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逢

推荐阅读:含桃鹿鼎雄风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九真九阳悠闲桃花源我是极品炉鼎现代修仙录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一千年前,魔族叛乱,天帝派温画神君率领七十万铁风云骑在东海之滨平乱,此战中,上古凶兽穷奇被斩于温画神君之手,魔族与铁风云骑皆损失惨重,宴阙之上,焦尸浮海,血流千里,神族史称戮海之战!

    一千年后的东海水境,荒无人烟,万籁俱寂,丝毫看不出曾经战事的惨烈,水天相接处的J点星,莹莹烁烁,银白月辉遍洒,徜徉在浩瀚的东海海面,如笼罩了一层水Se薄纱,静谧而妖冶。

    突然,只听“哗”地水声巨响,只见那碎星笼月的水中一名鹅H衫子的少nv飞身而出,她面带得意的笑容,手中拿着一只白Se贝壳向岸上的青年道:“师兄,我拿到烈风的灵骨了。”

    岸边一名仙士,一身青衣仙袍,左袖绣着北斗星纹,从少nv手中接过那白Se贝壳,打开一看,果见一灵光金芒耀眼,正是那烈风将军的灵骨。

    “我听说海底有当年温画神君设下的法界,你是怎么破除的?”

    少nv面露骄矜道:“那有什么难的,当年温画神君历了戮海之战,真元俱损,她再强*界也撑不了五百年,我这一回啊可是捡了大便宜呢!”

    青衣仙士面染喜Se,宠溺地摸摸少nv的发道:“还是你聪明!师父修炼还差一步就要冲破上仙境界了,有了烈风的灵骨,师父成为上仙之日便指日可待了。”

    “我说两位,烈风将军可是当年温画神君座下的虎将,你们这样打扰他安息,岂非太不厚道?”一个戏谑的声音从两人旁边的礁石后钻了出来。

    青衣仙士面容一沉,腰间兵器已出鞘,他冷喝道:“什么人!竟敢偷听我们说话?”

    来人一身竹Se长衫,手执一把折扇,笑容和煦:“此言差矣,小生只是在后头睡个觉,二位说话那么大声,小生想不听到都难。”

    青衣仙士墨般的一双眼将来人打量了一番,冷声道:“你是谁?”

    执扇青年拱手一揖:“小生萧清流。”

    青年仙士在脑海中细细寻找碧落中是否有萧清流这一号人物,结果发现对方只是个无名之辈,不由勾唇冷笑了声,手中的长剑染上了一层杀气法界。

    听萧清流自报家门后,那个鹅H衫子的少nv倒是羞怯地看了来人一眼,俏脸一红,没想到洪荒中还有这般清俊之人,月Se下他唇边噙了一丝淡笑,愈发地俊美如俦,那飘逸出尘之态,便是连师父都望尘莫及。

    执扇青年语重心长道:“两位仙者,烈风将军为神族捐躯,实乃英烈之人,二位还是将他的灵骨好生安放回去为好,若他日温画神君追究起来,两位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少nv对他的好感被这J句话瞬间打消,俏脸染霜道:“温画神君又怎的?听说她当年战后真元J毁,昏睡至今,能不能醒还未可知呢!”

    少nv不喜那位极受天帝器重的神君,她没见过温画,只听说是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小姑娘,既是同龄人便免不了比较,人家是战功赫赫的神君,她却是十一重天下的小仙,心中自然不平衡。

    萧清流摇摇扇子看着她,笑而不语。

    青衣仙士冷哼一声:“溥灵,温画神君追究不追究首先得取决于她知道不知道,取灵骨一事,只有你知我知,温画神君又怎会知晓呢?”

    溥灵捂着嘴唇,不安地看着自家师兄道:“师兄,你的意思是......”

    只见一道冷光嗖然滑过,紧接着一声利刃刺骨的声音,萧清流手中的折扇“啪”地掉在了地上,他捂着X口那个冒血的伤口,面Se惨白得看着青衣仙士:“你......你......”

    可“你”了半天萧清流终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青衣仙士在他耳畔轻轻道:“记着了,本仙苏承羡,星野宗华飞尘上君座下的首席弟子,死在星野宗手下算是你的福气了。”话落,猛地收剑,带出一阵凄迷的血雨,萧清流轰然倒地。

    走过去用萧清流的衣袍将长剑上的血迹擦拭一番,青衣仙士随手一翻,将他逐渐僵Y的尸T扔进了东海。

    “噗通”一声,平静的海面泛起一阵涟漪,复又缓缓平静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苏承羡脚起仙云,站在高空,一手托着白Se的贝壳,冷冷看着海面,道:“这样就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溥灵站在他身边也惋惜地看了一眼,那青年一身品相实在出Se,可惜......

    两人不再滞留,往极南飞去。

    东海之滨又再次恢复了万籁俱静,幽静安然。

    蓦地,“哗啦啦”水声J响,一人从海水中爬上了岸,萧清流S哒哒坐在礁石上,将S透的袍子挤了一回水,清俊的脸上泛起一丝愉悦的笑容:“星野宗?哈哈哈,好小子,我记住了。”

    ******

    凡间晏城,人间四月,芳菲正盛。

    这是个H道吉日,听说人间的皇帝猎到了一只白虎,礼部以为此乃天降祥瑞,皇帝决定乘水路坐龙船,环晏城一周,与臣民共赏瑞兽,以示圣德。

    晏城外头是涵越湖,数十里的水面倒映着碧蓝晴空,偶有白鹭沾水而过,看起来十分的空阔,令人心旷神怡。

    威严肃穆的皇家禁卫军守在两岸,旌旗蔽空,龙船挂起巨帆开道,后面跟着彩绸装饰的画舫,其上所载乐师舞者,已丝竹管弦轻歌曼舞。

    依湖而建的客栈酒肆早已高朋满座,人声鼎沸。买不起位子的百姓也想尽了法子,蜂拥占领湖边两岸的树G房顶,可谓是人山人海,盛况空前。

    温画牵着一匹枣红马儿信步走在长街上,此次她修养地够了打算出关松松筋骨,便随意选了这座凡尘,她千年未来人间,这里竟变了许多,繁华热闹叫她看的十分稀奇。

    温画一袭墨蓝衣衫,行走间衣带翩飞,眉宇间更是潇洒有卓然之气,原本吵嚷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纷纷注目。

    温画向湖边的湘曲拱桥走去,她自有一G子威仪,令人群不自觉就给她让开了一个道儿。

    凡人万人空巷看的瑞兽,她没多大兴趣,只是桥对面好似有P樱桃林,她倒想尝个鲜。

    涵越湖龙船靠岸,皇帝的龙撵由文武百官护着,先行登船。

    而龙船旁正有一艘画舫,上头有个方形物件,正用大红绸布盖着,叫人看不清是什么,不过有数十名壮汉正乘小舟送画舫往龙船而去。

    温画立在桥上,遥遥一瞥,只见载有白虎的小舟已停在龙船边,舷梯放下,笼子正被绳子拉着上了甲板。

    皇帝以及一众皇亲国戚全在船头等着看那巨兽。

    虎笼上盖着一面红绸,微风吹动露出一只巨大的虎爪。

    温画忽觉不对,那只虎有些妖异之气,再一看龙船上的皇帝,温画微微眯了眼,那皇帝竟是紫玉帝星转世,这白虎并非什么瑞兽,怕是取帝星X命来的。

    那厢的船头,皇帝一声令下,红绸被扯了下来,露出里面那头雄壮凶猛的白虎,白Se灰纹Pmao覆盖在浑厚有力的身T上,彰显着血气与危险。

    白虎原本懒洋洋得趴在笼子里,它抬了抬眼P,忽然站了起来,目光熊熊,直直看着皇帝,它张嘴用锋利的巨牙一口咬碎了笼子的铁链,铁笼的门吱吱嘎嘎得开了。

    “嗷呜......”一声虎啸腾空传来,震得风云变Se,乌云蔽日,两岸的百姓们吓得一下子倒退数十步,缩着脖子不敢再靠近。

    皇帝猛然警觉惊呼:“护驾!护驾!”

    全场安静须臾而后哭天抢地,尖叫着往水里跳。

    不多时满船的人跳的一个不剩,只有皇帝一人,帝王的傲气让他勉强支撑自己不在白虎面前腿软:“你,你不要伤害孤的百姓,你要什么,孤都给你!”

    白虎亮出一口森森的白牙,慢条斯理走向他,冷哼道:“我要什么,哈哈哈,紫玉啊紫玉,你也有今天!我要你跪下给我磕头谢罪!”

    常人尚且不能随便下跪,何况皇帝。皇帝的脸Se极是难看,只是若是为了百姓跪上一跪也无不可。

    “好,孤,孤这就给你跪下!”

    于是皇帝膝盖一弯,就要跪下。

    白虎看的心中那叫畅快,想起当年紫玉帝王星拴着它如拴着一条丧家犬一般入四重天的样子,当下畅快得笑出了声。

    谁知一枚金光击在紫玉帝王星的双膝,教他又站了回去!

    “紫玉帝星,你此番下界是为创盛世而来,此举岂非折煞那厮?”轻柔柔的声音隔空传来,回荡在涵越湖上空。

    白虎从甲板上一跃而起,怒吼:“谁!”

    “呤!”得一声清鸣,一道蔚蓝星芒破云而出,立时驱散漫天乌云,晴空再现,那星芒竟是一柄宝剑!

    呼啸锋利的剑气直指脊骨,白虎悚得全身的mao都要竖起来了,它尾巴一甩,旋身跑向了船头,皇帝腿一软差点摔倒,幸好一名执扇青年上前扶他。

    白虎在船头翘首四顾,瞳孔Y鸷。

    那声音如嘹亮清歌......难道是当年怒斩妖兽穷奇的斩云剑!

    不!不可能!

    那位神君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失了神迹,决然不可能出现在人间。

    只见那宝剑闪电般穿风过云,最后轻轻落在一名nv子手中。

    温画轻轻抚摸着剑身,心中叹息,她本不想多管闲事,不过紫玉与她是仙友,仙友有难,她若不救,他日天庭上再见面,便麻烦了,毕竟紫玉是个会找麻烦的神仙。

    而她素来怕这些麻烦。

    白虎金瞳收缩,见那湘曲拱桥上立着一名nv子,蓝衣翩飞,神态自若。

    真的是温画神君!

    白虎畏惧地退后一步,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皇帝,白虎不甘心。

    能让温画神君使出遏云剑,它这战绩也够辉煌了,于是它仰天长啸了一声,直啸得风卷云吼,涵越湖水L翻波涌。

    在龙船剧烈颠簸中,白虎冲上前一爪将皇帝死死摁在地,抖了抖浑身厚重蓬松的mao,贲起的肌R奋力张扩,它朝着皇帝不屑道:“你是帝王星又如何,如今不过是个凡人,我这就吃了你。”说着一口朝皇帝的脸咬了下去。

    “且慢!”

    旁边一个执扇的年轻公子笑眯眯得地走过来道:“在这大好春光的日子里,开杀戒见血腥,多无趣!虎兄当真要如此大煞风景?”

    “你找死!”

    白虎四爪始起有数道灵光迸裂喷发,如排山利刃直B向船尾,这致命一击那青年只怕要Y生生受了。

    温画立时脚起仙云,疾速向那青年飞身而去,一时间涵越湖上瑞气大盛,仙雾腾腾,惊得周遭的百姓们跪了满地。

    斩云剑祭出薄发剑气挡住那波攻击,温画趁势携了那青年的腰身踏上云端。

    湖水被温画的神力激荡起七丈水L。

    白虎彻底慌了神,震天一啸吓退周遭的人,矮身跳到后面那条画舫上,企图借力跳上岸去。

    温画一扬手,捆仙链在空中狠狠掠过,挥袖一扬,袖中现出一条尺长的捆仙链,只听得一声呼啸,捆仙链见风就长,灵蛇般逶迤旋绕着攻向白虎,疾如闪电。

    白虎堪堪避过,捆仙链直直沓在湖面之上惊起一丈深的沟壑,刹那间消散沉入湖中。

    湖水顿时腾起丝缕白光,平静的涵越湖底传来一声短促的嘶鸣,数道轻盈的白Se光柱从湖底蛟龙出水,在湖泊上空迅速形成一道空透的水墙。

    白虎收爪不及,一头撞了上去,它哀嚎一声立时猱身一翻,往令一方向逃去,谁知那水墙仿佛长了眼睛,它到哪便堵到哪儿且密不透风。

    “大爷的!”白虎骂了一句,可是它已成了困兽。

    温画一手揽着青年腰身,一手趁机扔出捆仙链套在白虎的脖子上,白虎嘶吼一声梗着脖子往后退去,想挣脱捆仙链,温画微一勾手,那虎登时痛得满地打滚,最后趴在地上两个鼻孔里闷闷得出气。

    白虎终于降F,温画立在祥云上才想起身边这个被她救上来的年轻公子,于是道:“方才可有伤到?”

    青年执扇拱手一揖感激道:“多谢神君关怀,小生并无大碍。”

    他抬起脸来,清俊的眉眼上满是笑意:“救命之恩,为师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吧。”

    温画怔了怔:“师父?”

    萧清流看着温画一脸惊诧的神情,心中却是心酸又好笑,一千多年了,他终于找到她了。(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