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45章 紫月卷二

第45章 紫月卷二

推荐阅读:(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鹿鼎雄风含桃我是极品炉鼎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九真九阳悠闲桃花源现代修仙录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信笺拿到萧清流手上时,天诛两个字像将熄的篝火,残余漆黑的灼烧痕迹,好在勉强看得出。

    天诛......

    下阕鬼月姝,有穷也,剿杀后支离四散,非死不能复生,其化天诛,紫月一脉......

    段无双看到温画和萧清流脸上严肃的神Se时,不安道:“上仙,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萧清流像是想到了什么,道:“无双,把那个锦囊给我看看。”

    段无双磨磨唧唧从口袋里把锦囊掏出来,正面绣着一团福字,反面绣着锦绣花丛,喜气洋洋的,他觉得好看还想送给铃儿来着。

    “谢老出事了!”萧清流心里一跳,手里青光一闪,那锦囊瞬间化成了团烟雾,雾气烟烟绕绕升至半空。

    像开了面镜子似的,然后谢老儿硕大的一张脸陡然出现在镜子里。

    只见他双目布满血丝,左眼淤红,右眼淤青,本来雪白的被他保养得宜的长眉长须像被人用剪刀乱七八糟修过一般,参差不齐,翘在天上,段无双被吓了一跳,尖叫着整个人往后窜了一大步。

    谢老儿像被人关起来了,两手扒在镜子,两眼泪汪汪,哭得惨绝人寰:“小清流,救命啊,老头子我快撑不住啦!我的胡子都快被人薅光啦。”

    “你怎么了?”萧清流急道。

    谢老儿瞪着他气急败坏:“问问问,就知道问,赶紧过来救我啊!”

    说着转过眼对着温画语重心长道:“神君,一定要救我,你们是我最后的希望。”

    说完一个人默默地从镜子口消失。

    住在三十三重天的谢流年,天帝面前的执笔天官,竟然会发来这么一封求救信?

    萧清流咬牙道:“圣光塔鬼月姝就是天诛!我当初把鬼月姝J给谢天官,根本没想过会给他带来祸端,是我小看鬼月姝了。”

    温画想起之前在红莲烙印里时,湛清对她说的那句话:“我,或者我们或许都小看鬼月姝了。”

    谢老儿送这封信只怕是费了一番周折,甚至自以为骗过了天诛,可是天诛没有阻止他,反而把写有天诛字样的信笺放在锦囊中,光明正大地自报家门。

    这是何等的狂妄!

    “无双,送信的人在哪里?”温画道。

    段无双被她冷厉的表情吓着了,结结巴巴道:“外面,是个小童子,刚走了。”

    话音刚落,两人已经疾速冲出去了。

    揽月东来的门外仙气腾腾,日光普照,仙鹤翩飞而过,十分的祥和,那小童却是早没影了。

    温画拧眉道:“师父,我觉得天诛应该还在谢老的万象宫里,如果它真的逃出来,仙界不会这么平静......。”

    谢老儿恐怕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些苦头的。

    “说来是我连累了谢老,画儿,”萧清流望着天际的浮云,慢条斯理地晃着手里的扇子,“天诛自己送上门不会真的是让我们去救谢天官。”

    “它的目标是你。”

    温画心里有团火,呲呲地烧着,天诛之前差点要了她半条命,现在又拘禁谢流年,这明目张胆的挑衅,倒是叫她的血沸腾:

    天诛是吧,鬼月姝是吧,谁不是呢?

    “我们去万象宫看看。”

    ......

    万象宫端立在一座梅花形状的仙云上,霞光熠熠,外围是上万株的红梅,清寒的香气传来,十分雅致。

    温画和萧清流相携来到万象宫,只见万象宫里的小童子们正在梅林里摘梅花——听说谢老儿闲暇时喜欢附庸风雅,喝的茶必须是梅花起泡的。

    耳边是小童子们叽叽喳喳的欢笑声,空气中是浮幽的花香,有趣平和地紧,不像出事的样子。

    萧清流随手拦住一个小童问道:“小仙僚,谢天官在何处?”

    那小童圆溜溜的大眼将萧清流打量了一圈,似乎发现他是个无名小卒,扬着小下巴道:“区区小仙,也想打听天官大人的行踪,好大的胆子!”

    萧清流无语。

    这趾高气昂的小模样,真的很想让人打一顿!温画笑眯眯地走过去,揪着那小童的总角道:“那我来问行么?”

    稀松的小揪被温画扯疼了,小童龇牙咧嘴地嘴Y:“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

    “鸿禧,不得无礼,这位是温画神君!”玉阶上走下个稍大些的清秀nv娃娃,手里拎着把扫帚,神态严肃,小大人似的,看来是这群小娃娃的领头。

    叫鸿禧的小童一听是温画神君,吓了好大一跳,惊慌失措道:“啊!是那个nv魔头,大家快逃!”

    他这一喊,准备围过来的十J个小仙童哭爹喊娘地呼啦啦作鸟兽散。

    萧清流小扇一打,忍俊不禁。

    温画一僵,nv魔头?说的是她么?

    冷笑,谢老儿,谢老儿,你平日里究竟怎么拿我教导你这群童子童孙的!

    “小仙绪辞参见神君。”那nv娃娃将扫帚放在一边,走过来,恭恭敬敬向两人行了礼。

    “免礼。”温画和气道,这小姑娘看着知书达理的,叫人看着喜欢。

    绪辞也是第一次见温画,小姑娘心里也紧张,手心都冒汗了:“鸿禧他们还小,不懂事,方才的事还请神君不要怪罪。”

    “无妨,无妨。”

    温画柔声道:“谢天官在何处,我有......急事要见他。”

    绪辞道:“天官爷爷处理完公务,刚回来,现在在归鹤殿休息呢。”

    这话说的平常,萧清流却嗅出了些不寻常的味道,谢流年是天帝面前的执笔天官,很多时候天帝的公务都要先由他过目一遍,才会呈到天帝的案头上,按日辰来算,现在正是谢流年当值的时候,他不可能这么空闲大早上就跑回来休息。

    谢老儿不止一次在他耳朵边牢S:“这天官看着风光,其实吧,有什么好G的,劳心劳力,岁岁年年都没个休息的时候,我这把老骨头啊总有一天得累死在这位子上。”

    温画道:“谢天官在何处,带我去见见他吧。”

    绪辞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带路。

    穿过梅林就是谢老儿平日里休息的归鹤殿。

    远远便瞧见隐在梅香深海之中的归鹤殿,清风一拂,就能感受到一G没来由的烈寒。

    小姑娘停住脚步说:“神君,我只能带你们到这儿,爷爷不许我们进去。”

    温画拍拍她的肩,转头对萧清流道:“师父,我先过去。”

    “嗯。”

    话落,温画已飞身进了梅林深处。

    萧清流斟酌了一番语句,低头问绪辞道:“小绪,这两天你有没有觉得你们天官爷爷......有什么地方与平日里不同么?”

    绪辞想了想,有些茫然:“没什么不同呀。”

    “仔细想一想,嗯?”萧清流鼓励。

    他身后是盛放在枝头的万千朵红梅,天光之下流光璀璨,愈发衬得他神姿高彻。

    绪辞虽然还是个孩子,也被萧清流春风化雨的一笑,弄得小脸一红,赶紧歪着脑袋苦苦思索起来,P刻后鼓起勇气道:“我......我觉得天官爷爷不太理人了,以前他办完公务回来都会和我们一起玩,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们,我都不敢跟爷爷说话,而且爷爷上公务也没有以前勤快了,嗯......就这么些了,我说不上来。”

    萧清流暗道:这不是他所认识的谢天官啊。

    想了想又嘱咐绪辞:“你先回去把所有仙童集中到万象宫前殿去,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能做到吗?”

    绪辞点点头,又有些害怕地问道:“天官爷爷是不是出事了?”

    萧清流微微一笑,扇子一合,将扇骨轻轻敲了敲她的脑门,安W道:“放心,有温画神君在,你们天官爷爷不会有事的。”

    说完,人已不见。

    绪辞恍惚地站在梅香之中,伸出一只手傻乎乎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

    归鹤殿外,仙障浓厚,模模糊糊的,叫人看不清。

    温画手起蓝绫,气贯长风,绫带如蛟龙入海,直捣殿门,谁料,仙障一散,殿门悄无声息地开了。

    蓝绫收回,她走了进去,殿内除了日常摆设之外,迎面的地上瘫坐着个人。

    只见那人一身锦绣仙官F,脸上却是左淤红右淤青,半张脸高高地肿了起来,胡子眉mao飞扬跋扈地乱翘,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看起来心酸又滑稽,正是谢老儿。

    看见温画进来,谢老儿瞪大了眼,半晌一骨碌爬起来,两手拍着面前的什么,嘴巴急切地一张一合的。

    温画懂了,谢老儿是被结界困住了,袖中丈长蓝绫一挥,试着去解那结界,期间颇费了一番周折。

    温画想要是斩云在就好了,一剑劈了省事儿。

    结界终于除去后,谢老儿从那圈儿里窜出来,猛喘了口气:“得救了......”

    温画上前扶着他。

    “鸿羽呢?”谢老儿急切地问,怕温画不懂又添了一句:“就是帮我送信的童儿。”

    “我们收到信时,并没有见着他。”

    “没回来呢......看来是凶多吉少了,”谢老儿眼眶一红,哽咽道,“那孩子才来两百多岁,好吃的好玩的都没见识过呢,就这么没了......”

    温画搀着他坐在一边的软蒲团上,叹了一声,轻声道:“谢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谢老儿敲了敲酸痛的肩膀,悄悄看了眼温画,不知为何红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惧意,他絮絮说起了那惊魂丧胆的一天。

    受萧清流嘱托,谢老儿从莲洲将菩提圣光塔带回万象宫,虽然对鬼月姝有触头,但他自诩天帝面前的执笔天官,身居高位,再者那鬼月姝被封印在圣光塔里,逃又逃不掉,他起初真没将它放在眼里。

    事情坏就坏在这里。

    谢流年怎么都不会想到,菩提圣光塔会有锁不住鬼月姝的一天。

    那日他办完公务回来,正打算休息,突然鬼使神差地去想去看看关着圣光塔的石室。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当时那圣光塔就悬浮在石室中央,塔身内一道幽亮的光正悄然探出来,谢老儿像被人用棍子猛地砸了一下,脑子里当时就懵了,只有一个念头奔上来:这鬼月姝不会是要出来了吧?

    仿佛是要印证他的想法似的,第二道幽亮紫光迸S而出,光芒耀目,如利箭J乎能戳瞎人的眼睛,接下来则是第三道,第四道......

    直到整座石室被那幽光填满,圣光塔的塔身忽而疾速膨胀忽而疾速紧缩,里头奔涌而出的血煞戾气凄厉呼啸着要出来。

    这可不得了!

    谢老儿当时想都没想,便用自己的神力将那些幽光B回去,与鬼月姝之力正面J锋的一刹那,窒息的痛楚铺天盖地而来,他觉得自己完了。

    蚍蜉撼树,那是他根本抗拒不了的力量!

    察觉他在对抗他,那鬼月姝像个顽P而邪恶的孩子,扼住谢老儿的脖子像拎小J仔儿似的,猛地将他一顿上踢下踹,谢老儿虽说是个神,但这些年毕竟养尊处优,这把老骨头哪禁得起鬼月姝这么玩儿?

    就在谢流年觉得自己不是力尽而死就是窒息而亡的时候,鬼月姝突然安静了下来,将他狠狠一甩撞在了石室大门上。

    谢流年幽幽醒来的时候,发现鸿羽正肿着眼P扇他的脸:“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见他不醒,鸿羽决定使出吃N的劲儿再扇他时,谢老儿咳嗽起来:“别,别扇了,再扇就得被你扇死了。”

    他觑了眼圣光塔,安安静静浮在空中,半点不像刚才发过威风的模样,他S心想着:鬼月姝估摸着玩儿累了,正在休息呢?

    就算是上古神器总有累的时候吧,所以他得趁机求救啊。

    他是出不了万象宫的,万一鬼月姝再想出来,他至少还能挡住一阵儿,毕竟万象宫里还有那么多孩子,他不能置他们于险境。

    于是将那只锦囊J给了鸿羽,让他去揽月东来找萧清流,萧清流和温画形影不离的,这世上能对抗鬼月姝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只有那两个人了。

    ......

    说到这里,谢流年一阵心酸,今天见到温画他才恍然大悟,他当时被鬼月姝揍得晕沉沉的,居然没发现里头的猫腻,鸿羽就是个小mao孩子,鬼月姝弄死他比弄死只蚂蚁还容易,又怎么会让他轻轻松松进出这个石室。

    他就是鬼月姝将温画他们引过来的饵。

    “谢天官,那鬼月姝在哪里?”温画听完这些,环视了周围一圈,这里是归鹤殿并不是谢老儿放着鬼月姝的石室。

    谢老儿茫然地看着他平时休息的地方,在他不知道被鬼月姝揍了多少次后,晕了过去,再睁开眼时,自己就在归鹤殿了,还被结界锁住了。

    谢老儿打了个寒噤,那鬼月姝不会逃出去了吧。

    心思急转直下,绞痛了内伤,谢老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温画看着不忍,道:“谢老,你休息会儿,我去给你找些水来。”

    谢老儿点点头,捂着X口,哀怨地想:他还没享J年清福呢,就遭这么大的罪!哭都没地方哭。

    一只纤细修长的手伸过来,端着杯水,递给他道:“谢老,来,喝杯水缓缓。”

    多少天滴水未进,谢老儿拿过水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对她道:“多谢神君了......”

    突然又听到殿内另一个角落响起了温画的声音,带着一丝疑H:“谢天官?”

    谢老儿恍惚了一下,抬头,只见不远处温画正端着只茶壶,微微歪着头,古怪地望着他。

    谢流年浑身一个哆嗦,只觉一G令人mao骨悚然的烈寒从脚底窜上头颅,视线拉回,他瞪着面前屈膝蹲在他面前,面露微笑的nv子。

    那清雅的眉眼,似笑非笑的神情,两!......两个温画!

    谢老儿苍白G裂的嘴唇颤了颤,竟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那nv子转了转手中的杯子,纤长的睫mao险险一挑,薄薄的唇勾起一个邪气的弧度,她问他:“谢老,还要再喝一杯么?”

    谢老儿决定哭出声。

    身后传来温画的声音:“你是......天诛?”

    nv子站起来,转过身,看着她微笑:“天诛?啊......好多年没听到有人这么叫我了。”

    温画正要说什么,忽听见萧清流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画儿,谢天官怎么样了?”

    温画心头一惊,正要出声提醒萧清流,殿中忽然起了一阵浓雾。

    雾散之后,萧清流眨了眨眼,发现殿中一左一右站了两个温画,两人在他进来的瞬间不约而同地转过身看他。

    左边那个看见他,面露惊诧,眉棱一挑,开口:“师父。”

    右边一个看见他,神情急促,似乎想告诉他什么,急急道:“师父。”

    一样的蓝衣,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神情,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丝毫差别,就连那声师父也带着温画平日里惯有的慵懒而略微上扬的语调。

    萧清流一呆,手中的扇子“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不得了了,出大事儿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