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7章 怪刀大仙

第7章 怪刀大仙

推荐阅读:(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九真九阳含桃悠闲桃花源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现代修仙录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温画这一觉特别长,直到月上松林,虫鸣阵阵,她还未曾醒来。

    在松海听风,怀中拥着美人,萧清流也是一本满足。

    良久,温画在他膝头动了动,呢喃了一句又睡了,清润的唇瓣在月Se下格外娇美诱人,萧清流心头一动,悄悄俯下身去,凑到她温热的呼吸时,他发现自己竟激动地发起抖来。

    萧清流骂了自己一句:“出息。”定定神,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谁料,本该睡梦中的温画缓缓睁开眼来,悄然吐出一口气,懒懒道:“师父,你在做什么?”

    萧清流一呆,白净的脸P登时攀上一丝红晕,左顾右盼了一下,他找到了一个好借口:“为师,为师......额,这夜里蚊子多,为师给你打蚊子。”

    温画在他膝头,微微撑起身,凑到他面前,浅浅一笑,眉目间透出J丝清雅又娇柔的风情来:“师父,打蚊子需要离得这么近么?”

    “不,不用,我只是......”萧清流被她的笑靥蛊H了,所有的考量在一瞬间化为了灰烬,鬼使神差地伸手捧住她的脸,用指腹摩挲着她的唇角,哑声道:“画儿,你不要动,这蚊子狡猾地紧。”

    温画没有动,静静感受着他温柔气息的拂面。

    萧清流低下头,试探X地拂过她的唇瓣,温柔到战栗,他叹息一声想一鼓作气,一阵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声传了过来,温画微微侧开脑袋,无辜又天真道:“师父,我饿了,鱼汤呢?”

    萧清流挫败地捶X顿足,错过好时机啊!

    温画伸了个懒腰,一双眼迷迷蒙蒙的,她用手指挠了挠唇角,露出点疑H,也不知刚才师父有没有抓到那只蚊子,怪痒的。

    苍松仙岛的鳜鱼十分鲜美,加之萧清流完美的厨艺,做出的一锅鱼汤早就香飘十里。

    旺财蹲在一边,诚恳地将一锅鱼汤望着:“喵。”

    萧清流舀了一碗给温画,见她喝得满足,唇角也跟着浮了浮。

    鱼汤喝了一半温画已经饱了,剩下一半就便宜了旺财,萧清流却觉得不够,他的画儿为了养伤足足睡了千年,总该好生补补。

    “画儿,这J日索X无事,不如我们去揽月东来住J天如何?”萧清流提议道。

    温画捧着碗,打了个嗝道:“好是好,只是得看机缘吧。”

    所谓揽月东来,是厨神怪刀大仙的庖厨,靠着怪刀大仙出神入化的厨艺名声响彻碧落,是个有名的仙家客栈。

    温画所说机缘,乃是因为揽月东来开门迎客有两条规矩:首先看天气,怪刀大仙不喜晴天亮堂,雨天S柔,Y天暗沉;其次,想请怪刀大仙做饭,必得奉上十颗盛苏河的蜜珍珠。

    天气问题,众仙合计出一个法子,他们找布雨星君来一场东边太Y西边雨,那揽月东来便无话可说了。

    那么只剩盛苏河的蜜珍珠问题了。

    盛苏河在仙界极北,偏僻,产蜜珍珠的大蚌又傲娇,三百年开一次壳,五百年吐一颗珠,这三百年五百年还不是确数,万一哪天那蚌不开心了,直接躲水底下不出来,也没人敢下去把他逮出来,因此要集齐十颗蜜珍珠比修炼还难。

    而怪刀大仙本人更是心思怪诞,变化无常。

    有一年天帝仙宴请他掌厨,他一道菜烧了一半却因为天上忽的吹起了东风,他转头便回去窝在了他的独居小楼上,说是为赏奇景“东风夜放花千树”,便撂了上百仙神在天帝仙宴上面面相觑,天帝三C四请,他理都不理,G脆卷铺盖躲了起来,天帝震怒却没惩治他,反倒是将仙宴上因醉酒兴起东风的造风星君贬了个十万八千里。

    因此想去一趟揽月东来,尝一口怪刀大仙的厨艺得有十足十的机缘!

    温画长年在战场,对揽月东来虽有耳闻却始终无缘得去,只觉得那怪刀大仙怪是怪了些,有一点却和她一样,都喜欢盛苏河的蜜珍珠。

    “那怪刀大仙古怪得很,只怕咱们连揽月东来的门都进不去吧。”

    萧清流小扇一打,笑得神秘兮兮:“那倒未必。”

    温画,萧清流出了苍松仙岛,便见一名紫衣少年风风火火驾云赶来。

    那少年容貌俊朗,看着十分可亲,一见他们二人,眼睛一亮,蹬蹬蹬跑过来,对萧清流道:“师父,师父,南铮终于找到您了!”

    萧清流慈ai地揉揉少年的发顶。

    温画道:“师父,他是您新收的弟子么?”

    萧清流点点头:“南铮天赋异禀,有追踪的本事,我在两百年前收他为青麓山第九位弟子。”

    又向少年介绍道:“阿铮,这位是温画神君。”

    少年将目光移到温画身上,见传说中的nv战神,正抱着只猫儿,容颜绝丽,风采清雅,全然没有想象中的凌厉与可怕,顿生亲近之感,一时激动地上前,眸子亮晶晶地闪烁着崇拜之情:“您,您就是师娘了吧。”

    听到这个称呼,温画不动声Se地看了眼萧清流,漂亮的眸子微微一眯。

    萧清流轻咳了一声,拍拍南铮的脑袋,严肃道:“臭小子,瞎说什么呐,这位是你师姐。”心里却暗搓搓地欢喜。

    南铮睁圆了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是大师姐,看我这脑子,师姐,您可千万别生气啊。”

    温画抿了抿唇,笑盈盈道:“我不生气。”

    萧清流笑道:“南铮,上回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南铮忙道:“回师父,那惜花楼背后的确有很深的渊源,上回师父留话,我便去和那惜花阁主接洽,那阁主说他上头的人会在揽月东来等师父,我看那人对兽灵是势在必得的样子。”

    南铮说着好奇地伸手摸摸在温画怀中假寐的旺财,一副ai不释手的模样,温画索X将旺财扔给他照看,南铮欢喜地揉猫去了。

    温画道:“师父,你怎么对惜花楼有兴趣了?”

    萧清流笑着反问道:“难道画儿没兴趣么?这小小惜花楼敢收了烈风将军的仙灵,实在是胆识过人,此等妙人总该去结J结J。”

    温画眼底闪过一缕寒光,莞尔道:“是该结J结J。”

    揽月东来,静静一座宫宇坐落在仙山浮云之间,安静地出奇,只有J只仙鹤在客居前的藕花塘里迈着优雅的步子捉蛙。

    三人将祥云散了,走进揽月东来的大门时,名叫禾岫的小仙迎上来,睡眼惺忪道:“J位仙僚,今日揽月东来不开门,诸位还是请回吧。”

    萧清流从温画身后走出,向那小仙摆了摆手:“快些开门迎客,今儿我们来客不拒。”

    小仙听见萧清流的声音打了个机灵,睁大眼愣怔半晌,惊恐道:“您......您是大仙!”

    揽月东来的怪刀大仙,掌厨时从不露面,非要露面的场合他也总戴个面具,就连在揽月东来打杂的小仙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十分地神秘。

    萧清流挽挽袖子,朝禾岫眨眨眼:“你说呢?”袍袖间仙气回荡,将整座揽月东来的门窗大开,空山竹铃“叮叮当当”的声音在飞檐上轻盈作响,随风雷动,直到响彻云霄。

    空山竹铃只听怪刀大仙一个人的号令。

    禾岫张大了嘴,P刻才醒悟过来,激动地语无L次:“小仙,小仙恭迎大仙,小仙还是、还是第一次见到大仙的真容!真是荣幸!”

    温画也吃了一惊,失笑道:“师父,你就是那个怪刀大仙?”

    萧清流神秘不语,从揽月东来的白壶玉龙灯里,拿出J袋子蜜珍珠放在温画手中道:“你喜欢收集这些小玩意儿,但又不方便去盛苏河,喏,这J年那只蚌算是多产了,你且瞧瞧,还满意?”

    那J袋蜜珍珠个个莹润耀人,滚圆可ai,温画拿了一颗用手指摩挲了J下,眉眼弯弯如月牙:“我很喜欢,谢谢师父。”

    那笑容恍若春风荡过萧清流心间,萧清流心软地一塌糊涂,柔声道:“你我之间说什么谢,画儿,你想吃什么,为师给你做。”

    温画一颗一颗认真地数着蜜珍珠,随口道:“师父做的我都喜欢。”

    萧清流心情极好,对拱手立在一旁的禾岫道:“今日挂上牌子,就说揽月东来请客,规矩不提。”

    招牌挂出去后,整个碧落像是炸开了锅,千里之外的仙家们纷纷拖家带口赶场子,揽月东来请客,那简直是千年,哦,不,万年难遇的机缘啊,吃一顿够回味J十年了。

    后厨灶膛里。

    萧清流显然习惯了这样的大场面,做起菜来有条不紊,温画捧着萧清流给她煮的酒酿圆子羹,站在他旁边看他做饭,见他手法娴熟,姿态优雅,顿觉赏心悦目,不由喝了一大口圆子羹。

    南铮一直在院子外头手忙脚乱地招待客人,揽月东来来客爆满,苦了他帮着禾岫当了跑堂小二。

    温画看萧清流下厨觉得有趣,便在旁边帮衬着,享一享这难得的清闲,正要问一问萧清流是怎么弄出个怪刀大仙的名号来时,南铮忽然神Se惊慌地飞奔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

    “师父,师姐,不好了,猎仙来了,客人们吓得都跑光了。”

    萧清流正给一株凤莲雪蕊淋上鲜香可口的鲜芋汁,闻言,奇道:“他们来做什么?”

    温画用手指蘸了点仙芋汁尝了尝道:“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南铮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道,:“我,我不敢去。”

    萧清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为师和你师姐在,怕什么?”说着洗了洗手走了出去。

    揽月东来的大厅里浮动着一丝萧瑟的戾气,J十张的桌椅都空荡荡的,桌上的饭菜散着诱人的香气,可惜没动J筷子,显然客人们都是急匆匆走的。

    靠窗的J桌,坐着十J名风尘仆仆的仙士,衣衫上都绣有简单的金线花纹,他们男男nvnv个个面Se疲惫,想必是刚经历了J场血战,身边的兵器无一不是泛着血腥气。

    这一批客人全是猎仙。

    所谓猎仙就是以自己同阶或阶品高于自己的仙僚为猎物,猎杀并取而代之,被猎仙盯上的仙者,要么杀死猎仙,要么被对方杀死,否则不死不休。

    一半仙者看到猎仙都是绕路走,因此原本热闹的揽月东来,客人悄无声息地走了大半,只剩下这群面浮煞气的猎仙。

    “老星,您也瞧见这儿的状况了,猎仙来了,您赶紧走吧,可别惹祸上身。”蔷薇座那儿,禾岫正战战兢兢请着寿桃老星赶紧离开。

    寿桃老星敲了敲他的白果树拐杖,给旁边的小孙子喂了一块糕点,气哼哼道:“猎仙又怎的,一群mao都没长齐的娃娃,我堂堂星君还怕这J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成?”

    寿桃老星为了哄孙子兮泓开心,匆忙从老星宫赶到揽月东来,还没吃上J口东西,就被这群猎仙打扰了吃东西的兴致,他老人家如今正气头上呢!

    旁边J桌猎仙听见了只不悦地看一眼老星,不过一名长相颇为壮实的青年仙士不耐地喝道:“喂,老头儿,怎么说话的?不要命了是吧!”

    寿桃老星边上的小童脆着嗓门道:“我爷爷是十重天上的星君,辈分阶品都比你高,你一个后生这么说话,真是没教养,不知羞!”说话的正是兮泓,平日里被娇惯坏了,完全不知道这么说话会惹mao了对方。

    那青年仙士横眉竖眼,怒道:“臭娃娃,胡说八道什么,信不信老子打得你尿PG!”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嗤笑:“哼,我倒觉得这孩子说的挺对,某些人仗着自己猎仙的身份,横行霸道,目无仙道法纪,恃强凌弱,连那些低阶小仙都猎,唉,要是我啊,早就找个地洞钻进去躲着不见人了。”

    说话的是独自坐在另一桌的nv子,她眉目秀丽冷艳,一身墨黑描金仙袍,如云的发中簪着一朵白Se小花,左手手腕上隐隐露出一段钢炼虎爪,十分凌厉,桌边横着一支碧玉短笛,仙气流溢。

    青年仙士被nv子J乎是指着鼻子骂了一通,登时气得面Se涨红,冷笑道:“姓项的,你故意找茬是吧?”

    青年仙士身边一名男仙压着他的肩膀,YY怪气地讥道:“重刃,不过是个脾气古怪的小寡F,理她作甚?”

    重刃闻言,怒气顿消,笑嘻嘻斜睨了眼那nv子,回身坐下了。

    那黑衣nv子浑不在意他们无礼的讥讽,淡淡回击:“寡F又怎么了,还不是打地你满地找牙?”

    “臭nv人,你找死!”重刃彻底被激怒了,怒目圆睁,抓起桌上的鎏金短刀朝nv子砍杀过去,谁知短刀刚举到了半空却无论如何都下不去了,忽而在半空“棱棱”倒转数十下,从重刃的手里飞了出去。

    揽月东来充盈着一G祥和缥缈的仙雾,只见后殿里,一名竹Se长衫的青年笑如春风地走了进来,缓声道:“诸位都是客,何必刀剑相向,大家坐下来和和气气吃顿饭不好么?”他手里正握着重刃的鎏金短刀。

    他身边还跟着一名蓝衣nv子,手里抱着只猫儿,神态从容。

    萧清流走到重刃桌边道:“这位仙者,你的短刀请收好,可不要再手滑了,伤了人可不好。”

    仙家兵器,若能隔空夺去,就表示对方的实力在自己难以企及的境界,重刃身边的J个男仙nv仙纷纷用眼神示意他,重刃见自己兵器被夺,本怒火中烧,触到萧清流和善的眼神时,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默默将短刀接了坐在一边。

    温画水样的目光从厅中神态各异的人们脸上掠过,最后停留在远远坐在一边斟茶自饮的黑衣nv子身上。

    这nv子十分陌生,温画并没有见过,不过她桌上那只短笛却颇为眼熟,倒像是当年某位熟人之物。

    nv子似乎也察觉到她的目光,朝她略一举杯,唇边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温画目光一顿,哦?有趣有趣。(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