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10章 嫌疑

第10章 嫌疑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悠闲桃花源(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现代修仙录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你如果继续滥杀无辜,我自然容不得你。”

    剑芒逐渐大盛,兰握瑾的指尖在剑柄上却微微颤抖着。

    项怀瑜似乎料到他会这么说,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平静道:“哥哥,你若真下得了手,那就杀了我吧。”

    剑在她的脖颈处却没有一寸的偏移。

    项怀瑜缓缓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漆黑S漉的袖管中那苍白的手指正握着一支碧玉短笛,笛身三Se游离,置于唇边,五指轻动一曲轻柔悦耳的笛声传出。

    那笛音柔绵无力,J织出丝丝动人的妩媚,如此多情如此婉转,然而兰握瑾听着神Se间却是一如既往的漠然与冷情,不为所动。

    他这副情状看在项怀瑜眼中,竟令她心中翻腾起浓烈的苦楚,委屈与绝望抓心而起,眼角悄然迸出一点泪,笛音已陡然转了调子。

    由远及近处有金戈伐鼓之音传来,恍若擎天力士在擂鼓呐喊,荡撼心神,令人X腔竟有钝痛之感,须臾调子渐转高昂尖利,如金珠砸盘,铿锵锐劲,又若利爪搔刮耳膜,痛之Yu裂。

    兰握瑾的手狠狠一颤,差点松了剑柄,项怀瑜竟趁势以左手钢爪攻击他。

    一G劲风扫来,他和项怀瑜之间被一条蓝绫隔开,项怀瑜被那劲风掀掉了笛子,整个人一踉跄后退了J步,那蓝绫如一只灵巧的手将笛子勾了去。

    温画将笛子收进手中,手中蓝绫在空中“簌”地转折,瞬间抖开,竟有遮住半边天之势,直直捣出一P蓝光屏障,挡住项怀瑜的钢爪攻势。

    兰握瑾此刻才清醒过来,捂着方才被笛音伤到的X口,不可置信地看着项怀瑜,她刚才想杀了他!

    “这笛子是湛清的得意法宝,刚才那曲子有个名字叫《问檀郎》,专门给有情人之间相ai相杀的,”温画走到兰握瑾身边,若有深意地微笑:“你们两个不是兄M么?”

    兰握瑾目光一顿,神Se更冷,仿佛被人言及隐晦之秘却并没有否认。

    项怀瑜见攻势败落,瞳Se更深,左手绞住蓝绫一角,旋身一绕,钢爪大张,只听“呲啦”一声,一段蓝绫碎裂开来飘在地上。

    温画收势,不料项怀瑜足尖点地朝白虎飞去,白虎躺在血泊里正急促地**,重伤难动。

    眼见她将白虎捉走,但温画比她更快,蓝绫出手迅速将白虎一裹送入法界,法界之下白虎重入狸猫身,南铮眼疾手快将旺财迅速抱走。

    项怀瑜眼见到手的猎物被人夺去,面容扭曲不由怒吼出声,眼睛发红地朝温画扑来:“把兽灵给我!”

    温画侧身一避,将短笛置于唇边,只闻得金刀碎玉的曲调,忽抑忽扬,顿挫无律,声短而急促,杂乱而诡谲,细微处又有不容反抗的神力无孔不入,叫人头P发麻,难以忍耐,神智近乎破碎。

    天上的风雨似乎都怕了那笛音,悄歇。

    项怀瑜捂着头痛苦地低嚎着,单薄的身子站不稳,膝盖一软,身子萎顿下去,兰握瑾急速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淋S的一绺长发遮掩住他目中的焦虑与忧心。

    温画察看了旺财的伤势,顺便问道:“旺财,到底是怎么回事?”

    卧在南铮怀里的旺财虚弱地睁着眼道:“她拿木天蓼引我,又突然发狂对我动手。”

    木天蓼再大的诱H,旺财也不会就这般轻易被哄骗了来,温画见过项怀瑜对待旺财的模样,轻柔哄骗还拿小鱼G讨好,这样的她不可能会用那般血腥的手法对付一只猫儿。

    “她是何时发狂的?”

    “三个时辰前。”

    碧落三山,日月同升同落,朔望同现,每逢此日异象丛生,三个时辰之前恰逢朔望J替。

    温画暗道果然,又对兰握瑾扬声道:“卫黎君,项姑娘是被人下了易神咒控制了。”

    易神咒难下难解,中此咒者神魂分离,朔望之日,煞气最盛,被摄的魂魄便会受此咒牵引,做出违反本意之事。

    兰握瑾斩钉截铁地反驳:“不可能!易神咒隶属魂咒,Y狠毒辣,有违仙道,是我们兰氏一族禁术之一,阿瑜她不会......”

    “我不是说项姑娘违反禁术,”温画打断他道:“她应该是受了亲近之人蛊H。”

    温画审视着手中那支青碧鲜亮的笛子,玩味儿道:“易神咒最早由合墟洞府所创,所以方才我用这笛子一试,果然项姑娘受这笛音控制,看来施咒的人只可能是......”

    不等她说完,兰握瑾已冷冷接口:“湛清。”

    对,是湛清,现在她很怀疑湛清这厮当真如项怀瑜以为已经死了么?

    “卫黎君,恕我冒昧问一句,湛清是你杀的么?”

    沉默良久,兰握瑾方道出三个字:“他不配。”

    ******

    回到揽月东来,天已破晓。

    项怀瑜昏迷,旺财满身是血眼睛都睁不开,兰握瑾面SeY沉不苟言笑。

    萧清流知道有温画在不会出什么大事,但眼见进来的人这副模样还是稍稍吃了一惊,温画便将事情简单解释一番。

    禾岫和旺财都受了重伤,不过好在不伤及X命,萧清流的治疗术很及时,让旺财连叫痛的机会都没有,很快又活蹦乱跳了。

    项怀瑜却有些严重,她没有受伤可惜易神咒夺走了她大部分神智,她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

    萧清流替她治疗时,兰握瑾守在她门外站了一夜。

    翌日,经过一夜的暴雨,碧落雨过天晴如被洗过一般,湛蓝如玉,云霞晕染。

    借着吃早饭的空档儿,在萧清流的帮助下,温画终于将兰握瑾和项怀瑜之间庞大而复杂的关系捋了一遍。

    兰握瑾与项怀瑜并非亲兄M,当年兰氏夫F在外游历时收养了一名孤nv,带回天墉与儿子一道抚养长大。

    兰氏夫F本意是带个小姑娘回家给儿子作伴,因此并没有刻意隐瞒她的身份,天墉人人都知道,族长夫F带回来的小姑娘将来是要当兰大公子的小媳F儿的。

    谁料兰握瑾一直当项怀瑜是MM,在三百年前项怀瑜的成年礼上,当着双亲与天墉长老会的面严词拒婚,项怀瑜一个小姑娘哪能受得了这些,当下便负气出走,多年不曾回天墉。

    从此二人越走越远,直到湛清之死叫二人彻底走上决裂之路。

    ******

    萧清流会摄魂术,小小易神咒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项怀瑜被萧清流安置在走廊下安安静静赏花,满湖的芙蕖已经开了,幽香阵阵清爽怡人,她是个极其温婉的nv子,静下来的模样叫人生怜。

    兰握瑾站在走廊的另一端默默地看着她,仿佛不敢上前。

    萧清流走到他旁边道:“昨天我要替令M解咒,你为何阻止我?”

    兰握瑾深吸一口气,走到项怀瑜身边,将一件绣墨兰花的披风披在她身上,才道:“此番出天墉,我是奉了天墉长老会之命,专门查探一桩连环命案,命案背后的种种线索都指向猎仙,我自然义不容辞。”

    “可是你却查到命案和项姑娘有关是么?”萧清流狡猾地看出这年轻人的隐忧。

    兰握瑾J不可见地点点头道:“半个月前长老会接到案宗,说是有十名仙者的尸T陆续被发现,仙灵已全部被人取走,尸身上留下数十道钢爪伤痕,道道致命,手段残忍,因为尸身散落在仙妖两界的J界处,如今已震惊妖都,天帝与妖皇都十分重视。”

    “项姑娘的法器就是钢爪吧。”

    “阿瑜从小不喜欢刀剑器械,觉得累赘,后来父亲就帮她特制了一双钢爪,爪尖上各镶有一颗玄火星石,独一无二,我查过那些尸T,尸身上的伤口上都有玄火星石留下的烫伤。”

    “你觉得是她做的?”

    “昨天我问过阿瑜,她说那些命案与她无关,我信她。”

    萧清流觉得有趣,哦了一声才道:“她说你就信?你别忘了,或许她没有本意去杀人,但她毕竟被人施了易神咒,做些违背本X之事也无可厚非。”

    兰握瑾摇摇头,手轻轻抚着项怀瑜柔软的发丝。

    一只蜻蜓悠悠地飞到项怀瑜面前,她原本呆呆的,手竟缓缓伸起来让那只蜻蜓歇在她指尖上,她转过头,朝兰握瑾甜甜一笑。

    兰握瑾沉默了,他有多少年没有见她笑了呢?

    是自从那年她成年礼上,他拒婚的那一刻开始吧。

    在知道真相之前,他要保护她。

    看着萧清流,兰握瑾郑重道:“上仙,在我查清案子的真相之前,你不要解开阿瑜的易神咒,一旦咒语解开,以阿瑜的X格只怕会以为自己当真做了那些事,自己去向长老会自首,天墉长老会铁面无S,恐怕会定成铁案,到时候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兰握瑾很清楚,那桩案子里项怀瑜有着最大的嫌疑,而一旦项怀瑜清醒过来,她一定会以为自己做了那些事,从而去自首。

    但兰握瑾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觉得有人在陷害项怀瑜。

    “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解不了易神咒,”萧清流摊摊手说出自己昨晚的发现:“画儿告诉我易神咒由湛清所下,既然湛清已死,那易神咒无主要解自当十分容易,只是我试过了,解不开。”

    他说出自己的猜想:“我猜只可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施术者根本没有死,他的神力一直存在控制着项姑娘,除非他亲自解咒,否则外人根本解不了。”

    兰握瑾目光一凛,沉声道:“上仙的意思是,湛清还活着?”(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