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十九章 楚狂歌

第三十九章 楚狂歌

推荐阅读:重返十三岁重生军嫂有空间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明贼抗战之超级兵锋奋斗在红楼局中局:妻子的秘密村孽新婚换爱娇娇倚天大唐风流军师

    集贤坊,十字大街,路边有J棵高达十余丈,枝G虬结大槐树。

    树下,J个袒X露腹汉子正懒洋洋坐着,东拉西扯地聊天。

    一辆轻车停下,从车上跳下一个锦衣胡帽少年。

    树下坐着汉子睨了他们一眼,轻车华丽,壮马雄骏,车上珠帘低垂,看不清里边坐着是什么人,车辕上,倒是坐着个小姑娘,婢子打扮,容颜也极俏丽。

    J个汉子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这等一瞧就是富贵人家车子,车中主人不可能跟他们有什么J集,也不会雇佣他们做什么事情。

    然而,那锦衣胡帽英俊少年偏偏就冲着他们来了,少年很英俊,笑得很Y光,他浅浅笑时,颊上还有两个迷人小酒窝儿,于是一个大汉便盯着他华丽衣袍,暗自腹诽:“一个大男人,笑这么好看,不如去温柔坊做个兔相公吧!”

    树下这些人是一群闲汉,一些市井恶少,有时候他们会向店家敲诈勒索些饭食,东西不多,罪行不大,叫店家心中虽然不满,却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因为这样罪过判不了他们,一旦告官,只会给自己惹大麻烦。

    他们是游走于违法、犯罪边缘专家,很会拿捏其中分寸。

    有时候,他们也会做些真正触犯刑法事情,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替人拼命,充当一个廉价打手,管他们是些人所不耻市井无赖,但是只要接下了买卖,即便形势再不利,他们这时也绝不会胆怯逃跑。

    君子重然诺,这些市井闲汉重然诺,因为信和义,就是他们生存全部价值,如果他们连“信义”都失去了,他们就真一无所有了,将连存身立足根本都彻底消失。

    胡帽锦袍俊美少年笑YY地看着他们,朗声问道:“怎么,你们都不做生意么,见了主顾上门,不打声招呼?”

    坐树下石上那条大汉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这个大汉无异是这些人首领,一群人坐那儿,你很容易就能看出谁是领头,领头人未必生具异像,可是他总会有些异于常人之处,至少从他举止和旁人对他态度上,就能看出些端倪。

    这些人都是些市井恶少,泼P无赖,自然不是什么有大本事人,但是能从其中脱颖而出混混头儿,必然有其不凡之处。

    他看了杨帆一眼,懒洋洋地问道:“不知令主人要雇佣我们做些什么呢?”

    他说话时候,杨帆目光已经越过了其他J个目光饱含侵略X大汉,投注他身上。眼前这条大汉身长八尺,黑黝黝一身肌肤,看起来铁一般结实。这等人没有名师T教,或许没有一身高明本领,但是就凭这一身蛮力,这结实身T,等闲J条大汉怕也近不得他身子。

    他两条手臂足有常人大腿粗细,两行墨黑大字就仿佛写庙宇门口亭柱上一副楹联,那是一副纹身,左胳膊上刺着“生不怕京兆尹”,右胳膊上刺着“死不怕阎罗王”。

    旁边J个闲汉身上大多也都有刺青,有文刺青,也有武刺青,可是不管文刺青诗句,还是武刺青豪言,不管是刺臂上还是肩上、背上、X上,不管是刺着花卉C木还是蛇虫猛兽,只因为这大汉那一双异常粗大胳膊,便都显得黯然失Se了。

    杨帆微笑道:“只要价钱合适,你们应该什么都做吧?”

    大汉眼中微微露出警惕之Se,说道:“某与众家兄弟,只是坊间一班苦哈哈劳力,赚些辛苦钱养家糊口而已,凭只是一膀子力气,不敢为非作歹,也没有为非作歹本事,客人有什么生意照顾,还请直言,能接差使,某等自无不接道理。”

    他没有先问价钱,君子重然诺,市井儿重然诺,他可不敢轻率许喏。

    不敢轻言诺,才会重言诺。

    这个人,坊间都称他“楚大虫”。

    大虫就是老虎,不过大唐开国皇帝李渊祖父名叫李虎,因此虎字便成了避讳,就连隋代名将韩擒虎,唐朝修订《隋书》中也被删去“虎”字,变成韩擒了。老虎被称为大虫,就是从这个时代开始,

    所以,他就成了楚大虫,而不是楚老虎,不过他那壮硕身材、威猛形态,活生生便是一头猛虎,一头盘踞槐下石上猛虎。

    杨帆目中掠过一丝欣赏,微笑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叫你去杀人放火,也不会叫你做一具长梯,爬到天上去摘月亮。我家小主人从西域来,要洛Y城待一段时间,因此想雇J个本地使唤人,只要你们熟悉洛Y大街小巷、风景名胜,会斗酒、会狩猎、会骑马蹴鞠,陪我家小主人散心解闷,那就成了。”

    “这倒使得!”

    楚大虫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缓缓站起,拍拍PG上尘土,微笑道:“若是旁本事,某与这班兄弟确实拿不出手,可若说斗J走狗、喝酒蹴鞠,那就再也没有人比我们精通了。”

    他抱拳一拱,朗声道:“某姓楚,名狂歌,请带某与众家兄弟上前见过主人!”

    ※※※※※※※※※※※※※※※※※※※※※※※

    杨帆对天ai奴欣然道:“豪宅华车、男仆nv婢,甚至连放了龙涎熏香炉都置办齐了,这下够了吧?”

    天ai奴淡淡地道:“不够!这般寒酸,怎么能扮得像一位西域大豪?”

    大槐树下枝影婆挲,Y光斑斓地洒下,洒少nv脸上、肩上,皎洁如玉,纯净无暇,远处飘来桂花香气,将芬芳与美Se一起沁入人心脾。

    这美nv好大口气,出手又是如此阔绰,杨帆越来越好奇她身份了。

    此刻,天ai奴说话语气已然带上了西域味儿,杨帆实不知道,她居然还懂得一手口技,极其高妙口技。她不但让自己声音带上了西域人说汉语生Y味儿,甚至还得意地向杨帆展示过她神奇口技:老人声音、儿童声音、虫鸟声音、风雨雷电声音……

    杨帆其实也懂得口技,不过却远不及天ai奴高明,他只能把自己声音变幻成苍老、粗犷等简单J种男人声音,而天ai奴似乎没有不能模仿,杨帆实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她不会。

    听了天ai奴回答,杨帆忍不住惊问道:“这还不够?那我们还缺什么?”

    天ai奴道:“还缺一只宠物。一个西域豪门千金,身边怎么能没有一个宠物?”

    青衣小帽杨帆翻了个白眼道:“宠物?我现扮不就是么?”

    天ai奴“噗哧”一声笑出来,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两抹红晕便从脸颊一直润到眉梢,杨帆不禁看得有点呆了。

    天ai奴俏脸一板,嗔道:“你呀……,做事去!”

    看着杨帆走向楚狂歌一群人背影,天ai奴眼睛微微地弯起来,弯弯如月,于是,便有一抹动人灵韵,从她那似水眸波里漾出来。

    天ai奴说还缺一只宠物,于是他们就去买宠物。大唐权贵养宠物成风,所以京里自有专门经营宠物所。

    杨帆和楚狂歌步行尾随轻车后面,一边走一边J谈着。J谈中,杨帆才知道,原来这楚狂歌本是禁军中一位低阶将领,因为得罪了上司,受到鞭笞,然后赶出了行伍,楚狂歌不想对一个还不熟悉人谈起自己不幸过去,杨帆知趣地没有多问。

    J句话J谈下来,楚天歌反而盘起了他们底细。

    “我家姑娘复姓夏侯,单名一个樱字。祖上汉朝时候曾经担任过酒泉郡部都尉,后来便世居敦煌,改以经商为业,数百年下来,已然成为敦煌大族。”

    “哦!那么……姑娘何以只带杨兄弟你一人来到洛Y呢?”

    杨帆笑道:“不然,我家阿郎与大郎君一同来了,不过他们去了扬州,当时因为小姐患了风寒,便不曾同行。如今小姐一人洛Y闲居,无趣很,所以才想到处走走,散一散心。”

    杨帆一面向楚天哥解说着“自家姑娘”来历,一面暗赞天ai奴心思缜密,当今天下,只要中等偏上家境人家,都好用昆仑奴、高丽婢,而这两种奴婢,不通过人牙子是雇不到。

    可天ai奴把自己身份设计为敦煌世家,就顺利解决了这个难题。敦煌大户人家偏居西域,还没有养成用昆仑奴、高丽婢习惯,而是常用一些孔武有力粗犷大汉做随从,如此一来,不通过人牙子,便很容易地雇到了扮仆从人。

    这个姑娘,不简单呐!

    他却没有注意到,微微侧头望着轻车楚天歌眸中,也隐隐透出若有所思意味。

    这个市井儿,同样不简单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