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十六章 一刀解厄

第三十六章 一刀解厄

推荐阅读:奋斗在红楼局中局:妻子的秘密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村孽新婚换爱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娇娇倚天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杨帆大吃一惊,蓦地睁大眼睛道:“竟有此事?”

    马桥轻轻点头道:“不错!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是太平公主ru母,因为这层关系,少有人敢冒犯她,所以莫坊正便劝苏坊正不要多惹闲事。”

    杨帆蹙起眉头道:“那姚氏夫人……应该不会从中作梗吧,你想,那姓柳若是退了这门亲,岂不正好专心F侍于她?”

    马桥冷笑道:“就算姓柳成了亲,还不是被那姚氏夫人想J时唤去便J时唤去?姚夫人会呷他这份G醋吗?再说,她也只当姓柳是个玩物罢了,又不是要嫁给他。那日羞辱得她狠了,这F人心肠歹毒,恨不得对小宁多加折辱呢。”

    杨帆默然P刻,缓缓地道:“如此说来,倒是我不是了。如果当日不是我得罪狠了他们,或许宁姊退婚便不会遇到这许多麻烦。”

    马桥道:“算了,别说这些,你也是真心把小宁当了阿姊,才肯为她出头。当日纵然不曾羞辱他们,以他们卑劣德X,又岂会轻易放过小宁?”

    马桥沉默了P刻,又道:“苏坊正倒是挺仗义,虽知那姚氏夫人有这般身份,还是想试一试,就力邀那莫坊正出面,一同去劝说柳君璠,甚至还替小宁答应,只要他肯退婚,便许他一些钱财,原想着这人忒没骨气,许他些财物,或许他就肯了。

    哪知道,那位姚夫人当时就柳家,她居然从内室里走出来,耻高气扬地讥讽说,一个卖面P儿汤,那点钱岂会放她眼里,小宁嫁那姓柳是嫁定了,要苏坊正不要白费心机,回来叫小宁准备做娘子便是。”

    杨帆听了,目中顿时掠过一丝厉Se。虽然这番话马桥只是平白转述,但是他能想像得到,当时那姚夫人该是何等目中无人,对宁姊该怀有多大恨意。

    这个F人心X狭隘、睚眦必报,那柳君璠卑劣无耻、毫无骨气,这样两个人凑到一块儿,面P儿一旦真嫁入柳家,何只是抬不起头做人那么简单,简直就要生不如死了。

    杨帆手往榻上重重地一按,忽然触及了包袱一角,心中攸又一动:“宁姊家里那点钱,他们看不入眼,我用阿奴馈赠这些贵重珠宝,能否买出宁姊自由身?”

    只稍稍一转念,杨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今此事有姚夫人从中作梗,就算柳君璠肯,她也不肯。自己只是一个坊丁,宁姊只是一个卖面P儿,突然拿出这么多财宝,那姚氏夫人只消往官府递一张名贴,说他们涉嫌偷盗,这便成了大麻烦。

    再说那柳君璠是个唯利是图,见钱眼开家伙,可他品X虽然卑劣,却并不是一个白痴,如果有人肯拿出这么多财宝赎买宁姊自由,难保他不会利Yu熏心,得寸进尺,想从宁姊身上榨取多财富。

    马桥见他低头沉思,脸上Y晴不定,知道他为江旭宁想办法,便重重地一拍他肩膀,道:“小帆,不用为难,办法我已经想到了。”

    杨帆霍然抬头,喜道:“你有办法?”

    马桥颔首道:“嗯!我从苏坊正家出来,就开始想办法。那姓柳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嫁了他,小宁这一辈子就毁了,她跟我从小一块长大,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跳进火坑,我思来想去……”

    杨帆恍然道:“原来如此,你要跟宁姊S奔?这倒确是个釜底chou薪好办法!”

    “嘎?”

    马桥下巴差点儿脱臼,吃吃地道:“这……是好办法?”

    杨帆眉飞Se舞地道:“当然是好办法,我早就看出,宁姊对你有些不同一般,想来心中也是喜欢你。你今既有这个想法,那是再好不过,你们二人S奔,成了真正夫Q,他姓柳想不离都不成了。”

    马桥嘴角猛地chou搐了J下,说道:“兄弟,小宁现虽未过门,婚书却已签下了,也就是说,她现已经是人家娘子!S奔?亏你想得出,那是触犯王法,就算我跟她逃了,娃儿都生了七八个,她依旧应该是人家娘子,除非人家肯休了她。再说,她有一个老娘,我也有一个老娘,你说我们携家带口,能逃到哪儿去?”

    杨帆这才知道是自己想歪了,不禁问道:“那你说好办法是?”

    马桥发狠道:“‘义绝!’唯有义绝这一个法子可行!我明日登门,认下小宁母亲做G娘,以小宁兄弟身份打上门去,打断他一条腿,不怕他不告官,只要他主动报官,再叫小宁提出解除婚约!”

    杨帆瞪着他道:“这就是你想出来好主意?你知不知道,你殴伤人命,要坐牢。”

    马桥正容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打得轻了,不起作用,怎么也要打断他一条腿,才算合了这‘义绝’条件。如此一来,我自然要做两年牢,我马家兄弟多,不愁没人照料阿母,只是我那些堂兄弟都不住本坊,阿母也不会舍了这幢宅子与我本房兄弟同住,我不时候,还请你就近多多照料一下。”

    马桥说着,便站起来,向杨帆郑重地一揖。

    马桥身上有许多缺点mao病,但是对父母,他至仁至孝。对朋友,他义薄云天,他就是坊间一个普普通通市井儿,可谁又规定,仗义负侠、慷慨赴死者,必须要有一身超凡脱俗本领?有大本领者,未必就有这副侠义心肠。

    仗义每多屠狗辈!马桥不识字,也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可是很多懂得大道理人,他如许行为面前,怕也要自愧不如。

    杨帆怎能让他出头,立即驳斥道:“糊涂!便是你坐了牢,就一定能判离?如果这件事,仅仅是宁姊和那柳君璠之间事,其实反而好办了,可如今不是有个姚夫人掺合其中么?你想想,只要她一张名贴递到府衙,官府判决岂会如你所愿?”

    马桥呆了一呆,急道:“那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小宁往火坑里跳?不管如何,我要试试!”

    杨帆问道:“宁姊现知道消息了没有?”

    马桥摇摇头道:“还没有,苏坊正回来晚,我一直守他家,问清了消息我就奔你这儿来了,还特意嘱咐了他,先不要告诉小宁。”

    杨帆点头道:“好!你先回去,让我今晚好好想想,或许我能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如果实不成,再按你法子试试也不妨。”

    马桥苦笑道:“我马桥是洛Y城里本乡本土长大人,碰到这等泼P无赖都无甚办法,给你一夜功夫,你又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唉!那我先回去了,别忘了我托付,如果……我被抓进大牢,我娘那里,你多费些心思。”

    马桥絮絮地叮嘱着,被杨帆送了出去。

    天ai奴俏生生地立房中,看着杨帆回来,问道:“他来找你,有什么事?”

    杨帆抬起头时候,一抹杀气已完全隐入了眸底深处。

    他轻松地一笑,说道:“没甚么,只是一点繁琐小事。明天我不当值,一早,我送你走!”

    夜Se深沉,梆子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

    杨帆张开眼睛,月光透窗而入,窗棂上疏影横斜,尤显静谧。

    他开始准备起来,打开箱子,从箱底翻出一把解耳尖刀,轻轻cha进腰带,连夜行衣都没有穿,今夜不是潜入兵部查阅档案,闯入柳家,杀一个柳君璠如宰J耳,用不着如临大敌。杨帆收拾停当,正待离开,身形刚刚一动,忽又凝止,手已握紧刀柄。

    后院门开了,清光泻入,将一道人影映地上,如窗上疏影,玲珑浮凸。

    杨帆吁了口气,松开了握刀手,天ai奴缓缓走了进来。

    天ai奴背光而站,看不清她脸上神Se,清冷月光自后照来,衬得她腰如约素,T态极美,有一G说不出雅致秀丽。

    “又要去打叶子牌?”

    “啊!对对,打牌。”

    “打牌用带刀么?”

    “……”

    “你要去杀人?杀掉那个姓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