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心意

推荐阅读:(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九真九阳鹿鼎雄风悠闲桃花源(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现代修仙录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一千年了,他终于再次见到她。

    她还好么?

    华飞尘怔怔看着温画,目光中带着他来不及遮掩的热切与倾慕,当年她出征东海被穷奇伤到了真元,神迹全无,他以为此生再见不到她,原本要入上仙境的他竟因这个消息心痛难抑,真气逆行,入境失败。

    如今好不容易收到她平安归来的消息,他的两个不肖徒却去擅动烈风的仙灵。

    她会怎样看他!她会轻看他么?

    华飞尘心下只觉难堪耻辱,微微错开眼,不敢再看那少nv淡然纯净的目光。

    “画儿,你居然在这里,让我好找。”一个清亮的男声突然闯了进来。

    华飞尘一愣,发现温画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将眸光转向来人,淡然的面容上露出个浅而柔的笑意。

    华飞尘身形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只见一名竹Se长衫的男子手里拎着一条鱼飞奔过来,他挽着一双K腿,脚上沾满了泥巴邋遢不堪,黑发被打S贴在肩膀上,俊美的脸庞带着大大的微笑,露出少年般顽P的得Se。

    “画儿,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咱们今晚炖鱼汤吧。”萧清流拎着那条甩着尾巴乱扑腾的鱼,笑眯眯地走到温画身边邀功。

    温画无奈道:“师父,这里是星野宗,你随便跑去抓鱼太失礼了。”

    “嘻嘻,无妨无妨。”

    萧清流的脸上S哒哒地全是水,一滴水珠在他乱翘着的发梢上就这么挂着,随着他眉飞Se舞的动作晃来晃去,竟然不滴下来,温画看着便抬手帮他擦拭了一下,顺手将那缕发丝拨到一边,萧清流脸P亲厚地将另半边脸也伸过去道:“这边也擦擦。”

    温画顿了顿手里的动作,抿出个浅浅的微笑,难得好心情地将手挪到另一边替他将脸上的水珠擦G,萧清流一双眸子倒映着晴光,温柔满足地要溢出水来。

    清风拂过,竹叶喧嚣,华飞尘默默站在远处,周身仿若笼了一层深重的寒气,他向来安然处之的心境仿佛正被人用斧凿一点一点敲出扭曲的裂缝。

    那人到底是谁!为何能与她这般亲昵相处!

    不一会儿,温画不知说了什么,萧清流带着旺财和那条鱼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温画施施然坐在旁处的石凳上,淡淡道:“华上君,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相见?”

    她恢复了平素淡漠从容的神Se,那对萧清流露出的一丝丝温柔在面对他时荡然无存。

    华飞尘咽下喉间翻涌的涩然刺痛走了出来,白衣胜雪不沾一丝凡俗,他清和一笑道:“华飞尘拜见温画神君!”

    温画淡淡将他打量一番,往事飞驰在记忆深处,世间只有温画,当年的小nv孩没人记得了吧,华飞尘似乎也不记得了,她缓缓道:“上君不必多礼。”

    风铃谷只剩鸟鸣啁啾,一P竹叶轻轻落在温画的肩头,温画将竹叶拿在指尖把玩着,察觉华飞尘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也不点破,只是道:“华上君应该知道,本君此次前来星野宗是为了烈风将军灵骨一事。”

    话音刚落,面前那一身白衣,傲然无双的华飞尘,陡然跪在了她面前,长风吹起他F帖水样的黑发,风姿皎皎。

    温画讶然,当年那位傲世轻物的华上君竟会一言不发地跪在她面前,且跪地这般风采卓绝,温画叹息,曾经她卑微恳切地跪在他洁净的袍裾边,乞求他怜悯放生时,可没有他此刻半点的优雅。

    “上君这是作甚?”温画淡淡道。

    华飞尘望着她,清冷的眼中是诚恳的歉意:“星野宗的弟子擅自搅扰烈风将军的灵骨,是我管教失职,劣徒已被我惩罚过了,如今我代星野宗上下向烈风将军谢罪,请神君原谅。”

    此事并非他有意为之,温画倒有些意外,又觉得情理之中,华飞尘一向高傲,借灵修灵的事他肯定是不屑的。

    更令温画失笑的是,华飞尘衣袖间是一G祭礼时才用的水沉香香气,华飞尘莫不是当真循着她那句话,斋戒沐浴,焚香祷祝等着她了吧。

    原来人真的是会变的,即便是冷傲如千年玄*冰的华飞尘也是会变的。

    华飞尘悔过至此,温画也不好多说什么,便道:“华上君言重了,烈风将军的灵骨完好无损,本君也不会为此事过多为难星野宗。”

    “多谢神君。”

    见他还跪着,不动如青松,温画只得道:“上君赶紧起身吧,此事毕竟怪不得你。”

    闻言,华飞尘这才起身,他抬起清冷的脸庞,冷若冰霜的眼此刻如融了一川春水,潋滟至极,温画一怔,心头滑过一丝奇异的感觉。

    华飞尘神采奕奕道:“神君,可否随我走一趟。”

    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Y,温画也不推辞,跟上了他的脚步。

    ******

    夕Y半落,云雾如海L般澎湃翻滚,遥远的天际撑起半幅瑰丽似锦的绚烂朝霞,流光溢彩,缓缓在墨蓝灰暗的天空倾洒开来。

    半面地势凌厉,如被剑削的绝壁上有被神力刻下的四个大字。

    温画轻声念道:“善莫大焉。”

    焉字的下面是被法界封印的一副脚铐和手铐,若她没有记错的话,绝壁底下的深渊里是天极十八剑阵。

    这里是思过峰,万年过去了,真是一点没变啊,曾经沾染的鲜血是否已经洗刷G净了呢?

    “此处是思过峰吧。”

    “正是。”

    “听说一万年前,思过峰上,众仙合力围剿过一名血煞妖星?”

    不意温画提前万年前的旧事,华飞尘颔首,望着绝壁上的那副刑具,目光似乎也回到了当年:“那血煞妖星身负上古戾器鬼月姝,星野宗身为十一重天的执法者,必须诛杀,以免仙界乃至洪荒受那妖星的屠戮。”

    “哦,那妖星这般厉害?”温画的声音有些缥缈:“可本君听说那妖星当年只是个八岁小童?”

    华飞尘脚步一滞,目光有些复杂:“的确如此,那妖星虽然只有八岁但已被鬼月姝侵T,若待她成年,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星野宗只能趁她未长成前杀之以绝后患。”

    温画淡淡一笑,仿佛一切云淡风轻,仿佛一切不以为意:“原来是这样啊。”

    星野宗在天境以南,若入夜便可看到万里星河,而思过峰是星野宗最高的一座山峰,视野极广,只是这里是十一重天惩罚有过者的地方,森严肃穆,即便有上佳景致也无人愿意上去欣赏。

    温画不明白华飞尘将她带到这里来有何目的。

    华飞尘除去了思过峰的仙障法界,峰顶稀薄的雾Se疾速往两边退开,冷风飒飒,只听一名少nv的声音:“师父,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您怎么罚我都可以,请您不要让我再待在这里。”

    那声音凄楚万分,纵使铁石心肠之人听了也忍不住放了她吧。

    温画抬头一看,那被困在锁仙阵里的少nv正是前些日子见过的溥灵,她此刻全然没了往日的神气,发丝散乱,面Se惨白,绝望至极,她旁边的锁仙阵里是苏承羡,他模样同样的颓然憔悴,只是没有像溥灵那般哀哭。

    溥灵看到了温画,仿若看到救星,喜极而泣道:“温画神君,是溥灵错了,溥灵不知天高地厚对烈风将军不敬,神君,求您帮我向师父求求情,求他放了我和师兄吧。”

    温画心中一震,不由看向华飞尘,后者对自己的两个徒儿求救的目光视若无睹。

    被囚禁思过峰锁仙阵的人,无一不是犯下灭顶大错,阵法里有消磨修为的法界存在,然而锁仙阵消磨的不仅仅是修为更是心境,反抗不能,求助不能,明明自由触手可得却仿若天涯。

    自然,当年的妖星鬼月姝是无福享受这般的绝望的,因为她直接被送入了十八剑阵处以了极刑。

    苏承羡二人是动了烈风的仙灵,但也罪不至此,这惩罚重了些,重的让温画有些不明白华飞尘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了。

    华飞尘再度拂袖,仙障合拢将苏溥二人身影遮住,微笑着对温画道:“神君,劣徒对烈风将军不敬,我已将他二人关在思过峰,待三百年刑期一过,让他们再去神君面前负荆谢罪。”

    他目光灼灼,隐隐有别样的光华流转,温画只觉那异样之感愈深,此刻恍悟过来,那不仅仅是请罪,目无下尘的华上君是在向她示好,甚至是讨好。

    这一幕如此吊诡又如此令人震惊,温画J乎想长笑一声,可X腔中却静静迸裂出一丝决然的冷意与血腥气,她眸Se倏然冰冷下来,唇边却携了丝饶有兴味的笑意:“若我想杀了令徒呢?”

    “他们犯了错就该接受惩罚,神君若想要他们的X命无可厚非。”没有半刻犹豫,华飞尘已舍了那两个长年陪伴他的徒儿,白衣翩飞,道不尽的冷漠像是刺进了骨血。

    如今的华飞尘竟因为她多了分人情味,多了分人情里为人不耻的味道——偏S。

    星野宗,执掌十一重天之下的天规律法的主持,为公正之所在,华飞尘冷漠至极,无视洪荒中的一切,他不会偏袒,不会徇S,他代表了仙道上的公正。

    所以当年她才会冒死赶来星野宗,J乎是自投罗网的方式只为了求华飞尘主持公道,但华飞尘依然为了那莫须有的罪名将她打入十八剑阵的深渊。

    手腕的伤疤骤然剧痛,冰冷刺骨鲜明,温画抬眸,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华飞尘。

    华飞尘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心头涌现出无限的恐慌,他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她,温画看着那段纯白的衣袖,竟是这般一尘不染。

    当年星野宗为了B她承认她的罪名,怀穆真人当着她的面残杀了觅萝山上下数百生灵,那一天,整座思过峰连飘移的云雾都是血Se的,她趴在血污中,想要抓住华飞尘的衣袂,乞求他的怜悯,他却冷冷将衣衫拂开,仿佛怕她的手弄脏了他的白衣。

    想到觅萝山的孩子们凄惨的死状,温画瞳孔一缩,久违的痛楚席卷全身,她后退了一步。

    华飞尘收回手,以为是自己唐突了他,竟有些无措。

    记忆带着浓烈的血腥气退了下去,温画凛然的目光添了一抹惺忪与疏懒,她转身望向思过峰的云海,轻轻道:“本君开个玩笑,上君的好意本君心领了,不过令徒已经收到了惩罚,本君也该得到人处且饶人。”

    她又歉然道:“其实上次本君在惜花楼内对令徒也过分了些,只是烈风是本君唯一的知己,他去了,本君悲伤至极,只怕此后天地间本君再寻不到一个如烈风那般知心的人了,一时心头惨然,才与令徒说了重话......”

    华飞尘蓦地走上前,声带怜惜:“神君的知己只有烈风将军一人么?”

    “是啊,”温画轻叹一声,仿佛有些不能对外人道的脆弱与柔软:“本君位列神君,享尽众仙朝拜,但没有人了解高处不胜寒,本君向来孤身一人,独来独往,天地寂寂,曾经尚且有烈风可以说说话,如今却是连他也去了。”

    话未尽,温画J乎觉得自己周身被华飞尘初雪般冷幽的气息包围了,华飞尘贴近她,眸中闪耀着坚定而缱绻的光芒:“神君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成为神君的知己。”

    温画面上十分震惊,柔声着迟疑道:“可本君时时在三十三重天,你如何能成为本君的知己?”

    华飞尘字字珍而重之:“请神君等我,我会尽快成为那个可与神君并肩之人。”

    “上君的意思是......?”

    华飞尘如画的眉目中是坚不可摧的信念与决心:“只要我冲破化臻之境便可成为上神,彼时,我会与你并肩而立。”

    温画微微歪着头,清雅如水的面庞如盛开的一枝莲,她有些疑H:“此话当真?”

    华飞尘流连在她此刻娇憨的容颜上,心头怦然,郑重点头道:“当真。”

    “那么,”温画垂下目光,缓缓道:“我静候佳音了。”

    称呼之间的变化令华飞尘心中流溢出难言的狂喜,白皙清冷的面P上有一丝少年人的兴奋。

    “我该走了。”温画不动声Se地转身离开。

    华飞尘想挽留,却觉得来日方长,温柔又有些希冀道:“神君,我可以叫你画儿么?”

    温画回眸看他,没有回答,华飞尘却以为可以道:“画儿,方才在竹林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是谁......不重要,”温画将他望着,风姿在薄云雾Se中愈发显得清雅无双,她莞尔一笑,眸光直直落在他身上:“于我而言,知己一人便够了。”

    华飞尘懂了,整个人倏然放松,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意,熠熠生辉。

    ******

    信步穿过风铃谷悠然的风景,对着面前这位黑衣谨肃的仙者,温画没摆什么架子而是态度谦和道:“原来是怀穆真人。”

    怀穆真人定定看着她,面Se极是Y鸷,近乎有一丝惨烈的恨意在焚烧,只是他克制住了。

    他开口,杀气重重:“温画神君,星野宗与你逍遥境并无过节,你为何要害飞尘!”

    “怀穆真人,此话何来啊?”温画绽开个无邪的笑容。

    怀穆抓住腰间的兵刃,眉宇间是一抹深重的狠戾,他冷冷一笑:“神君何必装无辜,以你的修为应该看得出飞尘的修炼连上仙境都入不了,如今你却激他直接冲破化臻境,那无疑是B他入死地,你究竟是何居心!”(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