伤?”

    少年点点头,“他左肩缠着白布,全是血污。”

    那就对了,此人应该就是七天前被自己刺伤的蓝振玉,他没有料错,蓝振玉先躲到了高延嗣府中。

    “然后呢?”

    李臻又追问少年,“他从哪里跑了?”

    少年一指西面,“他跳上房顶,向那边跑了,就是刚才。”

    就在这时,高府西面传来一声惨叫,李臻一惊,纵身便向惨叫声处奔去,高力士也急了,大声对家丁令道:“快去西墙!”

    李臻心急火燎,西面是狄燕在搜寻,可千万别出事!

    他一口气奔至西墙,只见西侧门已经打开,大门两边站着二十J名家丁,个个神情慌张.

    地上躺着两名家丁,都是前X中剑,X前全是血迹,看样子已经没气了。

    “狄姑娘呢?”李臻不见狄燕,急得大喊。

    一名家丁战战兢兢指着大门外,“狄...姑娘已经追出去了。”

    李臻一跺脚,挥剑冲出侧门,狂奔而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