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J锋

推荐阅读:悠闲桃花源九真九阳现代修仙录(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和风轻缓。

    温画稍稍理了理衣袖上的褶皱,并不置喙怀穆真人的怒气,只淡淡道:“真人,偷听他人壁角可不是君子所为。”

    怀穆冷哼了一声。

    温画笑了笑,客客气气地解释道:“真人怕是误会了,本君不过是与上君一见如故,多说了J句话罢了,谈何居心?被真人揣度至此,本君意外得很。”

    怀穆冷冷道:“什么误会!强词夺理!飞尘滞阻上仙境多年,你如此激将,分明是不怀好意......”

    温画柳眉一横,笑着打断了他:“连三十三重天的谢天官都说了,华上君有上神之资,不日便可飞升,怎么到了真人这里,上君却连区区上仙境都进不得,岂非怪哉?”

    怀穆脸Se很难看,谢天官曾造访星野宗也的确说过此话,华飞尘只消静心修炼,飞升上神指日可待,但那是在他真的能心无旁骛的前提下,如今华飞尘心魔日深,怎可同日而语!

    想到那日在华飞尘静室看到的景象,怀穆看向温画的眼神愈加添了一丝恨意。

    “温画神君,”决心一下,怀穆手中已亮出一把金纹长剑,剑身在鞘中铿锵作响,显然是临战时的蠢蠢Yu动,他冷冷笑了声:“当年戮海一战,您的真元可曾恢复了?”

    温画蹙了蹙眉,她当年被穷奇与魔族重创,即便沉睡一千年真元也未曾完全修复,此事连萧清流都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的?

    思及此,温画忽觉身后有一丝清幽气息,她勾起自己的一绺长发放在指尖,问道:“真人莫非要乘人之危?”

    怀穆厉Se一闪,就要动手,只听一个幽冷的声音道:“师兄!不得对神君无礼!”

    怀穆忙止住动作,看着华飞尘从萧萧竹影中走出来,面Se深沉,近乎冷酷,不由心中一凛,将心头的杀意按捺下来,走过去道:“师弟,我是为了你好。”

    华飞尘漠然的眼神刮过他的脸,转向温画时已变得柔和,他道:“画儿,师兄也是为我着想,所以才会对你无礼,请你莫要见怪。”

    温画看着他,摇了摇头道:“本君从来大度,不喜欢计较这些。”

    这话听来隐含了娇嗔的味道,华飞尘听了心头一S,愈加温柔得替怀穆道歉。

    怀穆原本听了“画儿”那两个字气得下巴上的山羊须都抖了三抖,又听到华飞尘的道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只恨不得眼里喷出一把火来将温画烧个G净。

    “看来星野宗并不欢迎我,我就不给上君添麻烦了,告辞。”温画眼帘微抬,水一般的眼神从华飞尘的脸上拂过去,才悠悠然地踱步远去了。

    待温画走远,怀穆才忍着怒意道:“师弟,你万不可着了那温画的道,她是......”

    他话没说完,却被华飞尘Y郁的目光看的一颤,华飞尘冷冷道:“师兄,入境一事是我自己的失误,你怎么可以责怪到神君身上?”

    怀穆被他气得怒极,却只能苦口婆心地劝道:“师弟!你还执迷不悟么?她明知你修炼入了僵局还如此教唆你,分明是存了恶意,你若执意要闯化臻境,恐怕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够了!师兄,在你眼里我就如此不堪么?”华飞尘猛地转身,双眸赤红瞪着他,浑身上下的戾气似乎要从四肢百骸流窜出来,但又被他深深压制住,此刻的他如同一头暴怒的困兽,杀意快要崩溃而出。

    怀穆惊怔于华飞尘此刻的神情,他是想杀了他!

    怀穆心底涌起一G难言的恐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脱离他的掌控。

    华飞尘冷静下来,淡淡道:“师兄,我说最后一次,我要入化臻境是我自己的决定和温画神君无关,请你休要再对她无礼!”

    他神Se渐缓,声线清和,眼底燃烧起昂扬的斗志与火焰:“不过,我要成为上神的确是为了她,我要成为可与她并肩,与她共赏三十三重天美景之人!没人可以阻止我!”

    怀穆听得心惊胆战,他如今已然确定,心魔在华飞尘的心底已经扎根了。

    心魔不除,华飞尘必毁!

    他沉沉道:“师弟,你就不怕道渊神君对你失望?”

    华飞尘一愣,随后道:“道渊神君若知道这些定然不会阻止我。”说罢纵身驾云而去。

    ******

    星野宗的风铃谷虽美,温画却不喜,驾云循着气息来到某座松涛阵阵的仙岛上,松林旁有个小水潭,碧水潺潺,J丛蓝SeNH的小花在清风中摇曳,煞是可ai,潭中时不时有肥美的鳜鱼蹦出来,溅起J点水花。

    旺财竖着尾巴,战战兢兢地踩在一块石头上,试图朝溪水底下的鱼伸爪子,萧清流不在旁边。

    温画蹲在一边,看着某条鱼用尾巴甩了旺财一脸水,笑眯眯道:“旺财,我师父呢?”

    旺财被她冷不丁一吓,差点掉水里去,勉勉强强站住,瞪了她一眼,才气哼哼道:“我怎么知道那个G孙子去哪儿,他又没捆仙链拴着,想去哪儿去哪儿呗。”

    “嗯?怎么说话的,太不文雅了。”温画歪着头勾勾手指,旺财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然后被扔到了半空,又猛地朝潭水中心俯冲而下。

    清凉凉蓝盈盈的水就在眼前,旺财痉挛地挥舞着四只爪子,惊恐咆哮:“你个G孙!敢这样对老子,看老子不削了你......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哪,姑NN诶!”

    就在旺财差点和水里的鱼共浴的瞬间,温画十分善良地勾勾手指将旺财拎了回来,她柔声问道:“再说一遍,师父他老人家去哪儿了?”

    “我说!”旺财可怜兮兮地耷着尾巴,抱爪瞅着温画道:“令师尊说要给你炖鱼汤,但是缺了些调味的东西,出去找去了。”

    “哦?”温画知道萧清流对饭食一向挑剔,也不多想,松了对旺财的禁制,自己懒懒靠在一棵老松下合眼休息。

    旺财心有余悸地躲到一边,炸了炸mao,瞪着温画恬静无害的睡颜暗骂:“可怕的nv人!”

    温画因为常年在战场的缘故,向来浅眠,不多时她已感觉有人来到了她身边,不过那人并没有吵醒她,而是轻轻将她的身子靠在他的膝头。

    鼻息间充满那人身上的气息,不同于华飞尘的幽冷,那人身上的味道就像吹过松林的风,清冽而G净,她很喜欢。

    那感觉很舒F,温画不想醒来,只喃喃道:“师父,你回来了?”

    萧清流温柔得看着她的睡颜,指尖带着J分眷恋将她颊边的一缕发丝绕到耳后,听见她呓语般的声音才道:“嗯,我回来了,你再睡一会儿。”

    温画点点头,乖巧地伏在他膝边,手不自觉将萧清流的一只手握住,孩子一般:“有些饿了,待会我想喝鱼汤。”

    “好。”

    萧清流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手指拢住,不忍心吵醒她,当年在宴阙她真元受伤过重至今没有复原,所以才会这般ai困,可是她常年的习惯令她无法安稳入睡,他明白,她的睡眠太珍贵。

    萧清流将神力散出去,在周围十丈之内都布下厚实的仙障,以保证无人打扰,就连水里的鱼儿仿佛也进入了梦乡,不再蹦蹦跳跳,旺财打了个呵欠,眼P直耷拉下来,嘴里还嚷嚷着:“老子不想睡觉,你G嘛让老子也睡......”

    “嘘”地一声,萧清流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它不要出声,旺财看了眼趴在他怀中的温画,见她眉头微微蹙起,于是闭了嘴,哼哼着撇过头蜷着身子睡了。

    一时好梦。

    ******

    怀穆来到思过峰,却隐约觉得这里有一G别样的气息,有别人来过这里!

    可是这气息很陌生,不是华飞尘,不是温画,也不是他自己。

    思过峰主崖上,溥灵跪在崖顶上,突然见到师叔严肃甚至冷厉地看着自己,茫然地抬起头。

    “溥灵,你为什么要告诉你师父,取灵一事是我的命令?”怀穆道。

    溥灵露出一丝疑H的神情:“我,我没说过啊......师叔,我,我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怀穆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开口斥责,忽听对面山崖上的苏承羡道:“师叔,师M好像不对劲。”

    怀穆真人心头巨震,猛然醒悟,有人对溥灵用了摄魂术!被人摄魂两次以上若不及时收术就会有X命之忧,那人来思过峰显然是留了溥灵一条命。

    摄魂术是一门介于仙道魔道之间的术法,没什么大用处却是术法中极为刁钻的一门,习此术者首先需得摒除自身全部杀心邪念方能大成,仙道中人大多清心寡Yu,然,并不是没有*,若有一点杂念便会入魔道,仙道修为一朝尽毁。

    是以习此术者要么极善,要么极恶,但不论那人是谁,对星野宗都是来者不善!

    “承羡,方才什么人来过这里?”

    苏承羡讷讷道:“师父、温画神君都来过,后来还有一名弟子上来给我们送了饭食。”说到这里自己都觉出古怪来。

    怀穆眉心一跳,思过峰是什么地方,这里仙障法界戾气纵横,哪里是什么弟子能随随便便上的?就连他来这里都要存十二分的小心!

    此人不仅会摄魂术,在思过峰如入无人之境,修为深不可测!

    怀穆沉着脸道:“承羡,你们去东海的路上有没有碰上什么奇怪的事?”

    “......我们遇见了一个人——萧清流。”苏承羡忽觉一切事情都是从萧清流出现开始的,他肯定那日在惜花楼发生的事绝对和萧清流逃不了关系,于是将在东海偶遇萧清流的事说了一遍。

    听到萧清流这个名字,怀穆脑海中现出一个青年的身影,那青年总是带着一副和善的笑容,端着一副闲人的态度,和温画形影不离。

    听弟子说,萧清流不过普通仙士,修为不低也不高,平凡地不能再平凡,所以他不曾放在心上。

    可是萧清流能那么巧地出现在东海,又能死而复生,甚至引温画去了惜花楼,这一切表明此人不可能只是区区一介无名仙士!

    萧清流,你是谁?你对星野宗究竟有什么目的?(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