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怒气

推荐阅读:(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九真九阳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悠闲桃花源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现代修仙录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此次她游人间竟然也能被师父捡了个正着,温画有些头疼。

    不过好在她是个懒人X子,除了战事上比较勤勉之外,她素来都比较随遇而安,她一向独来独往惯了,可唯独面对萧清流,她并不排斥,虽然她这个师父偶尔会说些令她莫名的话。

    萧清流于是厚脸P地在小徒弟身边晃悠着了。

    自打那白虎在晏城被降F之后,便整天满嘴大爷G孙地咒骂,温画近来ai困,每每快睡着了都被那白虎吵醒,冷不丁抬起瞌睡朦胧的眼打精神。

    萧清流瞧着心疼,见湖边有只三Se儿的花狸猫伸着爪子捞鱼吃,便把这白虎锁进了那只三Se花狸猫T内。

    萧清流抱着那猫儿,捏着它软软的耳朵尖儿来了J分兴致:“画儿,这猫儿是我们俩重逢的见证,该取个名好生纪念纪念。”

    温画点点头,似乎也来了兴致,挠了挠猫下巴,想了想道:“叫旺财吧,我看凡尘的百姓家中养只猫儿狗儿都是这么叫,听起来也比较神气。”

    萧清流觉得英雄所见略同。

    旺财浑身的mao一炸,咆哮着抗议:“喵!”

    ******

    人间青螺坊市,被萧清流拉着逛了半天,温画早困得眼P打结,萧清流笑着要带她去醒神。

    这是一座茶楼,一楼宾客满堂,热闹十足,那些凡人百姓,得空嗑个瓜子儿,烫壶苦茶,过个闲暇午后。

    底楼有个小二殷勤地上前,甩了甩布巾招呼:“两位客官,来壶龙井还是雪芽?”

    萧清流将扇柄敲敲他的脑门道:“平湖楼起,雾霭天市。”

    小二目光一散,端着热情的微笑道:“蜃楼待客,二位随我来。”

    萧清流牵着温画的手,跟着那小二的脚步往楼上走去。

    茶楼二间也是个茶座,不过别有洞天,如丝光缎造,幻境披靡,与一楼凡尘如隔二重天。

    “此楼名为惜花楼,是当年蜃族族人弃下的一座蜃楼,不过现今又光鲜热闹起来。”

    萧清流递上两枚玉牌给惜花楼的迎客散仙,转头对温画解释道。

    蜃族擅造幻境,海市蜃楼便是他们的杰作。

    这惜花楼就与凡尘重叠,一楼是凡间茶舍,二楼却是碧落仙境,可谓假亦真来真亦假。

    这惜花楼中都是骑鹤来往的仙者,其中不乏一些仙界名士。

    “师父带我来此处作甚?”温画不解。

    萧清流磨了磨扇柄,眼底蕴着一丝肃然:“画儿,你麾下是否有位名叫烈风的大将。”

    温画笑了笑,目光放地悠远:“是有这么一位,可惜一千多年前戮海一战,烈风战死,还是我亲手葬的他。”

    温画转过脸来奇怪道:“师父怎么突然问起烈风?”

    “烈风将军为人英烈,我十分敬叹,可惜他如今的灵骨未必如你所想,安安稳稳躺在东海之滨。”

    温画没做声,盈如蝶翼的睫mao微微一动,惺忪的眼抹上了一层冷冽。

    萧清流递过去的玉牌,是惜花楼为尊客量身定制,迎客散仙带着两人去了惜花楼的内阁,这里幻中幻,境中境,一般仙术神力透不进来,专门给那些需隐秘身份的客人准备。

    内阁上有座灵石堆砌的玉壁,直矗云霄,玉壁上每一块灵石里都有七彩灵光溢出,温画认出那些都是尚未孵化的仙灵,只是它们不在天池待养,怎会出现这座小楼里?

    且这些仙灵大多是刚得道飞升的或刚悟道的,初初踏入仙界便被人取了灵根锁于高墙之内,真是可叹。

    借灵修灵乃碧落禁术,仙道中人对此十分不耻,温画没想到千年而已,仙界的风气便这般萎靡。

    两人的到来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注意,临窗的一桌上坐着一男一nv两名仙士,那少nv仙士看到萧清流进来时,大惊失Se,慌乱之下抓住苏承羡的手臂道:“师兄......那个人,那个人不是那天在东海......”

    苏承羡盯着萧清流看了眼,状若无意地低下头,安抚地拍拍溥灵的手道:“师M,冷静点,不要自乱阵脚。”

    苏承羡嘴上这么说,自己也有些慌,萧清流“死而复生”,显然是他低估了对方的修为。他有直觉,他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思及此,苏承羡的手不自觉握紧了桌边的长剑。

    萧清流面带微笑将茶座巡视一番,与温画道:“画儿,这里人都坐满了,要不我们跟那一桌的客人商量商量,一块儿挤挤如何?”

    温画从善如流,抱着旺财悠悠点点头。

    萧清流走过去对溥灵绽开笑脸,和善道:“茶楼已坐满了,两位仙僚可介意与我们拼桌?”

    溥灵惊恐地瞪着萧清流俊美无双的脸,下意识就摇头道:“不......”

    但苏承羡悄悄按住她的手,抬眼对萧清流道:“二位请坐。”

    目光又移到萧清流身边的少nv身上,那少nv抱了一只猫儿,神Se慵懒,只一身月白Se广袖长裙,墨染的青丝用一根碧玉簪子松松挽着,此时仿佛没睡醒的样子,睁着惺忪的眼打量着周遭。

    他探测了一下那少nv的修为,十分低弱还不如溥灵,稍稍放松心中冷笑一声,既然这萧清流装作一副不认识他俩的样子,那他又何必挑破呢?他倒要看看萧清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Y。

    桌上有一壶白瓷清茶没人动过,萧清流给温画倒了一杯茶水道:“这惜花楼里什么都好,唯独这茶水太过寒碜,画儿,你将就着润润舌。”

    溥灵听到画儿两个字,身子猛地一震颤抖着看着温画,苏承羡警告地捏了她一下,向她摇了摇头。

    不会这么巧的,碧落皆知温画神君为修复真元尚未苏醒,眼前这少nv修为浅显根本不可能是她。

    温画端起茶杯微微呷了一口,没注意眼前这二人不对劲的神Se,只将目光停留在那面云霄玉壁上。

    那金芒夺目的仙灵果真是烈风!

    温画垂下眼睫,尚且记得大战前夕,她与烈风在东海之滨喝酒,那夜星河万里,烈风晃着酒坛子,爽朗笑道:“神君,明日一战怕是要拼死一搏了,若烈风不幸战死,还请神君将我的灵骨葬于东海。”

    沙场上不惧生死成败,温画不见伤感,只是笑笑着问他:“为何要葬在海底,那里可不见天日。”

    “因为,”烈风为人一向粗犷,此刻竟微微低下了头,唇边噙了丝温柔的笑意:“那里是我的归宿。”

    温画知道烈风曾有个心ai的nv子,为海神之nv,那海nv为万民祈福,自愿化身入水,听说她的灵魂栖息的地方就在东海这P海域。

    翌日,他们与魔族决战,对方竟派出了万年不见的凶兽穷奇,与穷奇血战的最后一瞬,烈风为被穷奇的犄角穿膛而过,真元尽碎,而她则用斩云一剑斩下了穷奇的头。

    她带着烈风的尸身灵骨,依照他的遗愿将他葬于东海海底,希望他与那海nv的灵魂相依。

    可如今呢?

    一千年之后,他的灵骨却在这惜花楼中被记价竞买,烈风何其凄惨,又该何其不甘!

    取骨之人罪该万死!

    温画清眸潋滟,神态自若,纤长的手慢调斯理地抚摸着旺财的mao,旺财却猛地哆嗦了一下,“喵”地一声尖叫了出来。

    旁边端着茶杯故作镇定喝茶的溥灵,被这一声猫叫惊地杯子摔在了地上,裂成了JP。

    萧清流感觉出温画周身流溢出来的那G肃杀之气,轻轻抬手将她的手握住,微微收紧。

    温画抬起脸与他对视,萧清流朝她微微一笑,直到她眸中的煞气褪却,逐渐被漫不经心取代,才点了点头。

    一名穿绿纹仙袍的散仙走来,手里拿着一支笔,一张碧玉圭走来,客气道:“二位仙僚,是献灵还是锻灵?”

    萧清流作无知状道:“献灵如何,锻灵又如何?”

    来惜花楼的不可能不知道这两件生意上的话,但这青年虽然一副亲善的模样,修为却极深沉,那散仙不敢怠慢道:

    “献灵便是尊客得仙灵至宝,入惜花楼记价,待与其他尊客的灵宝J换,锻灵便是散仙之位或修为至十一重天之下的仙士,入惜花楼登载名册,由惜花楼量身锻造仙灵,至高可入得第十二重天。”

    温画喝了口茶,在一旁淡淡地听着,修长莹白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杯身。

    萧清流对那散仙道:“我们是来献灵的。”

    绿纹散仙用笔在碧玉圭上记了J笔,道:“那就请尊客展示一下贵宝物的灵气了。”

    萧清流在温画耳畔道:“借猫一用。”说着顺手拎着旺财的脖子扔在了地上。

    旺财受惊一扑腾,摔着了脑袋,震得站都站不稳。

    萧清流手里攒了个法界,旺财在法界中长高伸直变作个长了猫耳的清秀少年,那少年嗤嗤地朝萧清流张牙舞爪,周身灵气乱窜,额间隐隐有三道神气环绕。

    刹那间,三楼的客人都被吸引了过来,随身的仙家兵器蠢蠢Yu动。

    苏承羡、溥灵脸上出现一丝惊讶与艳羡。

    绿纹散仙瞪大了眼:“这、这是......”

    萧清流帮他说:“极品兽灵,最近度化为仙,怎么样?开个价吧。”

    极品兽灵,仙灵之中极其罕见,兽若能化为人形需有五千年修行,此为一珍;此兽由人形化为仙,需再五千年修为,期间炼化出的真元,极其坚韧轻易不可毁之,此为二珍;此兽万年难遇,珍稀异常,此为三珍。

    三珍奇宝现世,怕是上神也要来抢上一抢。

    绿纹散仙结结巴巴道:“小仙做不了主,需要请阁主来。”

    萧清流挥了手让那散仙去禀报上头了。

    其实旺财本身虽是只虎精,并不是什么极品兽灵,顶多有个两千年修为,眼下的模样不过是萧清流用自己的神力做的假壳子,一般来说连散仙都骗不了,不过妙在白虎锁在一只凡猫T内,这是浑然天成的障眼法。

    温画猜想,当初萧清流在晏城将这虎精锁进猫身内,是故意的。

    只听萧清流问苏承羡道:“这位仙僚,你是来献灵还是锻灵的?”

    苏承羡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与你何G。”

    他和师M那日在东海取了烈风仙灵之后,便隐瞒身份来到惜花楼锻灵,以便他日师父之用,不过这无需告诉萧清流。

    萧清流将扇子一合,拎起茶壶给他的茶杯斟满茶水,殷勤道:“出门在外就是朋友,仙僚作甚这般冷淡呢?”

    苏承羡冷冷道:“你我心知肚明。”

    萧清流眼珠子一转,嬉笑道:“心知肚明什么,我又没抢你家小媳F儿?”说着向旁边的溥灵眨眨眼。

    苏承羡瞪着他,白净的脸P上出了一丝羞恼的红晕,萧清流的声音很大,旁边的J桌仙士纷纷将兴致盎然的眼神投了过来,指指点点,溥灵在一边如坐针毡。

    温画轻咳了一声。

    萧清流转过脸凑过去道:“画儿生气啦,你放心,我的小媳F只有你哦。”

    温画抬眼甩了个眼刀子过去,萧清流识相地闭了嘴。

    方才的绿纹散仙领着一名阶品较高的仙士过来了,那仙士稍稍打量了二人,目光落在旺财身上,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对萧清流道:“小仙是惜花楼阁主,二位当真要将此兽灵入楼名册么?”

    “正是。”

    “恕小仙直言,二位既然有了这兽灵极品,惜花楼中只怕没有可与之堪比的仙灵了,尊客当真是来献灵的?”

    萧清流看了眼温画,又看了眼苏承羡师兄M二人,才对那阁主笑道:“这兽灵于我没什么用处,我想换你们惜花弦月壁上,丁酉位的仙灵。”

    苏承羡、溥灵的脸Se遽变,那阁主为难道:“不巧,丁酉位的是烈风将军的仙灵,是其他尊客存放在这锻灵的,不卖。”

    绿纹小仙上前指着苏承羡道:“就是这位尊客存放在此的,他们二位今日是来取灵的。”

    一直神游的温画闻言,突然放下茶杯,一手支颐,疏懒得看着苏承羡道:“烈风的仙灵你们怎么拿到的?”

    温画虽然语声温和,眉目间却透着冷意,气势迫人,溥灵不喜欢这个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nv,却用长辈的口气对师兄说话,当下傲慢道:“我们怎么拿到的凭什么告诉你?”

    温画挑了眉看着她,不说话。

    萧清流摇着扇子,客气开口,声音带着一丝诡谲的蛊H:“小姑娘,说一说又不会怎么样是不?”

    溥灵对上萧清流的双眸,也不知怎么了,只觉得脑海中仿佛有冰水溃堤,透骨凉意冲刷全身,她一P茫然,忽的站起身,声音清脆响亮:“我师父是碧落上君——星野宗宗主华飞尘,这仙灵是我亲自从东海海底拿来献给他的。”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星野宗位于十重天,门里所有的弟子都是仙士阶品,宗主华飞尘是十一重天以下唯一的一位上君,在座的仙者都知道华飞尘若再得了烈风将军的仙灵,怕是不日便要飞升上仙了,地位不可谓不尊崇。

    只是品X高洁如华飞尘竟也会做出借灵修灵这等宵小之事,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温画悠悠笑了,原来是华飞尘,真是冤家路窄啊。

    苏承羡更是一惊,他和师M奉师叔密令取灵,此事不宜张扬,怎么师M突然这么大声嚷嚷起来?

    他心思急转直下,正苦思对策,却听温画柔柔的声音道:“烈风将军为英烈之士,战场上的忠勇之魂,星野宗算什么东西,他的仙灵你也敢取?”(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