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十六章 流言蜚语

第五十六章 流言蜚语

推荐阅读:局中局:妻子的秘密奋斗在红楼村孽新婚换爱抗战之超级兵锋明贼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娇娇倚天重生军嫂有空间重返十三岁大唐风流军师

    杨帆回到修文坊,先去了江旭宁家里,江旭宁一见杨帆,就激动地道:“小帆,这一回可真是多亏了你,我昨天就想去向你道谢来着,可是天Se将晚也没见你回来,就先回家了,本打算今日忙完了就去……”

    杨帆笑道:“宁姊,你说这话可就太见外了,我是真心把你当了自己亲姐姐,姐姐有事,做兄弟岂能袖手旁观,这一个谢字可再也不要说了。”

    面P儿高兴得满眼泪花,使袖子不停地擦着眼睛,听了杨帆话,用力地点头。

    马桥一旁就像小东姑娘家里养大黑似,不断地绕着杨帆转来转去,抓耳挠搔地道:“二郎,你跟我说说,你到底用了甚么法子叫那姓柳退婚?我看他火烧PG似跑了来,迫不及待地就跟说呀,这哑谜再打下去,我都要憋疯了。”

    杨帆打个哈哈道:“说不得,不可说,宁姊不用把终身托付到他那种人身上也就是了,你何必刨根问底。”

    面P儿娘从后厨里边走出来,拍打着围裙,满脸笑容地道:“二郎啊,我家闺nv多亏了你才没有跳进火坑。老身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了,马上就晌午了,你坐着,大娘这就去沽壶酒回来,再切半斤猪头R,好好谢谢你。马六啊,你也一块儿待着,大娘这儿吃午饭吧。”

    杨帆忙道:“大娘,你就别忙活了,我拿宁姊当亲姐姐,您老别拿我当外人啊。想当初我初到洛Y时候,人地两生,宁姐没少帮我,我如今只是帮了你们一点小忙,何必总是惦记着。

    对了,这件事儿,咱们自己心里有数就成,对外面可千万别说,如果有人问起,只说那姓柳不知为何,主动上门退婚,千万不要说我从中动了手脚,要不然来日那姓柳一旦后悔,难免再生事端。”

    事关nv儿终身,面P儿娘哪能不谨慎小心,听了连连点头,把这嘱咐牢牢地记心里。她正想再劝杨帆留下吃午饭,苏坊正却从院外踱了进来,一进院门儿便高声喊道:“老嫂子,老嫂子,屋呢么?”

    面P儿娘听见声音忙迎出去,苏坊正道:“老嫂子,昨儿永康坊姓柳不是主动登门来退婚么?当时我就纳闷儿,他是吃错了Y还是怎,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你猜怎么着,他还真是吃错Y了,哈哈!”

    苏坊正兴致BB地道:“今儿这小子让官府给搂进去了,你说他胆子大不大,他居然诈称西域富商,住进了当朝武尚书家宅子,坑蒙拐骗,我寻思着,怕是他患了失心疯,要不然,他能退婚?他敢诈骗武尚书?”

    房子里,江旭宁和马桥听得清清楚楚,两个人惊讶地看着杨帆,实猜不出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不但让那柳君璠退了婚,而且还让他利令智昏,G出这样事情来。

    杨帆笑着对江旭宁道:“宁姊,我跟马六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嗳,别走,这吃顿午饭吧。”

    江旭宁一句话没说完,杨帆就拉着马桥出了屋,向面P儿娘打了声招呼就溜之大吉。面P儿娘因为正招呼着苏坊正,不好太过拦阻,二人顺利地离开了江家。

    路上,马桥依旧追问不休,想知道杨帆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叫那柳君璠主动退婚,而且还把那柳君璠送进了大牢,杨帆自然笑而不语。马桥不依不饶,两人正笑闹着,小东姑娘忽然从对面姗姗而来,杨帆看见小东,赶紧退了一步,躲到了马桥后面。

    小东喜欢杨帆事,这坊里J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马桥一看是小东姑娘来了,顿起促狭之心,他扬手唤道:“小东M子,出去了啊。”

    小东姑娘正“旁若无人”地走着,听见招呼,便眯起双眼,凑了上来。

    “哦,是马六哥呀……”

    小东看清他模样,脸上便露出笑容,马桥道:“是啊,小东姑娘这是从哪儿回来?”

    小东笑眯眯地道:“哦,我娘刚做好一套衫子,我给主顾家里送去,这才回来。六哥这是做甚么去?”

    马桥一闪身,就把躲身后杨帆拽了出来,道:“我跟杨二正巡街呢,你瞧你,杨二啊,见了小东姑娘,怎也不打声招呼。”

    杨帆恨恨地瞪了他一眼,Y着头P对小东道:“小东姑娘,你好。”

    小东瞧也不瞧他一眼,贴近了只顾打量马桥,慢声细气地道:“马六,瞧你这身衣衫,都破旧了呢,啥时有空上我家去一趟,我给你量量尺寸再做一套吧。手头不方便话也不要紧,只管赊着就是,咱们两家J情,阿母不会说啥。”

    马桥脸Se大变,结结巴巴地道:“不……不用了,小东M子,你太客气了。J情归J情,生意归生意,两M事儿,可不能混为一谈,等我有了钱置办衣裳时候,定然要照顾你家生意,现……哈哈,我们还要巡逻呢,小东姑娘,回见。”

    马桥一面说,一面退,拉起杨帆,逃也似跑开了。

    杨帆笑嘻嘻地道:“小东姑娘真是太有眼光了,一定是看上她马六哥了。”

    马桥惊道:“你可不要胡说!我晚上会做噩梦。”

    杨帆道:“这可奇了,人家小东姑娘还配不上你么?”

    马桥道:“小东是个好姑娘,自然是没挑,可她那老娘……”

    马桥打了个冷战,心有余悸地道:“那位花大娘尖牙利齿,是骄横,岂是好相与,想当初老高家媳F嫌她做衣F不好,被她堵着门骂了三天,整整骂了三天啊!后骂得高家那媳F差点儿上吊!她们家只招上门nv婿,我若做了她nv婿,一生一世都翻不得身了。”

    杨帆大笑起来,道:“叫你坑我,这是作茧自缚!”

    可是,正应了那句老话:“莫笑人,笑人就是笑自己!”

    当天傍晚,杨帆就笑不出了。

    ※※※※※※※※※※※※※※※※※※※※※※※

    还是那条小巷,还是那棵龙爪槐,走来还是那个H员外。

    “杨二!”

    “H员外!”

    还是一样相逢,还是一样对话,不一样是H员外目光。

    H员外温情地打量杨帆一番,温和地道:“二郎啊,你近来……还好吧?”

    杨帆莫名其妙地答道:“承蒙员外关怀,下一切都好。”

    H员外叹了口气,轻轻拍拍他肩膀,叹息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呐,唉!我知道你心里苦,可咱男子汉,输人不输阵!就拿我来说吧,上回丢了件安吉丝诃子,娘子非说是我送了相好,YB我跪搓衣板,天地良心!咳,你瞧我这是说哪儿去了。

    二郎啊,你不要往心里去,也不要太难过,该是你就是你,不是你也强求不来。常言道:莫欺少年穷,别看你今时今日只是修文坊里一个坊丁,来日未必就不能攀上枝头变,到时候,让她后悔去吧!”

    “是,员外金玉良言,下铭记心头。只不过……,员外您到底说什么呀?”

    “你呀,还Y撑。算了,我不说了,不能往你伤口上洒盐不是,记着我话,咱男子汉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流泪,就是不低头。过去事就让它过去吧,多往前看,多往后想,啊!”

    H员外亲切地拍了拍杨帆肩膀,背起双手,悠然见南山去了。

    杨帆望着H员外一步三摇圆润背影,纳罕地摸着后脑勺,自语道:“H员外今儿这是chou哪门子疯?”

    “莴苣、蘑菇、荠菜,收摊喽,给钱就卖……啊!二郎这儿呢。”

    宋二伯挑着菜挑子过来,忽然看见杨帆,声音便是一顿,看那样子似乎想要避开他绕道儿走,结果被他看个正着,稍一犹豫,就讪讪地笑着迎上来。

    杨帆道:“哦,宋二伯,你出摊回来了啊,呵呵,今儿生意不错,就剩下这么点菜。”

    “是啊是啊,今儿生意……还成,呵呵……”

    宋二伯笑很小心,他没看杨帆,肩上担了挑子,眼神微微向下,经过杨帆身旁时,还特意把挑子顺过来,似乎杨帆是个纸糊人儿,一刮就会破。

    杨帆注意到,宋二伯与他擦身而过时,还用眼角偷偷地瞟着他,眼睛里流露出来一种怜悯和同情光采。

    怜悯?

    同情?

    杨帆顿时犯起了核计,狐疑地想:“马桥那夯货又背后说我什么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