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十八章 地头蛇

第三十八章 地头蛇

推荐阅读: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明贼抗战之超级兵锋重生军嫂有空间奋斗在红楼局中局:妻子的秘密重返十三岁村孽新婚换爱娇娇倚天大唐风流军师

    四合连山缭绕青,三川滉漾素波明。

    春风不识兴亡意,CSe年年满故城。

    烟愁雨啸奈华生,宫阙簪椐旧帝城。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Y城。

    要知洛Y兴衰,无异定鼎大街。

    此时定鼎大街,繁华非常。

    平坦青乌Se石板铺成一P阔大平面,把人视野水一般倾泻开去。

    远处,黑Se屋檐、红Se巨柱、HSe城墙,构成了一副简洁洗炼、庄严肃穆、气象万千画面,那是巍然傲立定鼎门。

    高大墩台、三个门道、东西飞廊、东西两阙和左右马道,由曲尺型飞廊连接一起,进入这座庄严肃穆、气势恢宠定鼎门,迎面便是一条宽一百五十米,长达四公里大街----定鼎大街。

    笔直定鼎大道像一柄利剑,剑尖向外,直指龙门伊阙,四公里长定鼎大街仿佛笔直剑刃,一直沿伸到宫城,剑锷就是皇宫正门则天门,剑柄则是中轴线上‘明堂’、‘天堂’等一座座巨大矗立宫城中轴线上殿宇。

    “明堂”里,是一座硕大无匹木制佛像,鎏金饰玉,华美绝L,大佛拈指,即便是那微翘一根小指上,也足以站得下十多个壮汉,这座以当朝武后相貌为原型制作巨大拂像,面带慈悲微笑,高高地俯瞰着从定鼎门走进定鼎大街芸芸众生。

    气派无比定鼎城门和这条宽敞平坦定鼎大道,始建于隋大业年间,隋炀帝杨广是第一个通过这座城门帝王,而今,大隋不再,但是这座集中了无数人力、物力建造而成恢宏建筑,依旧发近着它作用。

    贩夫走卒、文人士子、行贾胡商,川流不息,车马骡驴,西域驼队,共同构成了这繁华盛世景像。坚Y青石地面,因为天长日久磨擦和辗压,你低头看去,会上面发现一道道浅浅辙印。

    你能想像刚刚结婚数月,就背井离乡远赴异地去做生意,这一去便是数十年不回家门,等到他儿子长大成人,异地与他相遇时,彼此尚未通名报姓以前,居然互不相识么?

    这个时代,就有这样故事。

    你能想像一个人跟着一个小商贾去做生意,分文不取,心扶持,忠心维护,数十年如一日,直到那个小商贾成为富可敌国大商贾,这才按照约定,划割出一部分家产给他,从而由一文不名,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富甲一方阔商,再延续他曾经主人人生道路么?

    这个时代,就有这样故事。

    你能想像,这种根本没有官方契约约定,那功成名就富商却绝不会毁弃前约,拖欠他工钱,他也绝不会半途为利所诱,出卖他追随主人,这长达数十年约定,居然全凭一个“信”字么?

    这个时代,就有这样故事。

    你能想像托一贫如洗卖者,托着一枚祖传珍稀宝石,标价一百万钱,街头叫卖,却乏人问津,结果忽有一个识货者看见,却B然大怒,说他如此低价,玷污了此等珍宝,Y是B着他加价到一千万钱才肯买下事么?

    这个时代,就有这样故事。

    这是一个充满奇迹年代!

    将帅传奇,政客传奇,游侠传奇,诗人传奇,nv人传奇……

    以上种种,则是属于大唐商人传奇。

    现,天ai奴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富有万金西域巨贾。

    而杨帆则摇身一变,成了她身边忠实仆人。

    富拥万金西域少nv天ai奴与她忠实仆人杨帆,此刻正站洛Y繁华定鼎大街上。

    这条大街,行人如织,每个走这条大街上人,或进或出,都寻找着生命契机,博取着富贵与功名,一抒平生志向。

    不管是达官贵人,王孙公子,还是贩夫走卒、乞儿苦力,都这条大道上走着,然后分别进入左右坊内豪宅或者陋室,行走同一个天空下,步入各自不同人生。

    这里,一个红发蓝眼、形容粗犷,穿着土气,牵着骆驼波斯人,可能就是一个一掷万金富有商人;一个看起来衣冠楚楚、摇着羽扇文人S客,可能就是一个身手高明神偷妙手;一个扶拐而行,白发苍苍颤巍巍老者,也可能是一个年迈归隐游侠儿。

    大街上是不许做生意,但是流动商贩比比皆是,利用川流不息人群,长达四公里长道,和四通八达大街小巷,与公人们躲着迷藏。

    天ai奴头戴雕胡帽,垂纱蔽面,袅袅婷婷,虽然别人看不到她容貌,可是仅那站姿、那举止,分明就是出身大富之家,自Y熏陶出来贵胄千金,雍容优雅、高高上。

    杨帆现已丝毫不怀疑她装龙像龙、装虎像虎本领。

    天ai奴蹙眉道:“我们现要做,就是置办好全套行头,豪宅、轻车、nv婢、男仆,以及一位贵胄千金应该拥有一切,要置办这些东西,需要找牙人,你带我到这儿来G什么?”

    杨帆微微一笑,道:“若论智计百出,我不如你,可是,我毕竟洛Y城住了这么久,也算半个地头蛇,说起这其中门道来,你可不如我。找牙人?牙人是买主身份,试问,是你身份能见人?还是我这个坊丁身分能见人?”

    牙人虽是帮助介绍雇工、联系买卖奴仆、房舍及各种用具掮客,不过他们担G系着实不,士农工商是良人阶层,良人是不可以买做家奴,哪怕他自己愿意,也不可以,如果牙人错把良人当成J籍卖与人家,一旦事发,官府追究起来,他就要担责任。

    牙人还要负责检查受人雇佣者身份,有些人自卖自身,只是为了混进豪宅,等他进去,便偷了财物逃之夭夭,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也要追究牙人责任。另外,买家够不够资格使唤奴仆,可以使唤J个奴仆,这都是有规定,因此牙人必须对买卖双方知根知底。

    两人现身份当然不可能通过牙人,天ai奴不用说了,那身份见不得人,杨帆现虽然有个正儿八经身份,可他那身份是修文坊中一坊丁,突然成了豪门家仆,牙人都是经多见广人物,岂能不生疑。

    天ai奴听了一怔,说道:“这倒是个问题,不过……,难道咱们要这大街上一个个询问,问他们是否愿意被咱们雇佣不成?”

    杨帆望着街上熙熙攘攘人群,怡然道:“这就是地头蛇本事了,跟我来。”

    胡帽垂帷下,天ai奴轻轻撇了撇小嘴儿,轻移莲步,跟上了杨帆。

    宽广定鼎大街两侧,各植着一排高大槐树和榆树,同后世一些市政官员今儿刨树、明儿栽树、后天再刨树,暗藏SYu、如此折腾行为不同,这儿槐树是从隋大业年间栽下就不曾动过,因此高大、繁藏,枝G虬结,一看就有一种古老、厚重韵味。

    这里除了晨起散步人群,似乎是少有人接近,榆树后面是一道三宽深排水沟,排水沟后面便是高达一丈坊墙,里边就是方方正正一个个坊了。

    天ai奴跟着杨帆来到树下,赫然发现,那高大坊墙上居然乱涂乱画地写着许多字迹,这个地方写字人自然不会是“某某某到此一游”,而是一些别具特Se小招贴。

    “玄空看房宅,六壬断吉凶,摸骨算命,铁口直断,崇政坊十字南大街第三曲,刘瞎子!”

    “踏春秋猎、宴请佳宾,安能没有佳人相伴乎?温柔坊十字北第二家香凝姑娘,会唱曲,会暖床,身材婀娜美娇娘,哪怕郎君Se如狼,不到天亮不起床。”

    “严冬将临,寒不可耐,上等木炭J吓人,里仁坊七曲二巷薛理,价钱公道,炭质优良……”

    长达四公里坊墙,成了两面巨幅广告牌子,一路走去,上面写东西五花八门,内容无所不包,J乎你想找到一切F务,这里都能找到。

    天ai奴看得叹为观止。

    杨帆一路走去,左手拿着一张纸,右手拿着一支炭条,一一抄录着他想要东西,忽然,一条小招贴赫然入目,杨帆观之,顿时囧然:“吾之贤Q,无故走失,年方二八,名曰小闵,黑面大口,暴牙眇目。若有寻回者,赏两百钱,决不食言,立字人:修文坊十字东大街西三曲大榆树下萧千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