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44章 紫月卷一章

第44章 紫月卷一章

推荐阅读:(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鹿鼎雄风含桃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我是极品炉鼎九真九阳悠闲桃花源现代修仙录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父神盘古开天地,造化苍生,鸿蒙之后有血、戾、煞三者化一双戾器,为朱雀,鬼月姝。

    朱雀好杀,行踪缥缈,所到之处无不造下巨大杀孽,三千万年后,世出青芒克之。

    鬼月姝,其X诡诈,甫一出世,父神即令二神将设封印守之,然,因某故,尊驾逃离封印,父神令二神将缉拿之,至今未果。

    吾曾思,尊驾不愿见我。然,三千年前,吾得见尊驾,何其幸哉!尊驾奉一小儿为宿主,敛其锋芒,避世沉眠,亟待苏醒;又五千年,碧落诸仙妄图剿杀尊驾,何其愚钝至此,叹!叹!叹!

    剿杀之后,尊驾召见于我,授我天机,言鬼月姝分为二阕,乃上阕鬼月姝与下阕鬼月姝:

    下阕鬼月姝,有穷也,剿杀后支离四散,非死不能复生。

    其化天诛,紫月一脉;苍冥,苍痕一脉;天绝,七杀一脉,四散于洪荒,聚下阕鬼月姝,方得参见上阕鬼月姝。

    昔吾兄M二人一念之差,渎职之罪,孽障滔天,今日所述天机策,愿有德行之后人观瞻,吾与愚兄可安息矣。

    ——《天机策之下阕鬼月姝》

    上阕鬼月姝,无穷也

    与仙......暗行养晦韬光。

    ——《天机策残卷之上阕鬼月姝》

    ******

    出了天墉已经三月有余,外头风大雨大,密实的黑云层层压下来,预示后面还有更大的一场风暴。

    揽月东来却十分宁静,萧清流的仙障一向设地很厚实。

    温画将遮光的窗纱放下,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拎着烛台走向床榻,身后的门吱嘎一声开了,她一僵,作势将烛台放在榻边的小J上,对来人笑道:“师父,这么晚了,有事么?”

    萧清流刚从外面回来,手里的伞还滴着水,伞骨收起放在门外,才将门关起,木质的门再次发出轻轻地吱嘎声,像一声撩拨的叹息。

    他侧过脸,余光果然见到温画抖被子的手微微一顿,又若无其事地去拍枕头,耳侧的发微微垂落,遮住了她的脸颊,还有脸颊上那P淡淡的红晕。

    ……十分做作的若无其事。

    真是......萧清流勾起一丝无奈的笑,他不过是来和她说说话,又不是吃了她,至于害羞成这样么?

    心里起了丝促狭,于是一边自然地脱下自己的外衫顺手搭在竹椅上——刚出去了一趟,不可避免地淋到了雨,S了大半,一边又去解内衫的扣子,才解了两颗,就听见温画清清淡淡,故作冷静的语调:“咳咳......师父,这么晚了,你......”

    她坐在床边,多此一举地罩了件丝裙,两手抓着被子角半坐在床上,挪也不是,不挪也不是,半低着头,长睫轻垂,这架势估计抬头看他都没胆子。

    萧清流抬手捋去发上的雨珠,走到榻边,倾身靠过去,两只手将她困在臂间,温画一惊,抬头见萧清流的脸仅在咫尺,刚才的半句话没说完,现在又在喉咙里吞咽了一番,溜出嘴,绵软地不得了:“你来G什么啊?”

    这语气听着怎么像娇嗔?

    萧清流饶有兴致地盯着她渐渐如云霞浸染的双颊,朝她轻轻呵气:“我来睡......觉......啊。”

    温画轻咳了声,面上一派挥斥三军的镇定:“哦。”

    萧清流暗自好笑,这是跟他装镇定呢,双手故意不规矩地摸到她柔软的腰线上,轻轻一揉:“那我们一起睡啊。”

    被他那么一揉,温画身子一软,差点岔气,猛地抬眼,对上他的目光时,侧开了去急忙开口:“床太小了,两个人睡不舒F。”

    这次的理由是床太小了?萧清流瞥了眼偌大的床,抿着嘴憋笑,上次他记得她的理由是她最近精神很好不需要睡觉,所以她Y是撑着三天三夜不睡?

    从天墉回来后,两人默契地不提棋局中的那一晚,她对他多了些莫名的抗拒,这其中羞涩居多,但萧清流并不喜欢这莫名其妙的疏离感。

    委实迈出一步后退万步的感觉。

    他不会强迫她,但绝不容许自己不能亲近她,那太煎熬了——能走到今天,他太不容易了!

    他含笑低头观察她,经历了那么多风霜雨打,外头威风凛凛的神君阁下,他口是心非的小徒弟在情*事上还是个青涩的小姑娘啊。

    真想逗她,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但是又突然舍不得了。

    “我抱着你睡,不占地方。”他故意邪笑了一下就着她的唇亲了亲,埋首在她的颈窝,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温画僵了一下,很快发现萧清流只是蹭蹭她的发,之后就真的只是抱着她睡!觉!

    他在她耳边道:“画儿,我有些累了,让我躺一躺。”

    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温画搂着他,心疼了,之前莫名其妙的矫情全扔了,掀了被子道:“你进来躺着。”

    萧清流笑道:“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温画怔了怔,这回连耳朵尖都红了,难得的露出些小姑娘的脾气,瞪着他,闷闷道:“有什么好怕的。”

    末了又傲骨嶙峋地添了一句:“谁怕谁还不一定呢?”

    萧清流勾勾唇,果断躺进被窝,将人搂怀里,贴着她额头道:“放心,你不乐意,我不会做什么的,要是我对你用强,你可以打我。”

    温画嗤地笑了出来,有些乐不可支:“徒弟打师父,那可是欺师灭祖啊,再说了,我可能打不过你。”

    这么cha科打诨了过去,两人之间的那堵墙就这么推了。

    多大点事儿啊。

    萧清流也笑出了声,道:“和我说说话吧。”

    “嗯。”

    “我去了天墉一趟。”

    “那里怎么样了?”

    “……还好,那红莲烙印吸纳了阿瑜,兰曜上神的X命,最后稳住了没有塌,天墉算是没出大事,不过长老祠算是毁了,兰筠族长以此为由,正式辞去族长一职,和项夫人失了踪。”

    “失踪?”温画一惊,看着萧清流。

    萧清流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接连失去一双儿nv,伤心Yu绝,兰筠和项漪柔对天墉灰了心,结伴遁世了。

    温画轻叹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近来,霍云姬倒是焦头烂额,她之前振振有词地说卫黎君杀了湛清,但红莲烙印里容不得假,湛清的仙契被吐了出来,他之前诈死的事,全碧落都知道了,卫黎君的冤屈算是洗刷了。”

    温画冷笑了一下:“洗刷又如何,卫黎君在红莲烙印里,什么都不会知道了。”

    她问:“那霍云姬怎么说的?”

    “她把一切都推给了湛清,说是湛清欺骗了她。”

    温画摇摇头,其实早料到霍云姬的后手是什么,只是听到还是堵得慌,比起她这个没什么血缘关系的nv儿,湛清,湛瑶这两个她亲生的孩子或许更悲哀。

    “都是她的儿nv,何必呢。”

    有时候她觉得连湛清都是有底线的,可是霍云姬没有。

    知道她不喜欢听到有关那个nv人的字眼,萧清流转开话题,道:“今天去了趟长老会,他们拐弯抹角地希望我把天机策J给他们。”

    温画看着他道:“你给他们了?”

    萧清流没好气地掐了掐她的脸:“当为师傻么?”

    “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虽然天机策开了,但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温画眨了眨眼:“那群老顽固信了?”

    “嗯,信了。”

    这么容易?

    萧清流想起那议事大殿里,天墉长老会那群白胡子老头听完他一通装聋作哑的胡编乱造后,竟然聚在一块儿一本正经地讨论,他竖起耳朵听了会儿,被气到了:

    那J个老头说:“天机策是季微前辈的神迹,这小仙这般卑微的身份,神迹当然看不上他的,他有什么能耐看到呢?”

    “是啊是啊,名不见经传的,我们都没资格,他凭什么?”

    “唉,可惜了,见不到前辈的遗迹,鬼月姝的秘密只怕永不见天日咯。”

    ......

    就这样在天墉长老会的优势镇压与凌厉的瞩目下,萧清流这个身份卑微的小仙灰溜溜地回了揽月东来。

    温画震惊:“你可是进了红莲全身而退的人啊,别人不知道,长老会的人总该知道红莲的厉害,他们居然没看出来?哼。”

    这语气里的自豪感都快溢出来了,他徒儿对师门看来挺满意的样子。

    萧清流笑道:“他们觉得我能全身而退是因为你——堂堂温画神君,为师那点萤烛之光哪能比得上你的光芒万丈。”

    温画鼻子又一哼。

    萧清流笑,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发,温存了会儿,他将温画拥着被子拦腰抱在怀里坐起来,两人贴着墙根坐在床上。

    他伸手一弹,一道仙气凝在半空,P刻后,一张纤薄的纸缓缓从四角舒展开,立在两人眼前——谁能想到,那记载天机,事关鬼月姝的绝密机要,就只是这张平平无奇的纸上短短的J句话呢?

    纸上的字迹自然是萧清流的,那天在红莲之中他听兰握瑾口述记录下来的。

    温画曾经问他,他的记X那么好,何不当场记住,何必那么麻烦写在一张纸上呢?

    但萧清流觉得,这么重要的东西白纸黑字,一笔一划地板上钉钉,比虚幻的记忆更要来得郑重些,有些东西写下来和凭空所想,会有些主观客观上的区别。

    天机策上无非也就翻来覆去那么J句话,这三个月来,萧清流和温画早已经将它烂熟于心。

    所谓天机策,从口吻上看其实更像是一封忏悔书,季微的忏悔书。

    最后一句话:“吾与愚兄可安息矣。”说的便是季微和她的兄长。

    两人如今都已亡故。

    季微是个行事格外隐秘的人,J乎从不露面,关于她的记载比鬼月姝还少,鬼月姝至少还有个天机策,季微就像是个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仅仅出现在兰曜痛苦回忆里的人物。

    她就像是被安排好的,只为撰写天机策而生的人。

    萧清流和温画之前讨论过,两人一致认为季微和她的那个神秘兄长就是当年盘古父神安排守卫封印鬼月姝的两位神将。

    从字眼上看,不论是“授我”,还是“尊驾”等等无不T现出季微对鬼月姝的崇敬之心,她对鬼月姝是臣F的。

    整个故事其实不难猜,当年父神盘古创世之后,曾将鬼月姝亲手封印,并且命令两名神将看守鬼月姝,以免它出逃祸世。

    但,由于某种原因,那两名神将没有尽好看守之责,让鬼月姝伺机逃出了封印。

    于是就有后文中‘昔吾兄M二人一念之差,渎职之罪,孽障滔天’数句,至于那所谓的一念之差究竟是什么,只怕没人能知道了。

    他们放走了鬼月姝,等同于将那有灭世之威的戾器置于苍茫世间,埋下难以除去的隐患。

    父神也曾令二人缉拿鬼月姝,可惜,两位神将前后都已死去,鬼月姝却以四分五裂的形式依然游走在洪荒。

    当然天机策中还提到了温画。

    ‘尊驾奉一小儿为宿主,敛其锋芒,避世沉眠,亟待苏醒。’那小儿自然就是温画了。

    又五千年,碧落诸仙妄图剿杀尊驾,指的则是万年前的那场剿杀。

    令萧清流和温画都无比震惊的是,当年那场战役之后,鬼月姝竟然召见过季微,并且告诉她一个惊天隐秘:

    世间不仅有鬼月姝,而且是上下两阕。

    可惜的是,因为当年的红莲焚毁,天机策关于上阕鬼月姝的记载残缺不全,兰握瑾只记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上阕鬼月姝,无穷也,

    还有后面的那句不知所谓的‘暗行养晦韬光’。

    这句话有头无尾,掐了中间,实在令人费解又令人扼腕,上阕鬼月姝为无穷,下阕鬼月姝为有穷,可见上阕凌驾于下阕。

    好在关于下阕鬼月姝的记录颇为完整,且值得人寻味。

    下阕鬼月姝曾因当年的剿杀,支离四散,分成六个部分,分别是天诛、紫月、苍冥、苍痕、天绝、七杀,如果想要找到上阕鬼月姝,首先要把下阕的这J部分聚齐。

    温画出神地盯着那张纸,回想起当年的自己,喃喃出声:“天诛,紫月,苍冥,苍痕,天绝,七杀......那么我是其中的哪一个呢?”

    萧清流沉默了一下道:“画儿,你可以回想一下,一万年前,鬼月姝和你究竟发生了?”

    温画诧异回头,一不小心额角撞在了萧清流的下颌上,萧清流用手指揉着她的额头,眼里是谨慎的征询和温柔的关心。

    那段往事她从不会随便提起,不论是刻意的遗忘还是假装云淡风轻的过去,伤口仍在,揭开来流脓流血,她到底还是疼的。

    从她喊萧清流师父那一天起到今天,除非她自己提起,他不会多问一句。

    萧清流心疼她,她知道,她枕在他X口上,缓缓道:“那时我还小,被华飞尘打进十八剑阵的时候我觉得我完了,万剑穿心的时候,我觉得痛极了,想着就那么死了也算了。”

    萧清流没说话,一只手轻轻地,柔柔地拍着她的背,像照顾小孩子。

    温画被他拍的都有些昏昏Yu睡了,她恍惚地觉得有萧清流在身边,那段沉骨之痛的回忆,说出来真的有些云淡风轻,如烟过去的意思。

    她眼睛朦胧地时睁时合,断断续续地像说着别人的故事。

    十八剑阵的上空是霍云姬他们布下的封印法阵,鬼月姝的力量像chou离的血,散着光,静静地从她身T中流逝,耀眼地像九天极地里的星辰。

    当时她以为是因为太痛了,出现了幻觉,现在想来,原来是鬼月姝支离四散的缘故。

    “我能活下来或许是因为下阙鬼月姝的六中之一没有离开我吧,它存了我一口气,让我活着,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个。”

    萧清流默了默道:“画儿,为什么一定是下阕鬼月姝中的一个呢?“

    温画不解地看着他。

    “从天机策上看,你是鬼月姝自出世以来选择的唯一一个宿主,你当年太小不足以自保,被霍云姬他们剿杀时J乎是九死一生,但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鬼月姝既然择你为主,必定珍而重之,不会放任你死去,所以你才能在那致命伤之下活过来......”

    “那么,你觉得那种情况下上阕鬼月姝会离开你么?”

    舍不得离开,不能离开,不敢离开吧。

    说到这里,萧清流觉得心里居然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儿。

    那上阕鬼月姝如果是个人的话,那他的画儿肯定被拐过去了。

    又想笑,自己真是患得患失,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温画倒是有些被惊到了,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心口,她没有想过上阕鬼月姝会在自己身上。

    茫然了P刻又说:“可是如果上阕鬼月姝在我身上,那莲洲的时候圣光塔里的鬼月姝法阵又为什么会重伤我呢?”

    想起那阵子被那法阵伤得动弹不得,整个人都软弱了一大圈,温画心里头就堵得慌,有些烦躁地恼火,不管那圣光塔鬼月姝是哪一个,居然敢动上阕鬼月姝,这......这简直是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尾巴上拔mao——

    按照凡间的话来讲,简直是篡位谋逆!

    “可能是因为上阕鬼月姝还没有苏醒吧。”

    天机策云:聚下阕鬼月姝,方得参见上阕鬼月姝。

    萧清流伸出手指,指尖一绕,写着天机策的那张纸陡然间沾了火星子,四角被火舌慢慢T舐G净,不留痕迹。

    他道:“我会把下阕鬼月姝全部找回来。”

    是的,萧清流狠狠地想着,鬼月姝从一开始就是温画一个人的,管他上阕还是下阕,他都要把它们全部找回来,有了鬼月姝,没有人能再伤害她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