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8章 .26城首|发

第8章 .26城首|发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悠闲桃花源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鹿鼎雄风现代修仙录(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天墉人的脑海中,虽然一直存在但并未曾真正付诸实行过。

    就连当年鬼月姝的出现都未曾被天墉城定为诛天大罪。

    那趴在广场中央,小小的纤弱的身影当真身负这般的滔天大罪么?

    项怀瑜低着头,泪水滴在面前的方石地上,晕开了一朵朵冰凉的小花。

    当听到戮杀无辜仙者两百三十七人时,她的心忽然定了,死了也好,那些无辜人的X命她只能一死来赎了。

    墨匀长老在天墉的威望无可代替,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被录入天墉法典,因此无人对他的判决有异议,再者他的决议背后肯定是长老会的一致意见。

    项怀瑜被墨痕墨河两位长老押解送往红莲火窟。

    “慢着。”空中顿时响起一个温和而十分有力的声音。

    只见一人紫衣仙袍,头戴紫玉冠,乘风而来。

    那人面容俊美,与兰握瑾有J分相似。

    项怀瑜抬头看着来人,心头一热,无数的委屈,愧疚,酸楚在X腔中滚动:父亲!是父亲!自从当年她负气离家之后她有数百年没见到父亲了?

    印象中的父亲素来冷漠,但对母亲,对她对哥哥都是十分温柔的,父亲母亲曾是一对恩ai夫Q,可是后来却不知何故和离分开,母亲独自离开天墉,而父亲成为了族长,长居霖修殿再不回他们从前的家。

    兰筠负手立在祥云上,底下的亲族,弟子们纷纷拜道:“参见族长!”

    “起来吧。”兰筠颔首。

    墨匀见他到来,冷Y的脸上并无半点情绪,只是道:“你来了。”

    兰筠扫视了众人一圈,走下云端,对墨匀长老微一施礼道:“今日大事,我来晚了。”

    墨匀看了他一眼,指着项怀瑜道:“兰筠族长,那罪人毕竟曾是你的孩子,今日判决,你可有异议?”

    兰筠淡淡道:“做错了事就该受罚,我无异议。”

    墨匀眼底有一丝的愕然稍纵即逝,他道:“既然如此,我要将人押去红莲火窟,你为何阻挠?”

    兰筠道:“大长老怕是忘了,红莲火刑需罪人仙契,否则无法打开红莲火窟。”

    墨匀道:“那仙契不应在本人身上么?”

    项怀瑜茫然摇头,她的仙契自成年礼之后便不在她本人手中了。

    墨匀微微眯起眼盯着兰筠,低声道:“莫非在你那里?”

    兰筠淡淡一笑低声说了什么。

    墨匀脸Se剧变,兰筠转过身,振袖一挥,一道仙气将长年紧闭的长老祠霍得大开,而后墨痕墨河竟被兰筠的神力B开,那神力一举将项怀瑜拂进了长老祠中。

    而后长老祠的大门“砰”地一声轰然关上。

    “既然仙契暂无,那么刑期退后,先关押长老祠。”兰筠道。

    墨匀面Se不佳,但还是没有反对。

    兰筠走到湛清面前,低头看他。

    湛清从这位威望不下墨匀长老的天墉族长身上感受到一G深沉的压力。

    半晌,兰筠不愠不怒,语气淡然问道:“你杀了墨柯长老?”

    兰筠的脸和兰握瑾很像,但那双眼比之兰握瑾的冷漠多了J分洞悉一切的锐利,湛清一时竟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

    “不论你犯了什么错,都我都不会杀你,”兰筠没再问他,而是微微凑近他,低声道:“你是我的儿子不是么?”

    这句莫名的话令湛清心头一凛,觉出一G冷辣的悚然。

    兰筠道:“将卫黎君带下去,不必带去长老祠了,两名罪人要分开关押,红莲火窟之下有一个临时的暗牢,就关在那里吧。”

    说着,缓步朝霖修殿中走去。

    墨匀紧跟在他身后,扬声道:“天墉全族听令,亥时召开长老会。”

    ******

    长老祠中寂寂无风,明亮而宁静,缥缈的仙雾中是一块一块碧玉Se泽的牌位,井然有序地排列在整座空荡荡的长老祠中。

    那是万年来天墉城先长老的灵位,他们都早已仙逝,但功勋仍在,需要被后世记住。

    冷Y的玉碑,简洁凝练的字,毫不花哨的碑T,甚至是那一位位先长老尊号姓名无一不透着天墉兰氏那无S无情,Y派的作风。

    空气中萦绕着一G淡淡的檀香气息,令项怀瑜混乱的心安静了下来。

    她虽然在天墉长大,但不论是长老祠还是红莲火窟于她都是十分遥远的地方,可是今天第一次来到这长老祠中,她心头却掠过一丝恍惚的熟悉感。

    仿佛她曾经来过。

    眼前的玉碑上赫然写着墨柯字样,项怀瑜醒悟这是墨柯长老的灵位。

    墨柯长老过世突然,长老祠中的牌位只能是暂时形成,仅供墨柯长老的魂魄作暂时栖息所用。

    项怀瑜心头酸楚,想到墨柯长老算是十位长老中对她亲切的一位了,而他却因自己而死,于是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朝墨柯的灵位跪下道:“墨柯长老,要不是我,您也不会被害死,怀瑜会向您以死谢罪,请您安息。”

    泪水滴入地上蒸腾的仙气之中,想到往日种种,悲从中来,今天父亲是在救她,她明白,可父亲是族长这般光明正大地袒护她,终归对父亲不利,她本就是戴罪之身,死不足惜的,若她死了,或许什么事都结束了。

    疲惫之感涌上心头,她已生必死之念,却听身后一个陌生的声音道:“我终于等到你来了,你不能死,为了她,你必须好好活着。”

    那声音不大,但因长老祠空阔幽静,竟有雷霆震动之感,在长老祠上空盘旋笼罩而下,有着令人无法遁逃的力量。

    项怀瑜惊恐转身,身后却什么人都没有,但那声音就在她身后,耳侧,眼前,J乎无所不在。

    “你是谁!”项怀瑜惊魂未定地喊道。

    仙雾缭绕之中走出来一个模糊的身影。

    “我是谁?我是个等你很久的人。”

    那身影道。

    那身影骤然间窜过来停在她面前,虚空中仿佛一双眼在细细打量她的眉眼:“你们长得一模一样,不枉我等了三千多年。”

    他伸出一只影影绰绰的手似乎想抚摸上她的脸。

    那渗透到骨子里的恐惧从心底深处喷发,项怀瑜尖叫着逃开了,惊恐之下,她飞奔着四处躲藏,长老祠中回荡着她独自一人的脚步声,还有她急促的呼吸声。

    “你是我创造出来的,你生来就归我,所以不要怕我。”那身影跟在后面J乎形影不离。

    项怀瑜脚下不稳猛地摔了一跤,弥漫起的雾气遮挡了她的视线,身T在冰凉的地面上摔得生疼,但那身影却忽然不见了。

    正要爬起身来,手却触到一个东西,将那东西捡起来一看,竟是一本破损的书简,她的指尖一碰到那书简,简中陡然升起一丝浅浅的莹光,莹光中有个nv声道:“带上我。”

    那nv声莫名耳熟,头顶那可怕的雷霆般的声音过来了:“你在哪里,快出来!”

    项怀瑜一哆嗦,书简中的nv声道:“我带你躲开她。”

    别无选择,项怀瑜将那书简藏在袖中,跟着那简中的声音指示走,空旷的长老祠中竟被她找到一扇隐蔽的仙门。

    “快进去,他暂时找不到这里来。”简中nv子道。

    仙门内仍旧有着沉默有序的先长老灵位,但那声音却消失了。

    项怀瑜躲在仙门后,惊魂未定之下极度的疲倦令她不由抱着膝盖低低啜泣起来。

    袖中的书简掉了出来,“啪嗒”一声掉落在她脚边。

    书简缓缓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项怀瑜面前道:“你吓坏了吧,其实熠之人很温柔,他是为了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项怀瑜泪眼婆娑地从膝盖中将脸抬起脸,却惊见眼前的nv子竟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你是谁?”

    项怀瑜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

    眼前的nv子与她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眼角眉梢间有着一G与世无争的淡泊,更温婉,更柔和。

    “我叫季微。”nv子道。(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