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30章 冷星飒

第30章 冷星飒

推荐阅读:含桃鹿鼎雄风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九真九阳悠闲桃花源我是极品炉鼎现代修仙录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蜃楼安宁,与世无争。

    冷星飒抱着温画的身子静静坐在地上,看流光幻影里的世事浮沉。

    温画睡得很熟,她今天太累了,此刻终于T力不支倒了下去。

    冷星飒垂着眼睑,浓密的睫mao看起来像个无辜天真的孩子,他温顺而好奇地看着温画沉静的睡颜,指尖着迷似的从她的叶眉描摹到柔N的唇角。

    一旁,斩云剑、寒月刀像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互相依偎着。

    他忽然觉得这样挺好,在这个没有任何纷争的世界里,她陪着他,她不会离开,他也不会寂寞。

    良久,平静的蜃楼里传来脚步声。

    冷星飒抱着温画的手不觉收紧,他警惕地看着来人,似是警告似是愤怒:“你来的太快了。”

    萧清流笑了,眼神掠过熟睡的温画,声音放的很轻:“她睡着了?”

    冷星飒点点头。

    萧清流伸出手:“把她J给我。”

    冷星飒迟疑了一瞬,清瘦的脸上神情游移不定,目光一直眷恋在温画的脸庞上,如同一个孩子不愿把心ai的玩具J给别人。

    萧清流不理会他,将温画直接抱进了自己怀中。

    温画感觉到他的气息,叹息了一声更紧地依偎在他的X膛:“师父,你终于来了。”

    听到这声呢喃,萧清流目光更柔,用脸颊蹭蹭她的额头,冷星飒身子一僵,垂在两侧的手缓缓紧握成拳。

    替温画调整了一个更舒F的姿势,萧清流才问道:“从今天开始,在碧落洪荒,众仙的眼里,猎神已经死了,你这样做不后悔么?”

    “哦......”冷星飒对此浑不在意,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目光仍旧落在温画身上:“如果不是她的出现,我也算不上活着,为她‘死’,没什么后悔的。”

    萧清流颇为不解:“我以为你的目的和其他人一样,都想杀她。”

    “不要把我和那群沽名钓誉之辈相提并论,”冷星飒语声中充满了对那些人的不屑,他傲然道,“在我的眼里,温画神君不是我的敌人,她是我的对手,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在她重伤的时候我绝不会伤她一分一毫,不过等她伤势痊愈,我自然会与她堂堂正正决战。”

    萧清流稍稍释然,郑重道:“今日你解了画儿的危困,你就是我的恩人,这份恩情我记在心里,他日必当回报。”

    “不必了,我为的是她,与你无关。不过,萧清流从今天起,你可要当心了,”冷星飒撩起温画的一绺长发,细细放在指尖摩挲,缓声道:“画儿于我不仅仅对手,更是我势在必得的人。”

    他幽幽一笑,拿起寒月刀转身离开。

    随着他的离去整座海市蜃楼顷刻之间陷入崩塌,虚幻的流光幻景如被热水融掉的水银,所有的场景裂成万千透明的碎P“扑簌簌”落下。

    斩云剑察觉冷星飒带着寒月刀走了,竟然不顾神剑之首的矜持追了过去,萧清流额上青筋直冒,冷冷喝道:“斩云回来!”

    斩云Y了一声,不情不愿地飞了回来。

    ******

    萧清流带着温画回到温泉山谷,那里适合她养伤。

    走进自己布下的仙障时,温泉池边的空地上却盖起了一间简易却十分宽敞的小屋。

    柳铃儿,段无双像两只大红蝴蝶飞奔了出来,见到温画的样子,柳铃儿吓了一跳道:“清流哥哥,姐姐怎么了?”

    “没事,她只是睡着了。”萧清流淡淡道。

    柳铃儿指着不远处的一栋G净利落的小竹屋,殷勤道:“那里面有床,让姐姐睡那里吧。”

    段无双凑过来邀功:“这些都是我布置的。”

    萧清流含笑向二人点了点头,抱着温画,抬腿走进了竹屋。

    屋中陈设简单,桌椅看起来都像新制的,里面置放了一张床铺着厚实的软被,萧清流掀开被子轻轻将温画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柳铃儿正探头探脑地要进去看,被段无双一把拉了出去,柳铃儿秀眉一竖,凶神恶煞道:“讨厌鬼,你G嘛?”

    段无双捂着她的嘴将她拉到窗边,指了指窗户里面,用嘴型说了什么,两人便一齐扒在窗户上窥视。

    萧清流坐在床边,默默凝视了温画的睡颜一会儿,脑海中忽然想起今天海市蜃楼里,冷星飒借着幻境偷偷亲吻画儿的场景,心里一把火就滋滋烧了起来,那个家伙见缝cha针的本事简直登峰造极。

    想了想,他的目光轻轻落在温画略微苍白的唇瓣上,他尝过的美妙滋味竟然也被另一人尝去,心里的火烧地更旺,萧清流忽然起身,两手撑在床的两侧,身子悬在温画上方,慢慢俯下身去,对着那苍白的唇吻了上去,S热的舌在那柔N的唇瓣上轻轻地扫过来,柔柔地扫过去,带了些许微微的力道,仿佛要抹去什么,肆意缱绻一番,萧清流看着温画的嘴唇变得红润多了,才餮足地起身。

    扒在窗台上看的两人,猛地蹲下身去生怕被发现。

    柳铃儿捧着莫名红通通的脸蛋,问道:“清流哥哥对温画姐姐做了什么?”

    段无双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那是一种神奇的修炼方式,可以增进修为,你想不想学?我教你啊。”

    柳铃儿瞪大了眼,P刻摇摇头,G脆地拒绝:“不要。”

    段无双:“......”

    萧清流走了出来,柳铃儿迎上去道:“清流哥哥,姐姐真是太厉害了,居然杀了猎神,哼,连猎神都死了,看那群猎仙还敢来找姐姐的晦气。”

    身后的树枝上忽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道:“谁说我死了?”

    柳铃儿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就见冷星飒怀里抱着寒月刀坐在树枝上,眼含讥诮,低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你......你你你还活着?”柳铃儿瞠目结舌。

    屋子里斩云剑一飞而出,冲到寒月刀身边,快乐地闪烁着蓝光,寒月刀红芒微露算是与它打招呼。

    冷星飒朝柳铃儿眨眨眼:“不,其他人眼里猎神的确死了,如你所说,只有猎神一死,那群猎仙才能有所忌惮,画儿现在重伤在身需要休息,我可舍不得那群杂碎成天S扰她。”

    后面的话,冷星飒自然是说给萧清流听的。

    萧清流笑若春风,柳铃儿、段无双缩了缩身子,他们觉得有点冷。

    柳铃儿不解道:“可是那天我们明明看到你......”

    “那是海市蜃楼,幻术的把戏而已,演场戏给那群猎仙瞧瞧罢了。”

    “原来如此啊。”

    段无双先反应过来,疑H道:“既然神君姐姐真的重伤在身,那那个瘸子说的话不都是真的了?”

    萧清流不解:“谁?”

    柳铃儿解释道:“就是你让我和讨厌鬼一起去找的人啊,现在可不仅我们两个在找他,成千上万的猎仙都在找他呢,所有的猎仙都看到连猎神都死在姐姐手上,可是却有人骗他们飞蛾扑火,导致损失惨重,猎仙可都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

    “那家伙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不过他很会躲,好在南铮已经先走一步去追踪了。”段无双摊了摊手。

    冷星飒从树上跳下来道:“戮仙台上,那些猎仙也没死J个,谈何损失?”

    萧清流淡淡道:“十万猎仙,有一部分主动放弃猎仙的身份,剩下的谢天官又着手肃清了,怎么能不算损失惨重呢?”

    冷星飒眉棱一挑,饶有兴趣道:“哦,看来这是你的意思?”

    萧清流笑容无害,爽快撇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正说着,天际突然降下来一朵祥云,云上站着谢天官,他身边还站着一名银甲战袍的小将。

    谢天官从云上跳下来疾步来到萧清流面前道:“温画神君呢,本官有急事求见。”

    “姐姐受伤......”柳铃儿刚想说什么就被段无双捂着嘴拉走了。

    萧清流笑容满面道:“何事?”

    谢天官对他的笑脸有些发怵,忙道:“此次万仙斗法大会,不少猎仙对温画神君十分仰慕,请愿要投入温画神君的麾下,托老儿我来与神君说上一说。”

    “傅毅,快来见一下,这位是温画神君的师父清流上仙。”

    谢天官身边的那名小将走了出来,神情是治军之人才有的凛然风范,虽然不明白一介上仙何以成为自家神君的师父,但还是抱一抱拳,万分恭敬道:“铁风云骑一十七营左前锋傅毅见过清流上仙。”

    萧清流温和道:“不必多礼。”

    傅毅道:“前J日听到万仙斗法大会的消息,铁风云骑的弟兄们都义愤填膺,想来给神君应援,可惜我们不能擅离职守,不过后来闻得神君战胜猎神,我们都很高兴,兄弟们要我转达,我们三十七万铁风云骑誓死追随神君。”

    傅毅的脸上充满了温画的崇拜与憧憬。

    被点名的冷星飒摸摸鼻子走到了旁边。

    萧清流拍拍傅毅的肩膀,点点头:“这些话我会帮你转达给神君的。”

    傅毅疑H了:“末将不能拜见神君么?难道,难道碧落传言神君重伤的消息是真的?”

    萧清流深知主帅的安危事关军心的稳定,于是安抚道:“你别急,神君没有受伤,她只是累了需要休息而已。”

    傅毅松了口气,又为难地挠了挠脑袋道:“那收编一万猎仙的事怎么办,J位将军都等着神君回去主持此事呢。”

    谢天官在旁边道:“此事毕竟事关重大,需要神君亲自主持。”谢老儿心知温画重伤,是以也很为难。

    萧清流沉YP刻道:“斩云!”

    斩云剑闪着蓝莹莹的光飞到了萧清流身边。

    萧清流道:“傅毅,斩云是神君的佩剑,见神剑如见神君,那些猎仙有心加入铁风云骑也是好事一桩,你将他们收编入营,与其他天将一样严加训练,谨肃军律。”

    傅毅肃然道:“是!末将先行告退!”

    傅毅与斩云剑一齐消失在天际,谢天官才对萧清流道:“其他猎仙我正在考虑由谁接手比较好,原本应该J给天墉长老会再合适不过,可惜天墉最近因卫黎君一事,脱不开身,你猜是谁接手了此事?”

    萧清流面无表情道:“星野宗华飞尘。”

    谢天官无语:“真是无趣,什么都让你猜到。”

    冷星飒走过来不屑道:“那个华飞尘我看也是想借花献佛吧。”

    “这位想必就是猎神了,海市蜃楼里那场戏差点连老夫都被骗了。”谢天官原本要走了,听到冷星飒说话,兴致盎然地投过目光来,笑眯眯地将冷星飒打量一番,嘶了一声,狐疑道:“额,老夫怎么看你那么面熟呢?”

    冷星飒叼了根C在嘴里嚼了嚼,哼了一声:“我跟你不熟。”

    谢老儿碰了个钉子自讨没趣匆匆走了。

    这时只见一只青Se的小鸟在温泉谷的仙障外扑闪着翅膀,萧清流让它进来,才发现那青鸟带的是南铮的来信。

    信上只有J个字:湛清训诫宫。(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