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十一章 愿者上钩

第四十一章 愿者上钩

推荐阅读:奋斗在红楼抗战之超级兵锋局中局:妻子的秘密明贼村孽新婚换爱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重生军嫂有空间娇娇倚天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杨帆一路行去,飞地扫了一眼酒店里情形。

    西边有一席,七八个冠带袍F男子,喝得正自欢畅。他们桌上摆着一具劝酒胡,这是一个不倒翁似胡人瓷像,红发碧眼,尖尖鼻子,一手前指。将瓷人转动,待它停下来,手指向谁,谁便罚酒一杯,其余人则鼓掌大乐,酒兴十分浓厚。

    东边也有一席,两个商贾对面而坐,用坐屏围了三面,只将舞台一面放开,桌上置了J盘小菜,旁边两个身段修长,姿容妖娆胡姬正殷勤地布菜劝酒,对坐两个胡商浅酌低语,似乎谈着生意。

    杨帆无暇多看,陪着天ai奴到了一处靠近舞台位置坐了,先叫伙计搬来坐屏,把三面围上,天ai奴才摘下帷帽,席前袅袅地跪坐下去。

    杨帆侧席坐了,对天ai奴低声道:“我们来有些早了,姓柳还没有到。”

    天ai奴低低地道:“只要他今日肯来就成,就有法子引起他注意,像他这样男子,只消引起了他注意,还不是略施小计,便能叫他乖乖就范?”

    杨帆苦笑道:“略施小计?这J日花销可着实不少。就只那一头豹子,这两天吃R比我一年吃都多。”

    天ai奴吃吃地道:“那些珠玉,本是我赠予你谢礼,你既然这么大方,非要拿出来济朋友之难,我怎么好意思不把它花光,以成全你义薄云天名声呢?”

    杨帆做出一副很心疼样子,长吁短叹地道:“如果你能替我省些下来,想必也不会薄到哪儿去。”

    天ai奴扬起下巴“哼”了一声,道:“我平时摆谱机会可不多,今日能慷他人之慨,我是绝对不会小气。”

    刚说到这里,一个鼻子尖尖,双瞳碧绿胡人走进来,躬身微笑道:“贵客临门,蓬荜生辉,不知小娘子要点些什么酒菜?”

    这年代是没有菜谱,那菜单是晚清民国时期才出现,这时代想点菜就得看悬挂酒柜上方水牌,再不然就是让酒博士给你表演一下报菜名本事了。

    天ai奴道:“酒博士,捡你店里拿手好菜,只管上J道来,再搬一坛上好美酒。”

    杨帆眼观鼻,鼻观心,心中又是一叹:“这个败家娘们……”

    酒家里看歌舞时各席都很安静,只有那七八个聚于一处地方时而会传出一阵哄笑,想是那“劝酒胡”又指中了哪个人。等那胡姬退下,换了两个优伶来表演“参军戏”时,整个酒家气氛就轻松热烈起来。

    “参军戏”是五胡十六国时发明一种戏曲,那时候有一个位居参军官员贪墨公款、收受贿赂,事发后被纠察,就有仇家令优人穿上官F,扮作一个参军上台表演,让另一个优伶旁嘲弄。

    结果这种表演形式一出来便大受欢迎,有优伶受到启发,便用别故事继续编了些类似小段子进行表演,这种表演形式就此确定下来,并以它问世后第一出戏主角,那个参军命名,称为“参军戏。”

    这戏实为后代戏曲之鼻祖,虽然它当时表演形式简单,自始至终只有两个人,风格上也是以滑稽搞笑为主,但是后来参与表演人越来越多,角Se上开始衍生“生旦净墨”等行当,剧情也越来越复杂。

    这时候戏曲尚未大兴其道,歌舞依旧是娱乐项目中主要内容,因此这出“参军戏”只是一个过场,因为眼看将到饭时,大批酒客就要上座了。

    台上正演这出戏是根据牛郎织nv传说改编,出场两个人物只有两个,一个是织nv,另一个却非牛郎,而是织nv情人。

    剧情很简单,就是讲织nv时常下凡,与她情人幽会。情人问她,扔下牛郎一人银河那边可有不安,心下又担心会被牛郎发现他与织nvS情,织nv不以为然:“我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反过来安W情郎不必担心,说是银河迢迢,牛郎不会发现。

    这出小戏对答诙谐幽默,间杂着许多Se情意味内容,只是说得比较含蓄优雅,毕竟座非富即贵,太粗俗东西他们不会喜欢,然则不喜欢粗俗不代表不喜欢这种话题,四下酒客每每听懂了两个优伶之间对答暗喻,便会发出一阵会心大笑。

    杨帆从不曾接触过这些东西,是以看津津有味。不一会儿酒菜上来,虽说天ai奴说过,只要拿手菜式管上来,可是酒家并没有可着贵菜大菜摆布满席,而是依据就餐人数,适当地准备了J样可口饭菜。

    通花软牛肠,金粟平槌,羊P花丝,八仙盘,雪婴儿,仙人脔,小天S,筯头春,八个菜,又有生进二十四气馄饨,那二十四个馄饨,花形馅料各异,二十四个便有二十四种口味,端地讲究。

    这时讲究些地方,依旧按照汉人传统,施行分餐制,因此杨帆和天ai奴面前各有一张J案,同样菜式,分盛两套餐碟,分别端送到两人J案之上。

    酒是兰陵美酒,酒中配有檀香、广木香、公丁香,又以蜂蜜调味,其Se金H,酒味清香。清香远达,饮之至醉也不觉头痛,不会口G,也不会腹泻。这山东兰陵美酒,历史极其悠远,据说其地之水用以称量,较他方之水为重,此处酒味淳美,盖因水质使然。

    两人吃着菜肴,品着佳酿,静静地等候着。

    酒客渐渐多了起来,二人位置很好,门斜向方位,但凡进门客人,必然落入他们眼中,不一会儿,就见柳君璠陪着小心,奉迎着一位华FF人进来,杨帆向天ai奴递了个眼Se,天ai奴眼帘微微向下一垂。

    客已上足,九成有余,一P喧嚷声中,“金钗醉”掌柜东泠忽然笑眯眯地走上台来,向四下里团团施了一个罗圈揖,高声道:“各位贵客,静一静,请静一静。”

    店中为之一静,都向东泠望来,不晓得这个满脸络腮胡子波斯胡人要做什么。

    东泠笑容可掬地道:“各位贵客,今日早晨,有人到本店来寄卖好酒一瓯。照理说呢,某这‘金钗醉’里,已然是汇聚了天下四方好酒,哪需要G些代人寄卖事情。不过这瓯葡萄酒,某家先品尝了一口,嘿嘿,确是好酒!”

    “金钗醉”是洛Y城中数一数二大酒店,而洛Y是大唐繁华地方,达官贵人云集。换而言之,这“金钗醉”就是整个大唐数一数二大酒店,东泠说他店里汇聚了天下美酒,绝非妄言。

    然则这种情况下,东泠掌柜居然G起了乡下小酒肆才会G“代人寄卖”买卖,而且亲自登场,向客人隆重介绍,可见这酒端地不同凡响了,场客人哪有不好酒,一个个都打起精神,听他细说端详。

    东泠道:“这瓯美酒,来自西域,是一瓯葡萄酿,美味之极,远胜本店所售任何佳酿……”

    话音未落,便客人间引起一阵S动。这时中原也有酿制葡萄酒,但是品质好葡萄酒还是来自西域。即便是中原酿制葡萄酒价格也极高昂,来自西域葡萄酒则甚。

    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

    这是讲一位出嫁少nv,带着嫁妆往夫家去,她携带嫁妆就是葡萄酒和金叵罗。金叵罗是纯金打制器具,言下之意,这上等葡萄酒之昂贵,直可以与金制器皿相媲美。

    “金钗醉”里连当时有名剑南烧春、富平石冻春等名酒俱都有售,葡萄酒品种也相当齐全。如今店主竟说这瓯葡萄酒胜过店中所有名酒,自然惊动四座。那七八名士子所处,已有人迫不及待地问道:“此酒到底有何好处,价值J何?”

    一个nv人声音忽然响起:“把酒给我拿来!”声音一出,四座俱寂,根本不询价格,直接叫人把酒给他送过去,敢“金钗醉”里这么说,却也不是随便哪个客人都有这等魄力。

    说话正是姚氏夫人,姚氏夫人常来“金钗醉”,此F好美酒,尤好葡萄酒,杨帆已将这些打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今日姚夫人将来“金钗醉”饮宴,他也是让楚狂歌那些城狐社鼠手下事先打探清楚了。

    东泠欠身笑道:“姚夫人是本店常客,但有所命,小老儿哪有不应承道理。可有一样,这位寄卖美酒客人急等钱用,因此嘱咐小老儿,此瓯美酒,要当众叫卖,价高得者,小老儿受人所托,可不敢S相授受。”

    那时无论经商买卖,还是为人处事,都特别讲究一个“信”字,失信人固然有,可特别重视信用是大有人。东泠这番话听得众酒客频频点头,姚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傲然道:“既如此,你也不要卖关子,这就开始吧,我倒,这里谁比我出得起高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