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8章 .26|城

第8章 .26|城

推荐阅读: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鹿鼎雄风九真九阳(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悠闲桃花源我是极品炉鼎现代修仙录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灰衣猎仙抱了抱拳,神Se疲倦而急切道:“仙僚,我们是猎仙,一路亡命过来,还望仙僚放我们进去住上一晚,歇上一歇,明日一早我们就走。”

    那绿纹小仙将头探出来将J十名猎仙打量一番,见他们个个警戒又疲惫,倦怠又无神,全然没有了从前的趾高气昂,看来这段亡命生涯中他们过得十分辛苦。

    绿纹小仙似乎动了恻隐之心,道:“让你们进来也可以,只是这不是我说了算,要我们掌事放话才行。”

    灰衣猎仙见又门路,眼神亮了亮,忙道:“请问贵掌事在何处?”

    绿纹小仙想了想道:“你随我进来见她,其他人只能在外面等着。”

    灰衣猎仙忙嘱咐了同行,随绿纹小仙进了楼中。

    惜花楼不复从前的繁华,楼中什么人都没有冷清至极,灰衣猎仙跟随那绿纹小仙穿廊过宇,来到一名黑衣人身后。

    绿纹小仙悄然退下。

    灰衣猎仙唯唯诺诺匍匐在地,良久听见那黑衣人的脚步声,他打起胆子抬头一看那黑衣掌事竟是一名长相冷艳的nv子,她鬓边别着一朵小白花,盈盈Yu坠。

    灰衣猎仙眼神一亮,这nv子他认识,虽说不知其姓名,但他知道她也是一名猎仙!

    他忙道:“仙僚请救命!”

    “你是猎仙?”nv子问道,她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是。”

    灰衣猎仙喏喏回答,偶尔瞥见nv子的目光,如此冰冷,如此空洞,忽觉一G深刻的恐惧从脊背攀爬而上,渗入头P。

    黑衣nv子走到他面前,左手一扬,灰衣猎仙只觉眼前冷光一闪,剧痛还未袭身,已倒地死去。

    一颗仙灵从他的T内飞出,嵌在了楼中的弦月壁上。

    项怀瑜左手的钢爪上一滴猩红的血,静静地慢慢地滴落在地上,玄火星石“呲呲”爆裂出一圈火星将那滴血悄然熔化,不留一丝痕迹。

    “你现在杀人越来越熟练了。”身后有个冷峻的声音道。

    来人一袭紫衣兰纹仙袍,俊美雍容如天际朗月。

    项怀瑜抬眸,见到来人,木然的瞳孔静静泛起一丝涟漪。

    那人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轻抚着她颊边的发,唇边挑起一丝与这张脸有些违和的轻佻笑意:“我现在是卫黎君的样子,怎么,像不像?”

    项怀瑜双眸缓缓一眨,不见任何情绪。

    湛清觉得兴味索然,走到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道:“阿瑜,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绿纹小仙走过来,看了眼地上灰衣猎仙的尸首,哆嗦着对项怀瑜道:“掌事,这样杀人不好吧。”

    项怀瑜清艳的脸上划过一丝惊心动魄的杀气,绿纹小仙mao骨悚然,慌忙告退。

    绿纹小仙原本听从宋翎之命,暗中搜罗碧落仙灵献给他用,如今宋翎忽然出事,其他J座惜花楼无一不是遭遇了星野宗的血洗,只有这座惜花楼被突然出现的项怀瑜保了下来。

    项怀瑜是宋翎曾经任命的惜花楼掌事,绿纹小仙自然听命于她,他只是一介散仙,位卑言轻,只想苟且度日,不想捅更大的篓子。

    绿纹小仙偷偷觑了眼老神在在的“卫黎君”,急的快哭了,这位卫黎君前J天逃出训诫宫,如今天墉长老会正四处派人追查他。

    如今正是风声鹤唳的时候,这二人行事如此张扬,若是将天墉的人引过来他就没命了。

    惜花楼门户大开,那J十名猎仙顿觉有了生路蜂拥往楼中挤,绿纹小仙心中竟有些不忍,这些人只怕还不知这楼内才是真正的修罗场。

    猎仙们一路庆幸着自己的劫后余生,不意在楼中遇见那位紫衣冷峻的卫黎君,正满腹狐疑时,忽见卫黎君扬眉微笑,那笑意优雅冷酷,笑意未散,他说:“阿瑜,可以动手了。”

    黑衣nv子钢爪烈如疾风,招招毙命,这群疲于奔命的猎仙根本无暇还手,死于她的钢爪之下!

    凌厉腥甜的血Y飞溅惜花楼,染血的仙灵颗颗自动嵌在了弦月壁上。

    “卫黎君”低眉拂袖,淡淡道:“继续杀。”

    对前方情况毫不知情的猎仙刚踏入这内阁之中,便遭遇一黑衣nv子钢爪攻心,杀气弥重,尸身累累,殷红的血从内阁一路蔓延而出,触目惊心,那是血海中飘摇的地狱。

    项怀瑜踏过那满地的尸首,漆黑的裙摆拂过地上的血泊,她俏丽的脸上,额上,都被溅上了血,白皙的手背上血痕斑驳,血水又顺着钢爪滴落在地上。

    她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尘封了一切的感情,只流泻着杀意。

    湛清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帮她拭去脸上的血水,温柔地如情人,碧玉短笛横在唇边,笛音之后,他望着她的眼睛道:“阿瑜,天墉的人就要来了,我们回不了头了。”

    天际飘来天墉兰氏独有的紫雾祥云,精准无比地降临在这座惜花楼中。

    湛清看着窗外,心想这场屠杀终将天墉兰氏的人引来了。

    青螺坊市之上杀气惊人,血腥气太过凝重,其中竟然夹杂着天墉子弟才有的仙气。

    墨柯长老顿觉不祥,若他感应不错的话那是兰握瑾的气息。

    此子如今重罪在身,万万不可再有什么其他事端了。

    墨柯长老带领二十名天墉弟子来到惜花楼时,只见一直无迹可寻的项怀瑜正站在累累尸骨血海之中,她满身是血,毫无疑问是她杀了这群猎仙。

    方才那阵引得他们注意的杀气想必来自于她。

    猎仙死有余辜,只是项怀瑜这手法太过于残忍了些。

    而卫黎君兰握瑾竟然就在她身边。

    墨柯心下一松,面上还是严肃道:“卫黎君,你擅自闯出训诫宫,还打伤了J名天墉弟子,你可知罪!”

    “兰握瑾”走到他面前,道:“我知罪。”

    旁处一个身影飞奔到项怀瑜面前惊喜道:“怀瑜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怀瑜姐姐,天墉的人都说你是天墉的叛徒,我才不相信呢!他们都胡说八道!”

    “怀瑜姐姐,这群猎仙都是你杀的么?唉,他们何必姐姐亲自动手?简直脏了姐姐的手!”

    少年面容稚N,眸中神采飞扬,此刻拿出手帕帮项怀瑜擦掉手上的血污,见项怀瑜面容冷漠,不由道:“怀瑜姐姐,你怎么不理我,我是小彬啊。”

    “小彬?”项怀瑜重复着这个名字。

    小彬开心地点头:“在天墉总是当你跟P虫的那个韩志彬,姐姐不记得我了?”

    项怀瑜缓缓抬起左手,冰冷的目光看进小彬的眼底,左手倏地收紧,扬起,狠狠划下,小彬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稚N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怀瑜姐姐,你......”他没说完身子无力地向后倒去,倒进了那群猎仙尸T之中。

    “志彬!”其他J名天墉弟子骇然惊呼。

    项怀瑜竟然杀了韩志彬。

    墨柯惊怒之下大喝道:“孽子!你在做......”谁料,身后紫Se电光一闪,墨柯低头见到自己的X口处被□□一柄紫Se的长剑,剑身倒旋,狠狠将他的身子钉在了弦月壁上。

    “你!”一口鲜血含混在口中,墨柯浑身痉挛,目眦尽裂,死死瞪着“兰握瑾”,剧痛之下,他的手颤抖着想去拔剑,然而最后力泄而尽,无法瞑目。

    剩下J名天墉弟子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兰握瑾”走到墨柯面前,拔剑,擦剑,举止是卫黎君一贯的优雅沉静,谁能想到他方才杀了待他如师长的天墉十长老!

    “这J个人也杀了罢。”他微微侧目,声音浸透着惊心动魄的狠辣与Y毒。

    “卫黎君!你们弑杀同袍长老,罪行滔天,触犯天墉族规,长老会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十J名天墉弟子匆忙之间退出内阁与项怀瑜对峙。

    项怀瑜目露血煞,血雨飞洒,凄迷地仿佛万劫不复。

    只剩下最后一名天墉弟子了,“兰握瑾”狭长的眸微微眯起,忽然笑了:“罢了,阿瑜,不要杀他,让他走,总要有人通风报信。”

    项怀瑜垂下左手,拢在袖中的一只手J不可见地轻颤着。

    那名天墉弟子原本抱着必死的决心,如今深知自己绝不是卫黎君和项怀瑜的对手,他必须赶紧回去报告族长以及长老会,天墉城需要清理门户了。

    待那天墉弟子的身影消失,湛清带着项怀瑜踏过满地的尸T走出了惜花楼,竟往天墉城而去。

    寂静的惜花楼内,流光徐徐的弦月壁上泛起一道道玄光,将楼内的仙灵一一吸附而去,锁进了弦月壁中的锦盒中。

    ******

    绿纹小仙趴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只希望自己可以躲过一劫。

    温画和萧清流赶到时,已经为时太晚。

    这座曾经繁华热闹的惜花楼如今已成了一座炼狱。

    血海沉尸中,杀气未散,迎面矗立云霄的弦月壁之下,墨柯长老的尸T就那样静默地靠墙而坐,死不瞑目。

    他的神情定格成一个诡异的神Se——痛苦,愤怒,以及难以置信!

    萧清流走上前,探了探墨柯长老的脉息,叹息着摇头道:“覆水难收。”

    他J度想要帮墨柯长老将眼P阖上,可试了多次仍旧徒劳。

    “让我来吧。”一个声音道。

    萧清流看了眼身后的人,默默让开了位置。

    一身红衣,改头换面的兰握瑾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那坐在弦月壁下的尸T,直到离那尸T仅剩三步远的距离,他沉膝跪下,任由地上的血污浸透衣袍。

    “长老......”他哑声着。

    温画和萧清流无声地站在他身后。

    无人知道,此刻戴着一张生人面具兰握瑾究竟用怎样一副神情去面对死不瞑目的师长,他的脊梁仍旧笔直地挺着,仿佛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涵养令他不论什么情绪都能隐藏地□□无缝。

    然而此刻的他,仿佛背有无形的千斤巨担,沉重地毫不留情地压垮他。

    跪了良久,兰握瑾清冷的声音在血腥的风中飘散:“长老,我会帮你报仇的,你安息吧。”

    手颤抖着伸过去拂过墨柯的脸,拂过那双已然浑浊的眼,挪开时,他已然闭上了双目。

    兰握瑾一手撑地缓缓起身,却见那堆尸骨之中有个稚N年轻的面孔。

    “志彬......”他道,身形狠狠一晃,从小志彬最喜欢跟在他和阿瑜的身后,跑前跑后,是个甩都甩不掉的跟班。

    然而他现在却成了一具尸T,本该清亮的眼已经死死闭着再也不会睁开。

    他X口上的致命伤是五道锋利的爪印,每个爪印的尖端都有烧伤的痕迹。

    那是......

    内阁之外,J点紫Se的衣角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近乎踉跄着走了过去,却见那间屋子里陈列着另外十J名天墉弟子的尸T。

    他们身上的致命伤无一不是那凶狠凌厉的爪印。

    近乎窒息的绝望在兰握瑾沉静的眸子里掀起滔天巨L,他无法再保持冷静,那是他最后的底线,他不能接受,不能......

    紧绷着维持他站着的那根弦似乎顷刻间崩溃,他踉跄一下J乎要仰面倒下去,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他。

    温画在战场见惯了这般的场面,但她明白真正击垮兰握瑾的是什么。

    她道:“你不能在现在倒下,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萧清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带着深渊之下的冷风,吹散人最后一丝希望:“那就是真相。”

    萧清流身后跟着那名失魂落魄的绿纹小仙。

    小仙恍惚地走到温画面前,惊魂未定道:“参见,参见温画神君。”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绿纹小仙趴在地上,瑟缩道:“卫黎君和项姑娘杀了五十六名猎仙,借此引来了天墉城的墨柯长老,然后,然后,他们杀了墨柯长老,以及那些天墉弟子......”

    闻得真相,兰握瑾眼底那丝崩断的弦如沉入黝黑的井水,消失不见。

    只是他周身的仙气如狂风般扫荡席卷至整座惜花楼,如一条纯白至净的巨龙攀援着楼中的玉石天柱游移而上,呼啸之下尽数散尽,被弦月壁中的仙灵吸纳而去。

    萧清流脸Se一沉,手抓住兰握瑾的肩膀将他仍旧灌输T外的仙气打了回去,他喝道:“你疯了,在自散修为?”

    刚才一举J乎毁掉他半身仙力,兰握瑾颓然后退了J步,面Se惨然,他哑声道:“她的罪孽,我来赎。”

    一切因他而起,当初若非他执意悔婚,又怎会有今日种种?

    然,世间一切,因果循环,他终是尝到苦果,他不能让阿瑜万劫不复。(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