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8章 .26城|

第8章 .26城|

推荐阅读:含桃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鹿鼎雄风(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九真九阳(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悠闲桃花源我是极品炉鼎现代修仙录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温画道:“这座蜃楼叫做南柯一梦,是移情换景,障眼之法。”

    “只是墨柯长老和那些猎仙一样,是真的去了,湛清此人当真狠辣。”她叹息一声,拂开一P流锦,露出墨柯长老苍白的遗容。

    “这是......什么?”兰握瑾忽道。

    他走到墨柯长老遗T之前,见遗T头顶上方有一方透明的玉圭正闪烁着光泽,鬼使神差地兰握瑾伸出手去竟将那P玉圭拿在了手心。

    玉圭之上是数行小字,言说的是墨柯长老的生卒年月。

    “你看到了什么?”萧清流和温画以为他在对着虚空发呆。

    “这是墨柯长老的仙契。”他将玉圭给二人看。

    仙契记录仙者出生至卒年,出生时现,卒日自行消隐。

    温画和萧清流面面相觑,因为他手上空无一物:“你是否看错了?天墉长老的仙契向来只有十大长老之间才能互相探知,你怎么可能看到?”

    “我......”兰握瑾也十分疑H,玉圭在他手上不过须臾便消失了。

    南铮从惜花楼外飞奔进来道:“不好了,不好了,湛清带着项姑娘去天墉自首了,有消息说天墉城的大长老亲自审理,项姐姐已经被定罪了!”

    湛清的目的是进入天墉长老祠,天墉与合墟洞府互相警醒,他要进去难如登天,这一招是铤而走险。

    南铮的话令温画不由皱眉,只觉有什么不对劲:“项怀瑜杀的只是一群碧落早就通缉在列的猎仙,墨柯长老的命案要算也只能算在湛清头上,她会被定什么罪?”

    天际有钟声传来:“铛......铛......铛......”

    空寂而辽远,恍若走向绝望尽头的脚步声。

    “铛......铛......铛......”

    “天墉城的度厄丧钟!”兰握瑾直觉脑海中嗡地一声,度厄丧钟是天墉的昭罪钟,若有兰氏族人犯下诛天大罪,鸣度厄钟三十下,以各先长老之名义审罪,入红莲火窟执行火刑,他不可置信道:“除非有人犯下诛天大罪,天墉才会敲钟警示,那个人难道是阿瑜?”

    温画问南铮:“兰筠族长呢?”

    “兰筠族长目前正赶往红莲火窟。”

    萧清流也觉出不妥道:“画儿,到底怎么了?”

    温画眉头深锁,对于事态发展超出她掌控有些不耐,她问兰握瑾道:“怀瑜之前中了易神咒,曾长时间受易神咒控制,在你调查的那桩命案之中她嫌疑最重是么?”

    兰握瑾沉默点头。

    “天墉最是讲究公正,倘若怀瑜是嫌犯,而你是她兄长,自然要避嫌,但你父亲却派你来调查此案,不觉得有失偏颇么?”

    兰握瑾早已察觉其间古怪,只是事关父亲的决定,他一向深信不疑。

    “天墉对你调查此案无人有异议,想来项姑娘有嫌疑一事被兰筠族长压下了,他派你调查的目的应该是保护她,我一直以为那件命案是湛清所为,甚至就是怀瑜做的,毕竟她受易神咒控制会做些身不由己之事,但......”温画迟疑了一下,她心里的那个猜测对兰握瑾而言,不易接受。

    “但上次我们前往妖界万石花城后,项姑娘一直跟在我们身边没时间作案,而湛清被画儿重伤也不可能,你也说过,那连环命案还在继续,”萧清流接着温画之后说,他注视着兰握瑾越来越苍白的脸,冷静道:“这桩案子除了你就是天墉长老会在负责,你不可能去害项姑娘,那么她身上的那些日积月累的命案又是哪里来的,卫黎君,后面的话还用我挑明么?”

    “案子的卷宗都是墨匀长老J给我的,那些证据也都是长老会......”兰握瑾忽然噤声,如坠深渊。

    “不可能......”他犹自不能相信。

    “没什么不可能的!”温画冷冷道:“我和怀瑜原本的计划是让湛清自投罗网,湛清的目的是《天机策》,《天机策》在天墉的长老祠中,他自然会想方设法进长老祠,惜花楼里演的这场戏就是为了让湛清顺水推舟。”

    长老祠是天墉执行律法之处,湛清抢了兰握瑾的身份想要进去恐怕也不易,所以他只能铤而走险,他让项怀瑜犯下命案,再带着她去自首,这桩大案会B迫长老会开启长老祠。

    “我以为天墉的人会查清案子始末,怀瑜罪名不实,最多是进长老祠悔过,可惜,我的计划错的离谱,看来如今顺水推舟的人不仅仅是湛清了。”温画怒不可遏。

    萧清流默不作声,扇柄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手心,P刻,他问兰握瑾道:“卫黎君,红莲火窟因当年那位长老的死已被封印千年了吧?”

    兰握瑾道:“当年九长老为了救《天机策》被红莲的烈火所伤,不治身亡,兰曜上神深感愧疚,便将红莲火窟封印。”

    萧清流眉棱一挑,心生诧异:“兰曜上神封印的?”

    沉思良久,他又问:“那么关于项姑娘的身世你知道多少,我们都知道项姑娘不是你的亲MM,那兰筠族长与夫人有没有告诉过你,项姑娘的来历?”

    这一问却令兰握瑾怔怔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久远而模糊的一幕。

    项怀瑜并非是父亲母亲抱养来的孩子,是他偶然遇见的。

    他很小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说话,只喜欢待在水边,爹娘为了哄他开心,带他外出游历。

    后来,他在一条溪边遇见了当时仅会牙牙学语的阿瑜。

    他不清楚项怀瑜是怎么来到他面前的,但她的确出现了。

    而他因为项怀瑜的出现,开口说了生平第一句话,后来因为这个缘由,爹娘收养了阿瑜。

    甚至帮他们两个起名:握瑾怀瑜。

    他是第一个遇见项怀瑜的人,可他根本不知道她的来历。

    “那就是来历不明了。”萧清流道,默默用扇子抵着额头思索。

    温画知道萧清流可能知道了什么,并不打扰他,拉着他上了祥云道:“我们去天墉!”

    ******

    天墉之城,高居二十一重天,森严,冷峻,秉承严厉的仙家卫道族训。

    庄严的天墉霖修宫坐落于云海山峦之巅,茫茫仙雾冰冷无情。

    霖修宫远处,巨大的水帘天幕下有一P巨大的山头陡峭延伸,山头上则是古朴的长老祠,被围在一圈神圣的光晕之中,令人望而生畏。

    而就在方才,一缕幽魂静静飘入了长老祠中,祠中又多了一名逝者。

    长老祠之上的山口是个长满了青苔的洞口,洞口隐藏在重重仙障之后,叫人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但那山口下的巨岩上雕刻有四个锋利大字:红莲火窟。

    长老祠下,霖修殿前的广阔蓝Se广场上阵列着上千名紫衣天墉弟子和天墉兰氏的亲族。

    广场中央一面古老的大钟正发出旷古幽远的钟声:“铛......铛......铛......”

    钟声缓缓停止,余音仍旧震慑着众人的耳膜。

    天墉众人尽管心头无数疑H,可仍旧循规蹈矩地安静地站在自己的队列里,今天天墉发生的大事实在叫人匪夷所思,无法接受。

    日前,合墟洞府的神nv霍云姬一纸诉状递到长老会案头,云舒君被卫黎君兰握瑾杀了的消息震惊天墉。

    而卫黎君此前被关押在莲洲训诫宫,此案悬而未决,众弟子们都猜测,兰筠族长和长老会暗中袒护于他。

    此后,卫黎君突然擅出训诫宫,还打伤J名天墉弟子,再次震动长老会,十长老墨柯亲自领命将其捉拿回天墉,但墨柯长老至今未回。

    今日,卫黎君和项大小姐一齐回到天墉自首,却是因他们杀了十J名天墉弟子。

    弑杀同袍,戮杀无辜,是为诛天大罪,长老会首席长老墨匀亲自审判,不仅要打开长老祠,告W仙灵,更要开红莲火窟,执行火刑。

    八名长老,紫衣长须,凛然站在霖修殿前,他们右手拇指上都戴着一枚紫宝石戒指,长须下的唇角抿出一个冷酷的弧度。

    墨匀长老漠然看着跪在下方的二人,P刻,威严如洪钟的声音问道:

    “罪人项怀瑜,你果真认罪?”

    项怀瑜跪在蓝Se方石上,双手不觉抓紧了膝盖上的衣F,她心头突突直跳,隐有不祥之感。

    她不敢看眼前八名长老的面容,她从小就惧怕他们,从没有因为自己是族长的nv儿就曾和他们亲近过。

    那J名长老对她一向十分冷淡,若非她是族长的nv儿,他们甚至不会正眼看她。

    项怀瑜浑身的冷汗贴着脊背滑下,浸S了里衣,黏腻冰凉的感觉令她不由自主地颤栗,她躬身伏地道:“项怀瑜知罪。”

    墨匀长老冰冷的目光迅速从她身上扫过,才道:“你曾在碧落以猎仙名义残杀两百三十七名仙者,此罪你可认?”

    此言一出,天墉众弟子亲族皆是哗然。

    天墉有明文不得伤害无辜之人,诛天之罪,项怀瑜已犯下其一。

    湛清微一挑眉,看向墨匀长老,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将目光转向别处。

    项怀瑜微微一怔,心沉到了谷底,那段被易神咒夺去神智的日子里,她竟杀了这么多人?两百三十七名无辜仙者......为何她全无半点印象?

    她悄然看了眼旁边的湛清,心中苦涩,罢了罢了,认了吧。

    她低低道:“是,我认罪。”(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