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网游小说 > 都市极品大亨 > 第0063章 悲C的深海杨少

第0063章 悲C的深海杨少

推荐阅读:都市之神级宗师[综]被boss养大不好玩超级走私系统穿越末日女配之女主重生了妻华废土崛起在日本渔村的日子[综]女主黑化之后岳母在上[综]神医磁皇

    杨艾前点点头,继续说道:[徐伯伯,我想区zhèng f对轴承厂这块面积达600多亩的土地也会有些规划和想法,但眼下轴承厂没有申请破产,暂时这个问题也提不上区常委会的讨论议程……也许一年之后,或两年之后会有一些相关的规划出台,无非是轴承厂那些被打回家的穷工人多吃两年苦,我觉得吧,这里就T现了地方zhèng f的无能和G部的不作为。

    [杨艾前,你说什么呢?]听到这儿徐珊突然瞪着杨艾前道。

    [姐,你别瞪我…等我说完。]杨艾前道,他知道徐珊瞪眼是因为自己的话很不客气,竟然敢当着她父亲的面数落他父亲的不是。

    徐光怀拍了拍nv儿的小臂,微笑着朝着杨艾前扬了扬下巴,意思是叫他继续说。

    杨艾前只是朝着徐珊翻了一个白眼,他继续道:[徐伯伯,你有必要考虑一下这个事情。]

    [艾前,你请我来这就是要谈轴承厂的事?这个好像和老巷拆迁没有关联吧?事实上老巷的拆迁安置是目前最叫区zhèng f头痛的事情,我怎么能再扯出让轴承厂破产的事情呢?]徐光怀也不是易与之辈,他一听轴承厂就看出杨艾前的打算。

    [徐伯伯,您站的那个高度应该不是我所能达到的,但有些事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松的公司是拿下了老巷的拆迁安置权,但是他的拆迁安置方案你不是没有听闻吧?]杨艾前缓缓道来,神态自若。

    徐光怀微微颔首,表现他清楚,但他随即苦笑道:[我们也无能无力啊!]

    [徐伯伯,事在人为嘛。杨松他是财大气粗,他甚至在老巷拆迁安置案问题上无视区zhèng f的意见,那区zhèng f就任由他胡来吗?老百姓的利益置于何地?难道真要闹出事来才肯动用强Y手段?我知道杨松在深海的人脉广,但不等于他能只手遮天。另外,他有张良计,区zhèng f就应该准备过墙梯。商人唯利是图,说难听点和见了R的狗一样,会眼红的。区zhèng f要左右杨松也不是很难,扔块R出去让他去琢磨,轴承厂这600亩地,就是好大的一块R。]杨艾前叙述起他的主意来。

    听到这里徐光怀突然有了一种拔云见ri的感觉,眼前蓦然一亮,深深吸了一口气,抓起烟点了一支,道:[嗯!你继续说。]

    [我给您分析了一下轴承厂这600亩地的前景……这里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改造成商业街的话,不出两三年就是深海最繁华的一条街……简单点说,就让轴承厂破产,让杨松的松Y集团来安置轴承厂的职工,地也可以归他,但是,老巷的拆迁安置必须按区zhèng f的意见执行,另外我知道杨松不买区zhèng f的帐。徐伯伯要是信得过我,我会是一个合适的中间人。]杨艾前mao遂自荐起自己来。

    [在深海市还没有人敢砸杨松的车,你砸了他的车,他都没有反应,我当然应该相信你的能力。]徐光怀脑子里飞快的消化着杨艾前说的这些东西,一个清晰的规划在脑海渐渐呈现出来。

    听了这话杨艾前看向徐珊,徐珊却回避了他的目光,挟着菜自顾自的吃起来。

    [徐伯伯,那个是我一时失手了,未成年吗,平时是比较冲动的,他怪我也没有用,卖了我也赔不起。]杨艾前胡乱找了一个借口。

    [好一个失手啊,我要是不做点什么,你会不会失手砸烂我家玻璃啊?]徐光怀笑道。

    杨艾前挠挠头,又瞪了一眼徐珊,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哪敢啊,徐姐姐非把我请到局子里去喝茶。]

    徐珊噗哧一笑,妩媚的扔给他一记白眼,道:[喝茶便宜了你,直接拘留放进班房差不多。]

    [呵呵!]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饭后,他们一起步行着逛了逛轴承厂,算是徐大区长具T的勘察了一下这里的实际情况,他才五十岁,jing力正旺,身材高大,举止之间自有一G迫人的气势。

    上午11点左右,徐珊驾车载着父亲和杨艾前离开,她先把徐大区长送回了家,又载着杨艾前出来。

    车子上路后,车就明显放缓了。

    [jing花姐姐……有些事呢,徐伯伯不能说,也不能教你怎么做,但是关于轴承厂的破产的事情,非得珊姐姐你帮一把不可,就我所知,那个叫耿泰的厂长可没有少吃贿赂,你搞他一些材料呗。]

    杨艾前放在坐椅,半躺着,悠闲无比。

    徐珊转回头道:[你说你年龄不大,怎么心眼儿这么坏啊?]

    [对付坏人的时候要比他更坏,不然你收拾不了他,还有珊姐,这可关系着令尊大人的仕途前程,你助父一臂之力谁能说个什么?我也想捞好处,不然怎么对你进行反包养呢?]杨艾前很认真的说道。

    [你这欠chou的小P孩儿,你养的起我吗?]徐珊咬着牙齿说道。

    [虽然现在我也养得起你,但是我决定暂时还是让你养我吧,我一想着自已给jing花偷偷包养着,那个激动啊,昨天梦见你了。]杨艾前胡诌起来。

    徐珊俏全陡然红了,这家伙说过,梦见谁,谁好不了,非被他在梦里给龌龊了。

    [一做那种梦就好不了,最倒霉的是起床后发现没有内K可换,那叫一个郁闷啊。]杨艾前将胡诌继续。

    [活该,小不正经!]徐珊又羞又气的笑了,忍不住啐了一口。

    [男人不坏,nv人不ai,你说我不正经,是不是ai上我这小帅哥了?]杨艾前揶揄道。

    [杨艾前,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把你扔下去。]徐珊俏脸瞬间布满寒霜,对着杨艾前撂下了狠话。

    [好!我不说了。我们言归正传,你说吧,那耿泰的事情,帮不帮忙吗?]杨艾前问道。

    [这事你得容我仔细想想!]徐珊难得认真地说道。

    [好吧,不过时间不能太久,要不然,我们自己想办法的。]杨艾前道。

    [好吧!]

    ri暮西山的时候,杨艾前吹着口哨走进了杨家村老巷,拐过两个弯,进了窄巷之后,他怔住了,因为在他住的房子外面,居然停着一辆黑sè广州本田,他立马就知道那个深海〖杨少〗杨刚来了。

    [海平叔,那10万块钱不是好拿的。在深海没有人敢拿我杨家的钱,今儿我把话搁在这儿了,10万块是我给杨薰下的聘礼。从现在起,杨薰就是我杨刚的老婆了。]突然从杨薰他们家院子里传出了杨刚的冷笑声。

    [杨刚,你别欺人太甚,钱是你爸爸留下来的,他可没有说这种话。]杨海平大声说道。

    [海平叔,我爸没说不等于我不能说,怎么?杨薰给我做媳F还委屈了你们家不成?]杨刚质问道。

    [杨刚,你们家我们高攀不上,钱你可以拿走。]杨薰的母亲李玉珍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嘿!!拿走?可能吗?杨薰她跑不了,不信咱们走着瞧,她能逃出我的手心,我就把脑袋摘下来给你们当夜壶,我杨刚说过的话一字千金,谁要是不当回事,我让他后悔八辈子。]杨刚十分嚣张地叫道。

    杨刚,今年20岁,是深海市出了名的恶少。

    杨薰家的吵闹声,吸引了一堆人,但没有人敢进去帮着他们家人说话,大家只是在低声地议论,杨刚真是一个欺负人的禽兽啊,他居然看上了杨薰,唉,多好的一个nv孩子,却要给他糟塌了。

    [哎…快看…是艾前回来了,看他会不会帮杨薰家。]

    [杨刚和他老子不一样,是个活牲口,又领了J个打手,艾前敢怎么着?]

    [是啊,一拥而上还是艾前吃亏。]

    [艾前,你就别进去了,杨刚他们好J个人呢。]

    有好心人的邻居朝着杨艾前低声劝告,他们知道杨艾前先后两次为杨薰家的事情出过头。

    [多好的nv孩,却要给他糟塌了]这一句话好像一柄钢刀刺得杨艾前的心脏剧疼,他似乎没有听见邻居的劝说,就要迈步进入院子。突然扭头看了一眼停在短墙下的车,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大家离这辆车稍微远点,杨老爷子家的短墙塌了砸住你们可不是好玩的。]杨艾前让大家往北面站,正好这个时候杨江玮出来了,看见杨艾前就走过来,着急地说道:[艾前哥,我姐在家里哭呢。]

    杨艾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拉着他的手往杨老爷子这边的院子走去,快进门时又回过头朝一街的邻居们提醒道:[大家往北面站站,墙要塌了,砸了谁我可不负责。江玮,你站在这别让人靠近。]

    [哦,知道了。]杨江玮不明所以的点头。

    大院门前的杨老爷子脸铁青着脸,对杨刚这个孙子他根本就管不了,所以他也没有过去,此时,杨艾前说墙要塌了,大家突然明白要发生什么了,他是要弄倒那堵短墙砸杨刚的车,这一堵老式的青砖大墙本来就朝外倾斜着,只怕吃不住有力后生的J脚Y跺就会崩塌的,杨艾前进了院子,也没有用多大的力,只是抬起脚一踹,顿时轰隆隆的一声短墙塌了。

    一米八J的短墙其实也不低,朝外一倒,一整堵足够二四厚的墙就把墙下的路给盖了进去,那一辆锃亮崭新的黑sè汽车顿时面目全非,整个车顶给大青砖砸的扁扁的,前后挡风和车窗玻璃全碎了,轿室也彻底被压扁了,全给大青砖堆满。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在杨薰家院里杨刚和他三个打手保镖的注意,其中一个保镖跑出来一看,然后又跑回来和杨刚说,杨少,杨少,不好了,车给你家杨老爷子那边的塌墙给砸扁了。

    一听这话杨刚脸马上就绿了,J个人出来一看,他瞪着怒大眼珠,望了望他爷爷,又扫荡了一街人。

    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