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史上第一大魔神 > 第一章 三劫至,圣人出!

第一章 三劫至,圣人出!

推荐阅读:村孽新婚换爱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娇娇倚天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天地难测,人心诡变。”

    “一T好补,六道可求。唯独这三劫难渡!难!难!难!”

    林荒看的是卜元圣的《求神九问》,八千年前的原版,现在已经很少见。

    林荒看得很仔细,一个字一个字的读,时不时还停下来,扣着字眼一遍遍的揣摩。

    这本书他已经看过三千七百八十一遍,每看一次他都有新的收获。

    十万年前百圣归墟,诸神陨落,浩荡,奠定人道华章,时代已经不同了。

    “时代已经不同了,日新月异,八千年前的理念已经不适合,要成神,自然要走一条不同的路。”林荒合上书,走出静室。

    “主人。有三封新消息。”天枢闪烁,器灵显化成猫,跳入林荒怀里。

    “念。”

    “冬月七号,承影中学同学会在南门酒店举行,邀你参加。”

    “仲裁所关于你拖欠水电费用,以及窃电行为下达了仲裁决议,罚没你五千晶币,三日内缴清。”

    “最后是荒神界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达到你的要求,目前在线人数十万零三千。”

    听到最后一个消息,林荒喝水的动作顿时凝滞,揉了揉眉心,“是时候了么?”

    荒神界,林荒盗版梦神界制造出来的梦世界。可以让人在其中T验梦境生活,正所谓一梦J千秋,今夕是何年。

    当然林荒制造的荒神界没有得到官方许可。

    不过相比于幻神界或者其他官方许可的梦世界,林荒的荒神界只需要花费一点点的晶币,就可以得到最高权限许可,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这个时代,虽然依然有神灵高高在上,但是经过百圣革天,凡俗的生活已经大不一样,民智开化,璀璨文明,各种各样的神道知识被传播,各种各样的神圣器物流水一般制造出来。

    以前各种神圣绝学被普及,成为了义务教育的课本。特别是陨落后的梦神神躯被制作成了囊括万界的梦神界,更是让凡俗社会进入了知识大爆炸的时代。

    J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功法被创造,每一天都有新的神器被制造出来,丰富繁华着凡俗人的社会。

    当然与此相对的是,十万年来,三千世界,万千族群,无人成神。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断开荒神界接入点,启动所有能源,开启所有防御神阵。天枢启动特殊指令模式。然后,开始吧。”

    J乎只是犹豫了三秒钟,林荒就有了决定。

    神话时代持续千万年,特别是经过十万年前的百圣革天后,成神的道路已经被彻底摸清,一T三劫六道的法门甚至得到了诸神的认可。

    所谓一T,就是身T。修的是身,是将凡身修炼成神T的法门。

    三劫,天劫,地劫,人劫,修的是魂,只有渡过三劫,才能修成万劫不磨的灵魂。

    至于六道,地、水、火、风、Y、Y。修的是物质,整个世界的规则。

    神T不坠,灵魂不灭,掌控规则,如此方能为神。

    一T三劫六道涵盖了所有的修炼功法,各有千秋,但若想成神,却是必须将这一T三劫六道全部修成才行。

    但一T好补,六道可求,唯有三劫难渡。世人修炼,大多从一T六道入手,但林荒选择了三劫。

    荒神界,归墟之地。

    作为荒神界的最后关卡,还没有人能踏足这里,但林荒出现在了这里。

    整个荒神界,是林荒以大梦心经为基础,结合十五颗梦魇族脑核制造出来的梦世界,在荒神界中,林荒就是神,就是主宰。

    “我说,要有光!”林荒一袭青衣,长发披肩,简单一束,古朴大气,赤脚站立,一挥手,便有了一道光。

    惶惶如大日,渺渺如毫芒,瞬间照亮整个荒神界。

    与此同时,整个荒神界中,所有存在的人都陡然心惊,得到了消息。

    “归墟之地开放了?!”

    “这么快!难道这个荒神界也要关闭了?”

    “管他那么多!走!去归墟之地,百圣战诸神。哈哈,荒神,我充100晶币,我要当武圣!”

    这就是荒神界的魅力,只需要一点点的花费,你就可以在梦中成为你想成为的一切,哪怕是神。

    当然限于林荒的能力,即使在荒神界成为神,也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如果是在梦神界,你能在梦神界成神,现实中你也可以成神。

    “十万零三千。呵呵。有十万零三千人帮我分担,三劫,我倒能不能渡过去!”林荒忽然大笑一声,手一挥,傲视天穹。

    轰隆隆!

    天地变Se,雷霆翻滚,骤然之间,整个荒神界,雷霆轰鸣,天地反转,天地好像变成了一个大磨盘,雷霆加Se,磨灭众生。

    “哇!这效果!荒神,你可以嘛!”

    “这是天劫!是天劫耶!爽翻了!这钱值了!”

    荒神界的众人大呼小叫,直呼过瘾。

    轰!

    雷霆万钧,如光如狱,分化十万道,瞬间而至。

    “啊!”

    “不!”

    短促凄厉的声音响起,J乎是弹指间,整个荒神界被清空,只剩下林荒一人只手抗天。

    “不够!不够!再来!”林荒大笑一声,头发飞扬,伸手一挥,刚刚死去的荒神界众人又再度复活过来。

    轰轰!

    天劫越发猛烈,激荡雷霆,撕裂天地。刚刚复活过来的众人,还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再度在雷霆之下化作齑粉。

    雷霆滔滔,天威莫测。一而再,再而三。

    “九,为数之极。天劫九道,现在,是时候结束了!”

    又一道雷霆落下,林荒深吸一口气,猛然吐出,瞬间如风,如瀑,如山,最后化作三道桀骜身影,悍然逆天而上,只手抗天。

    雷光闪烁,渐渐熄灭。

    林荒心中一松,知道天劫一关,自己算是闯过去了。

    “怪不得世人对天劫畏之如虎。天劫,果然可怕。”林荒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手掌,原本深刻的掌纹渐渐变得平整,最后慢慢消失,掌心竟然变得光滑如镜一般。

    林荒知道这代表着自己已经渡过了天劫,从此之后我命由我不由天。

    “只剩五万人了?”来不及欣喜度过天劫,林荒弹指一点,荒神界众人再度复活,但数量只剩下一半。

    “我要投诉!我要投诉!该死的荒神!好痛!好可怕!”

    “是天劫。是真正的天劫!该死!我们上当了,他拿我们当P灰!”

    天劫九道,荒神界中活下来的人哪怕再蠢,也知道自己等人被坑了,而且是史上最可怕的骗局。荒神欺骗的不只是他们,还有这天,这地。

    他想鱼目混珠,欺骗天地,渡过三劫。

    众人咒骂,林荒毫不在意,这个计划他已经筹划了十年。从古至今,能够渡过三劫的人,无一不是惊人绝艳,将一T六道修炼到极致,才去尝试渡三劫。但林荒反其道而行之,先渡三劫,再塑神T,执掌六道。

    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其他人连想都不敢想,但林荒不光想了,还做了。

    “时代不同了。老思维,实在是太愚蠢、太L费时间了。”林荒叹息一声,他不是神二代,他没有天赋异禀,他没有天生神T,他只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个,不可能成神的普通人。

    但是时代不一样了。借助荒神界,林荒觉得自己有可能创造一个奇迹。天劫虽强,但也不是不能欺骗。

    荒神界是林荒创造的,所以对天地来说,整个荒神界都是要被灭杀的存在,所以荒神界里存在的十万零三千人都要被灭杀。所以林荒有了十万零三千个P灰,而且不同于其他抵抗天劫的阵法,因为对于天地来说,林荒就是荒神界,荒神界就是林荒,所以从始至终林荒面对的天劫都没有加强。不会像阵法一样,因为他人参与而引来天劫变强。

    天劫刚过,地劫又起。

    荒神界开始刮风,这风起于大地,源于九幽,从足心入,从百汇出。这是地煞,这是地劫。

    这是风,也是火。这是火,也是水。

    呼呼!风吹,火烧,水溶。

    须臾间,荒神界众人化为灰灰,林荒一挥手,死去的众人又再度复活,只不过数量再度减半,死去的,灵魂已经彻底被地劫湮灭了。

    风吹一季,火烧原野,水漫天地。

    荒神界的众生就在这风吹、火烧、水溶之中,宛如野C一般,被切割,烧毁,融化,不过九息,整个荒神界,孤零零的只剩下七人。

    林荒身影变得单薄,即使有十万人帮他分担,但是渡过天地二劫,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至于剩下的六人更是萎靡不堪,灵魂摇摇Yu坠,JYu消亡。

    目光相对,林荒的目光平和淡然,其他六人却是咬牙切齿,愤恨惊恐。

    “天地二劫已过。人劫,我很期待。”

    “林荒。你的梦想是什么!”

    “成神。”

    “哇哦,林荒,你好厉害。”

    五岁的林荒,五岁的陈若。

    “林荒。你的梦想是什么!”

    “成神。”

    “那林荒要加油哦!”

    十岁的林荒,十岁的陈若。

    “林荒。你的梦想是什么!”

    “成神。”

    “林荒。你下次不要这么说了,别人会笑话的。”

    十五岁的林荒,十五岁的陈若。

    “林荒,你的梦想是什么!”

    “成神。”

    “呵呵。我就知道,算了,不说了。我们分手吧。”

    二十岁的林荒,二十岁的陈若。

    现在,林荒二十五岁。放弃了梦想,朝九晚五,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挤上云车,穿过半座城市,九点钟打卡、上班。十二点准时吃饭,一点钟继续上班,期间上三次厕所,然后等到六点,打卡、下班,挤云车,穿过整个城市的灯火,回家,做饭,洗澡,睡觉,周而复始。

    “林荒。明年我们结婚吧。我算过了,现在的存款加上年底的年终奖,应该够我们J首付了。”二十五岁的陈若一如记忆中的甜美,靠在林荒肩头,笑道。

    林荒停下手中的动作,关掉火,转过身,伸手抚摸着陈若的脸庞。

    “怎么了?”陈若愕然。

    “其实,我真的有ai过你。也想过这样和你一起平凡,普通,结婚,生子,老去,死亡。可是,这不是我真正想象的。我有我要的梦想,要去的方向,怎么可以在这里停下。所以,对不起,我只是曾经ai过你。”

    林荒双目黯然,怅然一叹,看着陈若的脸庞在眼前一点点消散,“这就是人劫么?果然,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

    。。。。。。

    你有刻骨铭心的恨过一个人吗?

    ai到极致,所以恨到极致。

    林荒恨陈若,恨到想要杀死她。

    所以林荒偷偷潜入了陈若的家中,绑架了她。

    “林荒,你疯了。我说了,我们不合适,你不要乱来。”陈若有些惊恐,她没想到有一天林荒竟然会这么对她。

    “我疯了,的确。从你离开我的那天,我就疯了。我有多ai你,便有多恨你。你知道我有多ai你吗?我愿意为你去死!所以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恨你吗?”林荒有些竭斯底里,舞动着尖刀,用准备好的燃油洒满了房间。

    “林荒,你不要激动。你冷静一下。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

    “不用了!我恨你,所以,让我们一起去死吧!”林荒大笑一声,点燃了火,看着跳动的火焰,林荒忽然沉默了。

    “ai到极致,便会恨到极致吗?”

    林荒忽然叹息一声,“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恨过她,我只是有点惋惜,有点惆怅,因为我毕竟曾经ai过她。”

    “人劫,你输了。人心虽然诡变,但我一心成神,本心坚定。红尘繁华一夕过,ai恨情仇,无牵无挂,你想用红尘俗世乱我本心,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林荒抬头看天,二十五岁的生命,于红尘中奔走,却从来没有动摇本心。ai憎恨,对他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

    人心诡变,林荒睁开眼,看到的是记忆中一起去世的父母。

    佝偻身影,华发早生,林荒心中忽然有些心塞。

    “ai憎恨,怨别离,求不得。哎,身在凡尘,哪得超脱,罢了,罢了。”

    一声叹息,林荒渐渐迷失。

    弹指三十年,谢了年华,去了春秋,林父林母已经垂垂老矣,林荒也已经人到中年,有Q有子。

    “爸妈明天出殡,你怎么还不睡。”笑着接过陈若递来的大衣,林荒摆摆手,扬了扬手中的书。

    “刚看了一个故事,上面说有个人为了成神,杀Q证道。你说好笑不好笑。”

    “尽看些杂书。小心你走火入魔。”

    “呵呵。我以为我已经走火入魔了。”林荒笑了起来,目光渐渐变得坚定,放下手中,明天还要早起。”

    眨眼又是三十年,陈若病逝,只剩林荒截然一身。

    “爸。你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好了。你年纪大了,一个人住,我和佳慧都不放心。”

    “没事,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林荒已经很老了,但精神却极好,“我这一生,前二十五年,桀骜不驯,为自己而活。后三十年,蝇营狗苟,为父母而活。最后三十年,如履薄冰,为Q子而活。有人杀父杀母杀Q杀子,以杀证本心。而我,三十年蝇营狗苟,以谢父母养育之恩。三十年如履薄冰,以答Q子半生之情。六十年众生牛马,才得永世诸神龙象。”

    “红尘苦,ai憎恨、怨别离。幸得红尘,幸得红尘!哈哈!”

    仰天大笑一声,林荒出了红尘之门,一挥手,整个荒神界已经只剩他和最后一人。

    “好一个人劫,好一个人心。”林荒长长吐出一口浊气,ai憎恨、怨别离,红尘多牵绊,纵是林荒自以为本心坚定,却也同样被困了六十年,最后用一生守候,还这二十五年红尘牵绊。

    即使是现在重新站定在荒神界,林荒也不是十分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渡过这人劫。

    “ai憎恨,怨别离,求不得。想必这最后的劫难定然落在这求不得上。”林荒隐隐把握到人劫最后的落点所在,但人心诡变,即使是林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求不得,会照应在哪里。

    “你完了。”

    忽然,最后剩下那人开口了,语气怨毒。

    “你的确是天纵奇才,竟然能够想到用这样的办法来渡过三劫。但是可惜,你不该将我也卷进来。我是洪家嫡系,祖祠有我本命灯,超过三个月时感应不到我,就会熄灭。你应该知道洪家震怒的后果。”

    林荒愣了一下,看了那人一眼,点点头,没有理会。

    “你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虽然你已经铸下大错,但是以我洪家的权势,还是可以保你一命。你是个天才,说不定还能有机会成为我洪家的客卿。”

    “洪家能帮我度过人劫吗?”林荒悠悠一句,让那人顿时哑口无言。

    轰隆隆!

    荒神界忽然剧烈震动起来,天地崩溃,宛如天变一般。

    “哈哈。你完了。我,我发誓。”那人一愣,随后狂笑起来,这样的情况他在书中看过,这是外界强力G扰,梦世界即将崩溃的先兆。

    林荒脸Se一变,他已经收到了天枢的消息,有人在强行突破防御神阵,显然事情已经败露。

    “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林荒叹息一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次是他疏忽了,人劫比他想象的还要难渡,L费的时间太多,否则也不可能被人找上门来。

    “罢了,罢了。祸兮福所倚。功亏一篑,说不定,还是我的福缘所在。”林荒心血来C,觉得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心中一定,看了那还在聒噪的洪家子弟一眼。

    “本来你能活下来是件极为幸运的事情,但你太聒噪了,我不喜欢。所以,你还是去死吧。”淡淡一句,林荒伸手一捏,就把那洪家子弟捏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