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四十六章 寻衅

第四十六章 寻衅

推荐阅读:重生军嫂有空间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明贼抗战之超级兵锋奋斗在红楼重返十三岁局中局:妻子的秘密村孽新婚换爱娇娇倚天大唐风流军师

    杨帆和天ai奴一行人赶到洛水河边停下,下人们便开始忙碌起来,J个大汉拿了cha竿开始cha杆围帐。另有人从车上卸下竹席毡毯、各Se器物布置起来。

    他们到来并没有引起姚夫人注意,来洛水边游玩人很多,谁有闲心去管旁边是谁人扎下围帐。

    杨帆一行人扎下围帐两家踏秋赏水游人中间,他们右侧是姚夫人所,左侧帐围子,则是另外一群游人了。

    那处帐围子里面,此刻正有三个F人围坐毡毯上,玩着酒令游戏。奴仆下人们四下里恭立侍候着。

    三个F人中间,放着一只玉制乌G,碧Se乌G背负着一个蜡烛状高筒,整个玉G和蜡烛状筒子是由一块完整玉石雕刻而成,筒上还镂刻着莲花状钮瓣。

    筒内放了一把玉制长筹,一个F人chou出一支,看了看玉筹上刻字,笑道:“己所不Yu,勿施于人,放!哈哈,这一轮我不用喝了。”

    这个F人虽然衣着锦绣,巧施脂粉,可是依旧掩饰不住她老态,只是因为保养得宜,所以她P肤比较细N,再加上头上戴了乌黑假发套,遮住了那一头白发,所以看起来年轻一些。

    然而岁月不饶人,毕竟是过了六旬F人了,她脸上皱纹就像那G背上镂刻一般清晰。另外两个nv子则不然,这两个nv子看起来都还只是双十年华模样,芳姿妩媚,艳丽无双。

    其中一个妙龄少F斜卧于榻上,身着一袭大红牡丹衫子,外披一件白Se纱衣,下着粉Se水仙散花绿叶裙,裙幅褶褶,被Y光一照,如雪月光华般轻泻于地,衬得她那婀娜柔美T态加X感诱人。

    这个成熟娇媚少F并未如那老F一般身着盛装,她那一头乌黑靓丽秀发只是用一条发带束起,两缕青丝便分垂于削肩之上,将她那因为略宽而显得有些刚X下巴掩得尖尖,韵味便俏P起来。

    她额头宽广而白皙,如同镶着一方美玉,尤其是她肌肤,似生婴儿一般雪白YN,那双红润饱满唇瓣便衬托得加娇艳Yu滴。

    从洛河上吹来秋风,送来了阵阵桂花香气,也将她裙裾时不时地轻轻掀起,让那双光洁美玉似小腿偷偷地遛出来透透气儿。

    另一个nv子与这艳媚无双少F又有不同,她容颜、气质和衣着似少nv,似少F,很难加以准确判断。

    她穿着一袭素白Se衣衫,系一条水雾绿C百褶裙,用一条白Se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细腰儿系住了。墨玉般青丝简单地绾了个飞仙髻,只cha了一支梅花白玉簪,由那颀长优雅颈子衬着,既简洁又高贵。

    她长得很清丽,本来也是一个美人儿,可是与旁边那位娇媚至极红衫少F比起来,她容颜便要相形见绌了,然而她身上有一种特殊nv人味儿,柔柔,是那种能直接钻进人心里去味道。

    美,不一定是有nv人味,而她就充满了nv人味儿,她五官和T态似乎是迎合着男人口味而生长,叫人一见便会油然升起一种想要去怜ai呵护她感觉。

    白皙宽额娇媚少F没有理会那老F笑语,她微微抬起头,侧耳听了听围帐外人喊马嘶声,轻轻蹙起了眉头,不悦地道:“怎地连这里也不得清净。”

    素白衫子nv子笑道:“你呀,理他作甚。秋高气爽,游人自然就多,我等自得其乐便是了。”

    说着,她素手轻伸,从那玉筒里chou出一枚玉筹,仔细一瞧,刻却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上客五分。”

    素衫nv子便嫣然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呵呵,这是天意呢。令月,你当自饮半杯。”

    红衣少F懒洋洋地拈起碧玉杯来,轻轻地啜了半杯葡萄酒,放下杯子,信手拈出一筹,似一只波斯猫儿似眯着媚眼向上一瞟,说道:“道不行,乘浮于海,自饮十分。噫!今日这酒算是认准了我家么?”

    坐她上首那位六旬老F哈哈大笑,举起酒壶,殷勤地为她注满了碧玉杯,笑YY地道:“今日这酒筵,本就是为你散心而设嘛,连上天也T察到我等好意了,呵呵,既如此,令月当再饮一杯!”

    那红衣少F倒不怯酒,拈起杯来,又是一饮而。

    这时,杨帆那边布围子围起,铺好毡毯,放好坐席、靠垫、案J,打开食盒,将毕罗、胡饼等各Se吃食摆上去,葡萄酒、三勒浆、ru酪等饮品业已放好。

    他们所用酒器非金即银。唐人喜欢繁华,穿衣不惧大红大紫,器皿也不厌金银财宝,生怕提到一个“金”字便沾染了俗气假清高,唐人这里是完全没有市场。

    饰有胡人形象八棱金杯,刻有曲折繁厚J何纹样银盘,往J案上一放,金光银SeJ相辉映,显得富丽堂皇。

    杨帆抱着双臂站帐围子边上,瞟着右边姚氏夫人那边围帐,笑YY地向楚狂歌问道:“楚兄,你们这些兄弟,擅长本事是什么?”

    楚狂歌一时不明他用意,便道:“这个么……,实不相瞒,某这班兄弟,都是些J鸣狗盗之徒,所习多是不登大雅之堂玩意儿,却不知道老弟所指为何?”

    楚狂歌并不傻,杨帆借用他人打听姚夫人和柳君璠一举一动,如今又紧蹑姚夫人行踪而来,楚狂歌就知道他们必有所图。就连他们西域大豪身份,楚狂歌现都有些怀疑了。

    不过,夏侯樱是不是真正西域豪门千金并不重要,重要是她付给自己工钱可是货真价实东西,他们这些坊间泼P,必要时候替人出头寻仇生事、消灾解厄也是要做,何必管她是何身份?

    因此,楚狂歌乐得装糊涂,只要对方所作所为不是严重G犯国法,会连累他一班兄弟行为,他是不会过问。而夏侯樱和杨帆似乎也看出他已怀疑了自己身份,但是同样没有去点破,也没有做进一步掩饰,双方保持着一种微妙默契。

    杨帆悠然道:“某说一句话,楚兄且莫生气。市井儿擅长本事么,应该就是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吧?”

    楚狂歌微微变Se道:“老弟何出此言?我等受夏侯姑娘雇佣之后,可从不曾惹是生非……”

    杨帆打断他话,朝那些正热火朝天地烹炙着食物、相扑角力人群扬了扬下巴,说道:“我可不是责怪楚兄弟兄们惹是生非,我是看那些人自得其乐,无趣很。不如让你人过去凑凑乐子,如何?”

    楚狂歌睨了一眼姚夫人那边人,心中不觉恍然:果然,杨帆这是要闹事啊!

    楚狂歌眸中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从容答道:“若是旁事,某还真不敢拍X脯,保证他们能够完成。至于寻衅滋事,打架斗殴……”

    楚狂歌轻轻叹息了一声,悠然说道:“某实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比他们做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