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19章 莲洲寿宴(四)

第19章 莲洲寿宴(四)

推荐阅读:现代修仙录悠闲桃花源九真九阳(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萧清流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敢对温画肆意轻薄,那一吻如此甜蜜诱人,近乎痴狂,当他再度回神时,温画眸光潋滟,正疑H地看着他。

    轻风逐云,落英缤纷。

    萧清流失控了,他知道自己不该为了区区一个华飞尘而吃醋,可是他控制不住,画儿一直在他身边,可他总有一种会失去她的恐惧。

    过往的一切在脑海中瞬息而过,他的感情是烈火烹油,在骨髓里沸腾地翻江倒海。

    温画轻轻呢喃:“师父。”

    师父二字令萧清流脑中顿时清明,他冷静下来,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前他情愿画儿什么都不知道。

    “师父,你怎么了?”温画不明白这种时刻萧清流能一言不发地发呆。

    被她一问,萧清流冷不丁回神,神Se渐窘,正讷讷不知如何回答时,身后传来南铮的声音:“师父,晚宴就要开始了,您要不要去?”

    萧清流松了口气,朝温画打了个哈哈:“画儿,开宴了,我先过去。”说完匆匆溜走了。

    温画轻轻用手指摩挲着方才被萧清流吻得发痛的唇瓣,心头流淌过一道异样的温情,久远又模糊,仿佛她和师父从前也曾......

    思及此,温画蓦地一怔,回想起她与萧清流初识到她拜他为师,这之间,萧清流对她的确亲昵逾越师徒之礼,却不曾有过这般的癫狂。

    她记错了吧?

    正当她兀自疑H时,南铮盯着她嫣红无双的面容,讷讷道:“神君,你方才和师父在作甚?”

    温画清雅一笑,走过来揉揉少年的脑袋道:“你是小孩子说了你也不懂,等你长大了我再告诉你。”

    她揉乱了少年的发,少年站在原地,碎发遮住了双眼。

    温画浅笑正要离去,忽又止住脚步,转身问那依旧站在桃花之下的少年道:“南铮......你头上的紫金Se发带倒是不错。”

    南铮一愣,顺手摸了摸随风飘扬的发带,抬头对她天真一笑:“我方才在市集上看到的,就买了,神君是不是不喜欢?”

    温画学着萧清流的样子,小扇一打,笑眯眯道:“十分衬你,我看着也很喜欢。”

    南铮颇为赧然地笑了,又问道:“神君不打算去晚宴么?”

    “不去,不去,无趣的紧。”

    温画朝南铮笑笑,招了祥云乘风而去。

    祥云之上,整个莲洲的景致尽数收纳,脚下那P宫宇自然是晴湖世家的仙邸,谁知远远便瞧见一身红衣的柳铃儿趴在一座仙殿的屋顶上偷偷摸摸。

    温画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一把抓住她拿着什么东西的手。

    “什么人!”柳铃儿柳眉一竖,腾手就要使出一个杀招,结果见是温画,甜甜笑道:“是姐姐呀,姐姐不是去见华飞尘了么?”

    “见完了,”温画拿过她手里的一只漆黑的瓶子,笑眯眯道:“你在这里鬼头鬼脑地又耍什么坏心眼呐?”

    “我要给湛瑶那个冒牌货下毒啊,”柳铃儿眉飞Se舞道:“刚才姐姐去见华飞尘,我闲着无聊,正好看见湛瑶回自己住的地方,她蜕了P,现在正在泡Y泉呢,我要在她的P上下点毒。”

    温画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毒?”

    “腐尸水!点上一滴,就能让她的P破烂溃脓,不过Y效要在五个时辰之后发作,到时候湛瑶穿在身上,就等着毁容吧,哈哈哈。”

    柳铃儿得意洋洋地说完,却见温画将腐尸水收了起来,她很不满,嘟着嘴道:“姐姐嫌弃我的主意不好么?”

    温画道:“毒是好毒,主意却真是不好,这瓶□□要用也不是现在,现在有一件事要你去办,你需在三日后老仙君的寿宴之前办好。”

    温画将那两颗雕着山字、风字的木珠子递给她,柳铃儿一听自己有任务,兴奋地小脸晕红,忙竖起了耳朵。

    *****

    福禄仙岛正是霞光熠熠,金莲盛放,一名老人容Se见一团和气,看着十分可亲,正是晴湖世家的宋老仙君。

    老仙君临湖而立,喂了会儿池子里的金鱼,转身回到亭子里,颤巍巍与旁边一名黑髯仙者道:“你来莲洲做什么?”

    黑髯仙者道:“您老做寿,晚辈代表天墉长老会自然要向您拜寿。”

    “呵呵呵,多谢了,你们有心了。”老仙君言谈间似乎对黑髯仙者十分冷淡。

    黑髯仙者识相地闭上了嘴。

    “唉,无趣,无趣。”老仙君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拄着拐杖敲敲地面,一脸的无聊。

    温画在走廊后听得老仙君的话,暗自发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仙君还是这么个脾X。

    “那后头站着谁呐,欺负老身眼花,还不快现身一见。”老仙君威严的声音在亭子里回荡。

    温画忙从走廊后走出来,恭敬作揖道:“小仙见此地祥瑞之气十分盛,便想着老仙君肯定在此,赶紧来拜会。”

    “你这孩子哪来的,长得真俊。”老仙君眯着眼打量着温画,见她玉树临风的模样,看着十分清爽。

    温画微微一笑:“小仙是琼英岛来的,特来给老仙君拜寿。”

    忽见老仙君身边的黑髯仙者正盯着自己,目光中有些打量的意味,心头不由有些奇怪。

    黑髯仙者直接道:“这位小仙僚有些面熟啊?”

    老仙君嗤道:“胡说,这娃娃不过千把岁,你闭关上万年,上个月才出关,怎么可能见过他!”

    黑髯仙者意味深长道:“万年前见过也未可知呢?”

    温画淡淡道:“仙者认错人了,小仙并不认识仙者。”

    老仙君发话了:“好了好了,墨柯你先走吧,你们长老会的意思我收到了。”

    墨柯利落地作了揖离开了,走前还是打量了温画一眼,那眼神叫人十分不舒F。

    老仙君笑呵呵道:“你这娃娃怎么在这时候给我拜寿了?寿宴还没开始呢!”

    温画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只锦绣福袋,袋中打开,有祥光S出,她道:“这是百颗蜜珍珠,恭祝老仙君松鹤长春,日月昌明。”

    “好好好,娃娃有心了,盛苏河的老蚌精明得很,得一颗都十分不易,你如何得来这么多?”老仙君立刻眉开眼笑,开心地如同个孩子。

    温画福至心灵地道:“还不是老仙君您的面子大?那老蚌看在您的面子上,一下子就吐了这么多!”

    老仙君不疑有他,欢欢喜喜地收过珍珠,放在桌上一颗一颗地数着。

    温画目光一热,眼前的情景仿佛回到了那年她刚从山海之崖逃出来的日子,她被囚禁多年,遍T鳞伤,若非宋老仙君路过救了她,她绝不能活下来。

    她初逃出密闭牢笼,每日蜷缩在角落里如同受惊的小兽,甚至不肯吃饭,那时候,宋老仙君就耐耐心心地蹲在地上,拿珍珠哄她,逗她,陪着她。

    温画在宋老仙君面前坐下,道:“老仙君可还有哪些愿望?”

    老人将珍珠放进袋中,对温画这个小青年十分有好感,笑呵呵道:“唉,老身活了十万岁都没抱上个曾孙,抱曾孙就是老身最大的心愿啦。”

    “宋翎神君与易岚仙子夫Q感情不好么?”

    “怎么会不好,我这个孙媳F儿一向是我孙儿心尖尖上的人物,感情那是好的没话说,可是......”老仙君迟疑了一下,看着温画亲切的目光,不知怎么的,话匣子就大开:“这些年,我们宋翎对小岚有些若即若离的样子,小岚仿佛也有些不一样了。”

    “何处不一样了?”温画随口问道。

    “没和翎儿成亲前是个极讨人喜欢的姑娘,成亲之后却有些变化,孝顺倒是孝顺,只是X子像变了个人似的。”

    温画点了点头,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娇柔的nv声:“祖母。”

    便见湛瑶带着一众仙娥往凉亭而来,温画站起身,老仙君错愕地望着她:“你这娃娃可是要走了?”

    温画道:“晚辈已拜完寿,不便多扰。”

    “祖母,您与何人讲话呢?”湛瑶看到凉亭里有个人影,可惜没看清那人是谁。

    “哦,这有个小后生来给我拜寿呢。”老仙君指了指旁边的虚空,可惜哪还有那小后生的身影。

    湛瑶不想理会那人影是谁,只亲昵地挽住老仙君的胳膊道:“祖母,晚宴要开始了,客人在等您呢。”

    宋老仙君突然想到自己的帖子上并没有请过所谓琼英岛的仙,于是四处张望想找刚才套了她许多话的小后生,找了半晌还是放弃了,只得道:“罢了,罢了,那便先去席上吧,叫客人等急了也不好。”

    湛瑶却伏在她膝头,双眸水漾,乖巧道:“祖母,岚儿有一事希望祖母可以同意。”

    宋老仙君心头对她这张脸莫名有些抵触,但仍旧慈ai道:“你一向乖巧,你且说说,要我同意什么?”

    湛瑶轻盈的睫mao轻轻一颤,婉转道:“禀祖母,祖母应该清楚,岚儿从碧禅溪而来,自小没有母亲,虽然嫁给夫君,有夫君和祖母的疼ai,岚儿还是有些难过,前J日岚儿外出不小心遇见了一位猎仙,差点被他当做目标,幸而被合墟洞府的神nv霍云姬所救,岚儿与神nv一见如故,如亲人一般,所以岚儿S下认了她为义母。”

    宋老仙君诧然了半晌,慢慢腾腾地想着神nv霍云姬是谁?想了许久,终于想起来了,是那位因为当年领导合墟洞府成功剿杀鬼月姝的神nv霍氏,那霍云姬本就心高气傲,鬼月姝一战后,她自恃功高,更是不将一般仙神放在眼里。

    宋老仙君对霍云姬并不喜欢,只是惊奇那霍云姬竟然会救了自己的孙媳F儿,毕竟替人得罪猎仙,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如此说来,她莲洲晴湖世家倒是欠了合墟洞府一份人情。

    宋老仙君眯着眼思忖了半晌,摸摸湛瑶的发顶,和蔼道:“既然那位神nv对你有恩,你做个义nv承欢膝下也是应该的。”

    湛瑶听了眸光一亮,捧着老仙君的手道:“谢谢祖母,祖母最疼我了。”

    “前些日子我听翎儿替我拟帖,说是已经请了合墟洞府为上宾,想必你们夫Q已经商量过了吧。”

    湛瑶也讶然,她原以为请帖是老仙君的意思,没想到是夫君说的,思及此,心头不由一阵甜蜜,这么多年了,夫君该是注意到她的好了。

    就在此时,一个小仙童忽的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大喊道:“老仙君,不好了,百花厅那里出大事了!”

    百花厅是宋翎安排给霍云姬及合墟洞府一G人等住的地方,湛瑶顿觉不妙喝道:“百花厅怎么了?”

    小童喘着气儿道:“天墉城的J名仙者无缘无故冲进百花厅,结果得罪了神nv娘娘,神nv娘娘已杀了六名天墉仙士了。”

    老仙君脸Se一沉:“混账!老身的寿宴见血光,多不吉利!走,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湛瑶心头一颤,老仙君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对霍云姬无缘无故杀天墉城的人生气了,老仙君极是看重这次寿宴,此事之后只怕要对霍云姬生了嫌隙!

    湛瑶原本和霍云姬商量好,借认亲一事,让合墟洞府与晴湖世家攀点亲,晴湖世家在碧落素有威望,若能借得莲洲之势,合墟洞府岂非如虎添翼?

    谁知这关键当口儿竟出了这么一件事,此事怕是无望。

    湛瑶一边思绪万千,一边小心翼翼地去扶老仙君,谁知老仙君不着痕迹地侧开了身子径自驾云往百花厅去,湛瑶落了个空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心急如焚地跟了上去。(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